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w5dv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愛下-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風波 二-dhnr5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贾诩的计划还是做的很精细的,但是有一句话,计划不如变化,他在做计划的时候,邺城已经发生的变故。
如今他被困在邺城里面,随时都有可能暴露身份。
以景武司对夜楼的敌意来说,他只要身份一暴露,立刻就会被追杀,到时候就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所以他比较关系,城外能不能接应他们。
特别是黑山军。
黑山军算是贾诩的一招奇兵,本来是为了能在进驻邺城夺取先手,毕竟官渡一战只要袁绍败北,那么邺城就算是无主,到时候谁先进入邺城,名义上河北就是归属于他的。
曹操为了名义上能坐镇河北,可是用了不少心思的,最少不让刘备拿下这个大义,这样刘备想要名正言顺的统治河北,并不容易。
“黑山军兵临城下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的进攻,黑山乃是贼众,对于在野之战还算是有些能力,但是攻城,不然是薄弱的!”
有人低声的提醒说道:“如果时间拖得太久了,先不说官渡那边的情况如何,首先燕军就会迅速的南下,到时候我们就失去了优势了!”
燕军主力虽然还被困在河间巨鹿这些地方,因为他们的野心很大,希望能的统治这些地方,因此用上了不少心思。
但是一旦他们发现黑山军南下,以刘备对邺城的渴求,他是不会允许的,他们必然会率主力南下。
燕军的战斗能力,可不是黑山军能媲美了,燕军主力的强大,到时候吃掉邺城,也不过只是简单的事情。
“所以要快!”
贾诩低沉的说道:“尽快把城中的消息,传递出去了,让张燕加快脚步,三日之内,必然兵临城下,七日之内,拿下邺城,不然夜长梦多,我们未必能有机会重夺邺城!”
“是!”
众人点头。
“另外行踪方面,藏匿的好一点,不要给他们的机会,景武司可是这方面的老行当了,他们如今占据主要优势,已经从一个猎物变成猎人了,想要找我们出来了,会更多的办法的!”
贾诩眸子眯起来:“只要漏出了一丝丝的破绽,都会给他们扑抓到机会,然后给他们一锅端的可能!”
众人闻言,心中一寒,贾诩的话,让他们的危机感大增,毕竟能小看任何人,绝不敢小看景武司。
景武司在黑暗的世界,在看不到的战场上,是具备有他们不具备的优势的,夜楼能发展道到了如今,很大程度上,是借鉴了景武司的发展之道。
“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很有规律。
“中郎将,三长两短六声连,是十万火急的暗号!”
“我先下地窖,你们去看看,恐怕不是好消息!”
贾诩面容有些延津起来了。
“是!”
一个中年文士走了出去,然后剩下的人迅速的隐藏起来了,贾诩更是下了地窖的,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从他们安排好的地道离开了。
夜楼在邺城,岂能没有点布置,这样的安全屋,他们还是有不少的。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中年文士回来了,他的面色很难看。
“中郎将,西市的联络点被抄了,所有人被抓了,目前生死不知!”中年人低声的汇报:“而且这是两个时辰之前的事情了!”
“两个时辰之前?”
贾诩瞳孔变色:“不好,我们都危险了,从现在开始,所有人撤出原来的联络点,另外,暂时不要有任何的联系,除非我亲自联系你们!”
“是!”
众人也迅速的点头。
他们都是这一行之中的骁楚,自然明白,这可能是景武司找上门来了。
…………………………
周王宫,一个牢房之中。
牢房之中,没有多少被关押起来的囚犯,倒是有不少人在被严刑拷打之中,哀嚎声在这阴森的地方回荡起来了。
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腰配长剑,推着轮椅上的谭宗,走了进来了。
“招了没有?”
谭宗的眸子有一抹冷意,看着前面木架上绑着的奄奄一息的一个人,问。
“招了一部分,但是还有一些死扛着,骨头够硬的,这夜楼的人,还真是不简单啊!”回答谭宗的是一个要瘦小的中年,消瘦的身体加上一些阴鸷的气氛,整个人都略显阴森。
“死扛着,就让他继续招,招出来,就去核实!”
