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唐孽子-第1601章 李世民和小玉米的不期而遇(還是萬字,求訂閱)看書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蒲罗中,伴随着一艘艘海船朝着西洋而去,这里的港口总算是不再那么拥挤了。
而这个时候,从登州而来的舰队,总算是姗姗来迟,进入到了蒲罗中的港口之中。
这一次的行动,李宽从登州、扬州、明州、泉州、广州各地调拨了一百多首战舰南下。
其中要以登州这边的实力最为强劲。
没办法,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是大唐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造船作坊。
近水楼台先得月,登州水师自然能够得到最优先的战舰装备。
“小玉米,刚刚收到消息,最近几天已经陆陆续续的有大批战舰前往齐王港。
我们的船队在蒲罗中最多休整两天就要出发了,要不然就会赶不上大部队。
这南洋你也来了,我觉得你留在蒲罗中这里就足够了。
要不然到时候你在船上,杨提督指挥作战估计都不敢随心所欲了。”
秦怀道看着刚刚从甲板上下来的小玉米,开启了新一轮的劝说。
船只在进入齐王港之前,基本上都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蒲罗中这里更是大唐经营了十几年的地方,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这个时候,让小玉米留在这里,显然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主意。
“怀道哥哥,你就不用再浪费口舌啦。
船队需要怎么配合作战就怎么配合,完全不需要考虑我的问题。
我们大唐水师这次出动了那么多的战舰,难不成还能怕大食水师的那些小舢板吗?”
小玉米多么傲娇的人啊。
如果西洋这边大唐跟大食没有战争,那么他到了蒲罗中之后,估计还真不一定会继续去齐王港。
但是眼下这个场景,让她留在蒲罗中,显然是做不到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蒲罗中这里好好的补给一下淡水和新鲜的蔬菜食物吧。”
秦怀道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是完全拿小玉米没有办法了。
普天之下,也就只有李宽能够真正的管得住小玉米。
哪怕是程静雯这个当母亲的说的话,都不见得管用。
另外还有半个人可以管得住她的,那就是武媚娘。
“见过永平郡主,秦兄辛苦了,没想到你居然亲自来南洋了。”
就在这个时候,尉迟环小步快走的来到了两人面前。
这么大一支舰队进入港口,尉迟环自然得到了通报。
结合之前的舰队的情况,尉迟环立马就知道这是登州来的舰队了。
于情于理,作为蒲罗中的城主,他都是要出来迎接一下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小玉米。
坦白的说,这绝对不是尉迟环希望看到的身影。
不过,心中再有什么不满,尉迟环脸上都还是笑容满面。
没办法,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永平郡主啊。
要不然谁也不知道小玉米到时候会在什么时候给你一双小鞋穿。
“一直你阿耶说蒲罗中这里最有名的就是那个闻起来很臭,但是吃起来很香的榴莲。
除了在水果罐头里面尝过这个东西,我还没有吃过呢。
尉迟三郎,现在这个季节有榴莲可以吃吗?”
