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明克街13號 純潔滴小龍-第八十八章 喚醒,你的祖先相伴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卡伦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边系着自己袖口上的纽扣一边默默地站在了尤妮丝的两个哥哥身边,这两个哥哥一个叫查德一个叫亚尔;
怎么说呢,属于那种一看就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而且,在十八人家族信仰体系一级名单里,也没这两个兄弟的名字。
再联想到他们的父亲贝德族长,也没能觉醒始祖血脉;
让卡伦甚至有些怀疑,老安德森有没有可能被绿过?
否则你很难解释,伍德、麦克以及老安德森自己都是三级,偏偏小儿子这一家全都不行?
哦,还剩下一个没有参与过觉醒测试的尤妮丝。
查德与亚尔两个人很是恭敬地让开了位置,卡伦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这两位准大舅哥安静点。
此时,老安德森坐在那里,贝德先生正与女王特使交谈着,既然他们没有介绍自己,却又希望自己下来,显然是想让自己旁听的。
“女王的意思就是这样,明日出游的位置距离艾伦庄园不远,又听说詹妮夫人与尤妮丝小姐已经探亲回来了,女王很想她们,想见一见。
另外,亨利亲王,也很想念尤妮丝小姐。”
听到这句话,卡伦皱了皱眉。
“很抱歉,尤妮丝回来后就感染了风寒,现在还没痊愈,所以明日没办法去得到女王陛下的接见了,不过詹妮和丽萨会亲自前往,服侍好女王陛下。”
特使听到这话,有些意外,但还是道:
“可女王陛下为尤妮丝小姐精心准备了礼物。”
“那就只能请詹妮代替她的女儿去感谢女王的馈赠了。”
“真的不行么?我的意思是,如果尤妮丝小姐病得不是那么重的话……”
“很重,是真的不能出门,也不能吹风,尤妮丝的病情是小事,可这个季节,万一传染给了女王陛下,那就是艾伦家天大的罪过了。
请您转告女王陛下,尤妮丝病好后,我会让尤妮丝亲自去皇宫求见,感谢陛下对她的挂念。”
“那……好吧,不过明日女王队伍出游时……”
“艾伦家族会包揽下女王队伍的一切所需,在女王驾临前,那里肯定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好的。”
特使起身离开了。
其实,会客厅里的艾伦家众人都清楚,尤妮丝几乎每晚都会和卡伦少爷去骑马兜风,但自然没人会傻到在特使面前去表露什么。
老安德森筑起拐杖马上来到了卡伦身侧,贝德先生则站在另一侧。
“其实,尤妮丝和那位亨利亲王没有关系,我们也没有向王室许诺过什么,他们之间,更没有婚约。”
“是的,尤妮丝陪她母亲去瑞蓝时,身上没有婚约,也没有其他的什么牵连。”
“你也知道的,我们怎么敢欺骗您的爷爷,如果她身上真的有什么牵扯,在得知那张紫色书签时,也会马上坦白的。”
“是的,我们是坦诚的,请少爷您也相信尤妮丝对你的坦诚。”
卡伦微笑道:“我相信尤妮丝。”
老安德森和贝德听到这话后,几乎同时长舒一口气;这一刻,他们又像极了父子。
“所以,维恩皇室,地位很超然么?”卡伦问道。
“世俗位置上,已经没那么超然了,皇族的权力也受到了约束。”贝德说道。
“宗教层面上,各方都默认继续让格洛丽亚家族执掌皇权,成为维恩帝国以及一众附属国和殖民地名义上的共主。”
“好了,我知道了。”卡伦点了点头。
“请您放心,这种事情,不会成为您的困扰。”老安德森保证道。
“我相信您,安德森先生。”
没有再做什么交流,卡伦走上楼梯回到了三楼。
只不过他没有选择再进书房,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主卧。
主卧内,金毛正趴在沙发上;
普洱则坐在窗台上,用猫爪子蘸墨汁画着东西。
“你在画什么?”卡伦走过来问道。
“帮麦克那个小东西解决身体问题的方法,只不过你现在看不懂,等你净化仪式完成后就能看懂了。
麦克的天赋还是可以的,哪怕没了双腿……
其实我们艾伦家族的信仰体系能力,和四肢是否健全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不像那些一定需要石化或者兽人化的家族信仰体系传承。
否则,我当初也不可能喜欢变成一只猫到处跑了。”
“我还没见过你家族的能力。”卡伦说道。
萌萌公子 小說
“那你把安德森那个小东西喊来给你表演一下。”
“女王特使刚刚来了。”
“哦。”普洱很无所谓。
“有个亨利亲王,似乎很关注尤妮丝。”
“哦,天呐,真是无比狗血的情节,但我相信安德森除非昨晚吃了一整车的鲱鱼罐头,否则肯定能把事情料理好的。”
“他是这么说的。”
“嗯,那就好。不过你也可以放心,虽然我那会儿很看不上维恩皇室,但现在就算艾伦家族落魄了,他们也不会蠢到去完全投靠皇室的。”
“为什么?”