谭宗平静的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后面一个景武司总旗拱手领命而去。
“现在你还有心情和夜楼玩耍,不怕耽搁了我们的任务啊!”说话的是推着的轮椅的青年,很少有这样的语气和谭宗说话,整个景武司都少,但是青年可以,因为他是景武司第一刺客,也是景武司第一高手。
他是史阿,一个功力强大,剑术无敌的剑客,也是一个把刺客之术炼到的巅峰的强大刺客。
“岳述会把计划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我得给他吸引一下火力,不然让人盯上他了,识破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谭宗淡淡然的说道:“清理一下夜楼,非常有必要,而且我怀疑,贾文和或许已经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了,若是能揪出他来,甚至能比得上一个偷天换日的计划了!”
贾诩,那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谋士,从当年西凉走出来了,历经扶持董卓,归顺曹操,如今执掌夜楼,更是大明的一个超级难缠的敌人。
不把这敌人打掉。
他心里面总有一种的难受的感觉,毕竟只有千日杀敌,没有的千日防敌的说法的。
“能抓到吗?”
史阿楞了一下,问。
“难!”
谭宗倒是没有抱有太多的希望了。
“指挥使大人,夜楼的消息没审出来多少,但是通过对几个官吏的追踪,另外抓到了几个舌头,严刑拷打之下,我们倒是找到了袁熙的行踪!”
一个小旗来禀报。
“袁熙?”
谭宗想了想,道:“把这消息传给韩涛!”
“韩涛现在眼睛都红了,就差翻遍全城,找出来的袁家兄弟的行踪的,你还拱火,不怕失控啊!”史阿撇撇嘴说道。
“就因为他有火,所以才让他把这股火发泄出来的,不然他不会和我们乖乖的合作了,在河北这一幕三分地之上,我们还需要对他依仗!”
“就这么简单?”
史阿不相信。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现金/点币等你拿!
“也不仅仅如此的!”谭宗笑了笑,道:“这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说到底你还是看上人家了!”
史阿道:“觉得他能进入景武司帮你,我觉得未必,你如今声名狼藉,说起景武司的,大明的孩童都得哭起来了,那个读书人愿意帮你啊!”
“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却能却让将士们少流一些鲜血,那就是值得的,而且这样的事情总需要有人来做,我不怕双手染上鲜血,只要能为大明做出贡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谭宗并没有半分的反应,而是非常淡然的说道。
史阿也不反驳。
他们都是行走在黑暗之中的人,但是光明并没有离开他们,他们的光芒,是大明朝堂,是大明天子。
只要大明的天子,承认他们的功勋,哪怕他们一辈子都不能对外人说,他们曾经为了大明平定天下而做出过的贡献,他们也心甘情愿。
在这一点上,牧景做的非常成功了,他给景武司树立了良好的一个信仰,而不是让景武司为了有些功勋地位利益什么而而奋斗。
毕竟走在黑暗之中的人,始终会被黑暗笼罩,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就跌落深渊之中,长而久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心里面都会有很强烈的阴暗面的,他们会变得的狂躁,会变得暴戾,甚至会变得的魔怔起来了。
但是正如同谭宗所言,有些事情,是必须要有人来做的,从谭宗建立景武司开始,他就没有后悔过。
绝色后宫 红枫叶
…………………………
袁熙正在筹备逃出城去,但是却不想到,自己已经被暴露的行踪,他虽然隐藏的不错,但是过于和周国朝堂的官员联系,就成为了他的破绽。
在他的庭院外面,已经布满的卫士,一千将士把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领兵的将士,是韩涛。
韩涛目光死死地看着前面的庭院,这就在周王宫的隔壁,是朝堂一个普通官员的府邸,等于自己眼皮子底下,还真能藏啊,如果不是谭宗的发现了踪迹,自己翻转了整个邺城,都未必能找得到啊。
“少主,已经查探过了,里面有一百二十余人,其中大概有八十余人是披甲持剑的,具有一定的反抗能力,可能前后门还配置有弓弩,所以我们要小心!”