小玉米的胃,完全是被李宽给养刁了。
她现在是妥妥的吃货一枚。
虽然口感不好吃的东西,她面前也能好吃的进去,不至于真的那么娇贵。
但是能够吃到好的,她是绝对不愿意吃不好吃的东西。
榴莲这个东西,制作成水果罐头之后,虽然味道也还不错,但是远远没有让小玉米感到喜爱的地步。
但是偏偏她经常听自己阿耶说什么榴莲是水果之王,是所有水果里头最好吃的。
搞得小玉米也对这玩意念念不忘。
要不然也不会一下船就先问榴莲的事情。
“郡主,辛亏你是现在过来了,这要是再晚一个月,基本上就没得吃了。
现在的蒲罗中,一般人可能不一定能够买到榴莲了,但是你想吃的话,绝对是要多少有多少的。
不是我吹牛,蒲罗中这边的榴莲,味道那真是非常的不错。
当初太子殿下可是亲自点评,说它是水果之王呢。”
尉迟环以前对小玉米也是比较熟悉的。
不过这么几年没有见到,小丫头已经变成大姑娘了。
虽然一下子他就认出来了,但是刚开口的时候还是有点拘谨的。
现在好了,说到了大家都喜欢的榴莲,话题立马就打开来了。
“这个榴莲真的那么好吃?为何我之前在长安城吃的,感觉很是一般呢。”
小玉米将信将疑的看着尉迟环。
“郡主,先不说你在长安城吃到的只是榴莲罐头,哪怕就是有快船从南洋这里将榴莲运输过去,口感也会差很远的。
要远距离的运输榴莲,只能是在榴莲完全没有成熟的时候就采摘下来,然后尽快的运到需要的地方。
这种榴莲,虽然放置一段时间之后,也能变熟,有一些榴莲的香味散发出来。
但是口感跟树上自然成熟的,那是完全没有办法比较的。
再说了,就现在的海船,哪怕是速度再快,基本上也不可能从蒲罗中运输到长安城的。
要想吃到榴莲,只要要在崖州或者广州那边才有可能。
再远就很难了,成本也很高了。”
作为蒲罗中的城主,尉迟环对于这里的情况自然非常的清楚。
贸易、捕鱼捕鲸、橡胶和水果种植,这几个可是蒲罗中的支柱产业来着。
特别是榴莲,以及从天竺那边引进的芒果,现在很是受到水果罐头作坊的欢迎。
“走!那还等什么,赶紧去你府上,把榴莲拿上来,我要品尝一下,看看这里的榴莲是不是真的跟阿耶说的那么好吃。”
小玉米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在船上漂了那么久,哪怕是她的伙食已经是最好的了。
但是跟陆地上肯定也是没有办法比较的。
现在有榴莲可以品尝,她自然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一旁的秦怀道可是一字不落的将小玉米和尉迟环的对话听在了耳中。
不过却是什么办法都没有。
这个时候,只能跟着小玉米走了。
……
榴莲这个东西,喜欢的人爱的要死。
而讨厌的人,则是闻到那个味道就完全受不了。
小玉米原本是属于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的状态。
但是接二连三的吃了几块刚刚端上来的新鲜榴莲肉之后,她脸上的表情都变了。
香糯爽口。
只见小玉米忍不住再一次的取一块果肉,轻轻的放进嘴里。
那种滑溜溜的、果肉在舌头上触来触去的感觉,配合着柔软又细腻的体验,让人忍不住叫好。
“怀道哥哥,你也尝一口吧,真的很好吃。越吃越爱吃,越吃越想吃。”
小玉米忍不住递给了秦怀道一块。
不过,秦怀道对于榴莲,那是完全没有爱。
如果不是有着很强的自律性,他闻到榴莲的味道都想呀呕吐了。
这个时候,小玉米递给他一块榴莲,这简直就像是递给了他一坨翔一样。
叫他如何吃得下去?
“小玉米,我觉得这个芒果的口感非常好,比制作出来的芒果干要好吃很多。
我吃这个就行了。”
为了避免小玉米继续劝说自己吃榴莲,秦怀道干脆拿起了一个芒果,连皮都没有来得及剥,直接就咬了起来。
这个年代的芒果,还没有经过各种各样的培育,所以个头谈不上特别的大。
秦怀道猪八戒吃西瓜一样,三下两除五的把一个芒果给吃了下去。
“嗯,这个芒果倒也确实不错,并且它其实很是适合制作罐头或者芒果干。
就是不知道在崖州和广州那里,或者是泉州那里能不能种植。
我觉得观狮山书院农学院的那帮人,可以好好的研究一下榴莲和芒果树的种植问题。
如果可以的话,在广州和泉州等地修建种植园,应该也是能够给种植园主带来丰厚的收益的。”
如果榴莲和芒果这个东西能够在泉州种植的话,那么长安城那边还是有一些可能可以吃到的。
但是在蒲罗中的话,那是怎么努力也不大现实了。
吃货一枚的小玉米,立马就安排人手开始推进这两种水果的种植研究。
没办法,这个年代,上位者的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
“其实要说水果种植的话,南洋这里还真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郡主你要是想吃的话,以后可以多来蒲罗中啊。