“因为格洛丽亚家族,也就是维恩皇室,是整个维恩所有拥有信仰体系的家族中,最贪婪也是最杂烩的。
有一幅名画,叫《皇室的糜烂》,你知道么?”
“在画册里看过。”上一个‘卡伦’记忆里有这幅画,当然,肯定不是看的真品。
“普通人觉得,那幅画描述的是皇室奢靡的生活以及混乱的各种近亲关系,要知道,公公和儿媳的关系在皇室里都算正常的了,毕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但实际上,这幅画讽刺的是维恩皇室为了不断丰富和培育自身的信仰体系,不仅拼了命地对外联姻吸纳其他家族的信仰体系,同时还热衷于自己家族之间选择合适的体系进行交配尝试。
他们只看体系是否合适以及体系的阶段,再看一下男方是否还有播种能力以及女方是否还有受孕能力;
至于伦理道德什么的,他们完全不屑一顾。
所以,投靠维恩皇族和被拉斐尔家族吞并的区别就在于……以后艾伦家族是住黄金打造的猪圈还是住土墙围起来的猪圈。”
“我明白了。”
“所以,我亲爱的卡伦少爷,您得快,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走完前面的基础阶段,争取早日可以让您晋升到审判官级别。”
“秩序神教就这么好糊弄么?”卡伦问道,“我的意思是,做假身份的话。”
“你当所有的审判官都和狄斯一样认真负责?你当秩序神教里所有人都刚正不阿?
执掌秩序的人,会第一个被锈蚀。
放心吧,没你想得那么困难。
最重要的是,狄斯沉睡前肯定做出过警告,我相信瑞蓝那边的秩序神教连盯着明克街13号都不敢,至多一个月假装从门口经过时快速地扫上一眼。
至于追踪家族内每个人,呵呵,那你太小看狄斯花费一枚神格丢秩序神殿自爆的震慑力了,也太小瞧狄斯沉睡在那里给秩序神教的压力了。
他们不敢接触你的家人,也不敢来调查你,而且关于狄斯的事,肯定是秩序神教的高层内部秘密,不会流传到维恩来。
你在维恩,是自由的。给你安排个身份,你就能光明正大地走秩序神教路线。
退一万步说说,等你真的成长起来后,你的身份就算曝光了也没问题,只不过会违背狄斯的本意而已,但对你而言,没丝毫危险。
凝聚出三枚神格碎片的狄斯的唯一血亲传承孙子,秩序神殿会把你当宝贝一样供奉起来,待遇比当初的拉斯玛那种天才还要高很多。”
“嗯。”
“我们需要抓紧时间。”普洱很认真地道,“我是为了我现在这个孱弱的家族,但你也是为了狄斯,我们两个,不,算上狄斯,我们三个人的目的,是完全一致的。”
“是的。”卡伦对着普洱笑了笑,“我去骑马了。”
“去吧去吧,蠢狗,来,我们再去巡视一下改造后的演艺厅是否符合规范。”
金毛跳下了沙发,普洱跳到了它的背上,残留墨汁的爪子在金毛毛发上擦了擦:
“出发,蠢狗!”
