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漢世祖 起點-第281章 全軍覆沒?相伴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在山阳针对辽军南下的防御准备,看起来是有些反应过度,毕竟,到目前为止,辽军动向未定,并且暂时仍停留在曹彬的猜测。
但是,刘皇帝心中却是没有半分的犹豫,便决心调兵遣将,充实山阳。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山阳确实空虚,是如今北方防御体系上的大漏洞。
辽军远在上京、大漠时,还感受不到多少威胁,然局势一朝翻转,敌大举南来,迫近关山,那危机感顿时急剧攀升,而刘皇帝从来就是个危机感十足的人,被害妄想说的就是他。
而辽军如此大举南来,虽然对汉军取得了一场堪称丰收的大胜,但终究没能竟全功,兵临汉境,显然是想干笔大的,为第二次汉辽战争的那些失败雪耻报仇,他们也需要更多对汉的胜利斩获,来缓解庞大战争压力下几乎崩溃的国内,提振逐渐丧失的信心。
因此,刘皇帝可以肯定,辽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皇帝都亲临了,可见其决心。换作是刘皇帝自己,也有这个决心,甚至早就抛却诸多顾忌,放手一搏了。
冰茉 小说
刘皇帝也不管辽军接下来将兵锋所指何处,他只需要做好他该做的,弥补漏洞,充实边关,加强防御。
如果辽军头铁,觉得一战就彻底打垮了中路汉军,想要通过打宣化进逼幽州,那么刘皇帝欢迎,野狐岭等着他们。刘皇帝对刘廷翰仍抱有信心与期待,有前败的激励,必然能知耻而后勇,给辽军予以迎头痛击。
如今辽汉之间的形势,毕竟不是原时空中蒙金之战能够比拟的,野狐岭也不会是其机会。
当然,辽国对刘廷翰军的谋划与执行来看,辽国君臣不乏见识,大概率不会选择去碰宣化地区的强关险隘,云中一线明显是更合理的选择。
这般筹谋,那留给汉军调整布置的时间可就不多了,考虑到这些,一股紧迫感充斥在刘皇帝内心。
稍加沉吟,刘皇帝看向仍候着的曹彬,指示道:“曹卿,今夜就劳你同僚属辛苦些,叫上刘煦、李业、楚昭辅,将军机命令,以最快的速度传达下去!山阳接下来形势会走向何方,就看我们应对得有多快了!”
“是!”感受到刘皇帝的语气,沉稳如曹彬,也大感压力。
“陛下,刘廷翰奏报中,还提到一事,难知真假,但事关重大……”望着面无表情端坐的刘皇帝,曹彬吞吞吐吐的,语气中明显带着小心。
赤色巨星與黃泉的阿修羅
Dr.STONE reboot:百夜
“何事?”刘皇帝拿起书案上还未详细阅览的军报,瞥了他一眼:“还有比刘廷翰大败,边关告急,更坏的消息吗?”
“回陛下!”曹彬下意识地埋下头,声音都放低了,禀道:“刘廷翰在天岭与辽军激战期间,从辽军一名俘虏将领口中探得一则消息,说,说……”
“说什么!”刘皇帝偏过头,目光冷冽,直勾勾地盯着曹彬。哪怕方才汇报刘廷翰之败与辽军叩边,曹彬都没有如此支支吾吾。
感受着刘皇帝锐利的目光,曹彬沉声应道:“根据俘虏将领所言,一个月前,远袭漠北的王彦升、杨业二军,在乌孤山遭辽北枢密使耶律贤适率军截击,全军覆没!”
骤闻此言,刘皇帝双目顿时凝起,就那一瞬间,曹彬感觉空气都凝固了。刘皇帝翻看军报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会儿,方才继续停止的动作,声音中不带丝毫感情,幽幽道:“消息属实吗?”
冥河传承
“犹待查证!”曹彬虽然不敢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但也没有给一个乐观的态度,分析道:“然,臣以为,若漠北后患不已,辽军不敢如此放心大举南下……”
书房内再度陷入了沉默,并且沉默良久之后,刘皇帝再度开口了,声音不见一丝软弱与动摇:“朕知道了!此事,你不用管了,先去忙山阳事宜吧,那边要紧,严令下去,不得耽搁,上下军政职吏,如有迟误者,严惩不贷!”
