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逆天邪神 線上看-第1920章 月憶(四)熱推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逆天邪神
红衣女子脸色苍白而憔悴,就连瞳光都呈现着一种隐约的涣散。重疾之下,她的面容亦已呈现苍老之态。4
但即使如此,任谁看到她,都绝不怀疑她无恙之时定有着倾城的风华。
云澈知道,她定然就是夏倾月的母亲,月无垢。
没想到,第一次见到这曾引神界震荡,却身世异常悲苦的前岳母,竟是在此境之下。1
月无涯站起身来,笑意温和:“这几次的恢复愈加顺利。无垢,近十二个时辰好好休息,勿动玄气,定会越来越好的。”
他的神态很是轻松,眸光侧过之时,眼底却晃过一抹深隐的痛色。
月无垢知道他是在宽慰自己,报给安然的浅笑:“无涯,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恢复。毕竟,我还想我的女儿,可以多陪伴我几年。”
“前辈,有劳了。”
同样的情境,这些年已上演太多次。但每一次,都依旧让夏倾月为之触动。
当年,流落流云城的母亲忽然恢复记忆和些许玄力,只是命尽前的回光返照。
本欲自绝的她,最终选择拼尽所有的力量回到月神界,只为见月无涯最后一面,即使会被他责骂,被他羞辱……哪怕死在他手上。
但月无涯,却几乎是拼尽一切,为她强行续命到了现在……甚至不惜一次又一次损耗自己的神帝精血。
重生之弃妇医途 peanut
仿佛是上天残酷之中所留存的些许悲悯,让母亲不幸的人生又有着那么点点悲情的幸运。
画面之外,云澈更是深深动容。
虽然只能看到面相,但月无垢在他眼中,分明已是风中残烛。
而一个王界之帝,竟不惜用自己的精血来为她强行续命……而且显然,他绝非第一次为之。
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无疑会觉得匪夷所思。
他忽然想到,当年东域众王界围攻茉莉,唯独月无涯死在了茉莉手上……除却茉莉对他的极端恨意,他长期的精血损耗,或许也是原因之一。2
“倾月,”月无涯将目光转向了夏倾月:“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前辈请讲。”她看到月无涯的神态呈现着少有的肃然。
短暂的沉默,似乎在组织合适的言语。但最终,他以最直白的方式道:“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月神界的神后。”1
知晓了当年的一切,这话在云澈听来,已无法心生波澜。但对那时的夏倾月而言,无疑是天降雷霆。
“你说什么!?”月眉骤然沉下,原本满是感激的眸光染上冰寒,就连身形亦后退一步。
“此话,非你所想之意,听我把话说完。”对夏倾月的反应毫不意外,月无涯神色平静,声音淡淡:“‘神后’二字于你而言。只是一个称号,一个非实的虚名。”1
“虚名?”夏倾月依旧寒目凝眉:“以前辈之能,妃嫔之名尚可为虚,但神后为神帝之后,需广邀天下,大办婚仪,万界来贺,又怎可能为‘虚名’!”
“倾月,无需紧张。”月无垢微笑摇头,轻语如风:“他不会对你有任何绮想,先听说把话说完便是。”
月无涯却是微微颔首:“你说的不错,到时,的确会广邀天下,大办婚仪,万界来贺……但,与我完成婚仪者,不是你,而是你娘,而你,只需一次的露面即可。”
“……?”夏倾月更为不解:“你说的,究竟何意?”
月无涯道:“到时,我会在神月城之中,布下有史以来最盛的‘神月当空’。婚仪之前,你短暂一现,让世人记住你的面孔、气息以及夏倾月之名,更会惊于你身具的‘琉璃心’与‘玲珑体’。如此,世间将再无人质疑为何你会为月神神后。”1
“之后,我会亲自以‘移星换月’之术,将你的气息转移至你娘的身上。虽然只能持续不长的时间,但辅以‘神月当空’的浓郁月息,足以瞒过所有人,亦足以我与你娘完成婚仪。”
月无涯缓缓闭目,沉声道:“当年未能完成与你娘的婚仪,是我一生之憾。”
“荒……谬!”月无涯对她恩重如山,但她依旧无可遏制的说出了这两个字:“你若当真有此决意,你若当真爱我娘亲,又何惧天下悠悠之口。”
月无涯缓缓摇头:“我无言辩解。若有一天,你立于我的位置,你就会明白,即使对一个神帝而言,这个世上也有些太多不可解的无奈。”
“而且此事,了却我与你娘的一生之憾只是次要。最重要的……是为了你。”
“……我?”