“汪!”
……
卡伦下了楼,阿尔弗雷德与博格已经牵着马在这里等候了。
现在这个时间,比和尤妮丝平日约定的时间早了两个小时。
“少爷,或许我们可以选择晚上?”阿尔弗雷德建议道。
“白天和晚上又有什么区别?”卡伦翻身上了自己的那匹白马。
“好像,也的确是这样。”阿尔弗雷德这才记起来,还得瞒着那只黑猫,而那只黑猫晚上就睡少爷脚边。
博格没有上马,站在那里。
卡伦回头看了他一眼,道:“一起吧。”
“是,少爷。”博格脸上露出了笑容,翻身上马。
其实,来到艾伦家族后,卡伦能相信的人,很少,这并非意味着艾伦家族的人不值得相信,但他们其实和普洱一样,是将家族放在第一位的。
他们现在和自己的志同道合,是因为自己的成长和他们的家族发展是一致的。
博格不一样,他一直很阳光的微笑,但他对艾伦家族,可没丝毫感情,且伴随着他的成长,他对家族的恨意只会更大。
三人骑马来到了墓园处停下,卡伦翻身下马。
“少爷,我们选哪个做试验?”阿尔弗雷德问道。
“我也不知道。”
博格很是好奇地跟在二人身后,做试验,在这里?
卡伦本意是想尝试唤醒那位雷卡尔伯爵的,因为他给自己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尤其是今天女王特使来了,表达出了亨利亲王对尤妮丝的兴趣;
那自己是不是应该把一位曾把格洛丽亚女王当作随叫随到情人的海盗头子唤醒做一个“回礼”?
“博格,那位始祖,也葬在这里么?”卡伦问道。
“是的,少爷,阿尔弗雷德先生让我去调查墓园下葬细节时,我把埋葬在这里的艾伦家历代先祖的墓碑都做了一个重新的认知。
人间鬼事 小说
始祖的位置,在这里。”
博格指了指墓园中央区域那一块黑色的石头。
“这个?”卡伦在这块黑色石头面前蹲了下来。
石头很矮,甚至在历经风霜后,显得有些圆润,如果放在公共区域,估计会被游人当作歇息的坐凳。
而雷卡尔伯爵的海盗船墓碑则在它的旁边,造型很是夸张,完全是把始祖的墓碑给比了下去。
这位雷卡尔伯爵,真的是跋扈到连尊卑都不顾了。
卡伦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着重看了一眼远处的城堡,对阿尔弗雷德使了个眼色。
總裁逃妻:新娘不是我 魚歌
阿尔弗雷德会意,双眸泛红的同时,拿出一叠扑克牌,丢了出去。
霍芬先生送给了卡伦很多书,有一本全是禁咒系列,还有一大套的各个教会的基础阵法。
卡伦还没净化,所以只能看看,无法学习使用,阿尔弗雷德在路上开始就真的在认真地学。
他和普洱不同,他没有什么家族的负担与牵挂,一心一意只想上壁画;
所以目标明确,学习的主观能动性也强。
“深渊——初级屏障!”
一道淡淡的黑色光幕以阿尔弗雷德为圆心扩散了出去,将这块墓园笼罩。
卡伦的目光,则继续在这些墓碑上搜寻,依旧没能找到合适的目标。
不过,他随即自顾自地笑了笑,自己想那么多做什么,自己只是来做试验的,因为自己还不清楚到底能否唤醒真正具备灵性的生前拥有信仰体系的强者。
卡伦站直了身子,很干脆地闭上眼,双手摊开;
博格在旁边见到这一幕,不由自主地退开了一些,不敢打扰。
醒来……醒来……醒来……
卡伦在心里默念着。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效果;
卡伦也没有心急,而是继续让自己的内心平和下来,去尝试与四周环境达成一种内在感知。
仿佛自己现在不是站在墓园里,而是躺在卧室的床上。
醒来……醒来……醒来……
博格忽然睁大了眼睛,他看见少爷脚下,出现了一条黑色的锁链,正围绕着少爷缓缓地旋转。
阿尔弗雷德也注意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这是个好的开始!