现在的海船的航速越来越快了,听说登州那边在试验蒸汽机船,指不定以后从扬州出发到蒲罗中,只要一个星期就可以了呢。”
榴莲和芒果现在算是蒲罗中比较有特色的水果了。
这两年尉迟环也是在大力的推进扩大榴莲树和芒果树的种植。
所以他自然是不希望广州和泉州那边给自己树立起几个竞争对手了。
不过这种事情,显然不是他不愿意小玉米就不做的。
“这一次偷偷的跑到南洋来,估计以后别说来南洋了,就是想要出长安城都没有那么容易了。”
小玉米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不管是李宽还是程静雯,都绝对不会随意的同意她再次出海了。
毕竟这个年代的航海,其实还是有不少的危险性的。
“既然以后的机会毕竟少了,那么这一次小玉米你就好好的在蒲罗中玩一玩。
或者可以直接去澳洲看一看永平港的情况也可以啊。”
为了让小玉米远离战场,秦怀道也算是什么办法都使出来了。
放在以前,鼓动小玉米去澳洲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但是相比去西洋跟大食帝国作战,去个澳洲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去澳洲吗?听说永平港和太子港在那里发展的也很好,蒲罗中这边每天都有海船过去呢。
怀道哥哥你还别说,我还真的很想去看一看。
不过等我们从西洋回来再去吧,反正还有时间。”
秦怀道:……
“郡主如果一定要跟着船队去西洋的话,那么我建议去到齐王港那边就够了。
到时候你还可以去探望一下德妃娘娘和五皇子,然后在那里等待海战的结果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尉迟环也算是明白了小玉米的打算。
他自然是要帮忙劝说小玉米不要任性。
不过小玉米的性格,那绝对是谁劝说也没有用的。
“将士们可以冒险去讨伐大食帝国,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如果阿耶知道我要跟着船队去攻打大食帝国,他肯定也是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我们这次乘坐的是大唐最新式的战舰,上面安装了火炮,大食人根本就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我在船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危险。
相反的,将士们要是知道我也在船上跟着他们一起,士气肯定会更加高涨。
这对于我们的作战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吧?”
小玉米这么一说,尉迟环都不知道要怎么反驳了。
最终肯定是没有办法说服小玉米的了。
……
蒲罗中的百姓,这段时间算是见多了船来船往的场景。
眼看着又有一支舰队在,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不过,百姓们不觉得奇怪,知道大军动向的人就觉得奇怪了。
画堂春深 小说
大唐最北方的舰队都已经到达蒲罗中了,现在怎么还有舰队过来?
情况有点奇怪啊。
很快的,收到消息的尉迟环就带着一批人赶到了码头。
他倒不担心会不会是有敌方的舰队来袭击蒲罗中。
瞭望塔上的瞭望手,一眼就能看清楚这些海船是大唐的飞剪船。
到现在为止,这种船只还是属于大唐专属。
其他国家的海船,哪怕是在模仿,也是跟大唐的有所不同的。
“尉迟兄,这个舰队的规模似乎不小啊,怎么还有人比我们都更晚到达呢。
你不是说广州、泉州、明州等地的舰队,都已经前往齐王港去了吗?”
秦怀道也是懂军事的。
虽然他整天跟在小玉米身边,但是接触的信息一点也不比其他将领少。
甚至很多时候,他接受到的信息和培训,是比其他将领要多很多的。
“我也不知道啊!一下子来七八艘大型海船,并且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水师的专业战舰。
这里面显然是有什么情况的。”
尉迟环此时的脑子里面也是非常迷糊的。
眼下这个情况,他确实没有看懂呢。
“快看!船上升起了龙旗了。给我一个望远镜,有可能皇祖父在船上。”
小玉米的声音,一下就引起了尉迟环和秦怀道的注意。
陛下在船上?
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陛下怎么可能会在船上呢?
