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第二百二十四章 遊說,任婕相伴

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
小說推薦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如陆阳成所说,小会没持续多久很快结束。
情报科全员解散,部分人留在了办公室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另有一部分人陆续走出了办公室。
李敬拿着奶茶杵在门前,耐心等待。
国都来的特派员仍还在办公室里。
可能暗巷的消息是由任婕早年获取的原因,她单独被特派员留了下来,两人在白板前轻声沟通。
过了好一会,两人才结束交流。
随后特派员又去找了另一名情报科巡查谈话,任婕则一脸晦气从办公室里出来。
李敬瞅着她满脸不乐意,将手上奶茶递过去之余,瞥了眼情报科办公室里的特派员,小声询问。
“咋了?跟国都来的特派员沟通不愉快?”
“突然空降来一个领导,完全不明白北城的情况便肆意安排,你觉得能愉快到哪去?”
任婕撇撇小嘴,接过奶茶插上管子喝了口,道。
“局长去了国都,一定程度上也是给机会了。放在往日里,我们北城分局可容不得旁人插手。”
李敬闻言皱了下眉。
原本他是没多想。
这会任婕那么一说,他意识到这位特派员看似正常空降,实则却是跟陈靖不对付的人刻意安排下来。
按照陆阳成方才所述。
只要是确认有妖物联合会活动的地区都会有国都的特派员空降,对某些有心人而言完全是个可趁之机。
赶巧陈靖又去了国都,这机会可谓千载难逢。
眯眼看了看办公室里的特派员,李敬很快对其失去兴趣。
即使知道这人有人问题,他也没辙。
人目前只是正经来指导工作,他总不能直接进去让人滚蛋吧?
相比在这特派员身上费心,不如研究研究怎么快些把妖物联合会在江海的分部找出来干掉。
干掉了妖物联合会,到时候人自然就走了。
收回视线,李敬瞅瞅叼着吸管耍着小情绪的任婕。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借一步说话?”
任婕闻言皱眉看他一眼,点点头,往楼道拐角一个僻静的角落走去。
李敬见状悄然跟上。
……
很快,二人先后来到楼道拐角。
任婕止步回首,当先打开话匣。
“我刚问过阳成了,你在私查妖物联合会。首先我先说明一点,暗巷那间当铺是我早些年入职了情报科为收集情报所开。你如果为了妖物联合会盯上当铺,我只能告诉你,你走错了路子。”
不等李敬发声,她又道。
“还有你也别指望我能知道点什么,我本身是情报科所属,要有知情早拿出来换奖金了。”
眼见任婕上来就把话说死,李敬微微皱眉。
暗巷那情报,是两年前妖物联合会在暗巷活动时任婕得来的。
作为大妖,她当时就应该已经知道那是妖物联合会。
然而情报科是在国都下达打击妖物联合会的指令后,才经过查证推敲得出结论。
任婕有所隐瞒,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她没把自己知道的信息掏出来换奖金,显然是某方面有顾忌,不敢随便掏出来。
被人查出自己是妖,任婕肯定不怕。
即使有人查到她头上,也没人能拿她怎么样。
就算是已明确知晓任婕是妖前来求证的李敬,前者如果不愿承认,他也没办法证实些什么。
怎么证实?
人家头顶连血条都没有,难不成找个认得她的妖来指证?
且不说是否有妖愿意指证,找个妖来指证一名在职巡查,这玩笑也开得有点大。
唯一的证实方法,便是辣手摧花干死任婕,令其身亡恢复成本体。
所以……
自己该怎么让任婕承认?
李敬寻思了下,低语道。
“任巡查,实话我也不瞒你,我是通过一只女妖找到你的当铺,我已知晓你是潜藏在暗巷五十多年的五境大妖。”
任婕闻言微愣,随后嗤笑出声。
“一个女妖的话你也信?你看我哪里像妖了?”
“说实话我不太敢信。”
李敬耸肩,道。
“说出来任巡查你可能不信,我有从人群中辨别人形妖物的能力。虽说你的伪装天赋堪称天衣无缝,我瞧不出端倪,但至少我能看出你当铺里那两个女孩都是才刚化形没多久的女妖。”
任婕听着李敬前半句话语,尚且神色如常。
但在提到两名当铺店员,她脸上呈现出一丝不自然,陷入沉默。
李敬见状眉头轻挑。
他如此讲述,只是说明自己都知道点什么,没指望任婕能承认。
她此刻沉默,却是等于变向承认了。
因为店里那两个女妖承认……
洛山山 小说
显而易见,任婕这是因为他是在职巡查,担心店里两个女妖的安危。
这么容易便叫任婕有了动摇,李敬多少有些意外。
借此他也算得到了确认,任婕确实如他事先料想的那样,是个心地善良的大妖。
正想说话,任婕冷冷抬眼。
“你想怎样?”
