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1sw精品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1136、全村的希望推薦-86gky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眼看刘医生已经在帮方主任救治,顾晨感觉自己呆在这里也是多余。
但是因为考虑到方主任可能是水银中毒。
出于职业反应,顾晨还是询问道:“你们方主任最近在工作中,有没有跟谁起过冲突?”
“有吗?”胖医生看着身边的同事,若有所思道:“我怎么感觉没有?”
“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方主任主要管人事。”高瘦医生也是摇了摇脑袋。
随后顾晨将目光投向护士小丽。
护士小丽眸子一瞪:“你们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方主任的跟屁虫,我哪知道啊。”
顾晨思考片刻,又道:“那方主任水银中毒是怎么回事?他作为一名中医院的工作人员,没道理会出现这种情况。”
“要知道,水银在普通人生活当中,是很少被接触到的。”
“没错,警察同志说的对。”护士小丽听着顾晨的说辞,也是跟腔着说道:“更何况,方主任还是哈佛博士后毕业呢,正儿八经的海归。”
“这个高学历?”闻言护士小丽说辞,卢薇薇当即一愣:“原来方主任是海归?还是哈佛博士后毕业?”
“对呀。”感觉这些警察应该对这方面不太了解,护士小丽也是解释着说道:“这个方主任,人家还不到40岁,可人家确实是海归医学博士,而且人家方主任还是作为特殊人才被引进到了江南市中医院的,很受领导器重。”
“后来也当上了人事处处长,感觉挺能干的一个人。”
“哈弗海归博士后,学医的,干人事?”王警官闻言,感觉有点大材小用的意识。
胖医生看出了大家的顾虑,也是解释说道:“这没什么,方主任的确是被人才引进到这里的,安排做人事处处长,只是暂时的,毕竟职位空缺就那么多。”
“但是方主任的能力不容置疑,那是有真本事的人。”
“如此一来,会不会得罪一些人?”顾晨掏出随身携带的便签纸,开始询问起来。
高瘦医生默默摇头:“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作为一名医院领导,又是干人事处这种工作,说不得罪人,那肯定也不现实,这种职位还真容易得罪人。”
“那就对了。”闻言几人说辞,也正如顾晨所猜想的那样。
要知道,作为一名人事处处长,在调配医院岗位的同时,必然会得罪一些对岗位不太满意的同事。
那这会不会间接导致有人对方处长不满,从而加害于他呢?
从水银中毒事件来看,显然如果不是方处长自己失误造成的,那就必定是医院里的人动的手脚。
顾晨将这些厉害关系,跟几人沟通一番后,几人同时陷入沉思。
而就在此时,负责对方主任急救的刘医生,也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急诊室。
大家暂时将讨论放在一边,将刘医生围拢过去。
“老刘,怎么样?”胖医生忙问。
刘医生叹息道:“水银中毒。”
“是哪种形式的水银中毒。”顾晨也问。
刘医生皱起眉头,也是无奈说道:“说来也奇怪,目前从方主任的情况来看,很大可能是吸入式水银中毒,可他是怎么中毒的?”
也就在刘医生话音刚落之际,顾晨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在开方主任轿车的时候,曾经发现方主任的香烟丢在车内。
想到这里,顾晨忙问几人道:“方主任平时有抽烟的习惯吗?”
“有啊,他经常抽烟,也是个老烟民了。”胖医生说。
护士小丽也接话道:“有时候一天抽一包,反正我感觉他挺爱吸烟的。”
顾晨瞥了眼身边的袁莎莎,将车钥匙交给她道:“小袁,在方主任的车上,还放着一包香烟,你帮我拿过来。”
“没问题。”袁莎莎一把接过车钥匙,转身准备离开。
可就在此时,顾晨又提醒道:“注意香烟上的残留物,记住,把它取证过来。”
听到“取证”二字时,袁莎莎恍然大悟,显然知道顾晨的用意,于是点头笑道:“放心吧顾师兄,我知道该怎么做。”
话音落下,袁莎莎转身消失在走道中。
鬼王的獨寵新娘
众人看着袁莎莎消失的背影,又看着双手抱胸,正在思考的库存。
刘医生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忙问顾晨道:“你的意思是……香烟?”
顾晨没说话,只是默默点头。
胖医生与高瘦医生面面相觑,二人在短暂思考了几秒后,胖医生也是主动询问道:“难道警察同志的意思是……香烟上有水银残留?”
顾晨依旧是默默点头。
护士小丽有些茫然,赶紧问顾晨:“可是这种方式也能导致水银中毒?”
