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文明特徵各有不同讀書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不止一次,高文会在诺依人发来的回复中感受到一种强烈而明显的个人化、情绪化特征,不管是喜悦还是急促,亦或是不安和期待,诺依人在发送信息的时候似乎都很直白地把这些情感表达了出来,他们似乎从不担心这种情感上的流露会导致“交涉”陷入被动——虽然洛伦这边也确实没有坑对面的意思,但高文仍然觉得诺依人的这种交流特征放在两个文明的官方交流语境下显得有些微妙。
原因无他,只因为在高文所知的各种情况下,两个势力之间的接触(尤其是早期接触)都应该是个极其谨慎且收敛的过程,双方应当尽可能地隐藏谈判人员的感情波动,隐藏自己族群的心理弱点,隐藏所有与谈判内容无关的或暂时不应该表现出来的真实意图,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己方在谈判过程中的主动,以防被对面抓住弱点和漏洞。
在这点上,洛伦一直做得不错,联盟这边组织了规模庞大的解星者翻译团体以及几乎涵盖所有领域的学者顾问团,用上了合成脑和计算中心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辅助交流人员分析情报、查询资料,洛伦发往对面的信息一向是节制且审慎的,每一个直接负责谈话过程的“交流人员”背后都有数百双眼睛盯着他发出去的每一个字母——但诺依人那边好像不是这样。
这让高文时常产生好奇,忍不住会去猜测是什么导致了诺依人的这种“异常坦诚”,这或许与两个种族截然不同的文化环境有关,也可能是如今紧迫的局势所迫,还可能是诺依人的神经结构和洛伦人存在区别,甚至有可能……这种看上去不设防的“坦诚态度”本身也是一种很高明的谈判与心理伎俩。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高文此刻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这好不容易才恢复的星际通讯中。
早已准备好的文本被迅速送入安塔维恩号的通讯系统,化作一道骤然跨越四光年的信号波动,洛伦联盟向诺依人简单介绍着这段时间以来的超光速通讯阵列修复工作,介绍着如今通讯天线的参数,并以此为基础和对方协商之后的通讯模式,在新修复的主天线的支持下,这跨越星海的信号传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晰稳定——而且无突然断线之忧。
高文只亲自进行了最初的信号回应(就是那个“在”),随后便将具体的交流工作交给了位于索林控制中心的专家小组,他则在旁关注着两个遥远文明的交流进度。
不管是洛伦联盟还是诺依人,显然都没多少寒暄的兴致和余裕,在简单的几句问候(或者说互报平安)之后,双方的话题自然而然便转向了双方共同关注的头等大事上——对魔潮的抵御。
打印终端吱吱嘎嘎地运行着,转轴与齿轮间缓缓吐出纸带,诺依人发来的字句经过翻译之后呈现在高文眼中:“……在通讯中断的这段时间内,我们仍在持续调试设置在星球各处的‘心智统一场’系统,这套规模庞大的系统由数以万计的节点和复杂的传输线路组成,而它们的建造时间横跨一千四百年的岁月,其最古老、最原始的节点甚至可追溯至黑暗时期,我们必须确认整个系统所有部分都处于可用状态,这项工作目前还未完成……”
纸带后面紧接着便是洛伦联盟发出的信息:“……洛伦方面已经确定了构筑防御体系的方案,我们将在自己的母星上空撑开一道能量护盾,并将心智统一场与护盾融合为母星屏障。”
在这句话发出去之后,诺依人那边明显有了较长时间的沉默,高文不用猜都知道对面此刻应该大受震撼,毕竟前不久的时候洛伦联盟才刚刚知道“心智统一场”是个什么玩意儿,而现在这边就表示可以在一年半的时间内搞个母星屏障出来,考虑到两边此前交流时各自展现出的大致技术水平,高文觉得如果自己是诺依人,那这时候他心中肯定就一个想法——对面这孙子是藏了多少?!
毕竟,诺依人那边用了一千四百年,靠着先知先觉先发的条件才好不容易在自己的母星上空敲了个防御屏障出来,这玩意儿可不是用“我族擅长土木工程”就能糊弄过去的。
果然,在片刻的沉默之后,诺依人便发来了一连串的询问,打印装置吐出纸带时吱吱嘎嘎的声音听上去都仿佛带着急促:“你们将建造母星屏障?而不是局部的避难所?你们可以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撑开一道覆盖全球的能量护盾?这件事对你们而言难道很简单?”
