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夜的命名術-544、武夫的極致相伴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直到这时庆尘才看清飞头蛮的长相,清秀女子的脸庞因为颅骨涨大、肌肉虬结,显得格外狰狞。
“卧槽!”庆尘被这骤然飞出来的丑脸吓了一跳,转身拉扯着神代云直二人往后跑去。
只是,刚跑了两步,庆尘忽然看到……
十二个飞头蛮,十二张不同的模样,但都面目狰狞如恶鬼,脸上有紫色干涸的血泪,像是女子灵魂被囚禁其中。
它们拖着长长的糟乱头发,头发上系着颜色鲜艳的红色、绿色彩缎,仿佛晚宴里盛装出席的女主人。
可那彩缎此时看起来也像是招魂的幡子。
这里是名副其实的人间炼狱!
他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狰狞女子面孔,看到她们的痛苦与挣扎。
那面色上有哀求,似要求一个解脱。。
庆尘叹息一声。
不跑了。
我不想跑了!
庆尘突然站定转身,深吸一口气。
苍白雪原上,孤勇的少年如站在一副留白无限的泼墨山水里。
然后抬头朝面前奋力吐出那一口云气!
不论你数量多少,都在这一口云气的笼罩范围之内!
刹那间,漫天斜着飘向少年的雪花,竟被这一口云气吹的倒卷出去!
无数锋利的雪花将十二个飞头蛮脸上“洗”去,洗去了它们脸上的皮肤,洗去它们头上的发丝,露出狰狞面目下的骨骼。
倒卷的大雪没有落地,倒卷上天!
纷飞的雪,彩缎被洗去的碎屑,割裂的血,宛如骤然绽放的黑暗烟花。
凤箫声动!
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这一口云气,有朝一日能堪比李云镜的摘星之手!
可现在还不行,庆尘只有B级,他必须手段用尽,才能勉强杀死一名A级阴阳师的式神。
那十二个飞头蛮就算被数万刀锋洗成了白骨,白骨上有密密麻麻的裂缝,也依然不停的咬合着獠牙。
庆尘操控着神代云直二人与自己站成三角形。
十二个飞头蛮根本没管两边的神代云直、高桥泉池,直奔庆尘!
庆尘心中一片宁静。
庆尘操控两具提线木偶身形交错,他为轴心,两具提线木偶为画笔。
他用身体内最后仅剩的骑士真气,以透明丝线做刀……
切割!
“安息吧。”
十二个飞头蛮落入庆尘为它们编制的网中,就在它们飞至庆尘面前的刹那,庆尘双手奋力向中间合去。
咔咔咔的骨裂声响起。
他与两具提线木偶之间连接的刀丝,硬生生将网中的飞头蛮绞成粉碎。
庆尘站在原地剧烈喘息着,看向面前那堆枯骨化作一道流光飞走。
他心中再次叹息,就算他将这些飞头蛮杀死,被囚禁的十二名女子怕是也再难解脱。
以B级杀掉一个A级式神,就算对方是式神,也足够惊人了。
A级之下,庆尘或许已经可以无视任何一个对手。
可就在此时,庆尘察觉不对后豁然转身!
晚了!
飞头蛮也不过是佯攻,杀招还在身后!
这一回首见,一头长着独角的庞然白虎扑来,四肢肌肉虬结,血盘大口几乎能吞下一整个人!
这白虎竟可以无声的踩在雪上,它走过的地方,积雪都不曾塌陷。
ATS-062式神,白泽!
只见这白泽相隔五丈距离便已高高跃起,以绝对凶猛的姿态扑向庆尘。
庆尘没了骑士真气,连刀丝都用不了。
他将黑狙具现在怀中,面色平静的扣动着扳机,眼睛!心脏!脖颈!
大雪中,少年的瞳孔骤然收窄,脸颊之上的火焰纹路骤然蔓延开来!
世界像是变慢了……不是,是他的计算能力更快了!
那白泽扑来的速度在他眼里越来越慢,他自己如慢动作般扣动着扳机。
他甚至感觉自己能用肉眼捕捉到,那一枚枚澄黄子弹的痕迹。
子弹击打在白泽身上,可子弹明明已经射入对方身体,却丝毫没能阻碍对方的凶猛扑势。
庆尘将高桥泉池拉到面前。
自己则向后仰去。
这头庞然大物在空中便一爪撕碎了高桥泉池,又在它从庆尘头顶上飞过时,爪子向下一挥,在他左胸口留下了五条深深的血槽。
差点将他锁骨都抓断了!