一个青年斥候来禀报。
这是潘凤后下的将领之一,潘凤虽不希望韩涛重出天下,但是他还是在暗中培养的一批保护韩涛的人。
这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会的尊称韩涛为少主,韩氏少主。
“我就想要知道,袁熙在吗?”
韩涛的手心在凝汗,他有些紧张,怕自己的功亏一篑,怕自己的连一个袁氏的人,都杀不了。
这样,他会非常遗憾的。
“应该在!”
地府神职
“那就不等了,杀进去!”韩涛下令,道:“其余人不必留下任何活口,我只要袁熙,一个活的袁熙!”
“是!”
青年领命,转身入军列之中,大声喝起来了:“传令,杀进去,除了袁熙之外,其余人皆杀!”
我的灵异实录
“杀!”
兵马分为两部,一部从正面的进攻,一部从后门进攻,双管齐下,直接攻破了整个府邸。
“敌袭!”
“快快拿兵器的!”
“上弓弦!”
府邸之中的人反应不快,当他们叫起来的时候,敌人已经杀进来了,而且出手凶狠,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机会。
不但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经结束了战斗,整个府邸包括原来的主人在内,一百二十七个人,已经斩杀了一百二十六个。
剩下一个,就是披头散发,被四个虎狼士兵给压住的翩翩公子袁熙。
袁熙本身风度不错,而且相貌堂堂,在河北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的,但是此时此刻的,却如同一条死狗一样,被压在了韩涛面前。
“袁熙?”
韩涛下马,走上来,眸光凝视了一下,看着青年,幽幽的问:“还记得某乎?”
“你是何人?”
袁熙盯着青年,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了,他咬着牙齿,问:“不知道袁某人和阁下,有什么恩怨,要如此杀戮!”
自己还没有想到办法逃出去,麾下的人就已经被斩杀的差不多了,他心里面特别的难受,非常难受。
而这时候,更多的是惊恐,那种生命不由得自己的惊恐,大业未成,他不愿意死。
“我自我介绍一番,我姓韩!”
韩涛心中的戾气仿佛让自己的面容都变得狰狞起来了:“和你,我是没仇怨的,小的时候,我记得还玩的不错,算是朋友,可惜,我和你们袁家,血海深仇,杀不了你父亲,非常遗憾,但是我最少能杀你,父债子偿,理所应当!”
末世女配:恶魔老公,别宠我
“韩……韩……”
袁熙瞳孔睁大,怒喝一声:“你是韩涛!”
袁绍当年被贬至渤海,对于自认为是袁氏门生的冀州牧韩馥来说,自然是多有关心,尽其所能的帮忙。
两家也算是相交不错了,有时候会凑在一起,甚至让家眷同行,一来二去子辈之间就有了交际。
但是这段交际的时间不长,所以印象会很薄弱,而且过去了这么多年,不是小时候,他们都长大成人了,小时候的轮廓,已经是记得不清楚了。
这时候,袁熙倒是急起来的一些,但是眼前的青年,在记忆之中,已经死了,为此自己还有些伤心过一段时间,不过渐渐的就遗忘了。
“看来是记起来了!”
韩涛微微一笑,施施然的说道:“也好,总让你死的一个明白!”
“难怪!”
袁熙面无表情了,他嘀咕的说道:“我道何人能掌控邺城,若是你韩涛,倒也不意外,毕竟……”
如今周国,有不少人当年都是承继了冀州牧府衙而来了,他都曾经效忠过韩馥,而且不少人对当年韩馥之死,都有愧疚。
匪我愆期子無良媒
“韩涛,不是我杀了你们韩氏的人,你不应该找我!”袁熙竭斯底里的叫着。
“袁氏之人,皆杀!”
韩涛心中戾气如火,杀意如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