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戰國大召喚 黑白隱士-二千四十六章:雷馬陣分享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战国大召唤
“你…!”哈萨尔原本只打算和典韦纠缠角斗,他追来自己就跑,他不追自己就骚扰他,典型的撩完就跑,可是此刻的典韦怒不可遏,手中的战戟直接投掷而来。
此刻的哈萨尔是避无可避,直接被典韦砸中了脸门,惨叫一声:“啊…!”
“轰!”典韦一戟而下,直接将他斩落马下,可谓是凌厉而快速,解决了哈萨尔这个苍蝇后,典韦不在耽搁,骑着胯下的战马,怎么都感觉不自在,当即翻身下马,徒步追向韩毅。
“萧达凛!务必拦住他们!”伯颜虎目盯着韩毅冲锋来的方向,韩毅那边汇聚了太多的士兵,几乎已经成为了一股洪流,一但韩军冲垮了他们的防线,到时候局面就十分被动,他们只能在韩毅的铁蹄下艰难防御,随着时间的推移,此战必败啊。
“杀过去!将士们为了家园冲锋!”萧达凛也是身经百战的上将,自然不会因为眼下的局面而绝望,当即率领迭该、扎哈木、铁木真兀格、桑昆四人死死的防御住己方士兵最后的防线。
“贼将休要猖狂!宇文成都来也!”一声叱咤,年岁四十多的宇文成都催马持刃,怒视着前方阻碍的五人,大喝道:“大王速速追杀!这里交给末将!”
“交给你了!”韩毅冲着宇文成都点头,拍了拍胯下小白,怒喝道:“杀!”
铁木真却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心中火急火燎,铁木真仔细的观察战局,半晌这才开口道:“我军的伤亡如何了!”
“可汗!铁雷八宝和耶律休哥二位将军战死!我军情况……”窝阔台护卫在铁木真身前,神色无比凝重。
“拖雷!”铁木真骑着战马,看向自己这个最小也是铁木真最为疼爱的儿子。
“父亲!”
“准备好退路!如若我们一但战败!你率领残部直接撤入草原深处,寻求活路”铁木真看着拖雷,他已经在准备后手了,这场战争虽然看似平衡,但局面已经开始朝着不利的方向发展,他必须要为自己的部落留下种子。
“可是…父亲!”拖雷面色凝重,正欲反驳铁木真,铁木真却是直接打断他的话,神色严峻道:“没有什么可是的!你是最后的希望!明白吗?”
“明白!”
拖雷咬着牙只能应了下去,铁木真这才放下心来,虎目盯着前方,看向因为有韩毅冲锋陷阵的战场,铁木真当即招呼一旁的窝阔台道:“随我出征!”
“是!”一旁的窝阔台虽然没有说话,但内心却是及其的复杂,父亲终归是选择了拖雷做继承人。
“轰!”距离铁木真数百米的地方,轰然炸开了锅,两三员逃窜的士兵避开周边的火焰,铁木真暗骂该死,不用说都是文聘的震天雷。
“这群两脚羊当我们好欺负啊!冲过去!杀了他们!迭该、扎哈木、铁木真兀格、桑昆你们随我来!”萧达凛避过眼前的震天雷,怒不可遏,拔出怀中的弯刀,骑上战马,直冲前方奔袭杀去。
“天宝将军宇文成都在此!贼将休要猖狂!”宇文成都暴喝一声,手中的凤翅鎏金镗四下挥舞,迎面便是撞向了五人。
“合力杀了他!”铁木真兀格盯着宇文成都,怒喝一声,手中的狼矛直接朝着宇文成都刺去。
“找死!”宇文成都怒喝一声,双目如虎,威震四方,手中的凤翅鎏金镗轮动如雷,化为红芒,伴随着宇文成都一声怒喝:“朝天阙!”
“叮,宇文成都惯勇属性发动,武力加8,基础武力值107,武器凤翅镏金镋加1,浑红兽武力值加1,当前宇文成都武力值117”
“叮,特别提醒,基础武力超过104,不受宿主技能一帝增幅!”
“叮,宇文成都群挑属性发动,每增加一人武力值加4,当前为5人,宇文成都武力值加20,当前宇文成都武力值137!”