“倾月,你虽是出身下界,但你知道,你在这世上,是何许特殊的存在吗?”月无涯声音变得低沉:“玲珑体与琉璃心,任其一都是天道的无上之赐。尤其是琉璃心,上一次现世,还是在六十多万年前。”
“而那个人,成为了宙天神界的创界太祖。”
“玲珑体与琉璃心同现一人之身……”月无涯轻吐一口气:“这几年,我特意又重翻了诸多典籍,神界历史,从未出现过。”
她已不是初至神界的夏倾月,身上所承的玲珑体与琉璃心是何许存在,她已然明白。
“这几年,你一直居于这个小世界中,未能踏出半步。不是囚禁,胜似囚禁。因为你一旦踏出,暴露你的玲珑体与琉璃心,动荡的,将是整个神界,你的人生,将再也别想安平。”
“那‘神后’二字,便能护我吗?”夏倾月道:“当年,世所皆知我娘将成为你的神后,但依旧被人残害至此……”1
这番话,无疑深深刺中月无涯内心最痛之处,他的面容数次抽搐,才艰难恢复平静,道:“护你的,不是‘神后’这个虚名,而是……”
他抬起手臂,纯粹如水晶的紫芒缭绕于他的掌心:“我的紫阙神力,与我的月神帝之位!”
这番话,不但让夏倾月为之惊愕,月无垢亦面露讶色。
“原来,他不是说笑。”月无垢一声轻念。
“你想让我……继承你的紫阙神力?”夏倾月的神情,带着深深的难以置信。
洛山山 小说
虽然,下界出身的她不可能拥有月神血脉,但,她的九玄玲珑体,能让她完美承载任何的神力传承——哪怕是月神神力。
“还有月神帝之位。”月无涯重声的强调着:“倾月,于我月神界而言,你终究是个外人,单单身负玲珑体与琉璃心还不足够,但若再加上‘神后’之名……至少,要简单的多,哪怕有反对之音,也不至于强烈到无可压覆。”
偶像之王
夏倾月缓缓摇头:“我不明白……”
月无涯直视着夏倾月的眼睛,眸中没有神帝的威凌,只有最无暇的真挚:“这些,我非冲动之言,而是经过了长久的深思熟虑。”
月神神力的传承,神帝之位……有一段时间,连他自己,都在深深惊异着自己竟会作出这样的决定。1
他以为,夏倾月不可能拒绝……无论是当世最高层面的力量与地位,还是为了自身安危与对自己命运的掌控。
但,视线中的夏倾月,却是缓慢而坚决的摇头。
“前辈,你对我,对我娘恩重如山,纵让我以命相报,我亦无悔无怨。”夏倾月的美眸一片清明,几乎看不到任何的挣扎与犹豫:“但此事……我无法答应。”
“为何?”月无涯眉头大皱,深为不解:“这件事,于我,于你娘,于你,都只有万利而无一害!就算婚仪之上有何变故,亦是由我担下,你究竟有何拒绝的理由?”
“抱歉……”夏倾月缓缓闭眸:“让你失望了。”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她在想着什么。
“倾月!你……”
“好了无涯。”月无涯还想再说什么,已被月无垢轻缓的声音打断:“她若不愿,就不要逼她。”
轻轻的一句话,让月无涯即将出口的话语全部咽下,他轻叹一声,道:“倾月,我今日之言,你好好思虑一段时间……只是,留给你思虑的时间并不多。”
“何意?”夏倾月抬眸。
“因为,我的时间不多了。”月无涯淡淡而语:“天机预言,五年之内,我必有死劫。”
他想告诉夏倾月,你娘的时间也不多了……但,如此残忍之言,他又怎会当着月无垢之面说出。
夏倾月微微凝眉:“前辈,你为月神之帝,怎会轻信这等所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月无涯打断她的话,声音变得一片低缓:“但……那是天机预言。”
他屈下膝来,半跪在月无垢身侧,一团温软的月芒笼罩在她的身上:“无垢,你好好休息,明日,我再来看你。”
月无垢看着他,轻语道:“你诸事繁多,不必来的这么勤。”
月无涯却是淡淡一笑,手指在月无垢脸上轻轻摩挲,动作轻柔的仿佛那是一触即碎的温玉,随之,他站起身来,缓步而去。
夏倾月目送月无涯离开,她来到母亲身侧,轻声道:“娘,那也是……你的心愿吗?”
