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神秘的攝魂推薦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这个声音绵柔醇厚,如醉人的美酒般沁人心脾,令听到者晕晕乎乎的。
而阴脉源头的意志,竟然被这个人压住,失去了对这条支流的掌控权。
既然那人说了,他在天外将魏卓找到,给虞渊和祖安、秦珞的感觉,仿佛魏卓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魏卓融合元神,铸就出神位的本源,似乎即将被他给剥夺。
哗!
不仅仅是这条阴脉的支流,就连千鸟界上方,被星族丹妮丝血脉显化的,如雾纱般的河流,阴脉藏隐其中的意志也被他给覆盖。
阴脉源头身为星空中,最为古老神秘的存在之一,居然不能和那人抗衡。
众人心神巨震。
“林宗主,请稍稍等我一阵子。”
他的声音从千鸟界的外部星空,送入“星河渡口”旁,让林道可能清楚地听见。
千鸟界的所有人,界外的那些人,甚至窥探此方者,也都听到了这个奇异声音。
林道可抬起头,看着此绵柔醇厚声音传出的位置,先目显异色,再轻轻点头。
他立即同意了那人的恳请。
郁牧,还有梵鹤卿等人悄然色变,惊骇地看向身影微颤的丹妮丝,望着那条怪异的星之雾纱。
他们知道在雾纱内,暗含着阴脉源头的意志,也知道丹妮丝已沦为阴脉的信徒。
谁能从阴脉的手中,将它的一条分支夺取,化作传话的工具?
在浩漭大世界至少没人能做到,妖凤、檀笑天之类,也没如此能力。
“太始终于说服他了。”
清秀少年形象的神王太虚,听到这个奇异的绵柔声音以后,眼中渐渐有了喜色。
蒋妙洁美眸骤亮,娇喝道:“就他的架子大!”
“他目前最强,架子大也是应该的。”太虚笑了笑。
“摄魂!”
“他是那位最神秘的摄魂神王!”
“我和神魂宗来往至今,都只知其名,还没有见过此人!”
“他是要和林道可一战?”
湮灭星域的暗处,几位异族巅峰战士错愕不已。
没有想到龙颉刚刚败退离开,那位最神秘的摄魂神王,竟覆盖了阴脉的意志,隔着重重空间向林道可邀战。
林道可还第一时间同意了。
“摄魂……”
浩漭外的斩龙台上方,虞渊摸着下颚,凝望着变为一清一浊,被幽瑀强行拉回“幽冥殿”的溪河。
从尤潜的口中,他得知太始专门跑了一趟神魂宗打造的私密领地,请这位最神秘的摄魂过来。
似乎,摄魂原本并不愿意回归浩漭,不支持和商会联合。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始终不现身,没有如天启、太虚那般,早早就和太始携手。
太虚也明确说过,那位摄魂重新开辟了神路,不是依循以前神王的路子得道。
这类重新筑造神路,在外域星河凝炼出元神者,必然是大才。
摄魂刚刚也证明了这一点。
重生之足球神话
他和那条阴气溪河的距离,必然超过阴脉源头,但他居然能压过阴脉源头,而且是在幽瑀的眼皮子底下,夺取了那条溪河的所有权。
然后,还以这条溪河做为媒介桥梁,将他的意思准确表达。
先轰杀魏卓,剥夺本源以后,再去千鸟界挑战林道可!
“了不起。”
祖安握着“观天宝镜”退后,似捕捉了一点蛛丝马迹,啧啧赞叹道:“这位摄魂神王的手段,似乎已压过了浩漭的阴脉源头。它在天外的触手,另外几条阴脉支流,被那位据为己有了。”
“据为己有?”秦珞轰然一震。
虞渊猛地看向幽瑀。
已不见阴气溪流,将“幽冥殿”祭出后,慢慢坐落其上的幽瑀,皱着眉头说:“除浮生界外,它还有两条更隐秘的支流,确实和它暂断裂连系了。”
“你竟然能看见?”
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祖安说的。
“祖老怪!你?”秦珞也感到惊奇。
他以为祖安只能在临天峰,观望浩漭的人间百态,只能看见凡人的生死变迁,一旦脱离浩漭了,祖安就失去了这种神奇力量。
谁能想到祖老怪在外域星河,还是能瞧见一些至高元神,都无法触及的隐秘?
“运气好的时候,是能看到一些的。”祖安含糊其辞道。
“它要你们神魂宗,在事后给它一个交代。”幽瑀轻声说。
“哦,那就让它去找摄魂吧。”虞渊轻扯嘴角,忽然意识到从未见过的摄魂神王,兴许在某种程度上能克制阴脉。
阴脉源头失去三条支流,被摄魂神王覆盖意志时,竟隐隐有种无力感。
“唔!”
祖安眉峰一挑,指尖一滴精血凝成,绽放出明耀的光辉,被他按在了“观天宝镜”,沉喝道:“开!”
宝镜中,一幕唯有祖安能清晰看到的画面,就只浮现了一霎。
哗哗!
韩邈远紧握的“玄黄道旗”无风而动,这位人族的首领,脸色忽然阴沉起来。
虞渊没生出任何异样感,却意识到有大事发生,只是他无从感应。
“魏卓死了。”
祖安脸色复杂地,将视线从“观天宝镜”前移开,道:“他死在一方星空禁域前,他祭炼的雷霆神池,在他身亡以后坠入其中,似被某物夺取了。他的本源仅出现一霎,就被人剥夺后融合了。”
“那人,我难以窥见真容,可应该就是摄魂了。”
有件事或许连韩邈远都不知道,但凡是出自浩漭,或者沾染了浩漭气息的生命和异类,祖安在封神以后借助于“观天宝镜”,只要肯耗费点代价,往往是能看见的。
林道可,檀笑天,龙颉,还有纪凝霜、荒神之类,不论在星空何处,他肯消融精血都可能看见。
非至高存在,自在境的人族大修,妖神以下的妖族,他都不需要耗费精血,多用点魂力和灵力就能瞧见。
这便是他的大道所在。
正因为如此,他才能知道除浮生界外,另有阴脉的两条支流在天外暗藏。
除非是灰域般的奇地,原始道则凌驾于他之上,某些部分比浩漭还要特殊的星空禁域,他才无法窥探。
所以,他不清楚虞渊、幽瑀等人在灰域发生了什么,可魏卓没能进入那方星空禁域,就被人截杀的动静,他的确是感觉到了。
“魏卓是死了。”韩邈远喟然一叹。
“如果摄魂的那句话,他说的神魂宗元神,另需要本源的加持,才能完整无暇,那么……”祖安沉吟着,神色忽然变得复杂了起来,“天启可能也需额外的本源。太虚,还有太始的封神,同样没本源的加持。”
“何意?”虞渊奇道。
“你的存在,还有你将魏卓逼出天外,该是让星霜之剑躲过一劫。若不然,摄魂率先找上的,可能是纪大剑仙。”祖安倒也没遮掩担忧,赤裸裸地道出事实,“以我来看,在千鸟界那边,几位神王迟迟没过去,应该就是在等一道合适的本源。”
“檀笑天难啃,龙颉、钟赤尘到了灰域,且钟赤尘精湛空间力量,都不是好目标。而妖族那边,所有现存妖神都在至高妖凤身旁,还是在迟勋界扎根,同样难以抹杀。”
“他们……本来该是在犹豫,而犹豫的对象,最有可能的就是纪大剑仙。”
“魏卓的外出,让他们多了一个选择,所以我怂恿魏卓去天外避风头,倒是将魏卓送上了死亡之路。”祖安有些愧疚地说。
虞渊心一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