但是紧接着,他们又觉得这个事情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啊。
陛下从年初开始南巡,这个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
虽然当时没有说南巡要来蒲罗中,但是这种可能性却是完全存在的。
特别是大唐现在正在对大食帝国用兵,水陆两地同时出动。
陛下在南方的话,跟着去西域,显然是不现实,朝臣们也是不会同意的。
但是跟着船队来蒲罗中看一看,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
“这……这……尉迟兄,甲板上好像真的是陛下,还有房相和长孙司空他们。”
手疾眼快的秦怀道,已经抓着望远镜看了起来。
船队已经在进港了,在望远镜的辅助下,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甲板上的场景。
甚至秦怀道还能看到甲板上也有人拿着望远镜在朝着码头这边观看呢。
“完了!这些麻烦了!
皇祖父也来到蒲罗中,他肯定是不同意我去西洋了。”
小玉米脸上刚开始还有点振奋,觉得能够在蒲罗中遇到自己的皇祖父,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不过很快的,她就高兴不起来了。
虽然隔代亲这个事情,在哪个朝代都是适用的。
但是正因为隔代亲,李世民根本就不可能同意小玉米去战场上实地察看战争的进展。
虽然大唐的战舰比大食帝国的要先进很多,但是再先进的海船,到了战场上,还是有危险的。
你哪里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飞来一支流矢呢?
真要是出现这样的事情,再后悔就晚了。
“连陛下都来到蒲罗中了,看来朝廷真的非常重视这一场战争呢。”
在尉迟环看来,李世民会来到蒲罗中,显然是因为大唐要对大食帝国作战了。
御驾亲征这个事情,在征伐高句丽的时候,李世民就做过了。
更早的时候,李世民更是南征北战,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战争。
所以这一次李世民会出现在蒲罗中,尉迟环虽然觉得有点惊讶,但是也觉得理所当然。
如果李世民没有南巡,一直都在长安城,那么他自然是不大可能来蒲罗中的。
朝廷的大臣们也不会同意。
但是既然已经南巡了,很多约束就不存在了。
特别是朝中已经有太子监国。
说的不好听一点,哪怕是李世民出了什么意外,大唐也不至于群龙无首。
“重视自然是重视的,但是皇祖父这一次是不是真的因为这场战争才南下的,也不好说。
算了,现在纠结这个东西已经没有意义了。
等会我们先带皇族父先好好的尝一尝这个榴莲和芒果吧。
然后再商量是不是去齐王港看一看的事情。”
小玉米显然没有死心,她还是想要去西洋走一趟的。
大唐出动了一半的水师,这一场战争,规模注定是非常宏大的。
甚至这一场海战,将会是最近一百年中,规模最大的。
哪怕是跟自己写的《海底两万里》没有什么关系,小玉米也是想要去看一看的。
一帮人就在码头上一边说着话,一边等待船只靠岸。
不过,就在小玉米她们发现甲板上的人是李世民的时候。
甲板上的众人,自然也见到了站在C位的小玉米。
“陛下,永平郡主也在码头上迎接您呢。”
只见李忠面色怪异的给李世民汇报了一下刚刚发现的情况。
虽然李忠是百骑司统领,哪怕是跟着李世民南巡,也对大唐的许多事情非常清楚。
但是小玉米南下蒲罗中这个事情,他还真是没有听说过。
如今小玉米突然出现在蒲罗中这里,就由不得李忠感到奇怪了。
“嗯?小玉米怎么会在这里?”
