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2fy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康納的霍格沃茲討論-第三四七章 第一代黑魔王-4tzqr

康納的霍格沃茲
小說推薦康納的霍格沃茲
【我拒绝再屈从于它之下。】
这句话在几十年前,不知道曾让多少巫师热血沸腾。
这句话出自一个敢于向整个魔法世界发起挑战的巫师——盖勒特·格林德沃之口。
康纳从很多资料上了解到,几十年前的巫师界远远没有如今这般开明,当年的《国际保密法》严令禁止巫师与麻瓜产生联系。
那时的巫师们对魔法界的保密力度到了苛刻的程度,巫师与麻瓜之间禁止通婚,一旦做出可能暴露魔法界的事情,甚至会被判处死刑。
这种苛刻的法律在很多巫师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的。
我们可是会魔法的巫师!我们远比麻瓜们强大!我们拥有着麻瓜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力量!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法律却是在保护麻瓜?我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却只能活得像阴沟里的老鼠,连光明正大的活在这个世界上都做不到,为什么??!
这是很多巫师们发自内心的不满与质问,但是在过去的年代,没有人能给他们答案,没有人敢于做出改变…
就在这个时候,格林德沃出现了,他呼吁,那些不愿意屈服于巫师法,想要争取属于巫师的自由的人们,站起来!和他走在一起!建立一个推翻了麻瓜的“暴政”,让巫师去领导麻瓜,让巫师能够自由地行走在阳光之下的世界!
当然,他失败了,1945年的那场传奇决斗,他败在了邓布利多手下。
他的革命没能成功,作为失败者,世人将他称为第一代黑魔王。
这就是盖勒特·格林德沃。
在被邓布利多击败后,格林德沃被关押在了纽蒙迦德,至今已经过去了四十七年了。
然后,在今天,康纳见到了这位传奇一般的人物…以一种很特殊的方式…
——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种污秽的监牢不应该是我们伟大的白巫师邓布利多该来的地方才是。”
纽蒙迦德的入口,康纳和邓布利多被一个白毛老头子拦下了。
这是一个看起来和邓布利多差不多岁数的老头,不过比起慈眉善目的邓布利多,这位老爷子要看起来就不是个好惹的,胡子拉碴,目光凶狠,不怒自威,而且看起来身子骨很是硬朗,兴许还能打拳。
这和康纳在电影中看到的那个萎靡瘦弱的老头完全不一样,康纳都怀疑他根本不是格林德沃了,这个该不会是监狱看守吧?不是说那老爷子是被关在塔顶的么?
邓布利多脸色复杂地叹了口气:“我记得我在脸书上告诉过你,我要过来了的。”
好吧,邓布利多否定了康纳的无聊猜测,这位确实就是传说中的猛男格林德沃。
“嗯?谁闲的没事会记得天天去看那种破书?”
“我记得我们昨晚聊得还挺顺利。”
“我怎么没有这种记忆?我已经四十多年没有和人说过话了,怎么可能会和你这种大人物相谈甚欢呢!?”
“……”邓布利多又重重地叹了口气,“好久不见了,盖勒特。”
“……”格林德沃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都没说,他猛一挥袖,转身走进了塔楼。
“……”康纳看了看远去的格林德沃,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邓布利多,一个头两个大,这诡异的气氛整的他浑身难受。
“那个…邓布利多教授?”最终康纳还是顶不住这让人头皮发麻的气氛,推了推身边的邓布利多,这还是康纳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失态呢,看来某些小道消息可信度极高啊…
“啊,抱歉,让你见笑了,我们走吧,他在里面等着我们。”邓布利多回过神来,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带着康纳往里面走去。
走到里面才发现,这座塔楼里竟然一个看守都没有,这真的是一座监狱吗?康纳忍不住问了出来:“邓布利多教授,这里只有格林德沃先生一个人吗?”
邓布利多有些感慨地点了点头:“是的,这个世上不存在能关住他的监狱,能关住这个人的只有他自己…”
哇…这么霸气的吗…康纳吐了吐舌头,回想起他看过的那些报道,这位大神当年可是能把那些抓捕他的国际巫师联合会的傲罗们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存在,越狱的经验非常丰富,即便是没有了魔杖,也不是一般的监狱能关得住的。
“这座名叫纽蒙迦德的监狱,是他当年用来关押那些与他作对的人的…”邓布利多用有些怀念的语气说道:“当年他输给我后…选择了自困其中,这也是他投降的条件之一…”
当年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传奇决斗,以两人的胜负来决定巫师界的未来…那确实是个恢弘的场面,值得怀念…
虽然见到了传说中的名人,知道了大佬的牛13,但康纳还是没有搞明白邓布利多带自己过来见格林德沃是要闹哪样…
听格林德沃的意思,邓布利多这四十多年来就没有来过这个地方,结果今天却带着自己跑了过来,两人进行了一番意(da)义(qing)不(ma)明(qiao)的对话,然后又一个头也不回地走掉了…康纳表示,他实在是看不懂这操作。
邓布利多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也没打算和康纳解释一下,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人慢慢走到了顶楼,看到了站在硬板床边,眺望远方的格林德沃,这位黑魔王的生活条件看起来不怎么样…
“这里看到的风景,和五十年前比,变化了好多。”
“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但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风景。”
“这世界总是会逐渐变好的…”
“呵…”格林德沃转过身,嗤笑着说道:“这个【好】可不一定是我们想要的好。”
“……”邓布利多沉默了一下,把身边的康纳给推了出来:“我今天来是想给你介绍一个人的,这是康纳·莱克,我的学生。”
“额…”康纳一个不经意被推了个踉跄,这还是邓布利多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说自己是他的学生呢…康纳挠了挠头傻笑着说道:“啊哈哈,你好,格林德沃先生,我是康纳·莱克。”
格林德沃第一次把目光放到了康纳身上:“你就是那个弄出了这本破书的小子?”
格林德沃指了指他床边摆放着的脸书,语气不是那么友好。
“啊对,是的。”康纳继续傻笑,他暂时还没想好应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眼前这尊大神。
然后,格林德沃的目光被康纳的耳坠吸引住了,因为那上面印着死亡圣器的标志,那可是属于他的标志,当年他的“革命军”用的就是这个符号,格林德沃嘴角勾起了一点笑容:“呵,没想到我还有这么年轻的崇拜者吗?”
“啊?啊!不不不…你可千万别误会了..”康纳疯狂摆手以证清白:“我只是随便从童话书上找了个图画上去而已,我可不是你的崇拜者,我真的不是!”
“……”格林德沃的笑容僵在脸上,他扭过头对着邓布利多说道:“阿不思,你带这个小鬼过来就是为了寻我开心吗?”
邓布利多笑了笑,摇头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收了个不错的学生,来找你炫耀一下而已…”
“康纳是个好孩子,而且…他和你很像。”
康纳:“???”
格林德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