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fqi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txt-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風波 一讀書-3zj3h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邺城之中,一片寂静。
在街道的一对一队列兵卒的巡视之中,几乎是所有的百姓都是家家户户关门闭户,一片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生怕乱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冲进来了。
战乱一起,遭殃的还是百姓。
邺城本是太平的,但是突然如来的变故,还是让很多人感受到了战争,特别是突然城门的关闭,更是让人心煌煌。
周王宫没有任何的告示,但是关闭的城门,巡街的兵马,都是让人无法心安的缘由,甚至不敢查探半分。
一个庭院之中。
青年袁熙跪坐上位,神色有些的冷厉,眸光阴沉如水,他看着手下的人,问:“怎么会短短时间有了这么大的变故?”
谋划的很好,只待北部之兵南下,他就能占据邺城,拿捏大义,然而他还没有动手,邺城就已经发现变故了。
四大城门校尉执掌邺城守兵,西北两大城门校尉突然率兵作乱,斩杀东南两大城门校尉,收编其之兵马,镇压全城。
甚至连周王宫都已经被占领,沮授等周国文武百官皆在兵锋之中了。
邺城在一夜之间易主。
快的让他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
“二王子,目前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的西城校尉高凛和北城校尉袁新突然率兵袭击东南两座城门,斩杀东门校尉和南门校尉,收编东南两大城门六千余将士,然后迅速占领了周王宫,很多的官吏都被软禁在的宫城之中,周王宫附近布置三千余精锐,消息都很难传递!”
一个文士拱手说道:“二王子要早做打算,若是暴露行踪,恐怕会有危险!”
“在这也邺城之中,能让两人反水的人不多,是老大吗?”
斗破宅门:农家贵女 迷花
袁熙心中一沉,问。
他知道沮授的能力,四大城门校尉更是执掌的邺城主力之兵,必是父皇的嫡系,能,受沮授之掌控。
突然之间爆发这么大的变故,必然是沮授失去了掌控力,谁能让沮授对这些的兵马失去掌控力。
在他看来,除了自己之外,恐怕只有袁谭了,袁谭手握兵力,如果在邺城,恐怕比之间的更有优势。
“应该不是!”
有人低声的道:“二王子,大王子的踪迹,我们已经打听出来了,他麾下虽然还有一些兵卒,但是并不多,不会有绝对的控制力,也不可能让西门校尉和北门校尉听他的,而且沮相也不会的给人任何作乱的机会,我们的人还打听到了,大王子应该还没有机会入城!”
“那是谁?”
袁熙站起来了,来回踱步,神色有些狂躁起来了,他非常讨厌这种被蒙在鼓里面,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到的情景。
他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心里面真的有些恐惧啊。
“我们在北部的兵马有消息了吗?”
半响之后,袁熙捏一下太阳穴的位置,拳头攥紧,沉思了半响,才低沉的问道。
既然摸不清敌人,那就自己先保命再说,不管怎么样,也没有自己的兵马来的保障,所以他希望自己的兵马已经南下。
在袁熙的堂下有六七人,但是此时此刻听闻袁熙这话,他们皆低头不言。
“说!”
袁熙心中顿时感觉不好,连忙怒吼。
“二王子,我们在北部的主力,并没有进入的魏郡,就已经被击溃了,他们先被黑山军偷袭,张燕亲自率主力,跨过巨鹿,偷袭我部,我部几乎被打散,然后又邯郸令率邯郸县兵击溃在邯郸西郊,只剩下袁九率领的不足两千余残兵进入了魏郡,可兵马疲惫,根本没办法南下!”
左侧一个文士,乃是的袁熙之心腹谋士之一,他苦涩的说道:“我们恐怕没有援兵了!”
“混账!”
袁熙闻言,拍案而起,心中怒不可及。
黑山军!
为什么的黑山军会的偷袭自己。
这就算了。
热情似火:冷酷总裁请走开
邯郸令为什么会出兵攻击他的残部主力,邯郸令那可是的周国的邯郸令,不是其他的诸侯的官吏?
