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岑文本下獄鑒賞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这个时候,众人明白,岑文本的事情只能是向后放了,相比较岑文本亲族出了事情,这背后的事情才是吸引众人的地方。
223 星座
“魏玄成想来也不是不识大局的人。”高士廉沉默了片刻才说道。谁也不敢保证,这是不是一个机会,一个将岑文本从首辅位置上赶下来的机会,高士廉也不敢保证紫微皇帝的态度,可事情若真的像岑文本所说的那样,那才是天大的事情,有人在暗中算计大夏的臣子。
“那就派人去查,让凤卫去查,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没有一点漏洞的。”李景睿俊脸上闪烁着一丝阴沉,岑文本是他最欣赏的大臣,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有人在暗中算计他。
“殿下,要查也是暗中去查,若是大张旗鼓,不但解决不了眼前的事情,还有可能会引起天下震动,世人还真的认为我们官官相护呢!”虞世南赶紧解释道。
“不错,此事需要暗中去查,能将这么多人悄无声息的送入燕京,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下官认为,从水路运送的可能性比较大。”韦园成解释道。
“水路?”岑文本点点头,忽然说道:“下官倒是很好奇,这些人为何将目标对准下官,更或者说下一步,也会轮到诸位了。”
全能庄园
“岑先生支撑我大夏的半壁江山,尤其是现在陛下不在中原的时候,朝中大事都是需要阁老一言而定,阁老若是倒下来了,朝中的事情要荒废一大半。”高士廉轻笑道。
“诸位大人说笑了。”岑文本摇摇头,眉宇之间仍然多了一些忧色,显然对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信心,这些人这个时候找上门来,肯定是已经有了证据了,现在连岑文本也很好奇,到底岑氏何人犯了错误。
范瑾等人看着岑文本的脸色,也明白岑文本心中所想,也只能是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件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好受。
“殿下,几位大人。”这个时候,高湛走了进来,面色阴晴不定。
“高公公,可是魏征查出来什么了?”李景睿迫不及待的询问道。虽然他相信这样的事情岑文本是不会犯下什么错误,但有的时候人心还真的不好解释。
“是岑阁老的兄长岑德润之子岑道行,魏征大人已经将其关押起来了。”高湛赶紧说道。
众人听了心中一松,岑道行只能算是岑文本外家的侄子,岑文本的祖父岑善方有个兄长叫做岑善纡,岑善纡的曾孙就是岑道行。双方虽然是同一个祖宗,可是中间还是差了一些。
“我那兄弟没参与?”岑文本心中松了一口,又想到了什么,又询问道。他的兄弟是岑文昭也是一个不靠谱的家伙,经常结交一些三教九流,挂了一个校书l郎的官位,实际上,根本成不了大气候,倒是经常留恋于青楼妓院之间。
“岑大人倒是犯了一些小错误,大事没有参与。”高湛赶紧说道。
岑文本点点头,也知道这其中的缘故,岑道行距离岑文本到底是远一些,岑文本的爵位与他没有任何关联,但岑文昭却是岑文本的亲弟弟,岑文本的封地和他有一定的关系,尤其是岑文本极为孝顺,只要岑母在,岑文昭就不会少了好处,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利,将自己送进去。
“既然与阁老无关,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世人想来不会说我等官官相护了。”虞世南笑呵呵的说道。岑文本总算是保住了。
“不管怎么样,也是我岑氏族人,还是我的侄子,我岑文本也是教导不利,有失察之罪,这件事情,本官会据实上奏天子,请陛下责罚。”岑文本见不是自己的弟弟犯了错误,心中也放松了许多,就算天子怪罪,惩罚也不会太重。
“阁老之事是次要的,但下官更担心的是这件事情的继续。”萧瑀摇摇头,说大:“海河河口在什么地方,哪里距离京师不到三百里,可以说是京畿要地,首善之区,现在发生这种事情,难道不是骇人听闻的事情吗?官商勾结,欺压百姓不算,还违背朝廷法律,这才是骇人听闻。”
“查,还是那句话,不管涉及到谁,都要查下去。严加惩处。”岑文本面色阴沉,他可不管是不是自己的侄子,谁敢在这件事情上插手,都应该受到处罚。
“这件事情应该走明暗两条线,明线查处一切侵田之事,暗线就是查处这件事情背后的事情,看看到底是谁将这件事情给捅出来,真是好手段啊!”范瑾双目中寒光闪烁。
