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夜的命名術》-556、小男孩分享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啪的一声,屋内灯光全部亮起,张清欢在一个破旧公寓楼客厅里,窗户上拉着厚厚的窗帘。
而他的兄弟们,则还躺在不远处昏迷着,一个都没死。
想成為廢柴的公爵小姐
张清欢嘴巴慢慢张大,看向自己的对面。
坐在他对面的是罗万涯。
“嗯,我审讯过你的小弟了,你确实没把跟庆尘督查有关的事情说出去,起码嘴巴还算严,”罗万涯笑道:“我最怕的,是遇见个废物,什么优点都没有。总归要借着这个社团的壳,给家长做事。”
张清欢脑子有点蒙,他之前分明听到了割喉声、刀子扎入身体的声音、倒气声,怎么兄弟一个都没死呢。。
这时,不远处一位银色家人嘴巴微动,便又模拟出之前那些声音。
张清欢一惊,这里竟然还有擅长口技的,艺术啊!
罗万涯问道:“你们艺术社团……社团起这种名字也真是奇葩,我见过黑狗社团、蛋白棒自由社团、天天搞基社团,但你们这种社团说实话还头一次见,正经中透着一丝不正经,搞的跟文工团一样。”
“挺好听的啊,”张清欢弱弱道。
罗万涯想了想说道:“接下来你得配合我们,我们要扮演成你们社团成员来进行一些事情,对了,你们这些搞社团的平时都在做什么。”
张清欢愣了半晌:“大哥,我们平时都在坐牢。”
隱秘的鄰居們
罗万涯:“?”
张清欢反应过来:“我们平时就走私点机械肢体,偶尔去养老院当打手。”
鳳驚天:毒王嫡妃
“有点意思,”罗万涯示意家人们给张清欢等人松绑:“我奉命来22号城市做点事情,刚刚那也算是必经的流程,这年头,谨慎一点是对兄弟们负责,希望兄弟要不在意,以后都会是一家人的。”
“好……好的,”张清欢缓缓起身。
他有些茫然,那位庆尘督查派了这么多基因战士过来,是要干什么?
荡平22号城市所有社团吗?
……
……
第九区,鸽子笼大楼。
“咚咚咚!”
门外传来粗暴的拍门声,残破的公寓门发出嘎吱吱声响。
这公寓门上还有几个打穿的弹孔,门外有人正用机械眼贴在弹孔上,像看猫眼一样往里面打量过来,一点都不避讳屋子的主人就在里面。
庆尘平静问道:“谁?”
“黑水社团收保护费!”有一个年轻的声音嚷嚷道。
黑水社团,庆尘对这个组织有印象,应该就是他在蒸汽列车上,用自动步枪打翻的那一批人。
对方以走私、拐卖妇女儿童、贩卖人体器官为生。
庆尘平静的走去开门,门才刚打开,外面便有一支冰冷的手枪伸进来抵住他下颌。
门外的三个年轻人挤了进来,其中一位笑眯眯的说道:“新来的,你从哪里来?准备好保护费了吗。”
庆尘慢慢向后退去:“第六区,投资区块链破产了。”
“难怪身上一个零件都没少,看来以前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年轻人戏谑道:“欠了多少钱,要不要我给找个挣钱的门路?不然你连保护费都交不起。”
“我为什么要交保护费?”庆尘问。
“因为这一整栋楼都是我们黑水社团在管,所有人住在这里,每个月都要交两千块钱出来,”年轻人说道:“你交了,才不会死。如果你没钱,我就找个门路让你去赚钱。”
我有神級無敵系統 小說
庆尘好奇道:“什么门路?我不卖器官。”
“不卖器官也可以有赚钱的机会啊,”年轻人笑眯眯的说道:“听说过十字游戏吗?”
庆尘摇摇头:“没听说过。”
“这是22号城市大人物们办的,专门帮助咱们下三区穷人脱贫用的,只要游戏胜利,那就可以获得一大笔钱,”年轻人说道。
五星物語
“那我需要做什么呢?”庆尘问道。
“你需要成为猎物,然后会有大人物来追杀你。”年轻人解释道:“在168小时之内,你只需要想尽一切办法在这座城市里活下来,不能出城,不能反击杀人,只要撑到168小时之后,就可以拿走1000万!”
在联邦,1000万足够一位贫民完成阶级跃迁了,起码可以去第五区、第六区买一套小房子,只要生活不豪奢,过完一辈子是没问题的。
年轻人问道:“怎么样,交保护费还是去当猎物,或者还有其他的方式来赚钱,那些方法更简单。”
庆尘平静说道:“我交保护费。”
说着,他从钱包里拿出两千块钱来。
年轻人眼睛一亮,因为他看到庆尘钱包里还有好几百的样子。
不过,这些年轻人竟也没继续纠缠,只是拿了钱在手中拍了拍:“是个识趣的,兄弟们先撤!”
