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319 麻雀戰(二)(求月票哇)看書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给我炸死这些土八路!”
山路上,横山运平怒吼着对炮兵下达了炮火覆盖的命令,几门掷弹筒朝着第三战斗小组,也就是王远和宋田一行先前偷袭的位置炮轰了过去。
当然,这些炮弹此刻更像是无能的怒吼。
第三战斗小组早就在一击得手之后立刻撤离了。
小鬼子不过是在白白地浪费炮弹罢了。
山道两侧的树林,树木茂盛,孔捷一行选择伏击的地点极佳。
几支战斗小组藏在山林里,居高临下的偷袭鬼子。
鬼子这边,炮兵侦察手拿着望远镜都无法锁定借助树林掩护的目标,炮火也只能进行盲打。
和尚一行又打完就撤。
往往鬼子的掷弹筒还没有来得及开火,战士们就跑了。
“太君,土,土八路好像已经跑了,炮弹没炸到他们。”曹振祥开口说道。
“停止炮击。”横山运平下令。
鬼子的掷弹筒火力这才停歇下来。
不远处第三战斗小组所在的位置,被炮弹的硝烟笼罩了好一阵子,这才被冷风吹散。
然后什么都没有剩下。
横山运平举着望眼镜,朝着第三战斗小组的方向看了好半晌,也没有发现半个影子。
原本的第一战斗小组和第二战斗小组偷袭过的地方,也同样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土八路的狡猾,让横山运平有些烦不胜烦,又无可奈何。
至于伪军排长曹正祥,虽然一脸悲戚的样子,可心底却是乐开了花。
这也是伪军最喜欢拍手称赞的地方。
但凡伪军和小鬼子一起出来扫荡,遇到八路军偷袭,人家八路军压根儿就瞧不上他们伪军。
所以,总会把主要的打击目标放在鬼子身上。
换句话说,这小鬼子就是他们皇协军部队最好的挡箭牌。
眼前同样如此,被这些土八路打伤的,全都是鬼子。
横山运平的日军小队,现在多了五名重伤员。
还有一名中弹之后,当场阵亡。
日军小队这次原本是抱着过来毁灭小南村、小北村的目的来的,压根儿就没有带多少担架,一共也就准备了五个,此刻倒好,全部用上。
还得损耗十名日军士兵来抬担架。
横山运平心底的愤怒可想而知。
这村子还没有进去呢,就已经出现了这么大的伤亡。
结果担架队伍没走上多少步,通讯兵便赶过来汇报道:“报告长官,有两名重伤员伤势过重,救治不过来,已经玉碎!”
“八嘎!”
横山运平大骂,这小鬼子再残忍,自己麾下士兵的命还是在乎的。
虽然重伤员很麻烦,可好歹还有救治的希望。
眼前死了,那可就彻底没了。
只剩下最后三名重伤员,是孔捷那边的三支战斗小组,有意在开枪的时候没有瞄准鬼子的心脏位置。
就是为了让这些鬼子重伤,多拖累日伪军队伍一阵子。
日伪军随行的医务兵对重伤员包扎,是要在原地进行的,这会拖延不少时间。
而就在日军医务兵对伤员包扎期间。
孔捷这边,左右手各持一把驳壳枪,悄悄的潜伏在一处缓坡后,等待着山脚下那四名二鬼子走上来。
罗四娃手上拿着孔捷之前还给他的步枪,此刻也已经拉上了枪栓,只是望着越发逼近的伪军,神色难免有些紧张。
一旁的郑贵则是紧握着手中的那颗手榴弹,脑袋里想着班长王远教他使用手榴弹的步骤。
双方越发的近了,四名伪军沿着蜿蜒的小山路,朝着山坡上走来。
100米,80米,60米,30米……
借助土坡南侧一些四季常绿的茂密的树木的遮掩,直把这四名伪军放到了三十米之内。
大秦诛神司 小说
左右手各持驳壳枪的孔捷,这才从一棵树干后侧出身子,突然朝着迎头摸过来的两名伪军开火。
砰砰——
左右手先后扣动扳机,两颗手枪子弹直接将两名伪军撂倒。
另外两名伪军离了二十多米远,听到枪声,连忙朝着孔捷的方向射击。
孔捷则是先一步重新躲回树干后。
被孔捷安排在不远处的罗四娃,定了定神,想到孔捷说的,杀鬼子、伪军就像是杀鸡杀畜生。
他鼓起勇气,按照孔捷所教,据枪,瞄准一名伪军的胸膛,然后缓缓扣动了扳机。
砰——
事实证明,勇气是战士最好的加成。
属于罗四娃军旅生涯的第一枪,成功的命中了目标,虽然没有击毙那伪军,却打中了那伪军的肩膀。
原因是那伪军刚好从山坡上向下退了两步,原本瞄准他胸口的子弹也就偏到了肩头上。
那中弹的伪军士兵哀嚎了一声。
暗藏的土八路似乎不止一处,还时不时地打黑枪。
两名伪军一时之间吓得面如土色,甚至想拔腿就跑。
就在这时,一根黑溜溜的东西,忽地从不远处的灌木丛上丢了下来,两个伪军撇见了那突然窜起来的身影。
紧接着那飞过来的长柄状的东西,在两名伪军的视线中逐渐放大。
“手榴弹!”
