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 愛下-第六百二十五章 城門失火相伴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二蛋哥哥!二蛋哥哥!”
丫头二蛋依旧是迈着她的小短腿飞速的向着吴冬靠近。
而造就在听见二丫声音的那一刻,吴冬的小脸上就是忍不住的愁苦之色。
曾经的吴冬没有过对子嗣,对孩子的言传身教,这也就导致吴冬根本不知道如何跟这样的神兽相处。
当然了,
吴冬也不需要体会这些,特别是对一个长生种而言,年仅万余岁的吴冬也只是一个孩子罢了,他还没有到那种需要传递生命印记的年龄。
至于二丫这个小丫头也不知怎么,村里适龄的孩子那么多,她偏偏就是喜欢围着吴冬打转,哪怕吴冬总是表现出一副嫌弃又拒绝的模样,可二丫始终都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后变得矜持了一些,但还是一有机会就要往吴冬这边凑。
“二蛋哥哥!”
留着鼻涕的二丫跑到吴冬面前,一点也没有管脸上痕迹的意思,就这么提溜着对吴冬道:“里正爷爷说三山大选的时间快到了,让你麻溜到村里集合等着一起出发。”
说着,二丫的小胖手就抓向了吴冬。
“三山大选…….”
并没有在意二丫的动作,吴冬身体一边跟随二丫颠颠小跑,脑在里则是在思考着关于三山大选的信息。
“所谓的三山大选,就是这元央界的修行宗门挑选弟子,三山指的则是开元山,逐鹿山,还有盛大山,这三山皆是属于传奇宗门的一支,只不过其中开元擅长阵法,逐鹿擅长炼器,盛大则是擅长药鼎。
之前一直没有确定这三山大选的具体时间,所以我也就没有将其记录在案,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突然。
按照那个里正所给出的信息,这衮州适龄孩童都需要去参加三山大选,如果一旦选中的话,就可以成为山门弟子修仙问道,可以说鱼跃龙门也不为过了。
但是我……”
想到这里,吴冬便不由看了看自己还在跟着二丫捯饬的小短腿。
由于受到元央界的压制,吴冬的这具身体可以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而那所谓的压制点也并非是吴冬将自身力量提升到某一个档次,乃是吴冬不可以拥有任何超过常人的力量。
这里的常人,既为凡俗顶峰。
也就是说,
吴冬不可能一修仙问道的方式重新获取力量,不然的话,这元央界的世界意志就对吴冬采取行动,并且这种行动还不是那种降低气运,又或者是派人不断对吴冬刺杀,而是更加干脆的直接以天地意志对吴冬现在的身躯进行磨灭。
所以三山大选对于吴冬而言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不过吴冬也是有不得不参加的理由。
“大佬!”
待吴冬回到村子只是,张浩然就已经在村口等待着了。
由于服下了调制药剂的原因,年仅九岁的张浩然不仅身高体重都远远超过同龄人,身上更是平添了一种彪悍之气,活脱脱一个生长在军阵,亦或者是土匪窝中的孩子一般。
来到吴冬身边,张浩然先是对还在喋喋不休的二丫说了一声:“丫头,赶紧去前边抢位置,不然一会就让那帮家伙给占了!”
呵呵,
这真是谎话说了一百遍就连张浩然自己都信了。
可关键是人家二丫不傻啊!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而张浩然这是什么?这特么是换汤不换药,老是以这种借口哄骗二丫,人家也不是两三岁的孩子了。
“哼!”
撇了撇嘴,二丫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嫌弃道:“三狗哥哥你知羞,老是用谎话骗二丫,这次二丫才不信呢!”
说着,二丫一兜手,便是一副本宝宝就赖在这里不走的表现。
对此吴冬差点就要动手了,可他仅存的良知告诉自己,像二丫这么可爱的女娃如果打一拳的话肯定会哭上好久,所以吴冬只能将目光投向了张浩然。
呵呵,
看着二丫的表现,张浩然真的是被可爱到了,不过面对自家大佬的求助,张浩然自当是不遗余力。
就见张浩然身上的肌肉鼓起,装作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对着二丫道:“你是不是听不听话,不听话的女娃以后就长我这样,看以后谁敢来娶你!”