连李忠都觉得奇怪,李世民就更加不用说了。
“永平郡主一向是古灵精怪,太子殿下对她又非常的溺爱。
整个长安城中,就没有谁敢招惹她。
如今她出现在蒲罗中,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长孙无忌阴阳怪气的说道。
“真的是小玉米吗?太好了,我还觉得船上好无聊,没想到小玉米在这里,这下好了。”
被李世民拉着一起跟着南巡的狄仁杰夫妇,这次自然也是跟着李世民南下了。
狄仁杰身上还肩负着推进人口调查的事情,所以哪怕是跟李世民一起南巡,很多时候他都有自己的事情忙碌。
留着兕子跟在李世民身边,肯定有时候会觉得很无聊的。
好不容易有狄仁杰一整天都陪在自己身边,但是又是在船上,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
所以这段时间,还真是把兕子给憋坏了。
现在突然听说小玉米在这里,她自然是非常开心的。
在长安城的时候,她就经常跟小玉米一起玩。
明明兕子要大,但是很多时候却是听小玉米的意思在活动。
“师父是不大可能同意小玉米来南洋的,估计这一次是她自己找了什么借口偷偷的来到这里的。”
论起对小玉米的了解,狄仁杰绝对算是比较厉害的。
“马上船只就靠岸了,等下问一下就知道永平郡主怎么也出现在蒲罗中了。
不过好在蒲罗中这里,如今也算是非常繁华,四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
到时候不要让永平郡主继续乱跑,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房玄龄虽然不想帮小玉米说话,不过这个时候一句话都不说,显然也不是很好的。
“也对,等会问一问就知道了。
阿耶,听说蒲罗中这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水果和动物,还有一些风景是在大唐本土看不到的。
我们在这里可得好好的玩一段时间呢。”
本来没什么精神的兕子,如今满血复活。
李世民自然看到了自家女儿的这个变化。
本来对小玉米突然在这里出现,他还有点意见的。
现在看到兕子开心的样子,他那点意见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
“皇祖父,您再尝一口这个榴莲,跟长安城那边吃到的罐头是完全不一样的口感呢。”
蒲罗中城主府中,小玉米很是殷勤的在一旁伺候着李世民。
“你少在那里献殷勤,宽儿是不可能同意你自己来蒲罗中的,你还没有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李世民对小玉米的性格还是非常了解的。
眼看着她担心自己责骂她,在那里一脸狗腿的模样,也很是无语。
“冤枉啊,我这一次离开长安城,阿耶和阿娘都是同意了的。
要不然怀道哥哥也不可能跟着我一起离开长安城啊。”
小玉米可不是那么轻易就举手投降的人。
哪怕是知道最终李世民肯定会知道实际情况,她还是忍不住在那里解释着。
一旁的秦怀道听了小玉米的话,脸皮冷不住抖动了一下。
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是同意小玉米离开长安城了。
但是只是同意去登州,没有说去蒲罗中啊。
这小玉米,说话只说了一半。
你说她在说谎吧,她也没有。
但是却是给人传递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信息。
果然,李世民听了之后,脸上也是颇为惊讶。
他知道小玉米说李宽同意他离开长安城,这个事情应该是真的。
但是总觉得这个事情,跟自己的理解有点不一样啊。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阿耶,小玉米人都已经在蒲罗中了,现在纠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了。
倒不如商量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好不容易来一趟南洋,也许这辈子都再也没有机会过来了呢。
总得做点什么吧。”
一旁的兕子,肯定是站在小玉米这边的。
所以果断的站出来开始把话题转移到其他地方。
一向对兕子和小玉米非常宠爱的李世民,虽然心中有点无奈,不过也没有再继续追究了。
确实,这个时候追究这个有什么意义呢?
哪怕是知道小玉米就是擅自来到南洋的,那又如何?
难不成现在就把她送回长安城?
没有意义啊。
再说了,就连他自己这一次下南洋,之前都没有在朝中跟大家商量过的呢。
“大唐水师如今一半的战舰都已经来到了南洋,估计对大食帝国的战斗,在未来一个月内就会发生。
这个时候各方面需要准备的事情应该挺多的。
朕过个两天要去齐王港那边坐镇,免得前方出乱子,没有办法及时的抉择。
你们就在蒲罗中好好的待着,等到朕回长安城的时候,跟着一起回去。”
李世民略微一思考,就有了决断。
“不行,我要跟着皇祖父一起去齐王港,这样也能多陪陪您呢。”
小玉米眼珠子一转,立马就提出了反对意见。
本来自己明天就准备出发去齐王港的,怎么可能因为李世民来了,就不去了呢?
“陛下,微臣也不同意前往齐王港。
那个地方孤悬海外,地处西洋,四周没有什么我们大唐的军队在那里。
要是让大食人知道陛下在齐王港,到时候他们肯定是拼了命的要拿下齐王港。
甚至天竺那边也会有一些异动,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房玄龄自然是不同意李世民去冒险的。
虽然他认为大唐肯定是可以战胜大食帝国的。
但是战争这个事情,没有到最后的一刻,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他不能让李世民去冒险啊。
说好的南巡游玩,怎么就变成御驾亲征了呢?