高文的目光落在那纸带上,与此同时,琥珀的声音也突然从他旁边的空气中传了出来:“听上去对面被吓了一跳啊……”
随着这话音落下,琥珀的身影也渐渐从空气中浮现,她轻车熟路地从暗影裂隙里蹦到地上,又特熟练地从旁边搬了把椅子放在高文书桌对面,全程都跟在自己屋里一样自然。
“洛伦联盟和诺依人在这片苍茫的星际舞台上就相当于两个刚见面的萌新,大家都觉得自己很菜,也觉得对面应该跟自己一样菜,但现在有一个自称萌新的家伙突然从兜里掏出来了对面需要一千四百年才能肝出来的宝贝,这换谁都肯定觉得这孙子背后有大号,”高文也没在意这家伙过于随意的举动,他只是摇了摇头,随口用自己最熟悉的方式打着比喻,紧接着又一声叹息,“但关键吧,咱们其实是真的菜……”
“停,停一下,”琥珀刚才还一脸安逸的看戏模样,这时候直接就被这一长串“高文·塞西尔大帝の奇妙比喻”给弄的一脸懵逼,“你这新词汇有点超纲了,我一时半会翻译不过来……”
“那就别翻译了,回头我再跟你解释,”高文一挥手,不等琥珀把话说完便直接打断,紧接着他便把视线转向了通讯影像中的贝尔提拉,“开诚布公吧,抵挡魔潮需要两个文明的共同配合,不能让诺依人对洛伦联盟有错误的判断。”
当大佬的感觉固然不错,但也得考虑到实际的情况,尤其是这种两个文明准备携手抗灾、末日危机即将到来的节骨眼上,把自己的形象搞的过于强大神秘可不是什么明智判断,这就跟俩菜鸡组队去冒险一样,你假装自己是高手倒不可怕,可怕的是万一对面那个菜鸡真信了怎么办——历史上从来不乏打肿脸充胖子不小心用力过猛把自己打死的蠢蛋,所以这方面的误解最好还是能一开始就解开。
打印装置的纸带继续推送着,洛伦联盟这边很快便从诸多预备好的文案中给出了答复:“请不要误解,洛伦联盟并没有在短时间内从无到有建起母星屏障的技术,我们是借助了诸多巧妙的办法,包括借用行星本身的力量以及起航者留下的遗产,才能勉强在有限时间内实现这样的奇迹……”
这一次诺依人的回应显得比较快,新的纸带很快便从机器里吐了出来:“这仍然值得惊叹,你们的应变能力以及在极限条件下的学术组织能力远远超出我们预料。”
在这之后信号传输停顿了片刻,诺依人的消息才继续传过来,在吱吱嘎嘎的机械运转声中,印满字迹的纸带被不断吐出:“其实自上次通讯中断之后,我们一直在担心这件事——构筑足以庇护整个文明的‘心智统一场’是一项规模惊人的工程,将整颗星球置于屏障内是最稳妥、最有效也最困难的方案,我们用了漫长的时间来做这件事,而你们并没有这样的时间。
天才酷寶
“在通讯中断的这段时间内,我们的学者专门为你们做了许多次推演,请不要将此视作一种冒犯——根据我们对‘洛伦联盟’的有限了解,根据我们对屏障工程的认知,我们用尽了所有的推演路线,都找不到一条可以让你们完全抵御魔潮并全部存活的道路……
“我们对此感到悲哀而遗憾,我们能想到的唯一可行的方案,便只有规模有限的避难所,而且这些方案的成功率也始终没有超过百分之三十……在最悲观的预测中,我们甚至认为洛伦联盟将选择放弃。
GIGANT
“现在,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你们找到了一条通向希望的道路,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这样一种可能性:在不远的将来,会有另外一个聪慧的文明与诺依人一同存活下来,熬过星空间的这场冰冷寒冬。毕竟,在这茫茫星海中要找到一个‘朋友’并不容易。”
高文静静地注视着打印终端吐出的纸带,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良久才轻声说道:“洛伦联盟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放弃希望,机会总是自己争取来的。不过诺依人现在这口气还松的太早,我们只是解决了母星屏障的问题,更大的神灾隐患却还高悬在联盟头顶呢。”