“唔……”
不得不说,张浩然这一句真的是太有威慑力了,二丫虽然小,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不懂事了,女娃子开蒙都是要比男娃早,所以二丫自然也就晓得张浩然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小嘴一噘‘哇’的一声便哭出来。
“三狗哥哥坏!三狗哥哥是个大坏……”
哭声中二丫运作着她的小短腿迅速远去,想来是去找她的家长告状去了。
“总算是走了!”
都没有多看一眼二丫的背影,张浩然与吴冬直接来到了一处角落。
“大佬,都知道了吧!”
“嗯!三山大选嘛!”
“那大佬咱们应该怎么办?是趁着这次机会开溜,还是说选一个山门加入?”
“开溜?你怎么想的?就咋啦这人生地不熟还是毛都没张全的小嘎牙子往那溜?搞不好直接就喂狼了!”
“嗨!我的意思不是溜了之后好办事嘛!不过大佬你这话的意思是咱们找个山门加入?”
“没错,加入一个山门就相当有了一个固定的资源获取地,这对之后的计划有着很大的帮助。”
“我明白了!”
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张浩然也大概明白吴冬的打算,只是他还有一事不明。
“那大佬,咱们加入哪个山门?”
“我特么哪知道!”
“嗯?”(ΩДΩ)
一个肌肉小兄贵以某种震惊的表情直勾勾的看着吴冬。
太古魂帝 七言绝句
那画面,
基你太美!
“煞笔吧!又当我是万能了的!三山大选究竟是怎么个套路,又是怎么个条件,怎么选我都不知道,你就问我加入哪个山门?我要是能说了算,直接掀翻这天好不好!”
“额……”
听到自家大佬这么一说张浩然才明白,合着是他着急了。不过张浩然也不觉尴尬,直接了当道:“那咱走着?”
“不走难道还在这里吃灰?”
实话实说,二人由于是隐秘交谈,故此自然要找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可此时正值多风之季,再加上这元央界虽然有修行者能够直达七级生命体,但这个世界大部分地方还是处于蛮荒落后的阶层,所以也就导致二人这会已经吃了不少灰了。
因此在暂时没有商量出头绪之后,吴冬便与张浩然双双回到了宗祠。
今日的宗祠可以说是人满为患,其中大部分都是未满十岁的孩童与其父母老朽,且无论是孩童还是父母老朽,此时的脸上都是一副期待又紧张的表情,想来对于三山大选这个事情他们也非常重视。
而在宗祠最中央,也就是祖先牌位的下手,家屯的里正葛云霄则一脸严肃望着前方,不过大部分目光还是集中在了那些孩童身上。
“三山大选的消息终于到了,这可是十年一度的大日子,也是我们葛家村翻身的日子,只要你们中的娃娃能有一个被三山选中,那么我们葛家村就要出仙人了,所以我决定明日便带着娃娃们动身,前往比奇城,到时候各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谁要是拖后腿,他就是全族的罪人。”
这里正虽然是个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但由于其早年也受过文韵的熏陶,所以在葛家村说话也非常有力度,特别是当上了里正之后更是说一不二。
在者,
葛家村的人也明白,三山大选的确是一个能够鱼跃龙门的大机缘,所以对于葛云霄的要求,各家都没有在这个时候提出异议。
“很好!”
看着自己的威严依旧如往,葛云霄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事情族里也非常看重,稍后各家的人都来我这里领些肉食晚上给娃娃们做了,毕竟此去比奇城也要月余,路上恐怕就没有什么油水了!”
“要得!要得!”
一听有肉食,各家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不过当这些人一个个都排队领肉,欢声笑语回家准备晚食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却是出言道:“里正,我觉得有个事儿得说明白了!”
“嗯?”
之前还无人出声,偏偏在这令肉食的时候提出问题,这来者不善啊!
正在分肉的葛云霄转头望去,就见那是个身着青衫的男人,看年纪应该与葛云霄差不多,只不过那身上的气质,葛云霄在第一时间便认了出来。
“葛鹤翔?你能有什么事儿!”