“臣告退!”得令,曹彬也不敢耽搁,匆匆而去。
待曹彬退下,刘皇帝垂头翻开着刘廷翰的奏报,找到关于漠北远征将士的汇报内容,屋内昏黄的灯光映在刘皇帝脸上,那脸皮,不自觉地在微微颤动……
“来人,传李崇矩!”过了一会儿,刘皇帝冷冷地吩咐道。
还是在这间书房内,虽然有两排油灯努力地燃烧自己释放光明,但四周还是稍显黯淡,仿佛有一层阴霾固执地笼罩在空气中,难以驱散。
刘皇帝站着,李崇矩跪着,身体伏得很地,额头几乎触地,碎裂的瓷杯四散。多少年了,这还是刘皇帝头一次对李崇矩发这么大的脾气,当然,李崇矩也头一次这般惶恐。
“路途遥远,交通断绝,敌人控制,消息难递,这些困难朕会不知道?”盯着李崇矩,刘皇帝不再掩饰其愤怒,几乎责问李崇矩:“要是情报消息如此容易就得到了,要你武德司何用?你们手下的那干精兵强将,价值何在?”
西子情 小說
“是臣无能,请陛下治罪!”李崇矩头重重地磕在地上。
“别在总说无能了!朕要听的不是这些!”刘皇帝稍显暴躁地打断他,冷冷道:“你若是习惯把无能当借口,那朕还需要你这个武德使做甚?”
“陛下责怪的是,臣让陛下失望了!”有些习惯大抵已经深入到骨髓,李崇矩惶恐之余,伏首乞罪的态度很难更改。
见状,刘皇帝抬起手,挥了挥,又放下,终是冷冷地道:“朕不管有什么困难,也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要你以最快的速度,探清漠北将士的情况,是生是死,朕要个明确的结果!”
“是!”李崇矩应道。
“退下吧!”
李崇矩来得急,去得也快。刘皇帝呢,又在房内踱起了步子,喦脱亲自在旁收拾着碎裂的瓷杯,同样谨小慎微,知道此时的刘皇帝是极其危险的。
良久,刘皇帝喟然一叹,事实上,他也知道,此事,不能全怪李崇矩,消息情报的滞涩,有的时候,真的非人力可能弥补。
但是,对李崇矩的愤怒,也不仅于此,也是前面多次不到位的工作,让刘皇帝积压了太多不满,此番只是爆发了出来。
他已经给李崇矩以足够的压力,李崇矩接下来会怎么做,如何把这股强大的压力转移給他手下的探事吏员,就不是刘皇帝关心的了,他只在意结果。
而对于远征漠北的将士安危,刘皇帝心中虽然仍抱有一丝希望,但信心实在是不足。
那毕竟是在数千里域外,在那遥远陌生,四面皆敌的地方作战,无后方,无军需补给,即便有些缴获,但因粮于敌这条策略,在茫茫大漠上,也是被严重削弱的。
另一方面,像王彦升、杨业两军这种长途远袭,要的是突施冷箭,要的是出其不意的效果。
这才初期,也确实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收获的丰盛的战果,使得辽国后院起火,西北打乱,漠北震荡,极大地牵扯了辽国内部精力。
但是,那毕竟是敌人的地盘,进去尚且艰难,想要摆脱,又岂能容易。那是一条,充满了艰辛与危险的荆棘之途,几乎是一条不归路。
而在辽国反应过来,有所防备之后,想要再取得更大的战果,那就不那么容易了。甚至于,辽国在漠西北的失败,有很大的原因也在于平王耶律隆先准备不足,应对失措。
当换了耶律贤适这个更加难缠的对手后,其总率漠北部族辽军,对付王、杨这支偏师,可想而知,王彦升与杨业他们面临的困难与危险是何等严峻。
也正因考虑到这些,刘皇帝的心情才不断地往下沉,收到这个堪称噩耗的消息,他才恍然所觉,此前高兴的,有些太早了。
全军覆没?刘皇帝是不信,哪那么容易,打不过,还不能跑吗?
他如今,能够期待的,王彦升与杨业他们能够凭借着丰富的沙场经验以及顽强的战斗意志,成功脱险。虽然,看起来很困难,那比当初北进征途中面临的危机与风险还要大。
漠北远征军,可寄托着刘皇帝大量的感情,且不提王彦升、杨业这二将,还有刘昉、刘旻这两名皇子了。
这,也是刘皇帝最关心,也最为紧张的一点。
在这一刻,他还是更在乎自己的儿子,至于那些将士,坦白的说,即便真的全军覆没了,刘皇帝也不会流一滴眼泪……
然而最令刘皇帝感到郁愤难平的是,对于这种情况,他却无能为力,哪怕他是富有四海的无上至尊,也只能等一个结果。
这种感觉,让刘皇帝很是难受,抛开身份与权力的华丽外衣,他也只是一个人,一个将满不惑的中年油腻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