大夏皇帝非常重视老百姓的田产,为此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现在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件事情来,一旦传到李煜耳中,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诸位大人,大人,死了,都死了。”众人刚刚准备散过去的时候,就见高福闯入大殿之中,神情慌乱,大声喊道。
“谁死了?弄的慌乱,成何体统?”范瑾训斥道。
“告状的人,刚才魏征派人来报,那些告状的苦主刚刚进入燕京府衙门,都被毒死了。”高福脸上露出惶恐之色。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怎么可能?”岑文本听了一下子坐在椅子上。
大殿内一片寂静,刚才还在议论的众人都吓傻了,谁也不会想到,短短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居然发生这么样的事情,几十人一口气死在燕京府,这是何等的手笔,又是何等的残忍和狠毒,几乎是要将大夏的声望扫进坟墓之中,将岑文本斩尽杀绝。
“毒杀?应该是毒杀,在这之前就已经算计好了的。”韦园成冷森森的说道:“这种毒可以让人在一个时辰之后发作,让人死的毫无痛苦。也是世家大族经常干的事情。”
“不错。”高士廉也说道:“敌人肯定是在这之前让这些人服用毒药,等到关键的时候,这些苦主就会毒发身亡。实际上,不管这些人在哪里死的,就算是死在皇宫之前,也是会算在我们头上,更不要说,这些人是死在燕京府。”
“自从跟随天子到现在,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也不知道遭遇了多少强敌,也没有被击倒过,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岑文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扫了众人一眼,说道:“敌人躲在暗处,只知道施展一些阴谋诡计,说明他们是在畏惧我们,畏惧我们的强大,畏惧我们内部的团结。只要我们一致对外,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就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请首辅下令。”范瑾从椅子禅上站了起来。
“请首辅下令。”虞世南等人纷纷行礼,就是李景睿也忍不住站了起来,这是敌人对大夏王朝的挑衅,众人同殿为臣,或许相互争斗,但对外肯定是一致的。
“殿下,臣管教不严,愧对陛下信任,臣请辞去崇文殿大学士之职,还请殿下应允。”岑文本正容道。
“先生何必如此,那岑氏子虽然犯下了错误,与先生有什么关系,莫说不是先生的亲族,就算是,先生这些年辅佐父皇,劳心劳力,也没有时间管教家人。这些事情与先生无关。”李景睿赶紧说道:“更何况,此人明显是有人暗中诬陷先生,先生不必理会才是。”
“殿下爱护之心,臣铭记在心,但不管怎么样,此事涉及到朝廷威仪,岂能因臣的缘故,而坏了陛下的英明。臣请辞这段时间,由范大学士暂时主掌崇文殿事宜。”岑文本面色平静,对范瑾说道。
“是。”范瑾知道事不可挽回,只能应了下来。
华山之梁发
“殿下,臣先告退。”岑文本朝一边的高湛点点头,在众人惋惜的眼神下退出了崇文殿。
“这些该死的家伙,大夏立国这么长时间了,前朝都已经灭亡,还是有些遗老遗少亡我之心不死。”李景睿小脸上尽是愤怒之色,这些躲在暗处的家伙实在是可恶的很。
众人听了脸色也不好,岑文本出了大殿之后,高湛也跟在后面,两人商议一番之后,就有四个御林军将岑文本带了下去。
就在几十个苦主被毒杀的消息传来之后,朝廷迅速做出了决定,岑文本的侄子岑道行被拖到菜市口斩杀,连带着和岑道行勾结在一起的官吏多达三十余人,尽数诛杀。最后秦王李景睿以监国的身份,奏请皇后,联合崇文殿,以管教不严为理由,罢免了首辅大臣岑文本。
一时间朝野震动,这是大夏王朝自从建立以来,处置的最高官员,岑文本自从紫微皇帝起兵开始,就跟随左右,深得皇帝信任,掌管大夏朝政十几年之久,爵进二等公,可以说是大夏第一人。
原本市井之上,有人都在非议朝廷,认为官官相护,朝廷黑暗,没想到,转眼之间,大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岑阁老居然被罢免了官职,甚至还有可能会被关入大牢中,一时间燕京哗然。
“说实在的,这件事情与阁老没有一点关系,那犯事的虽然是他的侄子,但族侄而已。”酒楼之中,有人叹息道:“听说岑阁老并没有返回岑府,而是直接被下了凤卫监狱。哎,一代人杰,居然落得如此下场,可惜了,可惜了。”
“是啊!这朝廷处罚的也太重了一些。”又有人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