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1197章 過往與新的開始相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你还记得我?”
“当然,蜘蛛尾巷的西弗勒斯·斯内普。”
爆宠医妃之病王太腹黑 小说
佩妮·德思礼顺着长长的石桥走进霍格沃茨城堡大门,努力做出云淡风轻的语气。
只不过,佩妮·德思礼紧紧抓着衣角的右手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哪怕她此前在莉莉口中听过太多关于霍格沃茨的故事,但当那些悬浮的蜡烛、会动的楼梯、吱嘎作响的盔甲出现在她眼前时,她依然又有一种恍若做梦的感觉,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坠回现实。
“莉莉上学那会儿时不时会说起你,毕竟我们两家当时住很近,你们两个又都是巫师——”
佩妮张了张嘴,好似刚上岸的鲶鱼一般,贪婪地呼吸了几口城堡里的空气。
当年还住在科克沃斯的时候,她就认识了西弗勒斯·斯内普。
这个住在蜘蛛尾巷、穿着肥大孕妇装改出来衣服的男孩有着与她妹妹类似的不寻常能力。
而当莉莉·伊万斯收到霍格沃茨来信时,佩妮才明白这就是人们口中的“魔法”,以及她从一开始就和斯内普不对付的原因——不同于斯内普和莉莉,她只是一个没有魔法才能的普通“麻瓜”,而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就是她身边正好有两个成天显摆魔法的人。
事实上,她曾想尽办法给当时的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写了一封信,询问自己是否也可以到霍格沃茨念书。
尽管邓布利多的回信写得很委婉,但佩妮还是感觉受到了伤害,觉得自己被冷落。
莉莉的能力可以让父母骄傲,而她却不能——她与所有普通人一样,不属于“那个世界”。
随着年龄增长,佩妮不止一次想过和魔法世界一刀两断,经常在丈夫面前冷嘲热讽莉莉和她丈夫全是“怪胎”。
但当猫头鹰送来邀请她前往霍格沃茨城堡的来信时,她却如同忽然着魔了一般,甚至不惜撒谎去远方姨母那边探望,也要从女贞路溜出来到这里看看……对于她而言,这里不仅仅是妹妹、侄子上学的地方,更是她童年无数个夜晚想要抵达的,那个充满神秘的魔法城堡。
“这么多年过去,没想到你居然成为一名教授了……”
佩妮·德思礼颇为感慨地说道,在刚才路上她听到不止一名学生称呼对方为“斯内普教授”了。
斯内普嘴唇动了动,依然是没有任何表情的冷漠神情,平静回答道。
“十年前就是了——”
“十年前?”佩妮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句。
“是的。”斯内普说。
佩妮看了一眼斯内普的神色,两人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后,佩妮·德思礼环顾四周,微微皱起眉头主动打破了沉默。
“呃,我收到来信说,霍格沃茨今天召开家长会……我看到其他家长好像都是直接由学生接进去——”
“家长会安排下午四点以后,在此之前还有场学院对抗赛。你可以在手册上看到。”
斯内普似乎松了一口气,脚步没有丝毫停顿地沿着城堡楼梯往上走去,一边随口解释道。
手册?噢,那位格兰杰医生之前在看的说明折页?
佩妮·德思礼有些困惑地打开那封随信一起过来的小册子。
“格兰芬多VS斯莱特林,学院对抗赛。类似于中学足球赛的那种?”
“不太一样,这是巫师之间的比赛……魔法对抗。哈利——波特是格兰芬多学院的参赛选手之一,他现在正在格兰芬多学院的公共休息室和他的小伙伴们商量战术吧,我猜。这是您的身份标识牌,请务必随身携带……你可以凭借这个向任一学生、教授寻求帮助。”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飞快说道,从怀中取出一个稍有些改动的格兰芬多院徽别针递给佩妮。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一扇巨大的魔法油画面前。
画像上一个非常富态的中世纪妇人穿着一身华贵的粉色衣服。
“口令?”她说。
“尽享美味。”斯内普脸皮抽动一下,冷着脸说道。
相比格兰芬多这边的临时口令,斯莱特林那边虽然没那么蠢,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霍格沃茨“学院长”本来是没有权利修改口令的,但如果加上代理校长,以及“家校联动日”这个说辞,那就没办法了——斯内普可不打算为了这点小事情招惹上那个麻烦精,邓布利多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的心脏问题,他估计有一小半是被那白毛魔女气的。
伴随着斯内普说出口令,巨大画框摇摇晃晃朝边上移去,露出隐藏在后边墙上的一个圆形洞口。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就在里边,你过去后找‘级长’说明情况就行。”
斯内普回过头,看了眼下边楼梯上那个临时担任城堡解说的小女巫,想了想补充说道。
“或者,你也可以直接找那位格兰杰小姐。”
“格兰芬多学院,啊,这个我也听莉莉说过……”
佩妮·德思礼有些出神地看着前方洞口,里边隐约传出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声音。
“你不进去吗?西弗勒斯。你不是和莉莉一起念书的吗,我看这上边写着校园引导——”
“我是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不太适合。”
斯内普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看向其他地方,心烦意乱地挥了挥手。
“至于校园引导……这本来是卡斯兰娜小姐的工作,我不过是在她忙不过来时,临时稍微帮下忙……”
混沌天體 騎着蝸牛去旅行
他一边说着,黑着脸瞥了一眼走廊另一头的那两尊石像怪。
阿不思·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现在简直就是个嘴上长满筛子的长舌妇人。
“听说您和哈利的姨母从小就认识,那么德思礼夫人这边您可以帮忙接待下吗?”