说完,他们转身出门。
庆尘思忖,这些人就这么走了?
年轻人临走时的眼神告诉庆尘,这些人一定还会再回来,只是现在不能动手。
看样子,这底层世界里也有一定的规则,社团是不能在明面上,对那些缴了保护费的人动手的。
不然,以后再收保护费就会难度很大。
起码是明面上不能这么做。
庆尘稍微打量了一下逼仄的房间,十平米,一室一卫,除了一张脏脏的床外,几乎没有什么其他东西了。
鸽子楼里的上水管道还是好的,下水早就坏了,所以厕所是不能用的。
房东干脆将坐便器都封堵上了。
这时,庆尘给秧秧发去消息:“按照约定,我来下三区了。”
秧秧:“现在知道我们为何想要改变这个世界了吗。”
庆尘:“知道了。”
秧秧:“按照约定,虽然那里很苦,但一定要住够一个月。”
这是秧秧与庆尘的交换条件,她前往大阪带走小真纪见妈妈,再将小真纪带回洛城,这就是秧秧需要做的。
而庆尘需要做的,就是在下三区体验一个月。
其实,这个交换里,秧秧并没有实际的好处,她只是想让庆尘明白,里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庆尘放下电话摇摇头,其实当他走进下三区的那一刻,就明白一切了。
他一点也不嫌弃这里,反而呼吸着这里每个人、每分每秒的痛苦,思考着自己的方向。
思索间,一个小脑袋从门外探头进来,庆尘看去,对方与他对视的瞬间,立马惊吓的缩回脑袋。
那赫然是之前偷过庆尘手机的小男孩,眼睛上的机械双眼看起来格外突兀。
“进来,问你几个问题,可以给你钱,”庆尘说道。
那瘦削得像跟火柴一样的小男孩畏畏缩缩的走进来:“你要问什么?一个问题一块钱,不能少。”
“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庆尘问道。
“张梦阡,13岁,这是两个问题,得收你两块钱!”小男孩说道。
庆尘皱眉的打量了一下小男孩,沉默了两秒问道:“你父母呢?”
张梦阡靠在墙上,声音里透着冷漠:“我没有父母。”
“我是付钱的,”庆尘说道。
张梦阡犹豫了一下:“这个问题要收两块钱,我是从第七区离家出走逃出来的,他们预定好了买家,等我满了十四岁,就摘我的肾脏。”
庆尘只感觉自己呼吸一滞。
原来,这就是里世界。
师父李叔同收养那么多孤儿,不是他想不想打群架的问题,而是他不收养,有些孩子真的活不下去。
庆尘问道:“你跟过来干什么?”
“我觉得你和这里的人不一样,提醒一下你,老老实实交保护费会死的,你得懂什么是反抗,才能让他们不敢随便动你,”张梦阡说道:“我一个小孩子都懂的事情,你怎么都不懂?这算是回报你抓住我但没有揍我。”
庆尘问道:“那些黑水社团的,会怎么对我?”
“他们现在虽然走了,但还是会等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摸进你屋子里,先给你麻醉,然后摘走你的一颗肾脏,”张梦阡说道。
“明白了,”庆尘点点头。
“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张梦阡问。
“我害怕啊,挺害怕的,”庆尘起身朝门外走去。
“你还没给钱呢,”张梦阡追在他后面说道:“还有,送你一个消息。他们肯定骗你去参加十字游戏了吧。其实,所有参赛的人都会死,那些富豪会用最先进的武器来猎杀猎物,就算猎物侥幸撑过168小时也必死无疑,因为他们不愿意让媒体舆论知道这个游戏存在。另外,报酬其实都是给黑水社团这些中介的,他们并没有真的打算给一只蝼蚁支付1000万。”
这位小孩子,有着出人意料的早熟,说起这下三区里的事情时,也都头头是道。
庆尘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元递给张梦阡,对方则直接塞到裤裆里,确定走路时不会显露异样才放心下来。
时至今日,科技、网络如此发达的里世界贫民区依然用着纸钞,只因为它依然是大数据监察下,避税、洗钱的最稳妥的途径。
这时,庆尘走过一扇门,只见里面有五个人带着脑机接口,安安静静的坐着,时不时发出痛苦的声音。
“这些人在做什么?”庆尘问。
张梦阡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回答道:“他们是受商人雇佣,用脑机连接大脑,然后用大脑的算力在区块链里挖矿。商人租给他们设备,付他们工资,这种赚钱方法还挺简单,就是死的快。”
“这些人看着还很年轻,但大脑很多都不堪重负了,一般不到三十岁就会死。”
庆尘平静的看着这一幕,这就是弱者不再受法律保护后的世界,那来自资本的压迫并不是把你关在牢笼里,而是让你自己钻进去,然后心甘情愿的当一头猪猡。
他转身沿着楼梯走出鸽子笼,小男孩在他身后问道:“你去哪啊?”
“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