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逍遙兵王笔趣-第4529章 諸強作證閲讀

逍遙兵王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逍遥兵王
“无尘仙王,为何如此着慌走呢?难道你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
洛天大袖一挥,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随意的说道。
“洛天,你想做什么?我可是自认为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何要与我过不去?”
了无尘有些心虚的喝道。
“了无尘,你无须激动,你做的那些破事,我懒得管,不过,我希望你身为仙王,应该当有仙王的风范,天下大劫将至,你应该当树立仙界典范,率众抵挡才是,不是么?”
洛天淡淡的说道。
“哼,小子,不需要你教,本仙王自会首当其冲,不会退缩的,这也是你拦截本仙王的理由?”
了无尘轻哼的同时,望向洛天,神色有些疑惑。
“按照道理,你当年算计诸天歌的伴侣月歌,这件事,我应当拿你是问,毕竟,诸天哥歌是我的朋友,不过,眼下情况特殊,我不追究就是了,你不要以为诸天门主受伤,你会逃过一劫,她早晚会回来的,你应该知道她的手段,只要你一心抗击荒界,我可以向诸天门主求情,对你的以往过去既往不咎,将功补过,”
偶像来了:绯闻天后进化论 卡斯比亚
“小子,你为何要相信你,那个屏幕本来就身是假的,你想拿它来要挟我?”
了无尘心虚的大喝。
“哼,了无尘,这里也没有别人,你也不必抵赖,那种能量屏幕是做不了假的,你说呢,樊兄?”
花月夜看向樊天荒说道。
“花兄,这件事确实是无尘道友做的,屏幕就是我放出来的,其实,我一直看不惯他的所作所为,一时冲动,释放了出去的,只不过,尊夫人的事,和我无关,是她有意的依附于我,和我无干的,”
樊天荒开口道。
“樊天荒,你——”
了无尘顿时气的七窍生烟。
“了无尘,樊天荒,你们做的事,我花月夜一清二楚,刚才洛天已经说了,只要你们一心率领仙界强者抗击荒界,其他的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花月夜极为大度的说道。
“那你为何要把我们——”
妾欲偷香
妃子 令 冥王 的 俏 新娘
了无尘开口。
“月夜,你不要相信他们,还有这个洛天,难道我忘记他在剑宗对我做的事了么?你真的想看到自己和剑宗声名扫地么?这个樊天荒心术不正,有心于我,是他带我来这里来的,”
巫医天妪厉声喝道,目前的情形对她似乎越来越不利了,她希望这几大仙王还有洛天发生混战,自己好从中渔利。
“轰轰——”
“轰轰——”
天地空间被人撕开。
“洛小友,”
“洛天,”
先后两个人出现,并且带来了不少的强者,正是青木皇仙王还有仙道院的副院长天星仙王。
“你们——”
看到这一切,巫医天妪脸色难看之极,眼神之中闪过阴冷之极的神色。
“青木皇,你来做什么?”
樊天荒对青木皇很不感冒。
“樊副门主,我来不是为了你,实在是受洛天小友之邀请而来,”
接着,又出现了两道人影,竟然是诸天门的玄冥两位长老。
“你们也是洛天相邀而来?”
看到玄冥两位长老,了无尘脸色黑的难看,他不知道,洛天邀请这么多仙界顶峰的高手而来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为自己而来,也不对啊,毕竟,洛天一个人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况且旁边还有一个可怕的花月夜呢。
“诸位,今天请大家来,只是想让大家做个见证,并无他意,”
环视四周的强者,洛天淡淡的说道。
四 個 火
“小子,你到底想让我们做什么见证,告诉你,我很忙,没有时间,”
樊天荒冷漠的说道。
“你敢离开,我认为你和巫医天妪同谋,我不会和你客气,”
洛天神色阴沉的喝道。
“你——”
“巫医天妪,把我的夫人放出来,你真的以为你夺了我夫人的神识,化成她的模样,我就不知道吗?”
此刻,花月夜身形腾空而起,身上的杀意极浓,望着眼前的“云梦清?”
冷声喝道。
“月夜,你在说什么,我就是你的夫人,我是云梦清啊,你不要听这个洛天蛊惑,你身为仙王难道连一点判断力都没有么?”
“云梦清”猛然大叫,绝美的容颜之上流下清泪,似乎极度的委屈。
“难道这个云梦清真的有假?还是花月夜为了名声而——”
天星副院长轻轻皱眉。
“巫医天驱,当年,你被巫医天皇处罚,并没有死,怀恨在心,偷袭了云梦清前辈,幻化成她的模样,就是要让她身边的人身败名裂,我说的对吗?”
洛天看向巫医天妪冷漠的喝道。
“放肆,你竟然敢信口雌黄,月夜还不快点杀了他?”
巫医天妪身形在慢慢后退,同时厉声喝道。
“云梦清前辈,堪称仙界典范,端庄天地间,岂是你这种可恶的老巫婆所能陷害的,今天召集诸多强者前来,就是要做个见证,救出云梦清,还她清白,同时,灭了你这个巫医天妪,”
洛天上前一步沉声喝道。
“她原来是假的?巫医天妪,以前听过这个名子——”
樊天荒也是寿元悠久之辈,自然听说过那个巫医族的巫医天妪,在他的识海之中,一下子浮现了一个形状可怖,半人半鬼,让人作呕的巫婆的形象,险些让他吐了出来。
顧盼 生 輝
“哈哈哈,好好,很好,既然如此,本天妪也不必装下去了,不错,我就是巫医天妪,不过,我并不是幻化成她的模样,而是压抑了她的神识,利用了她的肉身,也就是说,你们即使杀了我,她的肉身也是肮脏的,”
“云梦清”神色狰狞的喝道。
“夫人的肉身是巫晶所化,淡上不肮脏,况且,你把夫人的肉身藏于识海,压制她的神识,只不过是利用天医巫术幻化成她的模样,我岂能不知,今天一定让你心神俱灭。”
花月夜厉声喝道。
“哈哈哈,花月夜,你是在自欺欺人么?天地间有何人能够识海纳人,你是在想法为你的女人挽回声誉么?没有用的,你杀了你,你一样洗清不了你的羞辱,”
巫医天妪不由的哈哈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