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e5j优美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兩百九十章 我拿你當兄弟熱推-c3f38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魏国向来不缺人才,只可惜,他从来都留不住这些人才。
从前,有一位来自卫国的年轻人,他投效魏国的丞相公叔痤,而公叔痤看出了这位年轻人的才能,便在病重之时曾向魏惠王推荐这位年轻人,他说如果您不能重用他,就请您杀掉他。魏惠王显然是没有在意这句话的,区区一个年轻人,值得自己如此上心嘛?后来,这位年轻人去了秦国,展开了一系列的变法,他唤作商鞅。
魏国曾经还有一位年轻人,有智谋,能言善辩,只是他在魏国不受重视,便赶去说服其他国家的君主,最后去了秦国…这位唤作张仪。
还有一位年轻人,在中大夫须贾门下做事,后来出使齐国,遭受污蔑,被国相魏齐殴打侮辱,这位年轻人怀着一颗冰冷的心,在他人的帮助下赶到了秦国…化名张禄,嗯,这是范雎。
魏国不只是给秦国输送人才,他给其他国家所送去的人才也不少,如吴起,当初魏国任用吴起,整编军队,上下一心,夺回了自己的领地,而吴起担任西河郡守,秦人不敢侵犯,可是在魏文侯去世以后,魏武侯听信谗言,逼走了吴起,吴起赶到楚国,使得楚国在短时间内强盛了起来。
如大臣庞恭,庞恭当初跟随质子前往邯郸,临走之前告诉魏王三人成虎的典故,并且告诉他不要听信谣言,魏王虽然答应了,可最后还是没有召回他,嗯,这位庞恭就是庞煖的先祖。
当然,最大的受益者还是秦国,每当秦国感觉自己不行了,需要有人来拯救,魏国就会即使给他送过去,说是及时雨也不过分,秦国发展不起来怎么办?商鞅给你!秦国被围攻了怎么办?张仪给你!秦国没有征服的战略怎么办?范雎给你!当然,等到秦国觉得征服六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的时候,魏国又送去了一位魏缭。
而当下,这位年轻的魏缭,却对魏王表现出了巨大的失望,可是,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里,他朝着段干子笑了笑,便傲然的离开了这里,段干子看着他离去,脸上满是困惑,这位跟自己一样,都是大贤之后,而不一样的是,这位会打仗,魏国如今正缺将军,上君为什么要让他离开呢?
段干子急忙走进了王宫,想要面见魏王。
可是进去禀告的武士却告诉他:上君正在跟龙阳君商讨大事,请他明日再来。
段干子也没有办法了,不过,他也没有太在意,既然是上君不愿意用他,那自己也就不必多说什么了。
时间流逝的飞快,它不对任何人留情,也从来不会停下脚步,此刻无意之中的一个举动,却会在未来引起巨大的影响。
寒冬再一次来临,这次的寒冬非同凡响,燕国,赵国,以及秦国的部分地区都遭受了灾害,这次的寒冬格外的猛烈,伴随着大雪,冻死牲畜,压垮房屋,冻杀百姓,堵住道路…而北方的各国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应对灾害,燕国的灾情最是严重,好在有大臣剧辛亲自前往赈灾,他出现在那些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使得燕人深受鼓舞。
他们跟随在这位老人的身后,一同来抵御灾难,在这样的冬季,剧辛的行为可以说是豁出了性命,经过长达三个月的赈灾,燕国的灾情逐渐平息,而剧辛也幸运的返回了都城,受到群臣的尊敬和爱戴。
至于赵国,赵王派出了孔斌来负责这件事,孔斌虽然没有处理灾害的经验,可是他做事认真,不惧艰辛,算是没有辜负赵王对他的信任。
——————
而秦国就不同了,秦王甚至都没有派人去负责这件事,各地的官吏们带着自己治下的百姓,上下一心,相互配合,灾害很快就被制止住了。
