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6d8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txt-第二百三十四章:新政!禁仙!回宗門!【求一切】-ipk1v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大夏王朝。
夏帝脸色变得极其铁青。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太上玄机,神色之中,不由露出愤怒之色。
他让太上玄机去调查苏长御的下落。
却不曾想到,苏长御居然失踪了。
这如何不让他愤怒?
二十七年前,苏长御就失踪过一次,如今二十七年后,苏长御再次失踪。
僵屍女友 歸海求魚
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两次,夏帝如何不愤怒。
“陛下,根据探子所说,长御是在晋国传送阵消失的。”
“他本意是想要来我们大夏国都。”
“可不知为何,却没有出现在大夏国都,而且臣已经让人去调查,发现当时阵法出现了问题,长御可能…….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太上玄机开口,他低着头,剩下的话他不敢说了。
“传送到其他地方了?”
“传送到何处了?”
“太上玄机,你最好给朕说实话,否则的话,莫怪朕无情。”
夏帝的手,重重地拍在桌上。
他知道,太上玄机绝对没有说实话,所以他在逼问对方,让他说出实话。
“陛下,传送阵涉及空间阵法,臣也无法知晓,只能通过天机阁进行测算了。”
“不过请陛下放心,长御小友,洪福齐天,自然不会遇到危险。”
“说不定还有造化机缘。”
太上玄机开口,他只能用这种话来安慰夏帝了。
总不可能说,长御小友要倒霉了吧?
“造化机缘?”
“哼!大夏宝库内,到处都是造化机缘,还需要什么造化机缘?”
夏帝的声音充满着愤怒。
对于他来说,只要苏长御需要,大夏王朝什么给不了苏长御。
区区造化,算的了什么?
“陛下所言极是,是臣说错话了。”
此时此刻,太上玄机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低着头挨骂就行了。
雪仇
可就在这时,夏帝的声音再次响起。
“玄机,朕现在命令,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找到长御,如若长御有任何三长两短,朕唯你是问。”
说话之间,夏帝丢出一枚龙符。
看向对方道。
“玄机。”
“臣在。”
太上玄机跪在地上,看着落在面前的龙符,心神不由大震。
这是龙符。
大夏龙符,是至高无上的符箓。
“调遣大夏禁军,五方神营,金龙卫,黑龙卫,紫龙卫,给我速速彻查,即便是把大夏翻了天,都要给我找到长御,知道吗?”
夏帝开口,下达命令。
“臣,遵旨。”
“只是…….”
太上玄机咽了口唾沫。
这一刻,夏帝所表现的反应,让太上玄机彻底明白,苏长御在夏帝心中有多重要了。
大夏禁军,五方神营,金龙卫,黑龙卫,紫龙卫。
这可是驻守大夏王朝的一半兵力啊。
加起来有三百万兵力,调遣如此多的兵力,去搜查苏长御,是不是显得有些过于夸张了?
靈術至尊 刀起葉落
更主要的是,如若调遣这么多兵力的话,会不会被人怀疑。
“只是什么?”
夏帝皱着眉头,他看向后者,如此问道。
“陛下,调遣如此之多的兵力,只怕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臣,建议陛下,还是三思而行啊。”
太上玄机虽然遵旨,可还是忍不住劝诫一番,希望夏帝不要被冲昏了头脑。
“有什么麻烦?”