要说这葛鹤翔早年也与里正葛云霄一样,是个受过文韵熏陶的主,只不过葛鹤翔家里倒是有些银钱,娇生惯养的他并不如黔首出身的葛云霄能吃苦,所以在最终文韵的掌握上,葛云霄倒是差了一筹。
不过嘛,
葛云霄虽然因为这差了一筹与里正无缘,但是人家底子厚,并非一定要当这个葛家村的里正。
但或许是葛鹤翔的心里不服,又或者是憋着与葛云霄较劲的心态,但凡是葛云霄提出的事情葛鹤翔都要参上一笔,哪怕输了也没事,就是要给葛云霄找不自在。
今天亦是如此,就见葛鹤翔手里提着腊肉,踏着飘忽的步伐来到祖宗牌位前,与葛云霄对视道:“我呢,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主要就是想要为各位乡邻讨个公道,别的孩子也就罢了,怎么说也是我葛家村的直系血脉,可这两个娃娃就差点意思了吧?”
神道一途 王宇樊
两个娃娃?
这个时候宗祠还有不少葛家村的族人在,都是葛家村的老人,哪怕葛鹤翔并没有指名道姓,可所有人心中都明白,葛鹤翔口中的‘两个娃娃’是谁。
顿时间,
几乎九成葛家村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张浩然与吴冬的身上。
这……发生了什么?
突然被这么多人的目光注视,错不及防之下张浩然还真的有些不适应,因此他只能将目光转向吴冬,希望大佬能够给出答案。
不过对此,吴冬只是口语道:别出声!
收到!
给了吴冬一个放心的眼神,张浩然立马露出一副谁敢碰我,我就要谁的凶狠姿态。
嘭!
面对这等场景,吴冬直接在张浩然的屁股上来了一脚,把他刚要出口的话语给踹了回去。
与此同时,葛鹤翔也再次开口道:“按理说,咱们葛家村不满十岁的孩童都可以参加这次三山大选,但我觉得他们两个不应该在这里面。”
“葛鹤翔!”
里正葛云霄的声音低沉而有力,明显是在呵斥葛鹤翔,虽然在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儿童心理健康的学科,但想来葛云霄还是非常清楚,葛鹤翔的这番话对于二蛋与三狗这样的娃儿而言是多么大的伤害。
“怎么着?还不让人说了?别人不敢说,我葛鹤翔可敢!”
两个受过文韵熏陶的人此刻显然是处于针锋相对的状态,特别是葛鹤翔自认为占据了上峰,自然是得理不饶人。
“葛俊生这个名字我想各位族人应该都不陌生!按照祖宗的规矩,葛俊生既然被逐出了族谱,那么他就不再算是我葛家的人,他的孩子自然也没道理由我葛家人供养去参加三山大选。
之前是看这两个孩子还小,我葛家村的人心良善,不介意分给他们一口吃的,但是去比奇城可就不同了,每个孩子月余都要花上十个大钱,而我葛家人凑出的份子自然也只是用来供我葛家的孩子。
至于他们两个既然非我葛家村的人,那么这笔钱谁来出?”
葛俊生,
就是吴冬与张浩然现在这幅身躯的便宜老爹,早年由于犯了严重错误,被葛家村逐出了族谱,所以严格上来说,他的子嗣也就不算是葛家村的人了。
而张浩然与吴冬这些年之所以在葛家村,则是因为葛俊生当初将还未满月的两个孩子托付给了葛云霄。
就这样,两个孩子虽然姓葛,但在葛家村的族谱中却没有他们的位置,名副其实的本姓外家人。
不过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十几年过去了,什么恩怨都也差不多断了,再加上这些年葛家村的人也都是将吴冬与张浩然当做葛家村的一员,更是谁家有多余的一口饭都会分给吴冬与张浩然,这才让他们挺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期。
但也正是这些平时没有人在意的事情,此刻被葛鹤翔挑明,却不得不被重视。
无他,
事关钱财。
正如葛鹤翔所说,这次去比起城,每个孩子的基本花费是十个大钱,而一个大钱就能换一担精米,相当于一个家庭一个月的伙食,所以十个大钱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