月无垢握住女儿的手,平缓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虚弱:“未能嫁给他,的确是我一生的憾事。只是……”
眼前恍过夏弘义的身影,内心如被针刺,剧痛穿魂,她微笑着摇头:“怎样都好。倾月,你是我的女儿,我希望,你可以尽情去过你想要的人生,无论什么事,只要不愿,便不必勉强自己。”1
夏倾月唇瓣轻动,却未有言语。
“说起来,你对那个叫云澈的孩子……”月无垢的眼神与唇角的笑意变得温和:“可远比你要描述的要深情的多。”1
微微怔然,夏倾月略微失神道:“我与他虽为夫妻,却从无夫妻之实,成婚之后便离他而去,少有重聚,又岂配言‘深情’二字。”
“只是,思及于他……”夏倾月轻轻摇头:“他虽已不在世上,却依旧……难以应允。”1
看着女儿的眼睛,月无垢心泛疼惜:“那个孩子虽遭天妒,但一生之中,能有一个你愿为之如此的人,对他,对你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她没有再继续提及云澈,转而道:“只是,你该明白,你所拥有的玲珑体与琉璃心是多么大的幸运和多么大的灾难。在这个充满着野心和险恶的神界,你若单凭自己的修炼……不知要何时,才可走出这里。”
夏倾月抬头,目带茫然:“不知不觉,已是这么多年了。”
这些年,她在这里陪伴母亲之余,其他时间两成用来翻阅典籍
了解神界,八成用以修炼。
“有些许,想出去看看。”
“当然不可。”月无垢微笑摇头:“而且,出入口的结界是他亲手布下,唯有与他直系血脉者方可出入。他将之如此禁闭,也是为了你的安生。”
“我明白。”
儒 林 外史 白話
“说起来,”月无垢的声音忽然轻下,眼神也变得有些飘忽:“今天,是你父亲的生辰。”
“……”夏倾月微微张唇,一声轻念:“父亲……生辰……”
她发现,自己竟记不得父亲的生辰之日。
或许是说话太久,月无垢的气息现出了些许的衰减。夏倾月连忙回神,她扶着母亲的肩膀,让她轻轻躺下:“娘,你先好好休息。”
“嗯。”月无垢轻轻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少顷,便已安然睡去。
默默的守了母亲一会儿,她站起身来,有些失魂的走向前方。
夏弘义,我的父亲。
已是好多年未见,从进入冰云仙宫后,竟再未去看望过他。
今日方觉,我竟从来记不得他的生辰之日。
他深爱着我娘……他会看着我娘的画像无声而泣……他会经常低念着娘的名字……我娘离开之后,他再未续弦……我渴望着他和我娘可以团聚……这也是我当年所追求之物。
为什么……关于他的记忆,如此稀少而淡薄……而且只和我娘相关……
在神界的这些年,我记挂着冰云仙宫,记挂着元霸,记挂着苍风国的命运……为何,却从未记挂过他。
甚至,他的面容,竟都已如此模糊……
他明明养育了我十六年……
而十六的养育,在记忆之中,心魂之中,淡薄的如同从未有过。
我竟是……如此凉薄之人吗?1
她失魂落魄的行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这个小世界的出口前方。
淡紫色的结界,流溢着温和而强韧的微光。
看着这个她从不可踏出,也不可能踏出的结界,鬼使神差的,她伸出手掌,向结界触碰而去。
没有预想的阻隔和铮鸣之音,她的手掌一穿而过,没有哪怕一丝的阻滞。2
“……”夏倾月怔在那里,许久,才缓缓的收回手掌。
蓦地,她转过身去,一直飞回母亲的身边。
月无垢依旧在安睡,她身边不远处的草地上,是那滩月无涯喷出的血迹。
心脏传来莫名的狂跳,夏倾月手指伸出,指尖溢出一枚血珠,一缕玄气带起地上月无涯的血迹,凝成一枚同样大小的血珠。
玄气游移,夏倾月逐渐失色的瞳孔之中,两枚血珠在半空之中缓缓碰触,无间相融……10
————
【看谁还说我短(▼ヘ▼#)】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