庆尘站起身来向后退去,胸口的血液不断顺着衣服留下,最终将雪染成殷红。
瞎了一只眼的白泽在雪上缓缓踱步,虎视眈眈的打量着他,似乎想要等庆尘多流点血再动手。
血液快速流失着,骑士真气已经枯竭,黑狙面对A级式神的速度也不好用。
庆尘苦笑一声,要死了吗。
穿越就像是一场梦。
他看过青山绝壁的朝阳。
看过格陵兰黑色海域上的巨狼。
看过高山飞驒之上的刀锋山脊。
看过绚烂霓虹。
仿佛还在昨天,有人告诉他要攀一座山,看一场雪,追一个梦。
有点可惜的是,这人世间所有捷径里,最远的那条路,他还没有走到尽头。
庆尘不再使用黑狙,而是双眼绽放出金灿灿的光芒。
光芒万丈!
死亡令人恐惧。
但不知为何,庆尘总觉得每一次的恐惧,都能使自己亢奋!
哪怕是同归于尽,也没什么。
请与雷鸣一起散落!
少年身上迸发出强大的电流,甚至迸发出滋啦声响。
生命深处的海洋开是渐渐出现漩涡,血液渐渐沸腾。
庆尘要透支自己所有潜力,有尊严的战死在这里!
突然间,世界寂静了。
“咦?”
这一声疑惑不知从何而起。
像是疑惑庆尘竟然觉醒,像是感慨一代一代骑士里,不仅在这一代终于再次有了壮大的迹象,还出现了“转职骑士”这种存在……
来的这位,并没有想到庆尘竟然在成为骑士后,还能觉醒!
此时,有人轻轻从庆尘身边走过,拍了拍他肩膀温声道:“别急,还有师父呢。”
庆尘豁然睁眼,怔怔的看着这个刚刚与自己擦肩而过的背影,伟岸如山,宽广如海。
少年从这次穿越开始,便期待着。
西北偏北,隨雲而去
他让白昼成员将消息传递出去了,但他不确定师父到底在哪里,能不能及时赶过来。
而现在。
这个说过“千里路途我只送你一程,从此风雪艳阳不再过问”的师父,真的来了。
下一刻,白泽一跃而起扑向庆尘,可李叔同轻轻一跃,如坠落的千钧山峦般砸在了白泽头顶!
轰隆一声,跃起的白泽在半空中被人后发先至,硬生生踩进了积雪里、泥土里!
积雪飞溅如瀑,地面龟裂如蛛网。
这位半神的速度之快,乃是庆尘生平仅见,他只觉得师父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自己视线里,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白泽头顶了!
李叔同见白泽还没死透,便闪电般拎起它的脖颈,将它举起后又像地上狠狠掼去。
又是一声轰鸣,庆尘只感觉这一摔之后,整条山脉都好像震动了一下。
“还没死?”李叔同饶有兴致的好奇着。
这时,白虎翻了个身站起来,挥舞着粗壮的爪子拍向李叔同。
那中年人不知以何等伟力,轻飘飘的一巴掌再次后发先至,扇在了白虎的脸上。
轰隆一声,只见这头三米多长的白虎,竟翻滚着被扇的凌空砸在几十米外的雪山上。
白虎像是一张画,以违反物理常识的轨迹,贴着山体缓缓落下。
打人如挂画!
又见打人如挂画!
庆尘知道,这白虎的浑身骨骼怕是全都碎裂了,在李叔同面前,这A级式神,与那些荒野上的土匪也没什么区别。
这时,山脉发出不堪重负的嗡嗡声,山上的积雪纷纷崩解着,覆盖在了白虎身上。
白虎与山脉撞击的地方,一块巨石也碎裂了不知道多少块,劲力打在白虎山上余势仍未消解,透到了山石上!
这一次,白虎没再站起身来,而是化作一道流光飞走。
轻描淡写。
这便是武夫半神的威力,一掌之威废了一个A级式神,连山峦都不想再承受这样的伟力。
庆尘直到这一刻心中还难以平复,原本他以为,A级不过是比B级身体素质高一些,而半神则比A级高一些。
却没想到,武夫的极致,竟是可以达到肉眼都难以捕捉的速度!
过去庆尘一直在想,骑士其实手段与其他修行者相比,要单一许多。
例如胡氏情报机构的传承,最终可修成二十四柄青玉小剑,杀伤力极强。
这样一比,骑士的半神是不是有些弱了,难道只能群殴取胜吗?
可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何这世上的半神,人人都不想与骑士半神单打独斗。
李叔同对着雪原平静说道:“躲我那么久,天天躲在你神代家的神桥里不敢出来。如今你们抓我徒弟,看样子是胆量见长。那么既然来了,就出来打一架吧,然后安心上路。”
这声音明明不大,却在雪原上滚荡的极远,如寺庙里,傍晚时辽阔的钟声。
让人听到了就会发自内心的感到安宁。
李叔同慢条斯理的回头看着庆尘笑道:“看见了吗,这就是骑士。”
庆尘突然笑着热泪盈眶,他想起自己曾在那个早晨,在电话里对身在北海道的神宫寺真纪说过的话。
不用担心,师父也有师父啊。
李叔同,终于来了。
……
抱歉拖了一会儿,咱们重质不重速哈,见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