那受伤的伪军惊呼了一声,第一时间卧倒。
另外一名伪军也紧跟着卧倒,然后那木柄手榴弹,就哐当一声砸在了两个伪军不远处的一棵树干上。
静——
该有的爆炸声,并没有张起,将手榴弹丢出去的郑贵,愣愣地看着自己右手的五根手指,上面什么都没有留下。
方才太过紧张,他竟然没有把手榴弹的引线给扯下来。
丢出去的手榴弹自然不会爆炸。
但就是这片刻的工夫,孔捷已经迅速摸近,紧接着补了两枪,将两个依旧怕死地趴在地上的伪军打掉。
将最后两名伪军打掉之后,孔捷快速的冲过去,缴获了两名伪军身上的枪支和弹药,然后迅速撤离。
“撤!”
罗四娃和郑贵也把另外两名伪军的枪支弹药缴获了过来。
紧接着借助山林的掩护,迅速向预计划的第二处伏击地点转移。
山路上,听着南向土坡的方向传来的枪声,应该是曹正祥派去的皇协军士兵和土八路交上了火。
横山运平紧蹙着眉头。
因为树林的遮掩,横山运平这边现在不清楚状况。
再加上皇协军士兵与土八路双方交火的距离比较近,鬼子这边暂时没办法用炮火支援,害怕误伤。
横山运平对于这些皇协军士兵从来不抱有多大的希望。
只希望这四个士兵能够打死打伤一两个土八路,也就难得了。
可枪声只是响了片刻,就彻底停歇了下来。
土八路被消灭了?
似乎不大可能。
“赵二,麻子?”曹正祥在山路下,冲着先前交火的区域喊着。
回应他的,却只有在山谷间传荡的回音。
这下子好了,情况基本上已经明了。
曹正祥派出去的四名伪军士兵。
被人家土八路轻松干掉了。
“太君!士兵们的遗体……”曹振祥一连悲戚。
身后还有一个排的弟兄看着呢!
这村子还没有进去,就在这里折了四人。
总不能把士兵的尸体就这么扔到山林里不管吧?这不是寒了人心吗?
横山运平自然明白曹正祥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
“抓紧时间,多带点人马上去,别再让土八路偷袭了,把牺牲的士兵的遗体带下来。”
“嗨,多谢太君。”曹正祥感激道,当即亲自率领二十多人,朝着南坡上赶去。
……
向第二处伏击地点转移的途中。
罗四娃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想起先前撤离之前,孔捷迅速在那四具伪军尸体周边布设的手榴弹。
原理似乎很简单,就是将手榴弹插在树根底下,稍微掩埋一些,然后将一些比较细的树藤,和手榴弹的引线绑在一起,另一头再绑在离得近的树根上,将整个树藤稍微抬起一些距离。
“团长,原来手榴弹还可以那么用吗?”
孔捷笑道:“是啊,手榴弹的用法其实多种多样,扯下引线,丢出去炸伤敌人,那只是最基础的用法。
当然,就算是这最基础的用法。也有人能玩儿出花来。
比如我们独立团有个投弹组的组长叫王根生的。
那小子带领的投弹小组的战士们,甚至能把控手榴弹的爆炸时间,保证丢出去的手榴弹基本上在落地之前就空爆,以更大的威力来杀伤敌人。”
两个孩子听得无不咋舌。
“这也太厉害嘞!”