“当然可以。”感觉护士小丽似乎对这些不是很了解,顾晨赶紧解释说道:“其实早在19世纪50年代,就有人曾把金汞齐,也就是金和水银混成的合金,藏进香烟里偷盗出来。”
“因为他们吸完香烟后,会把内含金汞齐的香烟弹进垃圾桶里,然后再翻找收集。”
“但是后来有窃金贼死于汞中毒之后,这种诈术才不再为人使用。”
“可以说,这些都是有考究的,尤其是涂抹了水银的香烟,更容易被人体吸收进入血流,因此症状出现速度也快得多,也许不到几个小时,而且还可能引发所谓的金属熏烟热。”
“金属熏烟热?”卢薇薇对这方面不是太懂,也是不由好奇问道。
刘医生则是在一旁解释:“其实金属熏烟热,是一种肺脏发炎症,和肺炎非常相似,肇因是吸入的烟尘含有金属所致。”
“而且这种症状包括胸痛、呼吸困难和咳嗽,有时会咳出带血丝的痰液。”
“没错。”见刘医生已经将自己要说的东西解释出来,顾晨也是淡淡说道:“还要附带说一下,这类症状也常见于1850年相当盛行的肺结核。”
“假如方主任一再吸入或者处理低浓度水银持续数周或数月,那么中毒就会是慢性的,并不会急性发作。”
“此时症状出现的速度会缓慢得多,最初他有可能感到恶心,还会上吐下泻的,几天之后可能长出皮疹,再过数日或数周出现神经症状,好比感到麻痹以及四肢无力、畏光、头痛、神智迷乱,最后是带有妄想的精神疾病。”
“太可怕了。”闻言顾晨说辞,护士小丽黛眉微蹙,感觉有些细思极恐。
而就在此时,袁莎莎也小心翼翼的用餐巾纸将香烟盒拿在手里,走到顾晨面前道:“顾师兄,东西已经取来了。”
顾晨接过之后,轻轻拨开,随后抽出一支香烟,放在鼻尖用手扇了扇。
可很快,顾晨的表情出现微妙的变化。
结合顾晨之前所说的那些情况,大家面面相觑,似乎也猜到些什么。
“所以这些香烟上被人涂抹了水银?”高瘦医生问。
顾晨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将香烟盒重新用餐巾纸包好后,交给袁莎莎道:“小袁你再辛苦下,把这盒香烟,立刻送往市区技术科,让他们帮忙检测一下。”
“我明白。”知道顾晨意思的袁莎莎,立马将香烟盒收好,随后再次离开。
此时此刻,现场气氛变得诡异起来,几人瞬间将顾晨包围在中间。
护士小丽忙问道:“警察同志,难道香烟上真的有水银?”
顾晨摇头:“目前来说,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还需要等待技术科检测。”
“要真是这样,那说明有人要至方主任于死地。”王警官思细级恐的看向几人,也是赶紧询问道:“他这颗香烟是哪买的?”
“不知道啊。”众人摇头。
“一定是有人动过他的香烟。”顾晨眉头微微一蹙,扭头看向众人道:“作为一个海归博士后,方主任不会不清楚,水银涂抹在香烟上的危害。”
“可即便是知道,却没有发现,可能是大意,又或者根本就没想到,而能够轻易在方主任香烟上动手脚的人,也必定是他身边的人。”
“啊?”
众人闻言,相互看看彼此,一时间也乱了方寸,都在猜测那名作案者是谁。
而此时顾晨话锋一转,又道:“当然,这只是假设,一起都还要以检测结果为准。”
“但是已经可以确认,方主任为水银中毒。”刘医生说。
胖医生也赶紧道:“是啊,既然是水银中毒,那必定是有人动了手脚。”
流夏盛秋
“所以我问你们,方主任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见几人还在纠结,顾晨依然将之前那个问题抛出。
此时此刻,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所有人看向彼此,但却给不出答案。
也就在大家讨论之际,方主任也被护士推出急救室,准备送往病房。
见方主任依旧陷入昏迷状态,顾晨也是提醒道:“你们最好安排人手看住方主任,既然有人要对他不利,那就更应该特别小心。”
“警察同志。”护士小丽犹豫了几秒,这才小声说道:“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你但说无妨。”顾晨说。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护士小丽瞥了眼身边的几人,表情明显有些忌讳。
“不方便说吗?”顾晨犹豫了几秒,又道:“这样吧,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单独聊聊?”