新的一年也就是在这样的寒冷之中到来了。
齐国。
从头再来 寂寞一刀
末世唐僧 四季尽花颜
王宫里处处都点上了火把,就连武士们,也是举着火把,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这是齐王的命令,君王后的身体愈发的虚弱,她总是在说冷,而齐王就只好在王宫各处生火,又不断的进行祭祀,只是希望母亲能安然的熬过这个寒冬。在这些时日里,君王后的病情变得越来越严重。
在很多时候,她会忘了自己是谁,甚至开始忘了齐王是谁。
小小乞丐诱君心:乞丐皇妃
齐王跪坐在她的面前,伸出手想要握住她的手,君王后都会畏惧的躲开,用那种看陌生人的目光来看齐王,这让齐王心如刀绞,没有什么比自己最爱的亲人认不出自己要更加的痛苦。“母亲…我是田建…我是您的儿子啊。”
翱翔者 Young士官
“我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
君王后说着,瞪了他一眼,方才警惕的看向了周围。
看着母亲粗暴的扯开自己的手,齐王说不出话来…其实,他心里已经明白,母亲可能好不起来了,或许明天,或许后天,她就要离开自己了,可是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每当这种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总是用力的摇晃着脑袋,似乎是想要将这种想法给弄出去,他非常的害怕,他害怕自己会失去母亲。
君王后还是在抱怨,这里太冷。
如此过了一段时日,君王后终于不再抱怨了,她变得格外的沉默,整日都是在发呆,一言不发,或许,她已经忘记了说话。齐王所找来的那些医,因为没有能治好君王后的病,被齐王直接抓起来,剃掉了他们的头发和胡须。秦王本来是想要杀掉他们的,是后胜告诉他,这样的行为不能被称为仁君,这才劝下了他。
“建…”
“母亲!!”
君王后再次开口的时候,齐王是那么的开心,他扑到母亲的怀里,哭了起来,哽咽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君王后只是不断的抚摸着的齐王的头,安慰着齐王,君王后躺在榻上,温柔的看着她唯一的儿子,眼里没有往日的严厉,“建….群臣之中,可以任用的人很多…你要记下他们的名字,重用他们…”
“好,母亲,您等一下….”,齐王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急忙命令婢拿来了竹简,自己拿着笔,认真的看着母亲,说道:“请您说出他们的名字吧,我记下来…”
君王后一愣,思索了许久,方才说道:“我忘记了…”
無限之升級系統 東東是個膽小鬼
齐王一愣,他看到君王后闭上了双眼,一动不动,齐王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一种巨大的恐惧包围了他,他不能动弹,甚至不能出声,只是呆愣的看着母亲,一旁的婢忽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周围的众人都哭了起来,她们朝着君王后大拜,齐王精神恍惚,听着众人的哭声,“哭什么…哭。”
君王后还是没有能熬过这个寒冬,她拄着拐杖,离开了她深爱的儿子,她深爱的国家。
齐王根本无法接受这一点,他将自己关了起来,也不见群臣,整日以泪洗面。
各国的诸侯,对于君王后,还是非常尊敬的,听闻君王后逝世的消息,都派来了使者为她吊丧。
齐国的重担,落在了年轻的齐王身上,群臣数次前来拜见齐王,都没有能见到他,直到他们要将君王后下葬的那一天,齐王终于出来了,他还是在哭着,边哭边叫着母亲的名字,这一天,大概是齐王此生最为痛苦的一天,他与群臣,送走了母亲,跪坐在母亲的坟前,他久久不愿起身,最后哭倒在了这里。
群臣手忙脚乱的将齐王带回了王宫。
星际传承
…….