夏帝静静地看着对方,他眼神之中,充满着冷意。
感受到夏帝冰冷的目光,后者虽然有些恐惧,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陛下,如若调遣如此之多的大军,有三个麻烦。”
“其一内乱,如今五大王朝,皆然已经向各大仙宗圣地,频频施压,这些仙宗圣地,已经愈发敏感。”
“若是贸然调遣大军,只怕被那些仙宗圣地察觉,还误以为我大夏王朝,要先行开刀,施新政。”
“如若真是如此,那大夏王朝,将会内乱不止。”
“其二,依是内乱,如今魔神教死灰复燃,虽不知背后是谁在扶持,一旦调遣大军,天魔教势力,必将前往各大圣地,到处游说,必然造成不小的影响。”
田園五兄妹 香椿芽
“其三,还是内乱,大夏王朝忽然调遣百万大军,敌国所知,必会认真调查,万一走漏风声,得知十皇子还活着,那么事情将会更加麻烦。”
“陛下,不如这样,臣亲自去一趟晋国,让晋国国君去彻查此事,臣也会全程监督,争取在一个月内,找到长御。”
太上玄机出声。
他不是不能理解夏帝的心情,可他更加理解天下百姓的心情。
一口气调遣三百万大军,这是逼着大夏内乱啊。
太上玄机的声音响起,让夏帝逐渐冷静下来了。
他不是不聪明,只是一时之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罢了。
但在一瞬间,他还是恢复了理智。
他知道,太上玄机,字字珠玑,说的很对,没有任何错误。
想到这里,夏帝最终深吸了一口气。
缓缓开口道。
“无论如何,带上金龙卫。”
这是夏帝最后的妥协,若说只靠晋国的国力,他还是不放心,带上金龙卫,他更加放心。
“臣,遵旨。”
“陛下英明。”
太上玄机跪在地上,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他真的很担心,担心夏帝一意孤行,他是大夏的帝王,他说什么,臣子必须要去做什么。
“玄机,如若找不回长御的话。”
“你知道后果的。”
最后,夏帝缓缓开口,一句话,说的很清楚。
太上玄机也明白,当下起身,朝着夏帝又是一拜,紧接着带着龙符离开此地。
待他离开之后。
大殿之中,便只剩下夏帝一人了。
只是,没过多久。
一道声音响起。
“陛下,镇国侯来了。”
随着声音响起,夏帝收拾了心情,他的面容,瞬间变得平静。
“进。”
下一刻,一道人影走入大殿之中。
这道人影十分威武,走起路来,更是龙行虎步,他来到大殿之中,穿着一件四爪蟒袍。
“臣,镇国侯,参见陛下。”
镇国侯朝着夏帝一拜。
大夏王朝,王侯有不拜君之资,所以无需跪拜。
而大殿内的镇国侯,也是大夏王朝,十九侯之一。
整个大夏王朝,有三王十九侯,这是除了皇帝太子之外,最有权势之人。
“免礼。”
夏帝缓缓开口,他神色显得十分平静,一切的情绪,藏在心中。
而夏帝直接开口道。
“爱卿,此番商谈如何?”
“此番臣前往大周,大离,以及大泽王朝进行商谈。”
“大周大离王朝,愿意与大夏一同施行新政,此事已经谈妥,但大泽王朝虽然感兴趣,但并不喜由我大夏王朝引头。”
镇国侯开口。
此话一说,夏帝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施行新政这种事情,大泽王朝都要争吗?”
夏帝皱眉,如此说道。
“陛下,大泽王朝近些年来,突飞猛进,他们自觉已经是五大王朝之首,甚至屡屡与大乾王朝发生争斗。”
“再者一点,而施行新政之事,利国利民,同样如若能够成功的话,必可得到天地气运,自然而然,大泽王朝想要成为领头者。”
“但这件事情,是陛下所想,自然而然,不可能让大泽王朝抢去,所以臣并没有答应什么。”
镇国侯开口,如此回答道。
“说来说去,还是气运之争啊。”
“哼,大泽王朝,这些年来,对我们大夏王朝虎视眈眈,但他们可不要忘记了,我大夏王朝虽然这些年来的确国运衰败,但也不是任人捏拿的柿子。”
“青冥,此番你在去一趟大周与大离,既然大泽王朝不乐意,那就不带上他们一起了。”
“新政一旦施展开来,利国利民,借助这个机会,朕也可以圆满退位,到时太子登基,国泰民安,大夏的国运,将会一飞冲天,一扫前尘。”
“青冥,这件事情,你要好好办,如若办好了的话,往后的大夏,就不是三王了,而是四王。”
夏帝出声,他这般说道,一番话说的镇国侯陈青冥不由热血沸腾。
王!
这个称呼对大夏朝臣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何为王?