几个小时前,某只白毛团子在礼堂门口拦住他,一本正经地如是请求道。
住在山上的男人
斯内普可不相信一个苏格兰高地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会知道几十年前发生在科克沃斯的往事。
或许如今城堡中有少数人知道他和莉莉·伊万斯才开学前就认识,但关于他认识佩妮·伊万斯的这些事情,显然只有阿不思·邓布利多那个愈发口无遮拦的老家伙才知道——等邓布利多回来后,他必须去校长办公室堵门讨个说法了,那老家伙实在越来越过分了!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得想办法叮嘱下那个大咧咧的小魔女,不要把这些事情当做什么八卦到处声张。
卡斯兰娜那丫头虽然难缠,但在信守诺言方面,她至少抵得上十个邓布利多。
…………
与此同时,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门口。
卢修斯·马尔福站在石壁前,颇为感慨地看向身旁的妻子。
“纳西莎,你有没有一种回到仿佛从前的错觉——”
“这么说起来是有点……我亲爱的级长先生。”
纳西莎·马尔福白了一眼丈夫,眼底忽然闪过一丝温柔神色,轻笑着说道。
“我好像又忘记口令了,您愿意帮我打开一下门吗?”
自从伏地魔卷土重来的消息传来之后,那份萦绕在两人之间的阴霾随着霍格沃茨城堡的灯光,终于消减了一些。
无论那名黑魔王如何看待他们,至少在眼下这个时间节点、这个地方,他们不用担心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霍格沃茨城堡是这个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哪怕是黑魔王和食死徒们也是这样认为的,在这座上千年历史的古老城堡中,藏有太多他们年轻时候的美好回忆。
至于这些改变是否合乎霍格沃茨校董事会立场,纯血家族立场,这些都不是纳西莎·马尔福要考虑的。
作为一名母亲,妻子,她所在乎的仅仅是自己的家庭,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如此。
“当然,荣幸之至。我的女士。”
马尔福先生挺起胸膛,模仿年轻的时候做出一个帅气姿势,清了清嗓子。
哪怕那个口令有些奇怪,但反正没人看到……
“异世相——”
吱嘎——
还没等卢修斯·马尔福的话音落下,前方石壁忽然打开了。
“没有什么战术讨论的,我说过会赢下来的——”
德拉科·马尔福不耐烦地说道,没有理会后边那些无聊、琐碎的什么作战讨论。
虽然他没有竞选影子级长,但绝大部分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并不会看轻他——他可是当初的“月光七人”之一。
哪怕在过去一学期中他没有如同其他学生那样展露獠牙,不过这种蛰伏在不少人眼中反而更加危险,因为没人见过他出手。
事实上,德拉科·马尔福的好胜心并没有消失。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在今年斯莱特林学院的“积分贡献”榜单上,他牢牢占据着前三位置。
只不过随着他加入“基金会”后,学校的这些荣誉、名次排行在他眼中简直如同五六岁的小孩子过家家。
他亲眼看到不可一世的伏地魔(残魂)如何被被玩弄于鼓掌间,他亲自触摸过钢铁天空城堡的墙壁,他亲耳听到大姐头和那些最顶尖的巫师们谈笑风生,在只言片语间决定魔法界的走向……而在这些刺激之下,小马尔福内心中还隐藏着某些更加惊人的野心:
不知道是不是忘记了,洛哈特先生“植入”他脑海中的“虚假记忆”并没有随着时间淡去。
那份梦幻般的记忆支撑着他不停的参与“记忆魔法”项目,哪怕精神恍惚、身体不适,他也咬着牙一点点扛了下来。
正如同吉德罗·洛哈特、尼可·勒梅等人的模拟,灌顶式的记忆刻录是有效的,德拉科·马尔福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变化。
这才不到半年时间,他掌握的魔咒、魔法知识已经达到了五年级学生水准。
或许在融会贯通方面还有些欠缺,但从单纯的能力、见识方面,他完全有资本无视那些无效社交。
他终于明白艾琳娜的那句话,斯莱特林学院,至少是现在和过的的斯莱特林学院并不存在什么贵族社交法则。
作为一名斯莱特林,倘若一定要找到某个激励自己的动力,那么只有一个:血脉相连的家庭。
“听着,马库斯——我爸妈到城堡了,我得去接他们。”
德拉科·马尔福语调平静地说道,手中的魔杖在指尖左右摇晃,宛若伺机而动的毒蛇。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我并不介意花费两分钟击倒……呃?爸爸?妈妈?”
