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醫路坦途 愛下-862 這纔是手術相伴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一进手术室,张凡就不一样了,在手术室外的时候,张凡好说话,甚至都不太发表自己的意见,更不会和三乙院长讨论什么各自医院上的对比。
可进了手术室,穿上绿色刷手服,双手经过碘伏的浸泡后,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站在手术室的门口,张凡静静的站在哪里,不说话,都能让人有一种压力。
业务副院长本来是坐在高脚椅上看着观片器上悬挂的各种影像检查,可张凡站在门口后,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下意识的上前,给张凡亲自穿上了手术衣。
这就是一种气势。
“消毒吧!”张凡也没有客气,副院长在身后给张凡穿衣服的时候,张凡对着手术室内的助手们说了一句。
副院长都给张凡穿衣服了,脊柱主任一看,赶紧开始消毒。
“谱挺大啊!”没进观察室的医生在外面小声的讨论。
因为兰市的医生,没有说是百分之百是肃省医科大毕业的,也有百分之八十是肃省医科大毕业的。
这个就有点外来和尚好念经的架势了,要是来个首都的积水潭的专家,他们不会说谱大,之会说:哇,专家就是专家。
应为他们内心里其实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服气。
“温院长,这台手术先让我们做,你帮着给我站站台子,明天早上那的手术,劳驾你给我当个一助,下午的手术,让庄主任给我当一助。
你看行不行。”
张凡的这个话是客气话,意思就是第一台手术,你们先学,明天我带着你们两个学科带头人手把手的做。
副院长点了点头,说道:“行,就听张院的。”
“好,准备手术,按照常规!”说完,手术台上的助手们已经就位了。
一助周国富、二助许仙、三助王亚男,杨伟东待命。
当张凡说出准备手术的时候,整儿茶素团队立刻不一样了,钱微微抬头说道:“麻醉完毕,患者生命体征平稳。可以手术!”
“好!”虽然张凡的眼睛现在就是看向钱微微的,可还是回了一嘴,这不是谦虚,更不是客气,而是一种职业规范。
就像是传递剪刀一样,明明已经放在对方手里了,还要往下压一压,让对方感受一下自己的力量,自己也感受一下对方的力量,确认交接完毕。
事关医院的未来的收入,和自己的职位的提升,三乙的院长在观察室内,虽然看不懂,但看着茶素的团队术前的准备,竟然让人有一种严谨的美。
“以后我们手术室其实也可以这样,看着就很规范么!”说完,其他医生相互之间看了看,眼睛里全是一种艹了狗的感觉,他们觉得这个是张凡再表演。
脊柱科的副主任在一边说了一句:“有点过于形式主义了。”
院长心里暗暗记住了这位副主任。
全麻,患者后背全部敞开,盖着头角,猛一看,真的就像是肉案子上的趴着的大白猪。
而在手术室内的一群人看到手术护士打开器械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惊讶,“这是什么牌子的器械啊,我怎么没见过?”
有人垫着脚看。
“这是定制的,看到了没有,强生骨科特有的标志!”
“我去,竟然是真的定制款,这个张字竟然弄的比强生骨科的标志都大。估计这个很贵吧,强生骨科的定制,乖乖,按强生骨科死要钱的脾气,估计没个十万八万的弄不到手把?当院长真赚钱!”
俠客行 網頁 遊戲
“我要是以后当院长,我也弄两套,一套家里放着,一套手术室放着!”
一个好的工具,对于一个外科医生来说真的会是宝贝一样,以前的时候,张凡上手术,专门给护士交代过,别让一帮兔崽子拿着我的器械死命的用。
随着骨研所的成立,张凡也就不担心了,虽然其他人的没有特有的标志,不过都是同一款的器械,张凡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这要是让三乙医院的骨科医生知道,估计都没心上班了。
“尖刀!”
“尖刀!”护士重复一句,并啪的一声把组装的刀柄放在了张凡的手里。
接过刀,张凡都不用考虑,直接上手,刀尖入肉,然后从头到尾椎的地方,不带一点声音的划开了患者背部肌肉。
“他不用龙胆紫提前做个规划吗?我去,这个也太托大了吧?”