难道连邯郸令都已经……
凤主天下:绝品召唤师 柠檬青花鱼
“韩永这厮,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袁熙眸子爆出一抹的杀意:“他是要背叛我大周王朝,还是他就是在找死吗?”
邯郸令韩永,那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善于内政,也能带兵打仗,在河北更是交游广阔,是一个影响力不凡的人。
“韩永昔日被大王责罚,贬黜邺城,去担任邯郸令,恐怕有些不服,心怀怨恨,恐已经被别人收服了!”有人低沉的说道。
“乱臣贼子!”
袁熙心中有一抹凉意丛生,官渡之战还没有消息回来了,父亲还没有战败,但是周国已经是的人心煌煌的。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韩永昔日也算是周国之中的一员栋梁,不然恶了父王,哪怕不被赐死,也罢官,还能去邯郸任邯郸令,足以说能才具,能让的袁绍都有些爱惜的地步。
这是一个人才。
很多人都知道。
他之前也派人去希望能让其投诚自己的麾下,但是一直没有消息,关心邺城之事,他也就没有太在意了。
倒是没想到,会被他反戈一击,导致自己在北部的主力兵卒,几乎是消耗殆尽。单单一个韩永不算什么。
邯郸也没有多少兵马。
但是如果不止一个韩永呢,韩永能反了,那么很多的县令郡守,说不定也能反了,树倒猢狲散,如今树还没有倒下,猢狲已散去,他袁氏,还有希望吗?
“二王子,现在多说无益了,我们要想办法去应当对才行!”
一个穿着长袍的文士提醒说道。
婚然天成:名少的千亿逃妻
“如何应对?”
袁熙问。
“邺城已经是危险之地,离开邺城,我们北上收拢降兵,还能有机会卷土重来,不然城中一旦注意到你,恐怕我们就麻烦了!”
甄佟是中山国甄家的人,甄家和袁熙联姻,如今算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甄佟投袁熙门下,以谋士而扶之。
甄佟是庶子出身,但是好读书,十年苦读,虽没有什么出头之日,但是恰逢乱世,一招崛起,以一个县主簿的名义,进入了袁绍的眼睛,本应该前途无量的,但是后来甄氏与袁熙结亲,甄氏一族开始的扶持袁熙,可袁熙此人做很多事情有优柔寡断,需要有人为他决断,甄佟就放弃了的官位,入了袁熙府中,做了一员谋士,这些年一直在为袁熙效命,希望有一日能扶持袁熙上位,执掌河北,这样他的地位,才能水涨创高。
“现在离开?”
袁熙不甘心。
“二王子,城中非常危险,最主要的是我们不知道谁发动的政变,若是大王子,还情有可原,但是若是不是大王子,那么他们必然会杀我们,斩断大王的血脉,这样才能颠覆河北的江山!”
甄佟拱手说道。
“是这样吗?”
袁熙有些犹豫。
他来回的踱步,一时之间倒是有些难以决断。
“二王子,恐怕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了,唯有先准备从出城,离开邺城之后,还有会夺回去,不离开,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
甄佟说道:“这里肯定躲不了多久,如果他们强行搜查,半日的功夫,就会暴露了!”
人本来就没有这么好藏的,邺城虽大,但是未必能容得而下一个人的身影,如果执掌城池的人,非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人找出来了,也不是找不出来的。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有人低声的提醒,道:“这时候在城中,我们什么都做不到,唯有出城,才有机会,二王子是要成就大业的,万万不可过于优柔寡断!”
“好吧!”袁熙想了想,认为这话对,如今城中已经乱了,自己还想要趁乱而建立天庭,但是无非就是异想天开而已。
……………………
城外。
军营之中。
袁谭正在的看舆图,他是带兵打仗的,对军事之事更加的了解,会亲自执掌的兵马的调动,这让能让自己的更加的安心。
“大王子,城中有异动!”
“说!”
