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1629章 池非遲那裡風水不行看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咔。”
房门被打开。
“柯南?”
池非迟抬手按了灯开关,进了房间。
“抱歉,我刚才做噩梦了,”柯南眯眼适应了房间里突然亮灯的光线,才重新抬头看着池非迟,想到池非迟睡眠好像很浅,而他刚才还喊了一大声,突然有点愧疚,“池哥哥,是不是吵醒你了?”
“我也才睡下,”池非迟去柜子前,给柯南翻了一条新毛巾,回到床边递给柯南,“你要接着睡,还是缓一下?”
柯南想着不能让池非迟陪着他折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把毛巾放到床头柜上,仰头笑道,“我没事,好像醒来就不怎么记得梦到什么了。”
一夜总算平静过去。
柯南睡到九点多才起床,脸色好多了,尤其在看到池非迟做的早餐跟梦里不一样之后,心里踏实了不少。
梦里他梦到的是小笼包和豆浆,但池非迟做的是他没吃过的酱黄豆搭煎米饼,还有一晚牛奶羹。
让他突然感慨,小伙伴不喜欢做重复食物这个习惯,有一天居然也能让人安心。
早餐后,池非迟开车送柯南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
柯南发现波洛咖啡厅正常营业,店里坐了三四个客人,心里更踏实了。
梦只是梦嘛。
“要我送你上去吗?”
身后车里传来冷淡的声音。
柯南一愣,回头看着池非迟和往常一样神情平静的脸,感觉这一幕和梦里几乎一模一样,“不、不用了,池哥哥不跟我们去米花森林吗?”
“我跟博士说过,这一次就不去了。”池非迟道。
他不能带人去关押松本清长的米花森林晃,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故意引人过去呢。
柯南呆呆看着池非迟。
这句也跟梦里一样……
池非迟觉得名侦探此刻表情呆得不正常,出声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那我先上去了~”
柯南关上车门,动身往楼上走,才到二楼就听到里面毛利小五郎的叫嚷声,回头看了看楼梯口,发现池非迟应该已经开车调头准备走了,无奈失笑。
还好还好,只是巧合。
不过他还挺了解池非迟的嘛,居然连做个梦都知道池非迟会说什么。
……
当天下午,露营小队进了米花森林。
扎好帐篷后,柯南就坐在帐篷里,低头看着手机,不时噼里啪啦按一下按键。
“江户川,我们要去抓甲虫……”灰原哀走到帐篷前,发现柯南皱眉盯着手机屏幕,探头看去,“你在干什么啊?”
柯南没有避开,让灰原哀看着他查的东西。
卫风 小说
他就是想在网上查查看,池非迟那栋公寓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
“这是非迟哥的公寓地址?你查这个做什么?”灰原哀故意装出疑惑模样,心里猜测名侦探是不是又要搞事情。
昨晚她收到非迟哥的UL消息,说江户川已经知道非迟哥是七月了,让她别被诈。
傲嬌小粉頭
嗯……她记得非迟哥说过,江户川当时应该是去洗澡了吧。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醒来之后还眼花了一下,好像看到有什么东西从眼前闪过去,”柯南低头查着网上的信息,“你去那里也遇到过奇怪的事,对吧?”
“可是你不是说,那说不定是某些人故意制造的投影,或者光线折射出了类似小型海市蜃楼的画面吗?”灰原哀问道。
“是啊,可是我感觉池哥哥住的公寓有点阴冷,不开空调的时候,气温好像比普通室内低一点,而且你在那里有时候睡不好,我也出现这种情况,池哥哥平时睡眠好像就不怎么好,我是在想,会不会是公寓有什么问题……”柯南说着,察觉灰原哀的目光不对劲,抬头一看,见灰原哀目光略带鄙夷地瞥着他,无语问道,“你这是什么反应啊?”
“你不会是觉得有鬼怪和幽灵作祟吧?”灰原哀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柯南,“如果不是确定你长相和身高没有变化,我都要怀疑你被人掉包了。”
“怎么可能有什么幽灵,”柯南无语收回视线,继续低头看网上的信息,“我是想查查公寓设计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比如说由于某种原因,导致那附近的湿度比较高,或者光照不充足,再或者附近曾经有没有发生过化学制品泄露的事件,如果是这样的话,人长期住在里面肯定会不舒服,我们在那里住的次数多了,偶尔就有睡不好、眼花的情况,池哥哥经常住在那里,长期睡眠质量差,又偶尔会看到奇怪的幻觉,时间长了,精神想不出问题都难吧?”
