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295 幸相伴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第二天,上午时分。
星野小镇的停车场中,一辆的士缓缓停稳。
杨春熙交了车费,刚推开车门,便看到早早下车的夏方然,此时他正双臂摊开,一副拥抱太阳的模样,口中一声大叫:“呦呼~”
他的快乐,又回来了!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一座简单的游乐场,而是一座游乐“镇”!
荣陶陶走到夏方然身侧,一脸嫌弃的说道:“注意下形象,好歹你也是个魂校,还是松魂名师。”
“你懂屁!”夏方然那摊开的双臂,顺势一手揽住了荣陶陶的肩膀,左右晃了晃,“就必须得撒欢儿,使劲儿玩!
老子授课20年,才碰到一次你和凌薇这样的学徒。
按照这个频率,等我下次再出雪境,怕是要20年后了,到时候我都60多岁了,还怎么撒野?”
荣陶陶:“……”
明明是玩笑似的回应,但是,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心酸?
“淘淘,大薇!”说话间,远处的停车场上,一辆越野车打开了车门,叶南溪走了出来,开心的对着这边招了招手。
荣陶陶扭头望去,众人约定在这见面,他还以为叶南溪没到呢,原来是一直在车里等着。
荣陶陶没研究过汽车,不懂什么牌子之类的,不过那吉普车倒是很有特色,那么大,而且还是方方正正的,像极了一块黑色的豆腐块。
随着叶南溪从驾驶座下来,后座上,项黎和项明两兄弟也下了车。
三人组迈步向这边走来。
好家伙……
项家兄弟本来就是人高马大的,再加上满脸横肉,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又跟在叶南溪身后左右,真就像是保镖一样……
“恭喜你呀!”叶南溪一手挽住了高凌薇的胳膊,却是歪头看向了荣陶陶,笑着说道,“伤好的很快嘛。”
“那你看看。”荣陶陶随口应和着,也跟项家兄弟打了个招呼。
“兄弟,你是真牛逼!”项黎握住了荣陶陶的手掌,使劲儿上下摇了摇,哈哈大笑道,“上次我和弟弟见到你的时候,还想着我们哥俩要是去双人赛,一定比你打得好,结果我一看比赛卧槽!!!”
“我哥差点被你吓死。”身旁,项明嘿嘿一笑,“尤其是你在火驼大阵里面冲杀的时候,我哥当时就疯了……
从小到大,我听过我哥骂街,但从没见过我哥跺着脚骂街,哈哈哈哈哈!”
项黎恶狠狠的撞了弟弟一下,道:“你还有脸说我?你当时也没好到哪去,不也是看得一愣一愣的?”
项明:“切~”
“嘿嘿。”荣陶陶嘿嘿一笑,握着项黎的手使劲儿上下摆动着,疯狂握手,“别停,继续,别停呀!加大力度~夸!”
项黎:“呃……”
“哎……”项明深深的叹了口气,满脸横肉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一丝哀怨的神情,“我本以为,连优良级斗星气都不会的小鬼,再强能强到哪里去?
看在南溪的面子上,便勉为其难的提点了几句。
结果可倒好!比赛一打完,我被淘汰了,人家成了华夏冠军……”
小丑竟是我自己?
“说起这个,我可得好好感谢你哥俩。”荣陶陶连连说道,“走~我请你们恰饭,镇里面好吃的多,想吃啥咱就吃啥!
你俩这么大个子,食量一定特别大!咱从镇东头儿吃到镇西头儿,少吃一口都不行!”
“兄弟大气!”
神坠之四大家族
“那就这么定了!”
哪成想,不远处传来了杨春熙的声音:“请他俩吃可以,你自己不行!”
荣陶陶:“诶?”
杨春熙已然看穿了荣陶陶的小伎俩,目光严厉:“来之前你刚吃完!”
项家兄弟吓了一跳,虽然哥俩人高马大、犹如人型凶兽,但杨春熙身上的班主任气息太过浓郁……
项黎缩了缩脑袋,拽着荣陶陶往星野小镇的大门入口处走去,悄声道:“你们松魂教师很严厉啊?”
“啊。”荣陶陶撇了撇嘴,“这是我们松魂特色。架可以打,饭不能吃!活儿可以干,筷子你给我放下!”