魔倾城 魏斌123
而这一天,赵括府邸里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艺正在屋内做饭,而赵母则是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的三个孙儿玩耍打闹,艺怀有身孕,若是赵括在,定然是不会让她干活的,就是赵母,本来也不想让她忙碌,可是艺就是闲不住,哪怕赵括每次回来都会骂她,可她就是愿意在院落里忙前忙后的。看着赵括,孩子们开心的吃自己所做的饭,这是能让艺最开心的事情。
这些天,赵括非常的繁忙,他所栽培出的那些粮食,在认真的挑选了种子之后,开始第二轮的育种,在这种时候,赵括总是亲自来记录,拿着一个竹简,来记录每一处试验田的情况,在这段时日里,他甚至跟展搞出了几种改善耕地质量的举措,例如,在干旱的土地上,通过用淤泥覆盖地表的办法,可以增加粮食的产量。
赵括常常不在家,而照顾三个孩子的事情,就落在了艺和赵母的身上,政已经长大了,在今年的元月,他也有十岁了,从小在浓郁的学术氛围里长大的他,做事有条理,从不爱胡闹,愈发的成熟,不需要他人来照看,只是赵康和成蟜,尤其是赵康,就不能离开艺和赵母的视线。
稍不留意,他就会沾着一身的泥笑嘻嘻的走过来,还拿这些泥往可怜的成蟜身上蹭,然后告诉艺,这都是成蟜干的!跟我无关!
成蟜委屈的嚎啕大哭,而康得意洋洋的看着母亲。
然后,康就会迎来母亲的一顿痛打。
可赵康就是这样的性子,非常的顽劣,非常的欠打,赵母告诉艺,括年幼的时候跟康差不多,总是被奢挂起来打,艺这才明白,为什么赵括谈及自己童年的时候,总是会提到自己被父亲挂起来打的事情,原来如此。而艺常常拿这件事来跟赵括开玩笑,弄得赵括很是生气,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不过,赵括是不敢再说自己年幼时所接受的严厉教育了。
艺正在院落里舂米,赵母则是织着衣服,时不时的看着康,这三个孩子,她只需要盯住赵康就好。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叩响了大门。赵母看向了在不远处读书的赵政,方才说道:“政,开下门!”,赵政无奈的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他开了门,看了片刻,忽然就关上了门。
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阎王归来
他的这个举动,让赵母有些惊讶,问道:“门外是何人?”
“大概是走错了吧。”,赵政随意的说了一句,继续看起了竹简。
赵母皱着眉头,看向了门口,大门被推开,一个妇人有些尴尬的走了进来,赵母眯着双眼,打量了许久,方才认出她来,冷哼了一声,转过身,也不说话,反而是在忙碌着的艺,笑着站起身来,急忙走到了她的身边,来人正是赵姬。当初异人将赵姬托付给赵括,如今也已是过去了十年。
九龍都市
在这十年里,大家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当初那个清纯胆怯的艺,如今成为了两个孩子的母亲…
当初那个忧国忧民的年轻人,如今成为了老农。
当初那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如今也是长大了。
而唯独没有发生变化的,大概就是赵姬,她看起来还是一样的美艳,跟十年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她变得更加妩媚了,艺笑着将她迎进了屋内,这才准备给她弄些吃的,赵姬并没有开口,只是笑吟吟的点着头,又看向了赵政。赵政埋头读着书,完全没有理会她。
赵姬随后又看向了其他两个孩子,他们此刻也是停下来,认真的盯着赵姬看。
成蟜有些怕生,他好奇的看了赵姬一眼,而发现赵姬也在看自己的时候,他就害怕的躲在了赵康的身后,而赵康就不怕她了,赵康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笑着走到了她的面前,抬起头,询问道:“您是什么人呢?您来找谁呢?”
赵姬看着面前的小家伙,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方才问道:“你又是谁啊?”
“我是武成君的次子!我唤作康,健康的康,我今年四岁…”,赵康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赵姬有些惊讶,她又看了看远处的成蟜,便逗着康聊了起来。
赵康也是越聊越开心,他咧着嘴,笑着说道:“您真美啊,说话也好听…等我长大了可以娶您嘛?”
赵姬大笑了起来。
而远处正在读书的政却是跳了起来,他指着赵康,大声的咆哮道:“你给我滚进内室去!!敢走出一步我打断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