他剩下的话堵在了喉咙中,愣愣地看着石壁外边。
在众人正前方,他记忆中一向稳重、严肃的父亲正摆出一个奇怪姿势,正对着斯莱特林休息室门口。
至于妈妈——
“嗯?你和同学发生矛盾了吗?德拉科。”
纳西莎·马尔福微微一笑,手中魔杖不知何时出现了手中。
没有理会旁边还在拼命清嗓子摆脱尴尬的丈夫,她快步走进了休息室,揽住了儿子肩膀。
“吵架可不好,德拉科。噢,德里克先生、雷娜塔夫人,你们也到了——这是我儿子,德拉科。”
马尔福夫人环视着休息室里的一众小巫师们,一边无比自如地与招呼着先一步抵达休息室的成年巫师。
虽然没有任何锋芒和让人不舒服的强势,但纳西莎·马尔福仅仅站在那里,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人群之中的焦点。
而卢修斯·马尔福也重新回到了往日那种得体、倨傲的绅士模样,快步走到妻子身边。
“听说你们等会儿要参加学院对抗赛?知道对手是谁吗?”
…………
“马尔福家的小崽子?!唔,这是有点棘手——”
格兰芬多学院休息室,亚瑟·韦斯莱摸了摸下巴的胡茬,思索着说道。
“哈利,我不是觉得你天赋不行,但你才二年级——在这个年纪,先接触魔法肯定占优势,而且卢修斯那家伙指不定在家里偷偷教了他儿子什么诡异的黑魔法……虽说学校不允许在入学前教你们魔法,但绝大部分巫师家庭都不会遵守这个事情……”
“嘿,显而易见,看来我们就是绝大部分家庭以外的那一批了?”
金妮·韦斯莱抱着大大的金红色靠垫,蜷缩在壁炉边的沙发上心不在焉的随口打岔道。
“反正我打算放一个魔咒,赢不了我就直接认输——”
“先天差距太大,打不过……”
韦斯莱小姐看了眼似乎打算说教的爸爸,还没等他开口,眨了眨眼睛。
“伊琳娜的爷爷是科多斯多瑞兹魔法学校的前校长,那位伊万诺维奇先生可是被称作苏联的邓布利多……”
“呃——”
亚瑟·韦斯莱说教的话噎在了喉咙中,他扭过头看向坐在自己旁边负责加热水的大儿子。
“金妮说的没错——单论魔法决斗的功底,弗雷德和乔治单独拎出来,可能……”
“喂、喂,比尔!过分了啊!”弗雷德和乔治两人瞬间炸毛。
“放心,我仔细分析过,我们的胜率很高——”
就在这时,珀西冷静地推了推眼镜,放下手中的笔记本,信心满满地说道。
“低年级组尽力就好,双人赛、团队赛,斯莱特林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尤其是团队赛——我们这边可是有比尔、查理!”
“呃……是啊……”比尔·韦斯莱嘴角抽了抽。
在那位魔女亲自督战的情况下,他从看到对方团队赛参赛人员名单的那一刻就看到了结局。
作为快要升到A级的研究员,比尔很清楚那群“WIB(黑袍巫师)”的战斗力。
哪怕仅仅是考核期,那也不是他这种“文职”可以抗衡的,他只希望对面那几个家伙下手尽量痛快、利落一点,不要去营造什么战斗效果,否则对于他和查理等人而言,那可就太煎熬了……
東方狂句劇
“对了,妈妈呢,她今天没来吗?”查理·韦斯莱环顾左右,好奇地问道。
随着时间推移,不少学生家长陆续抵达了霍格沃茨,而且绝大部分都是父母一起。
“哦,麦格教授好像有什么事情,想要单独和你们妈妈聊一下……”
亚瑟·韦斯莱随口回答道,瞥了一眼自家孩子们,“你们在学校里没有惹什么麻烦,对吧?”
开 天 录
“呃——”
“没有,没有。”
…………
另一边,麦格教授的办公室。
莫丽·韦斯莱长出了一口气,缓缓放下面前那张羊皮纸。
“抱歉,麦格教授,我可能还要再想想……”
“没关系,莫丽。”
麦格教授笑着摇摇头,坚定地把那份羊皮纸推到了韦斯莱夫人身前。
“你可以先拿回去慢慢思考——这仅仅是一个意向,关于新增学科这种事情,还得等邓布利多教授回来才能正式敲定。不过我个人的建议是,这对于你来说确实是个机会,别那么快拒绝——”
“好吧——”
莫丽·韦斯莱犹豫了几秒后,卷起那份印着校长签名的聘用书。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日常应用魔法”讲师?
这门课程,她真的可以胜任吗?
而且,还有亚瑟那边……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