“轰!”猩红色的血气在铁木真兀格面前越放越大,就好似一座天阙,碾压而下,铁木真兀格面色惊惧,急忙双手举起狼矛格挡。
“轰…咔嚓!”巨大的力道倾泄而下,宛若九天瀑布势不可挡,铁木真兀格手中的狼矛瞬间被宇文成都给轰断,赤红色的血气浮现在宇文成都周身,宇文成都猛然一计挑杀。
“呼呼…噗呲!”铁木真兀格连遗言都没有说出来,直接身死当场!
“叮,当前为四人,宇文成都武力值下降4点,当前宇文成都武力值133!”
“这个家伙…!”扎哈木盯着宇文成都,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顾不了那么多了!兄弟们现在正是拼命的时候!一起上!”萧达凛眼见勇武不凡的宇文成都,当即大声招呼剩余三人,一同压向宇文成都,朝着他的小腹、瞳孔、咽喉和心脏刺去。
“找死!”铁木真冷哼一声,手中的凤翅鎏金镗四下挥舞,怒喝:“开!”
“叮,宇文成都巨力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7,当前个人武力值140!”
“咔嚓…碰碰碰!”四人手中的兵器一一被宇文成都震飞,在空中盘旋了三四圈,这才掉落在地面上,四人双世染血,虎口开裂,巨大的疼痛让他们差点昏阙过去。
“死!”宇文成都一招一个,正在前面的冲锋的韩毅脑海中却是响起了四道声音。
“叮,宇文成都斩杀迭该,宇文成都武力值下降4点,当前武力值136”
“叮,宇文成都斩杀萧达凛,宇文成都武力值下降4点,当前武力值132!”
“叮,宇文成都斩杀桑昆,宇文成都武力值下降4点,当前武力值128!”
“叮,宇文成都斩杀扎哈木,宇文成都武力值下降4点,当前武力值124!”
追香少年 小說
一连五员上将被杀,对于匈奴士兵的打击不可违不打,宇文成都更是威武不凡,一战威震草原。
原本的萧达凛武力值有100,有属于自己的技能,但他的技能实在是太过慢热,在加上铁木真兀格这四个猪队友,强送宇文成都四杀,让萧达凛成为第二个死在宇文成都凤翅鎏金镗的亡魂,没办法猪队友,实在是带不动啊。
战场上
文聘双目如虎的眺望着前面的匈奴骑兵,见他们已经有了溃败的局面,西面有许多的匈奴骑兵,依旧负隅顽抗,文聘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揉动着自己的手腕,看着身后的五千赤焰军,文聘当即怒喝道:“赤焰军,随我来!”
文聘一声怒喝,数千名赤焰军随同文聘调转马头,开始侧面迂回。
断臂残肢,鸿沟血槽,猩红的血气引来了草原上许多动物的探测,草原上的狼群、沙狐、野狗都纷纷追风而来,天空上的苍鹰不断在空中盘旋。
在苍鹰的眼中,文聘赤红色的赤焰军旗,靠左迂回,不断的向着左侧靠近,正在和韩军死战的赤老温和速不台原本还不太关注文聘的动向,以为他们是弹尽粮绝,开始向后拉伸和填充弹药,这让他们觉得有机可乘,赤老温指着文聘的赤焰军军旗,怒喝道:“速不台你看!”
正在放箭的速不台猛然抬首,顺着赤老温指着着方向看去,只见敌军不断迂回,但随着视力的阻碍,他们却是有些疑惑。
赤老温擦拭着嘴角,怒喝道:“你带领三千骑兵追赶上他们!他们恐怕没有那种黑球了,杀了他们!这一场战争就赢了!”
“好!”速不台也不迟疑,手持着战斧,催着胯下的战马,招呼着身后的士兵怒喝道:“全军随我来!”