“这件事要透露给对面么?”贝尔提拉冷静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这可能进一步暴露我们的社会模式与发展阶段。”
“透露,”高文几乎没怎么犹豫便点了点头,“此前两次交流过于匆忙,我们和诺依人在许多关键问题上并没有进行坦率充分的沟通,这已经导致了我们之前突然发觉心智统一场的隐患时陷入混乱,类似的情况最好避免。至于暴露社会模式和发展阶段……”
高文说到这顿了顿,轻轻摇头:“都这种时候了,再顾这顾那可是真要出人命的。庆幸吧,我们和诺依人之间起码还有四光年的星海,现在暴露出去的东西,还不至于影响那么长远。”
“是,高文兄长。”贝尔提拉微微点了点头,紧接着便在索林指挥中心下了命令,解星者们立刻开始忙碌起来,而洛伦联盟正在面临的巨大阴影也终于真正暴露在诺依人眼前。
星际友人再次大受震撼.jpg。
当神灾的情况发过去之后,诺依人的信号中断了很长时间,对面好像比刚才知道洛伦联盟能够在一年半的时间内撑起母星屏障时更加惊愕,这空窗期持续的是如此之久,以至于如果不是超光速通讯阵列那边显示一切正常,高文都要怀疑两颗星球之间的信号是不是已经断了——但最终,来自四光年之外的惊呼还是传到了他面前。
“你们要面临众神失控的隐患?!”纸带上清晰锐利的字母仿佛透露着四光年外某位交流人员极端不稳定的情绪,“你们没有完成和众神的共生转变么?”
“每个文明的发展进程不同,各种问题的爆发顺序以及解决顺序也会不同,”高文再次接过了交流权限,在涉及众神的领域,显然还是他更有发言权,“事实上我们已经进入了与众神转入共生状态的过程,但遗憾的是,这一切尚处于早期阶段。
“在这里,我们也正好有个疑问——你们的神明,是否也是思潮投影的结果?你们的‘共生’状态,是否也建立在将众神从思潮中‘解绑’的基础上?”
在片刻等待之后,纸带上出现了诺依人的回应:“‘先驱族群’认为,这个宇宙中的秩序是平均且普适的,每一个智慧族群背后所产生的神明现象应该具备一致性,‘思潮’这个词刚才在翻译的时候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们猜测你们所指的应该与我们所知的是同一种事物。
“是的,诺依众神也是这种‘投影’的表现,是庞大族群的心智投影在宇宙深层产生扰动的结果,而得益于先驱族群为我们遗留下的宝贵知识和某些遗产,我们在这方面……看起来是少走了一些弯路。
“我们的‘共生’,确实建立在将众神从投影状态中解绑的接触上,这涉及到对族群的大规模思维校准和社会秩序改造,我们在大约四百六十年前完成了这一过程。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月初姣姣
“我们……没有预料到洛伦联盟的特殊情况,这令我们感到惭愧,我们在先驱族群的庇佑下过于轻松地度过了这个难关,而这蒙蔽了我们的眼睛。
神医残王妃
“这个突然暴露出来的问题非常严重,它直接威胁到了对魔潮的抵御计划,我们怀着忐忑又期待的心情发出询问,洛伦联盟是否有解决此问题的办法?我们……不希望看到唯一的朋友失败。”
高文沉默下来,他仔细权衡了许久,才终于给出回应:“第一,联盟已做好面对一切艰难挑战的准备,无论挡在我们面前的是众神还是宇宙法则,‘母星屏障’计划都将持续推进,洛伦人永不放弃生存。
“第二,我们并非完全没有对抗神灾的手段,尽管洛伦人正在推进与众神的共生转化,但在极端情况下,我们将不得不与失控的神明正面战斗,尽管这很艰难,但我们确实打过这种仗,并且积累了胜利经验。”
在将这份消息发送出去之后,高文微微呼了口气,他认为这已经足够开诚布公,且足够表示态度与决心了。
而诺依人的回应则来的比他预料的更快一点。
打印终端吱嘎作响,纸带上吐出来的是一串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