“我没想怎样。”
李敬摇头接话,淡淡道。
“你放心,我并没有伤害你家店员的想法,也没有与你过不去的意思。至于给我提供消息的那只女妖,我是点破其身份并表明自己是在职巡查后用一千万买来的消息,并未恐吓为难她。她目前应该已经拿着钱离开暗巷,尝试新的生活去了。她具体叫什么我没问,但我想你不会有兴趣知道她姓甚名谁。”
迎上李敬这番很是实诚的讲述,任婕嘴皮子动了动,神色怪异。
李敬在查妖物联合会,可以理解。
他有在人群中辨别妖物的能力却不用来伤害妖,也可以理解。
有这样的能力,他不可能见一个妖杀一个妖。
要太张扬对妖肆无忌惮,他更是早晚得英年早逝。
须知,他威胁到的不是一个妖,而是所有生活在人类社会中的妖。
妖物在必要时也是会团结起来的。
问题李敬这调查的方式算是什么鬼?
一千万砸在一个女妖身上,买跟她有关的消息?
别说她跟妖物联合会没太多关联,就算有又如何?
她不乐意说或是干脆不承认,李敬不是纯粹做无用功?
再回首。
李敬当巡查一个月工资才多少?
撇开这笔钱会不会打水漂,就算她提供了有价值的消息,呈交上去又能换来多少奖金?
有钱任性也不带这样的呀!
他图啥?
任婕百思不得其解。
正纳闷着,李敬开口。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任巡查你不吱声我很难做。”
说着,某人竖起两根手指。
“两百斤五境虎妖肉,告诉我你都知道些什么。”
“……”
任婕。
两百斤五境虎妖肉?
李敬一三级四境巡查,哪来的五境虎妖肉?
他杀过大妖?
这不能吧?
买的?
这就更离谱了!
两百斤五境虎妖肉,再便宜也得大几千万!
撇开五境虎妖肉的来源,李敬这熟练得简直令人发指,明摆着不是第一次用妖物血肉贿赂妖物为自己办事。
任婕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李敬。
同时,她觉得自己大概有些明白某人为什么还没成为巡查就能参与到各类案件调查中,乃至接连破获大案重案了。
巡查系统中可供查看李敬参与的案件,基本都与妖物有关。
他有辨识妖物的能力,轻易可在案件关联对象中找到可能存在的妖,再舍得下本砸钱寻求妖的配合,线索自然就有了。
在有妖参与的案件里,妖物往往能提供很多信息,只是碍于有暴露自身的风险不愿站出来。
抿着红唇瞧瞧等待着自己回应的某人,任婕道。
“有关妖物联合会,我没法给你提供些什么。我与他们不曾有过直接接触,我也很想知道他们如今在江海哪里活动,可惜我并不知情。就如我刚刚所说,如果我有相关讯息,我早拿出来换奖金了。”
眼见任何终于开了口但没说任何实际的,李敬耐心开口。
“任巡查,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找你,并没有想过你能知道妖物联合会如今在哪里活动,我知道你不是关联者。我想了解的是,妖物联合会两年前为什么会在暗巷活动?”
说罢,他继续道。
“暗巷鱼龙混杂并不适合妖物联合会这样的妖物团体潜伏,他们去暗巷定然有别样的原因,对此任巡查你应该知道一些情况。我明白你对这些可能存在顾忌,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把内情告诉我,我绝不会向上层提交。你如果嫌我给价不够高,我可以再加一百斤……”
不等他把话说完,任婕小嘴“啧”了一声。
“相识一场,你就不能行行好放过我?”