“驾…驾……驾!”马踏山地,整个地面都为之震荡。
文聘眯着眼睛,见一切都交代完毕,看着速不台的兵马向自己这边突袭杀来,急忙怒喝道:“全军准备战斗,奶奶的,敢在老子头上动土,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诺!”数千大军齐声高喝,声音响彻整片天地,连天空上的苍鹰都短暂脱离了原先的飞行显露。
綠 舍 539
“全军冲锋,左右散开!不要密集”速不台骑着战马,一马当先,指挥着麾下三千多草原骑兵,有了先前的教训,速不台可不敢在让麾下的士兵聚集在一块,毕竟失败是成功之母,速不台可不敢保证敌军还有没有那种东西。
“加速前进!”速不台双目赤红,迎面便是对上文聘的军队,速不台手持战刀,身穿青铜甲,胯下一匹汗血宝马,双臂如猿猴,怒喝道:“杀了这些中原人!赏两百头羊!”
“杀!”
“震天雷放!”文聘眯着一双眼,眺望敌军的军阵,面色不由自主的难堪了起来,敌军的冲击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文聘没有选择,当即怒喝道:“全部用上!一个不留!快!”
一百二十步左右的时间,文聘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将手中的震天雷点火,向着敌军砸了过去,原本震天雷最好的射程是在八十步左右,但敌军的速度实在是要快了,文聘别无选择。
“咕噜…咕噜……咕噜!”黑色铁球朝着速不台的前锋队扔去,速不台冷喝道:“不要在意这些小球,放箭!给我放箭!”
“嗖嗖嗖…嗖嗖嗖!”冷箭朝着文聘的军队直着而且,瞬间有数百名士兵殒命在箭雨下,文聘面色顿时变的铁青。
“轰……轰…轰……轰轰轰!”震天雷在此爆破而出,先锋队被炸的是人仰马翻,到处都是血肉翻滚涌动的场面,但是效果比之以往却是差了许多,杀伤力十分有限,数千枚震天雷取得的效果却只炸死了数百人,这让文聘心都在滴血。
首先震天雷的造价很高,两个震天雷就相当于一个金饼,而还有就是文聘的赤焰军,单兵作战能力只是比普通士兵的作战能力,强上那么一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文聘咬着牙,看着前军的一千人,当即怒喝道:“前军下马,准备雷马阵!”
“啊!”许多士兵面色皆是一变,但只能依照文聘的命令去做,一千人翻身下了战马,将身上所有的震天雷全部绑在战马上,看着昔日的战友,只能咬着牙,拔出怀中的匕首,猛然扎了下去。
詭秘之首
“呜呜呜……!”战马吃痛,纷纷撩开马蹄子就跑,瞬间数千匹战马毫无意识的向着前军冲杀而去。
“呜呜…呜呜…!”战马的悲悯之声在这数千士兵耳畔响起,后排的一千多士兵挽弓搭箭点火,向着战马的马鞍射去。
此刻的速不台面色正疑惑,这些中原人在搞什么东西,竟然上战马送死,但当一匹战马撞向他时,速不台面色大变,指着前方的文聘,眼中满是怒火:“你…!”
蓋世
“轰……轰…轰…轰…轰!“
速不台说话颤抖,看着眼前的黑色小球冒着火,然而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所有的轰天雷在他和周边的士兵周身绽放出奇异的焰火,每一匹战马上都有八枚震天雷,所爆发出的威力乃是原先的八倍。
这一刻速不台被火光所笼罩,麾下的三千骑兵纷纷被炸的是溃不成军,而那一千匹战马,自然是被炸的尸骨无存。
文聘看着那一千匹战马,心也是在滴血,为了训练这些战马,文聘不知道耗费多少时间,麾下的士兵自然和这些战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
“轰…轰…轰…!”最后几枚震天雷轰然爆炸,天空中的苍鹰和四周的狼群纷纷畏惧,开始四散逃窜,正在和眼前士兵苦战的赤老温面色一变,看着那高耸入云的黑烟,赤老温歇斯底里道:“速不台!”
“嗯!”一直在军中猫着腰的常遇春待到了机会,当即挽弓搭箭,瞄准赤老温,怒喝:“死!”
“嗖!”冷箭传风而过,赤老温急忙回神,回转身子,这一箭直射中赤老温的臂膀,疼的他龇牙咧嘴,大喝一声:“痛死我了!”
赤老温艰难的站起身子,手持着长刀,怒视着放冷箭的常遇春,歇斯底里道:“给我杀了他!重赏五十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