“我同意玄龄的观点,陛下您要是不放心西洋的战事,可以在蒲罗中这里多逗留一段时间,等到战局明朗之后再回长安城。
但是直接前往齐王港,这个不是最好的选择。”
长孙无忌也难得的跟房玄龄保持了一致意见。
长孙党能够屹立不倒,李世民的支持是最重要的。
他比任何人都更加希望李世民能够长命百岁。
不说战争风险有多大,长途奔波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风险。
李世民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身体也没有那么的好。
这个时候,自然是少折腾为妙。
蒲罗中这里虽然也远离大唐,不过好歹也是经过了多年的开发。
城池也是南洋这边最坚固的,哪怕是西洋的战事不顺利,也不用太担心蒲罗中的安危。
“我觉得阿耶您还是留在蒲罗中毕竟好一点,如果一定要去齐王港的话,我跟小玉米也要跟着一起去。”
兕子综合了一下大家的意见,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一次是我们大唐水师主动的进攻大食帝国,战斗注定是在大食帝国的海域发生。
齐王港虽然远离大唐,但是距离大食帝国其实也还是有比较远的海途。
再说了,我们在天竺不是还有一个坎奇普兰城吗?
齐王港也不算是孤悬海外的。
将士们在战场上奋勇作战,如果朕能够亲临一线,哪怕是不直接乘坐海船进攻大食水师,也是能够大大的激励将士们作战的热情。
这对于我们大唐来说,是很有好处的事情。
所以这个齐王港,朕是一定要去的。”
李世民虽然比较愿意听取各方面的意见。
但是一旦他下定决心的事情,是不会那么容易改变的。
至于小玉米和兕子也要跟着去的问题,他觉得其实也不算是大问题。
因为他是真的觉得齐王港这边,是没有什么大的危险的。
如果大唐水师出动了一半的战舰,还采取了突然袭击的方式都不能赢得战争,那么这个事情可就不一般了。
真的发生这个情况的话,那么对于大唐来说,其实也是有很强的警示作用。
这意味着大唐需要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军事实力。
只有强军才能强国啊。
“跟着我们一起南下的战舰,是登州造船作坊制作的最新式战舰。
上面不仅安装了火炮,床弩和连弩的数量、威力也都是前所未有的。
皇祖父如果乘坐这艘战舰前往齐王港的话,安全性其实是有保障的。”
小玉米本身是很想去齐王港的,她甚至想要亲眼见证一下这一场规模浩大的海战。
所以听了李世民的话之后,她的态度立马就有了巨大的改变。
“蒲罗中这边可以抽调一批警察署的警员协助护卫陛下的安全,然后再找顺风镖局抽调一部分人手。
到时候保卫齐王港的安全,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尉迟环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当鸵鸟。
李世民的态度已经那么明确了,他肯定要顺着把这个事情搞得顺一点。
不过,他嘴里是这么说,心中其实也是在发苦。
蒲罗中这边的力量,已经抽调了不少前往齐王港,准备跟着水师一起进攻大食帝国。
现在要继续抽调人员的话,这对蒲罗中这边的情况,肯定也是有比较大的影响的。
“这就对了嘛。李忠,你安排人准备一下,后天我们就出发去齐王港,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让大食帝国的人知道我们大唐不是随便可以招惹的。
他们选择了战争的开始时间,但是什么时候结束,就不是他们说了算了。”
李世民很开心的咬了一口榴莲,算是正式的确定了下一步的行程。
这么一来,众人只能朝着这个方向去抓紧安排各方面的事情了。
……
“阿南,听说陛下来到蒲罗中了,你说这段时间那么多的舰队聚集在南洋,是不是因为陛下要过来的原因?”