颇有怨气着说了这么一句,她目光左右看了看,压低话音。
“有些事我不说,自然我有的道理。我能看得出来,你经常借助妖物的力量办案,这方面我不做评价。你向我保证不会提交上层,想来是要孤身去做调查,这我倒是可以接受,但我不想害死你。”
说着,她正色道。
“你如此年轻便已步入四境,可说是天纵奇才都不为过,你有这天份更应该惜命。妖物联合会并非等闲,尤其如今对方明确知晓华国全境巡查局要针对他们进行打击,只要见上面必定是你死我活。以你四境的实力,孤身尝试深入极有可能丢了性命。”
听得任婕这番言语,李敬眼睛亮了一亮。
任婕的话,很厚道。
担心他知道了某些情况去只身犯险,把自己的命给玩没了。
最次元 小說
相对的。
这也喻示着她所知晓的那部分信息非常劲爆,劲爆到追查下去大概率能接触到在江海的妖物联合会分部。
果然自己没找错人!
落寞随风 小说
轻轻咳嗽一声,李敬道。
“以我在暗巷所见可以推断任巡查你很是善良,会尽力呵护弱小。现下看来,任巡查你果然人美心善。”

任婕。
迎面被怒舔了一口,把她舔得有点懵。
她就寻思着。
自己正跟李敬讲道理,丫怎么舔上来了?
没等她回过味来,李敬道。
“不过任巡查你没必要为我担心,我不妨可以跟你说明白,国都被捅掉的妖物联合会据点是我一个人做的。被击杀那六境大妖,我昨天刚拿去北城灵物市场挂牌售卖。”
???
任婕。
李敬这话锋一转,信息量略大。
李敬前段时间去了国都巡查总署“学习”,除了局长陈靖以外没人知道。
不过他请了个长假暂时离开了重案六组,这在北城巡查分局并不是秘密。
像他这般妖孽青年四境,无论他有多低调,不可避免都会受到关注。
更别说他跟北城分局另一个新晋的四境妖孽走得很近,乃至传出了绯闻。
如果李敬单说国都那件事是他做的,任婕不一定信。
吹牛谁不会?
使劲吹不就完了?
但提到北城灵物市场有六境妖物在售卖,她不得不信。
昨日李敬把牛妖拿去许佳怡家的店里鉴定解剖之后,后者当晚就把六境大妖的素材当做广告打了出去,且特意强调东西很“新鲜”。
广告一出,江海地区各大媒体论坛集体炸锅,甚至在国都通报华国全境地方巡查局针对妖物联合会展开打击的节骨眼上占了好几个地方媒体的头条。
有不少人猜测,出现在北城灵物市场这只六境大妖就是在国都被干掉的那一只。
六境大妖,这可不是说被杀死就能被杀死的。
国都刚死了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北城灵物市场突然就有个“新鲜”的被分解了拿来公开售卖,这不是巧了吗?
不过具体如何,没人知道。
有不少媒体连夜赶去了北城灵物市场求证,怎奈商家不给明确答案,惹得网络中众说纷纭。
好巧不巧,售卖六境大妖这商家,跟任婕的搭档陆阳成存在关联。
今早陆阳成还跟她吹过这件事,说卖六境妖物是他大伯家的店子。
东西具体是谁拿去卖的,陆阳成并不知情。
但在谈论间,他有说到李敬是他大伯家店子的常客,时常会拿在案中击杀的妖物过去鉴定售卖。
再有眼前李敬这一嘴,立马联系了起来。
惊疑着看看李敬,任婕警惕地退后半步。
“你……并非是四境?”
“四境那肯定不止,具体如何不便告诉你。”
李敬腼腆一笑,道。
“为了找到任巡查你,我已经花了一千万。线索到你这里中断不是我能接受的事,我至少得回个本,希望任巡查可以理解。”
“……”
任婕。
李敬这话潜台词再明白不过,他调查妖物联合会在江海的分部并非是为了响应国都的号召去打击,而是想自己去捅了这妖窝狠捞一笔。
简单来说,就是他全都要。
小心翼翼着瞅瞅看似人畜无害实则有大图谋的某人,任婕迟疑了下,低语道。
“你要这么说,我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也无妨,不过事后我不希望你影响到我的生活。”
“这个自然,此事过后除非任巡查自愿,我不会找你提任何要求。”
李敬果断回应。
见某人答应得很是爽快,任婕喝了口奶茶压压惊,露出些许思索的神色,随后抬眼开口。
絕品小神醫 小說
“然后我还有一个要求,报酬你得换一换。我是蝶妖不吃肉,五境大妖肉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麻烦给我换成花草一类灵植或者是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