“至于眼前这种用法,叫做诡雷,也就是诡异的地雷、手雷的意思,要的就是让小鬼子和伪军防不胜防,只要钻进这树林子里,稍不留神,绊发了手榴弹的引线,够这些狗日的喝一壶的。”
果然,没过多久,孔捷带着罗四娃和郑贵撤离途中。
先前他们与四名伪军作战的区域,忽地传来两声爆炸声。
紧接着,又发生了一次爆炸。
先前孔捷一共布设了五处诡雷。
其中一颗手榴弹是郑贵丢出去,却没有爆炸的。
另外四颗则是从两名伪军身上缴获的。
正好全部派上用场。
看来是倒霉的二鬼子不小心绊发了三处诡雷。
山路下,横山永平望着上山收殓士兵尸体的伪军队伍,眼皮子直跳。
等了将近五分钟,曹正祥那边才带着队伍从山上走了下来。
好家伙,前面倒是走得整整齐齐,后面两三个人抬一个伤员,仔细一瞧,竟有五六个伤员。
外加上五六具彻底死透的伪军士兵的尸体,也被抬了下来。
你的不用太浪費了
至此,这支日伪军队伍还没有进入小南村和小北村。
日军这边已经阵亡三人重伤三人,伪军这边更是阵亡六人,重伤六人。
担架不够用,总不能把这些士兵就留在这里等死吧?
万一土八路杀个回马枪,这些留在原地的伤员可就危险了。
也只能带上。
就这样,一共九名重伤员,因为担架不够,或是背的,或是抬的。
竟然浪费了将近两倍的兵力来照顾。
再次行进的日伪军队伍慢了许多,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也颓靡了不少。
继续朝着小南村和小北村行进的队伍,中途又遭遇了不断的偷袭。
这是孔捷先前的布置,第一和第三战斗小组朝着第二处山道的拐点转移。
第三战斗小组则留作机动,在途中追击日伪军队伍,时不时地转换地点,开枪杀伤、消耗、骚扰、迷惑、疲惫敌人。
左邊左邊
主要出手的是和尚和猎户张楠,两人一人一支步枪。
第三战斗小组在作战之前,孔捷分配过来一共二十发步枪子弹。
和尚和张南各分十颗。
“第五颗子弹,击毙击伤敌人三人。”
“第六颗……”
“第七颗……”
“第十颗子弹,击毙击伤敌人六人。”
张南每开枪一次,都会计算上一次。
老猎户的枪法那可不是盖的。
……
在日伪军队伍朝着山道的第二处拐点行进途中。
和尚和张楠这边几乎将手头的所有子弹打空出。
每次都是打一枪就跑。
而且和尚和张楠还分别从两个方向先后开火,打完就撤离。
鬼子那边气得时不时的拿掷弹筒或者机枪朝着两人偷袭的方向反击。
可这么大的山林,以和尚的本事自然撤得及时,张楠更是村子里的老猎户,如何利用地形地物脱身更是不在话下。
鬼子、伪军气的嗷嗷叫,却又拿着毫无规律地四处出手,或是聚集,或是分散的土八路毫无办法。
上山围剿的话,又害怕遭遇伪军们先前遇到的诡雷。
倒是队伍里的伤员越来越多。
“连长,这是什么打法?”摸了摸兜儿,竟然一发子弹也没有剩下,打得直喊痛快的张南忍不住问道。
和尚说道:“这叫麻雀战,我们团长教过的,也是游击战术的一种,就像是麻雀觅食,有的时候集合起来,有的时候分散,毫无规律,相当灵活的偷袭对手。”
“这种战术只要应用好了,你就算只有一个人,来上一百号鬼子,借助周边的山林,再提前规划好撤离的路线,只要有足够的子弹,你也可以和他们打个痛快。”
“反正打一枪就跑,咱们对这山地的环境比小鬼子熟悉,赛脚丫子咱们更比鬼子、伪军厉害,不怕小鬼子追上来。”
张南恍然道:“麻雀战,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连长,这种战术可真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