封建一点说,他怀疑池非迟那里风水不行。
科学一点说,有些地方看起来很好,但算不上良好的居住环境,人在那里住久了,会对身体健康有影响。
要是长期睡眠质量不高,人的情绪也会慢慢变得失控,比如容易沮丧或者焦虑,那样对心理健康也没好处,再加上时而不时眼花,那不疯都难。
灰原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虽然我在那里睡得很好,没有出现睡不着或者做噩梦的情况,但环境的影响可能在个体身上有着不同的反应,如果三个人住在那里的时候,都出现了身心不舒服的情况,那确实值得怀疑……结果呢?你有查到什么吗?”
“完全……没有,”柯南有些郁闷地翻看着网页消息,“那里是杯户町数一数二的高档公寓,附近没有发生过化学制品泄露这种可能损害健康的事,我连公寓建好前的几年都查过,根本没有类似的报道,而那栋公寓是国际设计师设计的,附近没有太高的大楼会影响采光和通风,建造商是燕氏财团旗下的建筑公司,口碑一直很好,建造的这栋公寓很用心,不会有偷工减料、或者利用劣质有害材料的可能,按理来说,是很好的居住地才对啊……”
“那会不会是屋里的装修或者家具有问题?”灰原哀回忆着屋里的布局,突然想到那面用黑毛线吊了很多娃娃的惊悚玩偶墙,和柯南对视。
小晴的青春期結局
两人沉默。
确认过眼神,他们想到一起去了。
要说池非迟家里哪里不对劲,应该就是哪面玩偶墙,每次过去看到,都感觉像什么邪恶男巫的诅咒墙……
“呵呵……”柯南回神干笑,“我们眼花跟那面玩偶墙有关,这种事怎么可能。”
“或许是觉得那面墙奇怪,看多了就有了奇怪的心理暗示,”灰原哀尴尬道,“不过还没有那面玩偶墙的时候,非迟哥的精神就已经出问题了,所以我想应该跟玩偶墙没关系。”
柯南听到外面元太咋咋呼呼地喊他们,把手机装回裤兜里,起身往外走,“不过,池哥哥怎么又不跟我们一起来露营啊?”
灰原哀也出了帐篷,转头对柯南道,“博士打电话问他的时候,他说今天要去看响辅先生。”
“他和响辅先生还真是一见如故啊,只是可惜……”柯南感慨着,又笑了笑,“没什么,友谊是不会被外界限制所磨灭的。”
灰原哀没有参与感慨,神色淡然道,“听说是写了一首致敬披头士的歌,想找响辅先生看看曲子,另外,谱和先生第一次开庭审理已经结束,很大可能会和响辅先生到同一个监区,他们应该说起这个。”
柯南心里呵呵干笑。
现在东京监狱不仅有一个有着绝对音感的作曲家,连有着绝对音感的调音师也快有了。
话说回来,这些搞音乐的人,是不是都容易多愁善感或者钻牛角尖?
……
“谱和先生?”
东京监狱,某个会见室里,羽贺响辅坐在桌后,一边低头翻看着一份曲谱,一边感慨,“我曾经去过堂本音乐学院几次,而且跟堂本弦也先生、河边奏子小姐认识,也见过他几次,看起来是个虽然不善言辞但很温和的老人家啊,怎么会杀人呢……”
“你这家伙没资格说别人吧,”小田切敏也坐在桌对面,一手撑着下巴看羽贺响辅,语气幽怨,“你这样看起来温和斯文的家伙,不也因为杀人入狱了吗?”
“这么说也是,”羽贺响辅洒脱笑了笑,伸手指着曲谱中的一段,对坐在小田切敏也身旁的池非迟道,“你是觉得这里怎么调整都不对,对吧?有没有考虑过把这一段先拆开?”
池非迟回忆了一下整个曲谱,瞬间反应过来,“重新调整吉他和贝斯的合音效果?”
“没错,尝试一下先拆开,贝斯和吉他负责的部分重新调整……”羽贺响辅拿起池非迟之前递过来的笔,翻着页,把曲谱改了几个地方,递给池非迟,“你看看,现在应该没问题了。”
池非迟接过曲谱,在脑海里模拟着整首曲子的演奏。
羽贺响辅没有催促,转而笑着跟小田切敏也说起话,“曲子有一种很纯净又惆怅的感觉,又有一些洒脱,让我突然想起了非迟的《天空之城》,不过这是新歌的曲子吧?有歌词吗?”
“当然有,”小田切敏也从带来的背包里翻出一叠打印纸,神秘兮兮地笑着递给羽贺响辅,“你可不要吃惊哦!”
重生八零:彪悍村嫂有點萌
羽贺响辅接过打印纸,低头看到‘让我们Let it be’的歌名后,就吃了一惊,耐心看完,在脑海里模拟词曲组合,才感慨道,“致敬披头士的歌曲啊……不,算是解读吧,难怪曲谱给我一种很熟悉的复古感觉,曲子也有大部分是披头士曾经的风格,不过敏也,这首歌恐怕不适合你,又不太适合女孩子唱,有合适的人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