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第一零三六章 初吻相伴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手臂微一用力,塔格娇躯顿时侧靠在秦逍胸口,想要挣脱,秦逍已经贴耳道:“塔格是草原上的女英雄,女英雄难道要自食其言?”
塔格一颗心砰砰直跳,自然知道自己的承诺是什么。
罗支山下兵分两路,秦逍和突牙吐屯领兵穿越死亡沼泽,临行之前,秦逍故意调侃,说是若能安然无恙返回,便要摸一下塔格的屁股,本来只是故意一说,却不想塔格竟然答应。
塔格当时也无非是激励秦逍的士气,希望他能排除艰难安然返回,说过之后,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秦逍此刻忽然说出来,塔格立时便记起。
来不及忧伤 小说
虽然草原女子颇为开放,但事到临头,塔格自然是羞臊不已,咬牙道:“我…..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不能当真。”
“塔格这话就没有意思了。”秦逍一只手轻轻在塔格腰间摩挲,轻声道:“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我如何能够撑到现在?这一路上,可是困难重重,我能撑下来,全是因为…..!”凑近塔格耳边,低声道:“全是因为塔格的屁股。”
“你无耻。”塔格齐耳根都红了,脸上发烫,恼道:“你刚才说一直想着我,难道……!”后面的话却实在说不出口。
“塔格说我无耻便无耻。”秦逍厚着脸皮道:“反正我也只对你无耻,别的女儿想让我对她无耻,我还没兴趣。”
塔格感觉到他环着自己腰肢的那只手正悄无声息往下滑动,立刻一只手背到身后,抓住他手腕,瞪着秦逍眼睛道:“你说话我不信,你…..你之前没对别的女人如此无耻?”
秦逍知道关于自己之前的韵事那是一个字也不能提,只能道:“当然,我对别的女人从不会无耻。”心道公主秋娘小师姑还有蓉姐姐,我对你们都是真心的,绝没有无耻之心。
“那挛鞮奴云呢?”塔格咬了一下嘴唇,终是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问了出来,“你…..你没有碰过她?”
秦逍一怔,心想我倒是想碰,不还没有机会吗,立刻赌咒般道:“我发誓,和她绝没有不可告人的事情发生。”
塔格心中这才舒畅不少,陡然“啊”轻叫一声,却是说话间,秦逍那只手竟然神奇地摸到了她圆滚滚的腴臀,甚至轻轻捏了一下,她这才反应过来,唯恐外面的人听见,抬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在叫出声,背在身后的手却是用力拉扯,想要将秦逍的手拿开。
只是秦逍四品修为,力道岂是塔格能够撼动,那只手宛若钢铁一般,死死贴住塔格的腴臀,塔格又羞又怒,又不敢太大声,低声呵斥道:“快拿开。”不料秦逍竟然又轻轻捏了一下,低声道:“塔格是想言而无信?”
“你…..你都摸了,还不拿开。”塔格红着脸,羞恼无比。
秦逍摇头道:“我们约定,只摸一下,可是没有说这一下有多久,只要我的手不离开,那就只能算一下。”
“无耻。”塔格勃然大怒,另一只手抬起,便要将秦逍推开,却听秦逍长叹一声,不由一怔,蹙眉道:“你…..你占我便宜,为何叹气?”
秦逍凝视塔格美丽的大眼睛,柔声道:“只有这一刻,我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什么?”塔格一时没明白。
秦逍另一只手竟然也抬起,轻握着塔格欲要推开自己的手,目不斜视,满是柔情地看着塔格眼睛,轻声道:“嘎凉河中的决斗,惨烈无比,我看着两边数百人一个接一个倒下,当时只以为自己也已经死了。其实……我出生至今,从无见过如此惨烈的厮杀,虽然从河里走出来,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回到营中,我立刻过来见塔格,我不知道自己是活人还是魂魄,只想着哪怕是魂魄,也要最后看塔格一眼。”
他一脸感伤,神情唏嘘。
塔格当然知道今日决斗确实是惨烈至极,远比两军交战还要血腥,莫说参加过决斗,即使是旁观者,也是心中充满阴影。
“我以为自己是一缕游魂,是前来托梦。”秦逍苦笑道:“在梦中,所以胆大妄为,放肆摸了塔格的屁股,可是碰到塔格,感受到温热,我这才知道,我现在还活着,并没有死去。”
塔格怔怔看着他,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可是看他一脸诚挚,却是信了七八分,毕竟经过那场惨烈决斗,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想要迅速恢复过来并不容易,秦逍过来的时间,分明是在那边根本没有休息便前来,一时间心中满是柔情,本来羞恼的神情也变得温柔,轻声道:“你还活着,这不是梦。”
秦逍握紧塔格的手,看着塔格眼睛道:“塔格,我….我能不能再确定一下。”
“怎么确定?”
