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0j6优美都市异能 仙戀之雙生劫 線上看-第二百八十五章 促姻緣看書-o5njs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
风吹于林,玉蕊花动,漫天皆花雨。真乃落英闲舞雪,密叶作低帷。和煦的微风再次拂过西门天的脸庞,似乎告诉他不要伤心。
“昔日虽是举案齐眉,但我终归是我行我素,都不曾考虑到你的想法。细想来,未曾见你向我提过什么要求……”
戰國第壹紈絝
西门天捡起一瓣玉蕊花叶,真龙之力微微一运,那瓣花叶便轻飘飘的落在了苏琴的墓上。
其实他完全不必如此自责,以他当时的实力,想要救她无异于痴人说梦。区区一个万象的修士,如何能打得过帝君和残月的两大战将?能够从虎口逃出,已经是万幸了。
更不要说后面一路入幽冥,寻帝陵,找圣境,仙魔盟山敌孽龙,千钧之处悟融龙脉了。
西门天一直认为自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奉天仙王,并且苏琴为他付出了一切,挚爱和愧疚之下让他始终难以忘却。如今他的道心的根源,他今后的道路亦是为苏琴而走。
网游之一切皆梦
“着实是一岁一枯荣啊。”悠悠的叹息,似乎望断了天下,回首,才发现自己早已是孑然一身。
当年苏琴死去时,虽为盛世,八荒界所生玉蕊花树皆尽枯落;如今大劫刚过,玉蕊花因四月芳菲再次开遍仙凡两界。
躲在岩石背后的徐兰蕙早已泣不成声,捂住嘴慢慢的蹲了下来。就连燕无名的眼眶也渐渐的红了,眼底闪烁着少许泪花。
鸾王摸了摸徐兰蕙的头顶,看向在苏琴墓前露出脆弱一面的白衣青年,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作为一只青鸾,它不太明白人族的情感。它只知道,在它的印象中西门天一直是一个永不服输的人,哪怕是死,也宁折不弯。
无论是重伤的他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毅然决然的将两个小辈挡在身后,还是青鸾一族濒临灭亡时白衣飘飘的他挺身而出。虽然有时透露着些许人族特有的狡黠,但是其高贵的品质一直让青鸾一族所折服。
网游之十里红妆不如你
“如果上天能够再来一次的话,我多么希望,死的人是我。”
沉默了少许,西门天终于将心情平复下来,缓缓起身,俯视着这小小的土包。
半壶清酒撒在墓前,溅起少许湿润的泥土。随后这个剑眉星目的年轻人将剩下的半壶酒一饮而尽,目光中流露出一直以来的坚定。
“不管今后遇到什么,哪怕是诛杀漫天神佛,哪怕是与这天道对抗,我也要还你一生一世!”肃杀的气氛陡然弥漫于空气中,久久未能散去。
天色渐渐晚去,这百年来憋在心里想要对苏琴所说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西门天一个人,不厌其烦,时而笑,时而愁,时而怨,时而悲。在其他人面前粉饰的强大在她的墓前通通不存在,有的只是一颗永远不变的真心。
徐兰蕙、燕无名和鸾王一直躲在岩石后面,凭借青鸾一族的神奇秘术屏蔽掉了气息,也是听了一整天。
“真是痴情之人。”鸾王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西门天对帝君是那么的恨了。
“好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走了。”虽然意犹未尽,但西门天再想着的时候竟然发现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鸾王和两人相视了一眼,准备悄悄的离去。
“哦,对了。”西门天忽然回过头去,像是还有事情没说。
躲在岩石后的三位脚步一顿,纷纷竖起了耳朵,想听听西门天还有什么话要说。
“兰蕙已经心有所属了。”
“他好像在说你们的事情哎。”鸾王快速的向两人传了音,随即伸长了脖子偷偷瞄向西门天。它虽然身为堂堂神鸟之王,但是好奇的本性依旧不改,那探脖子的样子活像一只四处张望的锦鸡。
徐兰蕙面色一红,温柔而又美丽的脸上露出少许动人的可爱。燕无名也是憨憨一笑,随后忽然脸色一苦,捂着腰痛嘶起来。那只作怪的纤纤素手迅速的缩了回去,二人一对视,顿时挪不开眼睛了。
“噤声……”鸾王被他们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像是被打扰了兴致,两道青色的仙灵气点在了二人的哑穴上。
“你们不怕被发现吗?”又是一道传音,鸾王已经开始意识到了不对劲,毫不犹豫的拉着两个人化作青色流光,消失在岩石之后。
“谁?”
西门天是何许人也,名副其实的八荒界第一高手,就算是当年巅峰时期的人皇也不是他的对手。尽管刚刚由于沉浸在一些旧时的情感之中,可是这等动静还是让他第一时间发现了。
盛夏晚晴天
“想跑?”西门天拔出阳剑,刚要出手,忽然发现掉落在岩石之后的玉簪,不禁苦笑一声,放弃了追击,径直向百花谷的方向瞬移而去。
青鸾圣境之后,一只青鸾托着一男一女狼狈的落了下来。
“还好没被抓住,不然死定了。”燕无名虽然狂放不羁,但是对这位未来的岳父还是敬而远之的。
“是呀。”徐兰蕙口干舌燥,似乎还没有缓过劲来。刚刚那一幕让她也是十分紧张,强大的剑意让她觉得无比的心颤。
“你们真是连嘴都管不住,西门天早已超过一般的仙人了,你们这样差点……”
“兰蕙,我送给你的玉簪呢?”燕无名嘴角一抽,顿时遍体生寒。
百花谷内,西门天仔细的端详了玉簪,然后自顾自的笑了笑,将其收了起来。随后五心向天,盘膝继续吸收帝君的主龙脉。
“这丫头,居然敢偷听我的话,我还没发现。”过了一会儿,西门天忽然又喃喃说了几句。
接下来的几个月,徐兰蕙和燕无名多次轮流来看望西门天,他皆在专心修炼。
忽有一日,当徐兰蕙将百花谷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之时,西门天忽然停止了修炼。
“兰蕙。”温和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啊?爹……爹爹,你在叫我嘛。”徐兰蕙脚步一顿,想起几个月前的事情,顿时有些尴尬起来。在几个呼吸之间,她已经想好了许多解释的可能了。
“你会弹琴么?”西门天没有提及此事,而是问了一个似乎不相干的问题。
徐兰蕙有些不明所以,犹豫了一下。
“那你喜欢无名么?”西门天话风一变,显然意有所指。
“这……”她的脸腾的一红。
我和女神的荒岛生涯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帮你促成这段姻缘。”星目之下,是极其罕见的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