很多手术,术前的时候,医生会在患者手术的部位用龙胆紫画个将来下刀的曲线。
张凡不用,这种手术,都如同烙印一样刻在他的脑海里面。
划开皮肤的那一霎,所有的助手都像是电源打开了开关一样,吸引器、纱布、拉钩都不用说话,直接就上手了。
慢慢的撑开肌肉,拉开筋膜。手术台上的医生们一句话的交流都没有。
“我的天啊,这个手术好怪异啊,他们连交流都没有。”
“没点三分三的本事,敢上梁山吗?都别说话了,仔细看,别以为你们心里想的是什么,人家能飞刀,能被医院特意邀请来飞刀,就有人家的本事。
还看今朝
你们一个一个本事不大,怪话不少,这种手术你们能做下来吗?做不下来,就闭嘴给我仔细看。”
副主任听不下去了,转头就收拾了一顿身后的年轻医生。
一时间,原本有点吵闹的观察室内,鸦雀无声。虽然大家不说话了,可心里骂声一片,“你能,你怎么不上,老子才毕业几年?你TNN的都快退休了,还做不了,有脸说吗,老子过几年绝对做的比你好。”
院长瞅了瞅下面一脸不服气的众人,有看了看一脸铁青的副主任,原本已经放弃的想法给改变了,“等三甲升格后,让这个当主任还是不错的,以后骨科最起码不会尾大不掉。”
因为都是熟练的班底,这种手术虽然王红说是常规手术略微有点夸大,但在茶素,这种手术,做的还是很多的,特别是骨研所成立后,几乎每周都有这么三四台手术。
划开,肌腱,保护好血管神经,当进入骨骼部分的时候,手术视野就如同艺术品一样,不见一点点出血,手术视野干净的就像是长舌头的姑娘舔过的酸奶瓶子一样。
当肌肉脂肪被分离出来以后,脊柱就呈现出来了。一般人对这个没概念,不上脊柱手术的人,对于这种状况没办法理解,这个很难找个相似的。
比如农村杀猪,这玩意是从肚子分开,然后从内层劈开一分两半的,脊柱是从中间砍开的,所以没办法完整的去理解。比较相似的,大约就是恐龙化石了,从恐龙后方看恐龙骨架的时候,白骨森森的骨头茬子竖立在脊背上。
人类的脊柱大约也是这样,不过就是缩小了很多倍而已。
分开肌肉组织血管组织,手术才算真正的开始。骨刀,在张凡手里大开大合,观察室的里,三乙院长看的倒是赏心悦目,“这才对吗,这才是手术,前面仔仔细细的算什么吗,没一点看头。”
他不懂,人类的里脊,这个在猪身上,很多人都喜欢吃,细腻!
可在人身上就不一样了,它叫竖脊肌,听起来像是小孩晨起后的样子,这个肌肉一旦损伤,骨头修理好了,可人废物了。
很多人的腰椎出现问题,医生会建议加强腰部肌肉的力量训练,这个不是为了让你晨起能竖起来。
这是为了让肌肉加强后,代替一部分腰椎的功能。
所以,很多腰椎手术做完以后,不管是CT也好,核磁也后,X片也罢,感觉患者的骨骼没问题了,可患者还是腰部酸软的像是昨晚打了七八次。
其实这就是二把刀的医生损伤了竖脊肌。
外行的院长看了一个热闹,而手术室内,在一边的科室精英们看的是头皮发麻。
卡,一骨刀下,微微跳动的脊髓就在一两厘米的附近,卡一骨刀下去,眼看好像就砍在了脊髓上。
说实话,汗都下来了。
每一次的手起刀落,就像是过山车一样,可手术室里其他助手一句话都不说,观摩手术的医生只能憋着,忍着,头皮发麻着。
咔,咔,咔的声音在这个死寂般的手术室里,就像是午夜凶铃一样。
手术间的门口,已经爬满了其他科做完手术的医生。
“我尼玛,木匠就是木匠。”
“这是我同学,哎,人家都飞刀了,我还给人抬腿推臀部呢!”
接着,定型,钛板放在张凡调整过的脊椎边上,严丝合缝,甚至都不用矫形。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业务院长终于想明白了,脊柱之间的固定最重要的一步。
而其他人,仍旧一副张凡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忽然就变成了严丝合缝呢?
当钛板架入脊柱,脊柱两侧就像是天然形成的金属骨骼一样,稳稳的在脊柱边上发着亮光的时候。
观察室内的医生们这才反应过来,“我去,手术做完了!”
而张凡他们,他们的这个团队,从手术开始后,除了交接器械的时候张凡会简单的说话,除此之外,整个团队没有一句话。
“这才是手术啊!”虽然没看懂,但这个时候,大多数的医生明白了张凡为啥被请来飞刀了。
太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