他一直都认为少爷的神秘,不是那头邪神所能比拟的,否则为什么是少爷苏醒而那头邪神只能做条狗?
醒来……醒来……醒来……
卡伦还在继续进行着召唤,那条黑色锁链则继续在他脚下打着转,却一直没有具体的目标。
而这时,卡伦慢慢地睁开了眼,低下头,看见了自己脚下的黑色阴影,或许,等自己完成净化后,这种能力可以更好地展现出来?
他抬起手,指向了旁边一处普通的墓碑。
无论是始祖的还是雷卡尔的,卡伦最终还是不敢先去触碰。
地上的黑色锁链仿佛得到了指引,缓缓地延伸向了那座墓碑。
然而,卡伦只觉得脑袋微微一震,黑色锁链被弹了回来。
“咳……”
卡伦发出一声闷哼,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这个,不行!
打工巫師生活錄
不过,卡伦并未打算就此放弃,重新伸手,指向了另一座普通的墓碑,黑色的锁链再度延伸出去,然而,依旧和上次一样,触碰后,直接被震了回来。
“嘶……”
这一震,真的把卡伦胸口震疼了,让他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博格想要上前搀扶,却被阿尔弗雷德目光制止。
卡伦不停做着深呼吸,两次被震回来,意味着他现在并不具备去接触灵性尸体的资格;
但他有种预感,不是因为“门”上了锁,门是没上锁的,对他而言,是这样的;
之所以两次都没能打开,是因为自己没能找到门把手,找不到着力点。
卡伦有种预感,等到自己完成净化后,就能拥有开门的能力了。
所以,
今天的试验就到此为止吧。
黑色锁链开始回收,准备没入卡伦脚下,然而,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强行攥住了那条正在回收的锁链,并且在下一刻,直接拉扯了过去。
拉扯的方向,还是那座海盗船墓碑!
“嗡!”
卡伦只觉得自己后脑被狠狠地砸了一记,意识陷入了模糊。
……
短暂的极致眩晕后,卡伦缓缓地睁开眼,他听到了大海的浪涛声,四周,都在晃晃荡荡的。
卡伦原本以为是因为自己意识还没稳定,但渐渐的发现,是因为自己此刻正站在一艘大船上。
四周,不断有水手们的叫声和呐喊声,有的在痛饮,有的在决斗,有的在赌钱,嘈杂的音浪一波高过一波。
卡伦缓缓地站起身,
当他完全站立好后,
四周的喧嚣仿佛又一下子被隔绝了,
在卡伦的面前,有一座高台,高台上,是一个巨大的银质方向盘。
方向盘下面,有一张椅子,一个身穿着海盗服戴着独眼龙眼罩体格健硕到令人吃惊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那里,在他的腿上,坐着一位衣着华贵头戴王冠的尊贵妇人;
他的手,在妇人的衣服里摩挲,尊贵的妇人只是依偎在他的胸膛,任其施为。
雷……雷卡尔伯爵!
这时,
男人的声音响起,
仿佛连海浪在他说话时都沉寂了下去:
“你是谁?
老实回答我,大海,能告诉我你的回答,是否真实;
欺骗我的代价,就是你的灵魂被大海吞噬,无论你在何方,都将受到大海的诅咒。”
男人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压迫感。
卡伦看着面前的男子,抿了抿嘴唇;
我是艾伦家族的运营者?我是艾伦家族的拯救者?
这两个回答,被卡伦在心里直接否掉了。
因为这两个回答肯定很真实,真实到自己的灵魂依旧会被大海吞噬。
最终,
卡伦回答道:
“我是艾伦家的……女婿。”
———
今天爆发了,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