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宋煦》-第四百二十二章 人心熱推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陈桥镇,临时大衙正堂。
赵煦站在屋檐下,院子里灯火通明,酒香四溢,摆满了桌子,也坐满了人。
赵煦坐在凳子上,缓眼看去。
左手边是章楶,郭成,折可适,以及种家,折家还有各路总管,副总管;右手边是许将,梁焘,宗泽,楚攸等等,更远一点,还有李阿雅布,李忠杰,嵬名阿埋,妹勒都逋等番将。
足足五十多人!
赵煦双眼不自禁的眯了眯。
这个是大宋,真的是不缺文臣武将,正是做大事业的好机会!
赵煦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澎湃的潮思,朗声道:“今日月明星稀,高朋满座,朕很高兴。”
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
众人大部分都面带笑容,神情振奋。
大宋很久没有这样的大胜利了,何况还是御驾亲征,他们这些人不管有没有参与,都与有荣焉,会有功劳分润。
当然了,他们绝大部分都参与了!
“吾皇英明神武,皇威浩荡!”
龙王之我是至尊
在赵煦话音落下,一众人齐齐起身,抬手而贺。
楊柳 風
赵煦摆了下手,道:“今日叙功,不虚礼,赦不敬,畅所欲言,诸位卿家,请坐!”
不少人对赵煦不了解,一个‘请’字,令他们有些不安。
倒是章楶,许将等人习惯了赵煦的平易近人,道:“谢陛下。”
众人见章楶,许将等人坐下了,这才跟着落座。
赵煦拿起酒杯,道:“大宋,不是我赵家的,是在座诸位的,是天下百姓的!今日,朕与诸君,大败叛逆,保我大宋国威,护我大宋万民,当贺一杯,诸君,请!”
一大群文臣武将顿时惊住了,赵煦的话,有些‘出格’!
章楶,许将等人连忙举起酒杯,道:“臣等不敢。”
“臣等不敢。”其他人迅速拿起酒杯,躬身‘不敢’。
赵煦一饮而尽,举起空酒杯。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悄悄落在章楶、许将等人身上。
这两人倒是没有什么犹豫,喝了一杯,众人见着,连忙跟上。
赵煦笑着,放下酒杯,道:“都坐,今日不见责。”
众人这才三三两两的坐下,大部分与赵煦没有见过,这开头就令他们心惊胆战,越发的拘谨了。
赵煦目光扫过,见一众人的表情,笑着道:“以后,咱们君臣会经常接触,熟了就好了。这一战的复盘,我们都已经做了很多次,朕就不多说了。说说封赏的事。”
这是众人期盼的,双眼登时睁大,发光发亮。
章楶,许将悄悄对视一眼,两人都是皱眉,却没有开口阻拦。
陈皮立在赵煦身后,将一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却眼观鼻,仿佛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
赵煦道:“关于封赏,枢密院与兵部做了一份,朕看了不满意。所以,朕考虑,参考秦汉军爵制度,改革我大宋军制,大功者,封侯!文官,非大功、军功不封爵。武将,会有专门的晋升路线,将士的待遇也应该大幅度提高,重文抑武是不可取的。”
章楶与许将端坐笔直,这是他们以及朝廷一直或明或暗拦着赵煦的。
大宋立国的国策就是‘重文抑武’,对军队的控制前所未有,现在,官家做出了突破的第一步。
赵煦本以为他的话会让武将群青鼓舞,但包括郭成,折可适,宗泽等在内,都没有激动之色,反而暗暗凝色。
赵煦眉头一挑,心下明了,暗自琢磨着道:‘看来,改革不止是制度,还有人心。’
赵煦笑容不变,目光在人群中搜寻,落在了嵬名阿埋等人身上,心里微动,朗声道:“朕以及朝廷,将戮力改变军队的不公平现象,该有的封赏,晋升,不会受任何影响。军队的待遇也将明确化,精细化,走精兵强国路线。军队的不公平,除了地位、功赏、抚恤这些,还有歧视。我大宋将破除禁军,厢军,番军等藩篱,所有军队,都是我大宋之军,不会再区别对待,也不再有这样的称呼!朕,决意强军强国,诸位,同朕一起努力吧!”
赵煦说着,就举起酒杯。
神話 三國
但下面一片安静!
赵煦说的这些,都远超他们的想象!
大宋立国百年,这些早就深入人心,岂能轻易改变?何况,这些事情,真的能是官家一句话能改变的?
不少人的目光看向前面的章楶,许将,梁焘等人。
这些人都是朝廷的大人物,决定着国策,他们要是强烈反对,官家也没辙!
毕竟,神宗皇帝二十多年改革,成效显微,还付之了东流!
章楶,许将等人神情犹豫,最终还是拿起酒杯,道:“谢陛下!”
其他人慌忙拿起酒杯,跟了一句‘谢陛下’。
赵煦砸了砸嘴,章楶,许将等人说的是‘谢陛下’,很明显还是保留了态度。
帝少的心尖宠妻 沐七兮
‘由不得你们!’
赵煦心里暗哼一声,面对微笑的喝完。他心里早有计划,哪怕枢密院,兵部反对,他也要一力推行!
赵煦接下来就抛开这个话题,开始点评与西夏一战以及诸将帅。
这些,就是众人喜欢的了,没有几句,大家就好似忘记了赵煦要‘改革军制,大赏封爵’的事,气氛逐渐热烈。
赵煦的目光搜寻着,在种建中,嵬名阿埋等人脸上扫过,但没有说什么,赞赏他们的能力,封官许愿。
章楶,许将都是克制的人,喝的极少,脸上都是‘洗耳恭听’之色。
倒是梁焘,一脸的心事重重。
他从赵煦话里听出来了,赵煦没有急着回京的意思。
就离开封城一步之遥,开封城内外忧患叠出,官家不回京,这是要干什么?
郭成,折可适等‘恪守本分’,寡言少语。
种建中兄弟以及各路总管,副总管等见前面大人物不说话,他们自然不会冒头。
至于番将,就更不会了。
院子里,不算热烈,但也不冷清,赵煦很高兴,喝的也不少,直到半夜,酒过半酣,这才三场。
赵煦来到后堂,坐在椅子上,喝着茶,身前站着章楶与许将,梁焘。
“都坐吧,喝口茶,醒醒酒。”赵煦笑着说道。这酒烈度不高,但喝多了也上头。
章楶等谢恩,坐下后,许将就肃色道:“官家,李乾顺整兵,要帮辽国平叛,不知,官家有何决断?”
许将话音一落,陈皮就进来,道:“官家,嵬名阿埋,妹勒都逋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