项黎:“兄弟命苦啊,多亏我没去松江魂武。”
项明:“没事儿,哥,咱也考不上。”
项黎:“……”
一众人进了星野小镇,可玩可逛的景点太多,这里的确很适合庆祝。
在各式各样的游玩项目之下,凑在一起闲聊的叶南溪和高凌薇,终于分开了一次。
在荣陶陶的怂恿之下,高凌薇陪着嫂嫂大人去坐海盗船去了,荣陶陶惦记着叶南溪手里的爆米花,也就没跟着去。
几人远远的站在海盗船的围栏边,趁着嫂嫂不在的机会,荣陶陶偷偷瞄了身旁的夏方然一眼,然后偷偷伸手,从叶南溪的爆米花小桶里面抓了一把。
他一边胡乱的往嘴里塞着,一边问道:“以后,你们三人组就定下来了呗?”
“嗯,差不都吧。”叶南溪背倚着围栏,吃着爆米花,“我们仨,年后就要进星烛军了,应该会被绑定在一起,我妈安排的,对了……”
“唔?”荣陶陶两腮鼓鼓,看着叶南溪。
叶南溪撅着小嘴,不满的说道:“我妈让我转告你,祝贺你拿到了全国冠军。她特高兴,跟我说话的时候,从来没这么开心过,从来都没那样夸过我。”
荣陶陶嘟囔道:“事实证明,魂将大人心里还是有数的。”
叶南溪眉毛一竖:“诶你这人!”
窒 愛
说着,她将爆米花桶放到了身体另一侧。
荣陶陶非常自然的挪动脚步,走到了她的另一侧……
“过年带项家兄弟来松柏镇玩?”荣陶陶笑呵呵的问道。
“行啊,入伍之前,好好疯一把。”叶南溪当即点了点头,“我看了不少松柏镇过年庆典,宣传片特美,尤其是那烟花爆竹,我怎么也得亲眼见见。”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道,“庆典时间很长的,能从初一庆到十五,甚至能庆整个正月,你陪家人过完年,再过来就行。”
精灵之饲育屋 木四方
“啊。”叶南溪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道,“对了,你之前跟我说买项链,我给你找的那家店,就在里面。一会儿我带你去,另外,你的钱带没带够啊?”
荣陶陶咧了咧嘴,道:“一条项链那还能贵到哪去啊?用不了几百吧?”
说话间,荣陶陶隐隐听到了周围人的议论声,他侧了侧身,压低了帽檐。
“呵呵。”叶南溪看到荣陶陶那此地无银的动作,笑道,“你也成名人啦,不是之前的路人小鬼了。”
大半年前,荣陶陶和叶南溪在这里训练的时候,半夜随处逛、随处吃,没人认识。
但是回去之后,荣陶陶就参加了关外联赛,包括此时的全国大赛,此时的荣陶陶要是不伪装一番,怕是真的会被围起来。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说不定他们不是在看我,而是看你,毕竟你这副皮囊摆在这呢。”
“好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儿。”叶南溪瞪了荣陶陶一眼,美丽的脸蛋上却是隐隐露出了一丝笑容,将手里的爆米花递了过去,“几百可不够,我给大薇选的可是家好店。银本身不值钱,但是人家牌子值钱。”
荣陶陶又抓了一把爆米花,嘟嘟囔囔着:“我找你给我当参谋,可是倒了霉了。”
叶南溪:“哼,小气鬼。全国大赛冠军那么多奖金,你留着下小的啊?”
荣陶陶:“话太密昂!”
“嘻嘻~”叶南溪盈盈一笑,歪头看着荣陶陶藏在鸭舌帽下的脸,“彼此彼此~”
“哎……”荣陶陶一声叹息,“还是喜欢刚认识你那阵儿。”
“怎么?”
荣陶陶:“你被我收拾了一顿过后,特别乖巧,一句话都不说。真的,你不说话的时候……”
“荣!陶!陶!!!”
“诶呦我……”荣陶陶心中“咯噔”一下。
叶南溪却是一跺脚,气得面色微红:“再跟我提那事儿我跟你急!”
你急,你急不急的……
“您好,您是荣陶陶么?”身侧,一群男男女女围了上来,好奇而又礼貌。
荣陶陶刚想说什么,叶南溪大声道:“对,是他,就是他,快找他签名!他一直埋怨没人认出来,在这伤心难过呢!”
“哇!荣陶陶诶!”
“真的吗?真的是冠军?”
听着周围兴奋的议论声,荣陶陶一把拽住了叶南溪,道:“这个,三人组参赛选手,差一点就进国家队,我签可以,你们也别冷落了人家女孩,这样不礼貌。”
一众人面色大喜,连连点头:“好好好,都签,都签,来先来合个影!”
“啊我认识!野蛮溪…咳咳,叶南溪!”
