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mn2言情小說 全球戰國 愛下-第七三四章 曹變蛟的夜襲推薦-8oerr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时间来到了1642年的12月3日。
“早安,克伦威尔阁下。”
狂魔縱橫
“早安,拉伊蒙多阁下。昨晚睡得好么?”
“很好,昨晚别说炮声,就连冷枪响都没有,我连中途都没有醒过一次,一觉睡到了天亮。”
紅樓夜 夜雨驚
“哈哈!”坐上餐桌,自有黑人奴仆为其系上餐巾,克伦威尔喝了一大口热牛奶,舒服的吐了一口气:“已经三天了,自从三天前,西北侧翼再次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后,整整三天,两条战线都安静了。哈,那个张献忠,居然还致信给我,要我像个男人一样出去跟他单挑决斗?他这样的表现,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这充分说明,中国指挥官,不管是李自成还是张献忠,都已经无能为力,只好气急败坏了。”
“哈哈哈,您说得很对。”咬下一大块面包后,克伦威尔嘟嘟囔囔的道:“现在战事已经完全停止了,接下来就是长时间的对峙,拉伊蒙多,请放心。我在美洲这么多年,对双方的实力还是很清楚的。他们拿到的秘鲁总督区,在我率军撤退之前,几乎把每一粒粮食都搜刮走了。而我们的身后,却是很多年都没有匪患的墨西哥。而且我们还有巴鲁迪斯伯爵率领的海军为我们护送运输船队……所以,拼后勤,叛军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是的,阁下。当敌人失去了进攻得锐气而不得不原地固守后,我们就已经赢了一大半。接下来,就是等敌人的后勤撑不住了被迫撤退,然后我们沿路追杀了。”
“哎~”再次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克伦威尔重重的躺在靠背上:“真是期望那一天早点到来啊,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了。这次拿到了李自成、张献忠的人头后,希望菲利普陛下能够开恩,允许我回家,我太久没见到我的妻子了……到时候,我就在自己的小庄园里和家人安静的生活吧。”
你这老色bi在美洲夜夜做新郎,哪里会想自己的妻子了?
当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是到了拉伊蒙多的嘴里,却是这么说的:“阁下,您的品德实在是太高贵了。以您在美洲多年的辛劳和功绩。这里的战事结束后,菲利普陛下肯定会给你一大块封地,赐封你为公爵的。而您的夫人,在成为公爵夫人的那一刻。她就会明白,这么多年的等待,一切都是值得的。”
“哈哈哈,那就托你的吉言了。呃,不过说到陛下,我突然想起来,我们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对路易斯殿下太过冷落了?就这样把他扔在波哥大,不闻不问快半个月了吧?”
“哼~”号称圣眷浓郁得大海都化不开的拉伊蒙多不屑的哼了一声:“那位是墨西哥亲王,其实待在墨西哥城才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算了算了,阁下,请您以美洲军总司令的名义,给路易斯中尉一封嘉奖电吧。就说表彰他这段时间在波哥大操持全军后勤有条不紊,极大的保障了前线的稳定,嗯,顺便提升他为上尉。”
“唔~哈哈哈,这个建议好,我用过早餐就让手下的参谋起草一篇措辞优美的嘉奖电。如此一来,那位殿下就不会一天到晚吵着闹着要到前线了。”
……
抛开心情舒畅,自认为胜券在握,不断商业互吹的两人。同样是在12月3日,波哥大城区以北二十多公里外。一队身着灰黄色迷彩的队伍,有序的从海拔五千多米的西科迪勒拉山脉,逐渐的下降到了海拔两千多米的苏玛帕斯高原。
一路危情:攀上女领导 伊尔
我有一百个神级徒弟
是的,按照朱由栋提出的最强的单兵,最好的装备,最严的训练,最难的任务这“四最”标准。大明特种兵的军服,不是大明陆军的一片绿,而是迷彩。
在17世纪,数码迷彩还影子都看不到的时代。要弄出一套迷彩服,耗费的工时极长,对衣服的材质要求极高。总而言之,其成本是昂贵的。但是在朱由栋看来,只要特种兵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老大,我回来了。”
蜀漢的復興 混吃等死
“辛苦了,喝口水,前面的情况如何?”
“从这里出发,东南方向走十公里左右,找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就能在望远镜里看到密集的房屋了。再远一点,在地平线的边缘处,隐约可见高耸的城墙。想来应该就是波哥大城了。”
“一路之上人迹多不多?”
