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flx扣人心弦的小說 左道傾天笔趣-第五百三十七章 所謂養蠱之戰(下)【第三更!】讀書-8lwi2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说到这里,四个人倒是不约而同的一起笑了起来。
这还真不是东方正阳贬低巫盟,虽然巫盟那边近些年来也涌现了不少的优秀统帅,但长久以来巫盟中人对于身体强横的自信,让他们在战争的时候,往往会采取相对强硬的方式。
这一点属于民族特色,错非极大的挫折,真的很难改变。
圣兽昊淼 牧阳
而星魂这边则不然。
星魂这边采用的乃是持续壮大自身实力,一边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以谋辅战,借势发力。
但星魂这边纵使使用百般算计,困住巫盟的大部队,占到上风的时候,仍旧难免会败在对方的强力援助上。
比如上一次围剿丹空,己方已经是胜券在握,但洪水大巫的强势而临,生生打破了包围圈,反而令到星魂这边吃了大亏,折损良多。而原本在计划中应该被绞杀的丹空大巫,在那一战上,从某种程度来说,反而成了绝佳的诱饵。
这种情况,这种结果,也是星魂众人最最无可奈何的。
知途
而这一切的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只在于……巫盟的巅峰战力,共得十二人之多!
而星魂这边能够与这十二大巫的人手,人头数远远不足!
“但是现在,巫盟虽然明面上还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但我们心里都清楚,如果只有巫盟的话,那么长年累月的打下去,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维持眼前的局面而已。”
“两边大陆井水不犯河水,你也灭不掉我,我也灭不掉你,则是最佳的结果。彼此都没有一战吃掉对方的实力。”
“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改变。妖盟的即将归来,令到这个僵持局面不复,大家心里都清楚,妖盟不比巫盟。”
“当初的巫妖两族大战,好似是两败俱伤,但说到真正的惨重损失,巫盟远远要比妖盟大得多。因为巫盟的巅峰之下的高层战力,那一战之余,已经拼光了、死光了;而妖盟巅峰之下的高层战力,却还是相对完整的!”
“在巫妖大战之后,流落星空之后,洪水大巫等人才渐渐兴起,几乎可以说,其实洪水大巫等人,比起当初巫妖大战的那些前辈们,已经晚了不知道多少年,多少辈。属于……后起之秀!”
“而妖族当初的十大太子,十大凶煞,三百六十五诸天妖神……相信还有不少存在,一直存活到现在。一旦妖盟归来,纵然妖皇不出,单凭这些凶煞妖神……只怕就不是我们现在三大陆联合的力量能够比拟。”
“所以现在必须要培养出来新的种子,最少也得是到我们这个级数的绝世天才……或者,能到左右天王那个层次更好,若是能到达到御座帝君的那个层次……才为最好!”
“而且,新崛起的种子还不能是少数。若是只出现一个两个的,同样还是于事无补。”
“所以我们现在,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最少要培养出……十位以上的超级种子,甚至更多的……能够媲美左右天王的人才出来!”
混世主宰
“如此,加上巫盟培养出来的优质战力,才有可能对抗归来的妖盟!但也只是有可能而已,我们对妖盟的战力认知,不说近乎为零,也是寥寥,实在没有任何把握敢说能够挡得住妖盟。”
“时间短,任务重,只能采用这种最极端的养蛊战略。”
“所以现在才出现了一个现象就是……之前飞天境很少参与战斗,但是我们这一次却将飞天境全部都叫了出来,随时准备参加战斗,最直接原因就是,飞天境也是需要进步上去的,你道巫盟那边为何会有大量的飞天境修者参战,他们一方面是在护持那些有天赋的种子,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藉着战争的压力,自我突破!”
“不能进步,陨落也无妨,纵使是给对方当了踏脚石,令到对方突破,这也是一种成功!”
灵武择天
“从现在开始,其他两边都不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盟友,他们的优质战力,亦是未来的倚靠!”
东方大帅道:“这已经不是星魂的问题,而是三个大陆能否生存下去的问题了。”
“你刚才可没怎么提到道盟大陆。”北宫豪弱弱地说道。
“道盟大陆……”东方正阳露出不屑的神色:“他们一直到此刻,还没有派出参战的大军前来……我已经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了。”
“而之所以让我们四个人知道,就是要让我们四个人明白,只有我们明白了,才会有针对性部署,那些有无尽前途的天才,才不会白白牺牲掉……而是被我们更加合理的安置到各个地方各个战场去磨练,去打磨。”
“此外,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在必要的时候,我们四个人也要出战,最好能在战斗中,突破到天王他们的合道层次,这也是高层让我们知悉个中真相的用意之一吧……”
“至于牺牲,真的是在所难免,我们谁都不忍心,但是我们却必须要这么做,若是连这点心性,这点担当都没有,当真就是妄为一军主帅!”