“我想…..吻一下你。”秦逍看着塔格饱满的朱唇,轻声道:“感受到热度,我才能完全相信自己没有死。”不等塔格说话,立刻摇头道:“不行,我太鲁莽了,塔格,请宽恕我的无礼。”口中虽然这样说,贴在塔格腴臀上的那只手却是迟迟不肯拿开。
塔格见秦逍神情感伤,犹豫了一下,向帐门外看了一眼,又咬了一下朱唇,才轻声道:“那…..那只能一下!”此时竟是生出一种女人天生的母性,想要抚慰这个从生死边缘走出来的悲伤人。
她闭上眼睛,微扬起脖子。
秦逍看着丰润的嘴唇,故作生涩地贴了上去,四唇相接一刹那,塔格娇躯一紧,秦逍松开她手,手臂过去环抱住塔格腰肢,另一只手兀自贴着塔格腴臀,忍不住又轻轻捏了捏。
不可否认,论及弹性,塔格是秦逍所遇诸美之最。
乌晴塔格自幼骑马练箭,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姑娘,身材火爆,一双大长腿结实有力,两瓣腴臀不但轮廓滚圆丰实,而且弹性十足,充满了青春的健康。
塔格此时脑中却是有些空白,只知道闭着嘴,任由秦逍亲吻,毫无经验。
待得胸脯处似乎有些不对劲,回过神来,竟是发现秦逍那只环着自己腰肢的手不知何时移到了自己胸口,隔着衣物五指张开裹住自己的一边胸脯,虽然秦逍一手根本不可能掌握,但塔格回过神来,大吃一惊,猛地将秦逍一把推开,自己几乎是连滚带爬拉开距离,站起身来,一只手横在胸前,怒容满面,盯着秦逍道:“你…..你做什么?”
“我活了。”秦逍脸上满是欣喜之色,“塔格,我感觉自己真的活着,太感谢你了。”
塔格又气又恼,隐隐感觉自己似乎是上了这家伙的当,眼角瞥见自己的佩刀就在边上,伸手抓过,拔刀出鞘,刀锋指向秦逍,怒道:“向恭,你…..你真当我好欺负?你骗我?”
“骗你?”秦逍一愣,苦涩道:“塔格对我的信任就如此不堪一击?我什么时候骗你?”
塔格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脯,好在衣衫完整,并没有被这家伙占太大便宜,冷哼一声,道:“你油嘴滑舌,我…..我不该信你的话。你说只吻一下,可是你…..!”想到自己竟然被这家伙用手裹着胸脯,一跺脚,气恼至极。
“是我的错。”秦逍站起身,真诚道:“塔格,我是情不自禁,如果你要怪,我甘愿领受你的责罚。可我刚才确实是情之所至,连自己也是控制不住。”忽地皱起眉头,“哎哟”一声,抬手捂住自己的肩头。
“怎么了?”塔格见他如此,倒是关切。
秦逍摇头道:“没事。就是决斗的时候,被人用刀砍在了肩头,力量很大,肩骨应该是受了轻伤。”
“马刀砍你肩头,你手臂怎么还在?”
“塔格有所不知,我里面贴身穿了一件可以防御刀枪的宝甲。”秦逍坦诚道:“虽然不能伤我皮肉,但对方力道太大,伤了肩骨。”见塔格将信将疑,忙道:“要不我脱下衣服给你看看宝甲?”作势便要脱衣服。
“无耻。”塔格又骂了一句,收刀入鞘,丢在边上,上前道:“要不要让大夫看一下?我让人去找。”
“不用,歇歇就好,没什么大事。”秦逍道:“多谢塔格关心。”
塔格白了一眼,道:“谁关心你?”却还是走到帐门处,向外面吩咐道:“让大夫过来一趟。”
大军出征,军中自然少不了一些郎中大夫,这也是每一支军队出征时候必须配备的军中药师。
秦逍见塔格虽然生气,但还是对自己十分关心,心下也是一暖。
“你待会儿还要回去吗?”塔格坐下之后,这才问道。
她方才被秦逍亲吻,浑身发烫,灯火之下,两颊晕红未散,虽然不似挛鞮可敦那般妖媚入骨,却另有一种英气俊俏。
秦逍坐下道:“塔格一声令下,我自然要回去继续潜伏。”
“别把自己说的好像过去会很凶险。”塔格道:“你为那头母狼立下大功,贺骨人都会将你当做英雄,你去了那边,他们自然会以最高的礼节款待。”犹豫了一下,才道:“不过你说的有道理,暂时还不能让那头母狼毒发身亡,你过去帮她治病,反正…..真羽部你可以随时回来。”
秦逍知道自己已经安抚了塔格,起身道:“塔格,那我先过去了。”
“不看伤了?”
“不用,没什么大事。”
塔格没好气道:“我看你是急着去见那头母狼吧?”
“塔格这样说,今晚我就不走了。”秦逍一屁股坐下:“今晚我就在塔格这里睡。”
塔格立时抬手,指着账外:“现在走,赶紧走,再不走……!”左右看看,目光落在自己的马刀上。
秦逍哈哈一笑,再次起身,凑过去道:“塔格,你放心,我在那边待不了几天就回来,我保证每天都会想念你一百次。”
“不要你想。”
“想一个人,连自己也控制不住的。”秦逍叹道:“我知道塔格也会每天想我,是不是?”
塔格瞪了他一眼,道:“不会,我不会。”
“塔格,你的嘴唇又香又甜。”秦逍盯着塔格的朱唇,低声道:“我还想…..!”还没说完,塔格一脚踹过来,秦逍一个转身闪开,哈哈一笑,却还是向塔格行了一礼,柔声道:“不要太辛累,多休息,我先走了。”
东山火 小说
塔格听了这句话,心下却又是一软,犹豫一下才道:“你自己小心。”等秦逍出了帐,塔格才跟着走出帐篷,望着秦逍翻身上马,向这边招招手,拍马而去,塔格望着秦逍远去,知道消失,好一阵子才收回目光,随即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舌头舔了舔碰过嘴唇的手指,随即脸颊又是一红,冲着秦逍离去的方向嘟囔道:“好色之徒!”
————————————————–
ps:月初,大家手中都有保底月票,有月票的好兄弟砸两张哈,给我鼓鼓劲,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