小紅帽 流花
蒲罗中布哈拉餐厅里头,王大力跟阿南一边吃饭,一边交流着看法。
但凡是在蒲罗中的人,都知道这段时间蒲罗中的情况有点不正常。
不管是陆陆续续到来的战舰,还是李世民的到来,都让众人感到了一丝的不一样。
“从《南洋日报》上面的报道来看,这一次的战舰云集,是为了对付南洋和西洋的海盗。
不过只是打击海盗的话,显然是不需要陛下亲自出马的。
之前的报纸上有说过,陛下下旨让太子殿下监国,自己去南巡了。
按理说陛下哪怕是第一次到蒲罗中,对这里的安全情况有担心,也是不需要安排那么多的战舰护卫的。”
阿南显然是不赞同王大力的猜测。
哪怕是李世民的身份地位再尊贵,也不可能为了一次出行,把大半个大唐水师的战舰都从各个港口调集到蒲罗中啊。
这绝对是在给御史台的那帮人提供素材啊。
“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道理呢。
我看这几天的战舰,都是朝着西洋而去,难道是要在西洋那边搞什么大动作吗?
最近的报纸上面,没有说齐王港那边有发生什么事情啊。”
王大力虽然依靠着橡胶种植业,在蒲罗中这位也算是颇为成功的商人。
但是他的消息渠道,肯定是算不上厉害的。
毕竟,他们是连寒门子弟都算不上的田舍奴出生。
对于各种打听消息的事情,天生就有自己的劣势。
“在蒲罗中附近,毕竟厉害一点的国家也就是林邑、真腊、天竺以及更远的大食帝国。
林邑国显然是没有胆量挑衅我们大唐的,否者分分钟就灭了他们。
真腊这个国家,表面上也是奉我们大唐为宗主国,不敢轻易的招惹我们。
至于天竺,南天竺王国和北天竺王国据说就是太子殿下安排的人插手天竺内部的政局之后,才成立的国家。
最近也没有听说他们跟大唐有什么龌蹉,所以对付天竺的可能性也是比较低的。
那么看来看去,最有可能的就是大食帝国了。
之前他们的舰队还想着偷袭齐王港,想把立足不稳的齐王港直接给灭掉了。
但是最终却是败在了杨提督手中。
虽然后面朝廷并没有对大食帝国实施什么报复行为,不过我觉得这个事情显然不可能那么悄无声息的过去的。”
阿南的分析,说的头头是道。
王大力就是想要找一个反驳的理由都找不到。
“这么说来,你觉得朝廷是准备对大食帝国用兵了?
这么不远万里的安排舰队去进攻大食帝国,估计以后那些番邦属国都不敢轻易的到我们的主意了吧?”
对于远离大唐本土的百姓来说,他们是比谁都希望自己背后的国家是强大的。
这个道理,不仅在大唐适用,放在以后也是一样适用的。
只有强大的国家在背后撑腰,百姓在海外才能毫不畏惧的面对各方势力。
“只要这场战争不失败,那么今后我们唐人在南洋和西洋的地位,绝对就更加稳固了。
这个大唐水师,可是太子殿下多年前就开始建设的。
当初市舶都督府可是大力的发展市舶水师的力量,这个发展力度,绝对不是大食帝国比得上的。
哪怕是报纸上有说大食帝国的实力很强大,我觉得胜利肯定都是属于我们的。”
阿南这话,满满的正能量。
听起来好像是有点假,但是却是他的心里话。
甚至这是许多唐人的心里话。
“一旦我们打败大食帝国,那么西洋这边迟早也会跟南洋一样,成为我们控制的海域。
到时候各个商队到了蒲罗中之后,就可以继续的朝着西洋而去。
把原本被大食商人拿走的那部分利润都给拿回来。
并且我们还可以进一步的去探索非洲和欧洲的情况,把这个世界的情况搞清楚。
有这么一个刺激因素在那里,到时候大唐的各个作坊的生意肯定会越来越火爆。
而我们的橡胶需求,肯定也是会越来越多。
这对于我们种植园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大好事啊。”
对于蒲罗中的商人来说,大唐的事情,很多时候最终也会变成他们的事情。
因为很多事情是一环扣一环,息息相关的。
“长安城那边的拖拉机和三轮车,已经大大的提高了我们橡胶的使用量。
今后大唐对于橡胶的需求在增加,这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阿南继续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这一场战场,对于大部分唐商来说,仿佛就像是新机遇的到来。
没有几个人担心大唐水师会失败。
这种自信心,是一般的朝代不具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