听到自己的外号,叶南溪抿嘴微笑,看向了那个青年。
青年吓了一跳,联想到叶南溪那无法无天、嚣张跋扈的人生履历,急忙低下头,藏在了人群后面。
荣陶陶的脸上同样是抿嘴微笑的表情,看着叶南溪,眨了眨眼睛。
来呀~互相伤害呀?
……
这一天,大家玩的都很尽兴,叶南溪和高凌薇约定好了过年去松柏镇游玩,便和师徒几人道别,和项家兄弟一起离去了。
师徒几人入驻了一家酒店。晚饭过后,荣陶陶拿着偷偷买来的礼物,敲开杨春熙的房门。
“咚咚咚~”
“咔嚓。”开门的却是高凌薇,她让开了身,示意荣陶陶进来,随口询问道,“怎么了?”
哪成想,荣陶陶并未迈步,而是站在门口,道:“我就不进去啦。”
“嗯?”高凌薇微微挑眉,本是侧身让路的她,也转正了身,一手拄着门把手,好奇看着荣陶陶,“怎么?”
荣陶陶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个红色的小方盒,递给了高凌薇:“送你一个礼物。”
高凌薇的表现却是出乎了荣陶陶的意料,她并没有太过诧异,反而是一副恍然的模样,伸手拿着小盒,道:“今天你和南溪鬼鬼祟祟的,就是给我买礼物?”
呃?被发现了?
高凌薇打开了小盒,看到了一条银项链,很细,也很精美。
高凌薇嘴角微扬,笑道:“她跟你说,女孩喜欢这种东西?”
“那倒不是。”荣陶陶实话实说,“是我打算给你买的,趁着出来玩的机会,顺便问问她在哪里买比较好,金银首饰假货多,我得找个正经的店。”
“你?”高凌薇一脸不信的样子,“能想起来买这种东西?”
“真的呀,骗你干什么。”荣陶陶一脸的不解的看着高凌薇,“我跟你说说心路历程?”
高凌薇轻轻颔首,手指捻起了项链,提在脸前:“嗯。”
荣陶陶:“就是我昏迷刚醒那会儿,你翘个二郎腿、半截屁股做椅子上,腿还麻了来着。”
高凌薇笑骂道:“好好说话。”
“啊。”荣陶陶挠了挠头,“你一直守着我,打瞌睡。
当时你就穿着现在身上这件白衬衫,和现在一样,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一个。
那时候有风,吹着你的衣领一摆一摆的,我的注意力就在你脖子那里了,感觉可以戴点什么……”
听着听着,高凌薇原本玩味的表情,也渐渐认真了下来。
听着荣陶陶说完,高凌薇静静的看着他,半晌,她轻声道:“谢谢,我很喜欢。”
说着,高凌薇一手将项链递给了荣陶陶,顺势转过身来,背对着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荣陶陶当即明白了什么意思,解开了项链,双手执着项链两头,套上了她的脖子:“等我再选个魂珠,反正大部分魂珠都是玻璃球大小,正好可以当坠饰。
到时候,咱们选个强力点的魂珠魂技,又能当饰品,还能当秘密武器。呀~简直完美!”
听着身后荣陶陶那碎碎念的声音,高凌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道:“嗯,好。”
“大功告成!”荣陶陶退后一步,急忙一手探进裤兜。
高凌薇一手探后,握着自己的马尾,从项链小圈中抽了出来,转过身来的时候,却是看到了荣陶陶正拿着手机,对准了她。
“咔嚓。”
荣陶陶看着照片,满意的点了点头:“有一阵没怼粉丝了……”
说着,荣陶陶低头玩着手机,自顾自的走了。
高凌薇:“……”
原本她还心中微动,想说些什么,结果荣陶陶拍了个照片,就走了?
就!走!了!?
高凌薇无奈的一手扶住额头,轻轻的关上了门,转过身,却是看到了杨春熙正一脸调侃的笑容,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高凌薇面色一红,却也感觉到了兜里的手机震动声音。
“嗡…嗡……”
她拿出手机,打开一看,果然是荣陶陶的围脖,只有一句话:“晚上好,看看我这项链选的怎么样?”
下方,还有那张刚刚拍摄的照片,高凌薇穿着女士白衬,正笑看着荣陶陶的方向,也就是镜头方向。
荣陶陶好久没发过围脖了,憋疯了的粉丝,本以为他会庆祝夺冠,却是没想到,发了一条这样的围脖……
“深…深夜虐狗?”
“你们幸福就好,细节不必向我交代(抿嘴微笑)”
@爱写作的育:“我活着肯定是碍着你们了(抿嘴微笑)”
几条留言过后,下方竟然齐刷刷的全是一个表情:
“(抿嘴微笑)”
“(抿嘴微笑)”
“(抿嘴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