“昨日城中突然四大城门关闭起来了,然后城中打起来了,很快我们打听到了,是城中西门校尉和北门校尉率部下造反了,格杀了东门和南门两大校尉,整编了他们所有的兵马,如今占据了邺城!”
“什么?”
袁谭瞪眼:“为什么会这样的!”
“大王子,我们也不知道!”
部下众将面面相窥,他们也意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事情,筹备多时,蓄势以待,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被别人给进球了。
植魂師 桑海曲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废物!”
袁谭的脾气自然不见得多好,这时候的更是破口大怒。
“大王子,我们已经尽力打听了,但是他们推动的很快,而且现在城门关闭,他们的防御更是很难被攻破!”
一个副将拱手说道:“如果现在攻城,我们可能没有任何胜算!”
“那我们是不是以坐以待毙!”
众将冷漠的回应这个将领的话。
“非也,这未必不是机会!”
有人开口接上了这个话题,道:“城中动乱,若大王子能以强势之姿杀出去,力挽狂澜,那么也不是不能成为王的!”
周王只有一个,但是他已经离开了,在官渡战场上的,胜负难知,生死未卜,这时候谁执掌邺城,谁就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周王。
“计将安出!”
袁谭顿时一喜,看着文士,连忙说道。
“第一,我们要弄清楚城中的事情,希望不是二王子弄出来的,只要不是,那我们就还有机会!”
“第二,城外有县兵,好几个县城的县兵拥簇了这一次的动乱,只要拿下他们,就有机会,只是万万不可上手段,最好不战而屈人之兵!”
“第三,那就是的我们要的想办法,突破一座城门,不然这样进攻,我们将会被耗死的!”
“第四,那就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邺城有四座城门,外城更多,我们集中主力,进攻一方,以城中的兵力,未必会应对得住,只要入城了,举大王子之旗帜,必能稳如泰山!”
这文士侃侃而谈,但是事实上只要是一个高段的谋士,都认为这些所谓的办法,不过只是照搬一些人的想法而已。
可对于袁谭来说,倒是非常震撼的,他想了想,说道:“就按照这样来做,无论如何,我必须要入住邺城,若不能在父王班师回朝之前,解决邺城之乱,吾等有何之延绵去面对父王啊!”
这时候,只能有进无退了,青州根本回不去了,若没有的河北,没有的邺城,那恐怕他恐怕连藏身之处都没有了。
“不管如何,先快摸清楚城中的情况!”
袁谭目光远眺,他冷静下来了,心思倒是更加冷沉了:“以我那个好弟弟的能力,未必有这个本事,还要在沮授眼皮底下反叛,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我断定,肯定有第三方,甚至是第四方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是黄雀,尚且未知的!”
邺城之乱,乱的是人心,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那就是他们都已经做好的袁绍兵败官渡的准备了。
只有袁绍兵败了,或许才符合他们的心思。
…………………………………………………………
城中,一个不起眼的布店里面。
地窖里面。
贾诩盘膝而坐,在油灯的光芒闪烁之下,显得无比的阴鸷,眉头凝锁。
“查清楚没有?”
他低沉的问。
“不是袁谭,也不是袁熙!”有人回答他。
“那就是景武司!”
贾诩非常问清楚自己的老对手有几分能力,他嘴角扬起了一抹森冷的光芒:“某非常怀疑,景武司怎么可能会掌控邺城!”
没有兵马就掌控不住邺城。
掌控不了邺城,那么就算拿下,也没有任何用处。
“应该是景武司!”
部下一人站出来,拱手禀报说道:“我已经让暗子去打听消息了,景武司突然出手,一出手就是掌控的邺城,的确非常的突然,但是倒也不是的没有希望可能,只是我们现在还才想不到,他们的心思!”
“谭宗的心思深沉的很,他在想什么,很少有人能知道了,我断定,此獠如今就在这里!”贾诩冷沉的说道。
众人沉默。
“北面情况如何,张燕能不能如约定南下?”贾诩问。
“应该可以,张燕部的黑山军,距离邺城,恐怕不止而百公里了,不过一旦兵临城下,很容易就会遭到城外县兵的伏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