东方正阳指着脚下的日月关,沉声道:“北宫,你知道么,这日月关,就算是现在挖,往下挖一万丈的深度,底下泥土……也都是红的!”
“这下面的每一缕英魂,无任是巫盟所属,还有星魂同袍,我问你,又有哪一个……不是好汉子?!不是热血男儿?”
北宫豪长长叹了口气,道:“说实在话,道理,我也懂。但是,这几天晚上,每天晚上做梦,总梦见无数的兄弟,浑身浴血的前来问我……”
“他们问我……我们浴血厮杀,不惜牺牲,一腔热血,拼命战斗,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和巫盟联手?为了两个大陆的高层在一起喝喝酒,看看热闹?我们小兵的命,就不是命?只有高层的命,是命?!”
“放肆!”
东方正阳一声怒喝:“北宫,你的这个思想就不对!”
“怎么不对?”
“高层在一起制定战略,怎么了?在一起喝喝酒,又如何?他们聚在一起的初衷是为了喝酒吗?为了他们个人的私欲吗?还不是为了整个人类,乃至巫族生灵的繁衍?”
“既然踏足战场,早就该做下牺牲的准备,兵卒如是,将士如是,主帅亦如是,谁的命也都是命,区别只在于牺牲的价值如何!”
“如果我们能够用我们的牺牲,换取巫盟与星魂的长久和平,永世联盟;能换取高层们天天在一起喝酒,边疆无战事,那我东方正阳情愿立刻就死,绝无二话,心甘情愿!”
“事关整个人类,整个人族,现在的种种牺牲,势在必行!”
东方大帅深吸了一口气,道:“北宫豪,西门烈,如果你们两个的心底,仍旧秉持着这样的想法,那么你们势必不能指挥好这一场旷日持久的养蛊之战;我会汇报御座与帝君,将你们两个撤换掉!”
北宫豪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会撤!我要留在这里,亲自指挥,这一场……养蛊之战!”
人魚養龍進行時 童格
“我也是。”西门烈大帅低着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两人虽然心里已经想通了,但他们两人比起南正乾与东方正阳来说,却更感性一些。
第18号公寓
东方正阳与南正乾,都是那种铁血的统帅,慈不统兵用在他们两人身上,尽是淋漓尽致。
而北宫豪与西门烈,这么多年下来,虽然也能做到面无表情的下达各种残酷作战命令,但是在战后,总会难受良久……
但这并不妨碍两人也成就合格的统帅。
这是个人心性差异,在所难免!
“回去吧。”
“其实说到底,哪怕没有这个计划;但是自古以来,哪一场战争不是养蛊之战?只要有人脱颖而出,那么便是养蛊之战。而哪一场战争没有人横空出世?”
“想通了这一点,也就无所谓难受不难受了。”
东方正阳举杯,轻声一叹,道:“也不用太过耿耿于怀,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要轮到我们亲身上阵、搏命一战了……运气好的话,死在战场上,大可以去到地下,跟兄弟们道个歉赔个罪。”
他苦涩的笑了笑:“只可惜,就连那一天,也是未必有的。”
听闻此说,三位大帅齐齐黯然,良久不语。
东方正阳说的没错,真的到了他们这个级数修者战死的时候,九成九都是灵魂神识一起自爆。所谓,想要去地下向兄弟们道歉赔罪云云,还真是一份奢望。
做不到的。
而以他们的身份,此世是注定要陨灭在战场之上的!缠绵床榻而死这等事,不是他们可以接受的。
所以东方正阳才会说‘运气好的话,死在战场上。’这句话。
这里的“死”,是一种难得至极的死法!
葬靈禁地 廣工男
因为要做到那一点,真的需要运气非常好非常好,遇到那种完全无法抗衡的敌人,根本不给自己自爆的机会,一击必杀。
穿越之绝色宠妃 澡澡熊
如此才能做到。
边疆的激战仍旧在继续。
左帅公司的记者,也组成了四个记者团去往边陲,随军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