“可以,那我们去院子里说吧。”护士小丽话语落下,直接穿过几人,往中医院的院落走去。
顾晨见状,也跟了过去。
随后王警官和卢薇薇,在跟几名医生简单的交流几句后,也都紧跟其后。
仙劫:盜墓小仙的隔世緣
院落中,护士小丽将几人带到一处凉亭躲雪,见几人都在,也就敞开说道:“其实,方主任这个人很复杂。”
“你是指哪方面?”顾晨问。
护士小丽左右观察,见周围已经没有人后,这才又道:“我是指私人生活方面,因为他跟医院里不少女护士都传出过绯闻。”
“还有这种事情?”卢薇薇最喜欢听八卦。
见护士小丽聊的是医院领导和护士的绯闻,耳朵顿时竖立起来。
顾晨也是掏出便笺纸,瞥了眼身边的卢薇薇。
卢薇薇秒懂顾晨意思,赶紧掏出自己手机。
由于没有携带执法记录仪,因此卢薇薇只能用手机录制。
片翼的菲利奧奇爾
“说来听听。”顾晨道。
“嗯。”护士小丽默默点头,也是若有所思道:“之前我们医院来了一个22岁的女护士,叫何雯,也是大学毕业,以临时工的身份进入到我们江南市中医院工作。”
“虽然是临时工吧,但是感觉出生自农村的何雯,能进入到这么好的医院工作,她还是蛮开心的。”
“这个何雯你了解多少?”顾晨问。
“不算很熟,但平时在食堂吃饭,也会聊聊天什么的。”护士小丽说。
顾晨默默点头又道:“你继续说下去。”
“嗯。”护士小丽默默点头,又道:“刚才说到她来自农村,当然,我没有歧视她的意思,我只是感觉她能在中医院上班,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而且她也跟我说过,她的家人也挺高兴,毕竟女儿能在江南市中医院上班,她家人在村里面也倍有面子,说她是全村的希望,这个是她自己告诉我的。”
见顾晨认真记录,小丽也是长叹一声,淡淡道:“那个时候,风华正茂的何雯认为,只要自己努力,命运就会被改变,哪知道人生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她入职之后,被分配到了医院的人事处,领头的上司就是方处长,一位将近40岁的海归医学博士。”
“而且方处长其实只比刘爽早来一年。”
“呃……”闻言护士小丽说辞,卢薇薇若有所思道:“你说这些,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王府小媳妇 笑佳人
“对啊,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何雯跟方处长之间的事情。”护士小丽说。
大家面面相觑,似乎也能猜到一些端倪。
顾晨挥手道:“你继续说下去。”
情迷心竅:BOSS請認栽 紅塵飄雪
“嗯。”默默点头,护士小丽也是双手抱胸,靠在凉亭一侧道:“起初,方处长来到我们中医院,因为是高学历,毕竟人家是哈佛大学博士后毕业,所以大家讨论比较多,也比较关注他。”
“后来知道,方处长也是有家室的人,但我们一旦都不奇怪,毕竟快40岁的人了,有家室很正常嘛。”
帝皇冷妃
“但是被我们医院里人津津乐道的,并不是他的家室,而是他跟妻子的感情风波。”
“感情不合?”王警官说。
护士小丽默默点头:“差不多吧,他妻子认为在中医院上班,有点浪费时间。”
“虽然方处长是被医院引进的高端人才,但是在工作安排方面,的确没有考虑周到。”
“再加上方处长的妻子喜欢在一线城市生活,她不希望方处长待在江南市,比起自己的祖国,她妻子更喜欢去国外生活,因为她向往这样的生活,甚至说,她的那些闺蜜,很多都生活在国外。”
“因此会给她造成一种心态失衡,导致两夫妻经常吵架,婚姻也是突然触礁。”
顿了顿,护士小丽又道:“后来我们又听说,方处长跟妻子的感情走到了尽头,两人偷偷离婚。”
“偷偷离婚?”卢薇薇捕捉到关键词。
护士小丽却是默默点头:“当然啦,这种事情只能偷偷摸摸,毕竟名声传出去,有点没面子,好歹方处长也是医院的领导吧?”
“那既然是偷偷的,你们怎么又会知道呢?”王警官也表示不解。
护士小丽挥了挥手:“这还不简单?因为上次有同事路过婚姻登记处,看到了方主任跟妻子离婚,所以医院这才传开的。”
仙戒神途
“原来是这样?”这么一说,王警官似乎也明白了,也是赶紧又道:“那你继续说下去吧。”
“嗯。”护士小丽挠挠后脑,继续解释:“后来吧,这个方处长看医院人都在议论他离婚的事情,开始还有点反感,后来反而感觉是解脱。”
“医院的人经常看见他下班之后去夜店,反正玩的挺嗨的,再后来,在工作上也有建树,再加上自己作为特殊人才被引进到了江南市中医院,也很受领导器重。”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方处长当上了人事处的处长,而年轻开朗,相貌出众的何雯也成了他的下属。”
“可能就是在那段时间的空窗期吧,何雯引起了方处长的注意。”
“感觉是要搞事情啊?”王警官眉头一挑,继续问小丽:“所以这个方处长,对这个何雯有点意思对吗?”
护士小丽摆摆手:“不是有一点意思,是非常有意思,只要不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而且后来这个方处长过生日,邀请了一众同事聚餐,这里面也包括何雯。”
说道这里,护士小丽忽然放低了语调,靠近众人低声道:“注意,也就是在当天,这个何雯很快就喝醉了。”
“而且就在当晚,方处长自称为了尽到领导的职责,要亲自送何雯回家。”
“可转过身来,他就把迷迷糊糊的何雯带回了自己的家中,并强行跟她发生了关系。”
“啊?这……这也太禽兽了吧?”卢薇薇闻言,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顾晨则是问小丽:“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还能不知道吗?就两人这每天看彼此的眼神都不对,大家一猜就知道两人有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