“很多!我们匍匐前进到距离官道只有两公里的地方近距离观察过了,波哥大以北的官道上,主要是各种络绎不绝的四轮马车,以及少量的行人。我们注意到,在官道上,从北向南走的车辆,牲畜们拉动车辆都极为吃力。而从南向北走的车辆,几乎都是空载。同时,官道右半侧的水泥路面明显被压得比左半侧更烂一些。”
扑倒吧,少爷
“看来督师事先分析得不错,敌人从墨西哥或者欧洲本土运来的粮食、弹药等,全都是在波哥大这里集结。嘶,这么多人,你们没有被发现吧?”
“老大放心,这套迷彩服的效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在基多训练的时候,那些普通陆军的土包子,一千米的距离,让他们拿着望远镜都看不出来。而波哥大这边和基多的海拔差不多,植被也差不多,更别说我们这次为了保险起见,是在两公里之外观察了。”
“那就好。团副,现在部队情况怎么样?”
“团长,经过统计,全团启程的时候满员五千人。经过十天的高强度山地行军,急性肺水肿,冻伤,摔伤,病故……累计减员一千二百三十人。弹药什么的,除了迫击炮就没有重武器。就算是迫击炮,也只有四十门,每门炮大约有七枚炮弹。兄弟们的冲锋枪,人均十个弹夹。”
“……足够了。吩咐下去,各营连排班统计现有人数,我们在今晚八点开始出发,奔袭二十公里,力争在零点前抵达波哥大城下。一战拿下此城!”
“团长,我必须要提醒你,我们的斥候没能摸入波哥大,不清楚该城现在有多少守军。”
“没听刚才的兄弟说嘛,官道车马络绎不绝,无法底近侦查。而且……”他咬了咬牙:“我相信张献忠和李自成在正面战场打得极狠,已经成功的把波哥大的部分兵力调出去了。”
“……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来都来了,总不能又爬回去吧。再说了,出发前督师拼尽全力才给我们准备的四万个氧气瓶已经消耗一空。本土送来的登山鞋也差不多全废了。这就是想走回头路都没法走啊……反正,是生是死,就是这一锤子了。”
单身奋斗史
“正是如此,执行命令。告诉兄弟们,啃了十天的冰罐头,大家辛苦了。今晚拿下波哥大,我请大家吃烤肉!”
“好嘞!”
……
3日夜间晚上八点,时年21岁的路易斯王子,在一众侍从的护卫下,例行的对城防进行巡查。而真正的波哥大城防司令,名为马丁的一位子爵,虽然内心极为不满,但此时也只有陪着笑脸,在王子殿下的身后亦步亦趋着。
“呼~子爵阁下,大本营的总预备队被多次抽调,以至于现在只有一万人。守御这么大的城市,其实是严重不足的。所以,务必要认真再认真。告诉士兵们,我知道他们每天都待在城墙上很难受。但请大家务必再坚持一段时间,我相信,前线传来彻底大胜的消息不会很久了。到时候大家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是,请殿下放心。我们一定认真执行您的命令。”
“子爵阁下办事,我是信任的。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您了,我回城休息了。”
“好的,祝您晚安,殿下。”
待得路易斯下城后,马丁子爵一开始的笑脸瞬间消失:哼,战局已经如此明显,叛军进攻乏力,就等着他们撤退后我们沿途追杀了。你还要在这里每晚巡视,你知不知道虽然波哥大所处的纬度只有4度,但他是高原城市啊,到了晚上还是很冷的!你受得了,我们受不了啊!
再说了,你要求大家不轮休,二十四小时都驻守在城墙上,有本事你自己身先士卒啊!当年鲁道夫亲王带兵的时候就是这样,那时候可没有任何士兵敢阳奉阴违。可是现在呢?哦,你让我们住在城墙上,你自己巡视一圈后回城抱着女人睡大觉。凭什么?
在内心深处吐完槽以后,子爵大人装模作样的巡视了一圈,也溜到城内温暖的房间去安慰他的印第安女奴了。至于城墙上的其他官兵们,相当一部分也都悄悄的下了城,回到了兵营的房间里。只留下一些倒霉蛋,在清冷的空气中,站在城墙上瑟瑟发抖。
这不奇怪:驻守在波哥大的这个西班牙师,说起来没有被抽调的时候足足有两万人。但实际上他们是以前的西班牙驻美洲部队被打散后零时整编起来的。说白了就是一群残兵败将。这样的队伍,或许顶在一线,和其他士气高昂的部队一起作战的时候还能发挥一点所谓“丰富的经验”。但是当他们驻守在后方,尤其是战况已经非常清楚,本地不可能遭受攻击的情况下。要让这些老兵油子认真起来,那是真的难为他们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时间慢慢的来到了晚上十一点五十分,城墙上的西班牙守军大多都围着篝火进入了梦乡。而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用望远镜从城墙上望出去,就能看到,远处的地平线上,黑暗中,有无数个模糊的身影,正在朝着波哥大迅速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