可与帝并肩者,为王。
大夏三大世袭王,皆然是为大夏王朝立下不朽之功。
而且其中有两位王,更是因为从龙之功,后世莫说王位,就算是侯位,都难以获得。
自然而然,对镇国侯来说,王的诱惑力太大了。
“臣必定死而后已。”
镇国侯深吸一口气,如此说道。
“好了,青冥,这件事情,你好好去做吧,莫要让朕失望。”
夏帝点了点头。
让对方离开。
后者也没多说,转身离开了大殿。
待镇国侯离开之后,夏帝的目光,不由落在书桌上的一张白纸上。
綜渣帥 落月江潭
白纸上赫然写着‘禁仙’二字。
这就是大夏王朝的新政。
也是目前各大王朝,都想要做的事情。
所谓禁仙。
便是王朝大统一,彻底打压仙门圣地。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就是大夏王朝要做的事情,也是五大王朝都想要做的事情。
天地之争,乃是气运之争。
爱在尘埃外
仙宗圣地走的是极致之道。
希望依靠三千大道,争夺成仙之位。
忍者戰爭 瓜子嗑
而王朝之争,争的是天下气运。
但如今五大王朝鼎盛而立,即便是大夏王朝,国运接二连三的衰败,但依旧是个巨无霸。
所以无法做到五大王朝统一。
但五大王朝,距离仙之气运,就差那么一点点。
故此,夏帝想到了一个办法。
掠夺仙宗圣地的气运,完成王朝大统一,不但可以争夺气运,更可以稳定王朝大势。
侠以武犯禁,仙以法犯禁。
微笑的代价 熙灵
仙门圣地,本身就是各大王朝的眼中钉,自然如若能够在镇压仙门圣地的情况下,还能得到仙位,这自然是一件极大的好事。
禁仙。
便是新政。
但这件事情,需要不断酝酿。
绝不可能随意施行。
否则的话,会瞬间引来天下大乱。
这一点,夏帝知道。
五大王朝的帝王,也都知道。
就如此,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
转眼之间。
便过去了七天。
大夏王朝。
晋国青云山脉。
两道身影正在山脉行走。
这是叶平与薛篆。
林北师兄打算继续在郴州鉴宝,虽然郴州鉴宝大会已经结束了,但没有鉴出宝物,林北实在不甘心,所以继续留在郴州。
至于叶平则是跟着薛篆一同回宗门。
“什么?”
“你学会了?”
“你学会了什么?”
薛篆的声音响起。
他满是好奇地看着叶平。
有点不太明白叶平的意思。
“师兄,您前些日子传我的财可通神,师弟好像学会了。”
叶平的声音响起,他给予后者回答。
只是此话一说,薛篆有点懵了。
什么财可通神?
那是自己瞎编的东西啊。
你这也能学会?
小师弟,虽说你资质不凡,但也没必要这么吹吧?
你要说会点剑术,会点炼丹之术,师兄还没什么好说的,这玩意你都能学会?
山路上。
薛篆莫名感到古怪。
倒不是他不相信苏长御,主要是自己教给叶平的东西,完全就是瞎编的东西。
这也能学会?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
你懂不懂修仙啊?
小师弟。
重生之獸人兇猛 月色未盡
不过如同苏长御等人一般,即便是心中吐槽再多,薛篆还是只能稍稍咳嗽一番,而后缓缓道。
“你可知为何你能领悟吗?”
薛篆开口,询问叶平。
这个问题,莫名让叶平有些不懂了。
不过仔细想了想,叶平尝试性问道。
“是师兄出手了吗?”
叶平问道。
“没错。”
薛篆开口,反正他不管叶平是不是真学会了,先吹一波自己再说。
“师兄怕你学不会,所以也施展了财可通神,花费了不少灵石,不过既然你能学会,那么一切就都值得了。”
薛篆开口,声音很平静,面上还带着一种超然在上的感觉。
一瞬间,叶平自然感激道。
“多谢四师兄,此番恩情,只可惜师弟无以为报。”
叶平满是感激地说道。
但薛篆却摇了摇头,示意无需如此。
“师弟,你我本就是师兄弟,莫要如此客气。”
薛篆开口,不过说归说,他可不觉得叶平真的学会了什么财可通神。
也就在这时。
突兀之间,一道声音,从青云道宗传了下来。
“叶平,速来。”
声音响起。
这是大师姐,萧暮雪的声音。
听到大师姐的声音,叶平当下朝着宗门走去。
他虽然不知道大师姐找自己有什么事。
但他知道,大师姐肯定是有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