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 起點-第2070章 一記耳光展示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70章    一记耳光
这一刻,青魅才感觉到四周一松,心中更是骇然,同是真仙修士,自己在其面前,竟如面对一座亘古冰山般。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她急忙转头望去,蓝光晃动,却见姚泽正从禁制的出口处踉跄着跌出。
“你受伤了!?”
青魅大吃一惊,娇躯闪动间,已经站在了他的身旁,一把扶住,这才发觉到异常。
一道道若有若无的细线正缠绕在身上,而且愈发收缩,几乎要勒进了血肉中。
“蛛丝!这是月魔蛛的蛛丝!”
青魅失声惊呼起来,急忙阻止他不要再挣扎。
之前鱼人族的那位娇小少女已经告诉过,月魔蛛的蛛丝不能挣扎,不然会越收越紧,就像那头凶鲨般,只能完全放松下来,同时倒逆着纹路才可以脱身。
当然如果炼化了又当别论,任谁被突然缠住,肯定要竭力挣扎的,青魅又是吃惊,又感到好笑,连忙帮助他小心地把这根蛛丝给解开,展开来竟有百丈长,握在手中,犹如无物,任凭如何发力,将蛛丝都拉长了十几倍,也无法扯断,手一松,竟再次恢复了原状。
果真是堪比仙器的宝物!
“送你吧。”
姚泽只觉得郁闷之极,一天之内,自己竟连续两次被蛛丝给困住,那凶兵也太狡猾,逃走之际,竟把蛛丝布置在出口,自己急急地冲出,刚好被其算计。
只是如此一耽搁,那莫问早已不知去向,没有一点感应了。
“真的?”
青魅闻言,美眸一亮,拿在手中,一副爱不释手的神情,随着异芒一闪,那百丈长的蛛丝就在缠绕在尾指上,看起来如同一枚戒指般,等炼化之后,收放随心,威能肯定不凡的。
而姚泽还挂念着那头冥月,急忙和青魅再次进入了禁制中,眼前所见却让他大吃一惊了。
科技小农民
原本细如手环的小东西,此时竟变化成一头庞然大物,一道道环形肢节密布,通体银白,足有数丈之长,粗如水桶,如同一头凶鲨,满口细碎的獠牙,可怖异常,大口一张,无尽的黑火就冲进了口中。
此妖竟在吞噬火焰!
而且随着吞噬,庞大的身躯依旧肉 眼可见地暴涨着。
这可是焚天阴火,任谁都唯恐躲之不及的,眼下竟成了此妖的大补之物……
不过他随即想到,此妖既然号称冥界大凶,估计冥界的东西没有其不能吞噬的,这焚天阴火来自冥界,自然也不能幸免。
“这……这是什么生灵?”
一旁的青魅瞪大了美眸,在她的认知中,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妖物。
这头冥月正是寒水城之物,当初姚泽和黑衣二人依着青魅的指点,潜入龙倍的密地琉璃池,顺手牵羊,直接带走了此妖。
“龙倍?琉璃池?”
听闻这妖物的来历,青魅只感到难以置信,世事太过无常,当初她和龙倍暗中敌对,告诉姚泽琉璃池之事,也只是想借助他的手打击龙倍的,没想到其中竟还有此物。
“那位龙帅后来也没有逃出你的手心了?”似乎若有所思,青魅明眸一转,笑吟吟地问道。
姚泽并没有多说,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模样。
过了半响,却听到青魅幽幽地说道:“谢谢了。”
一时间姚泽吓了一跳,转头望去,却见此女俏脸上浮出感激之色,美眸中更是晶晶发光,才知道对方误会了。
那龙倍当初意图对自己不利,不得已才诛杀了此獠,可现在竟被以为是为了对方出头,引得此女一片感激之心,说不定还要以身相许……
不料,就在此时,他突然觉得有些异常,急忙转身望去,面色狂变。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竟站着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如同一道幽灵,正目露惊奇地望过来。
青魅也“啊”的惊呼一声,急忙站在了姚泽身边,这才发现来人一身黑袍,身下却拖着一道粗大巨尾,脖颈和脸颊都布满了细密的鳞甲,头上的两只眼睛长在了额前,鼻孔粗大,竟是位巨鳄人!
大罗金仙!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破坏禁地,是整个坠魔界的公敌!”来人声音粗声粗气的,嘶哑难听,却毫不客气地威胁起来。
姚泽的眉头一皱,对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莫问刚离开的当口,难道又是莫问招来的?
一时间他对那位凶兵愈发忌惮起来,精于算计,为了脱身,不但布置了月魔蛛的蛛丝阻止了自己,还第一时间示警,招来了一位大罗金仙。
他站在那里,面色变幻,一旁的青魅以他为首,同样默不作声,这情形落在对方眼中,不由得怒气生出,额前的双目闪过一丝戾色。
“不管你什么来历,眼下给你一条出路,将妖物……还有那个女子也要留下,三息之内离开,不然莫怪老祖我手辣。”
此人的目光“咕噜噜”一转,落在了青魅凸凹有致的身材上,脸上的贪婪毫不掩饰,转眼就改变了主意。
姚泽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一位大罗金仙算不上什么,可如果闹出太大动静,被堵在了此地就有些麻烦,扭头望去,见青魅俏脸发白,神情惶恐,面对高阶妖修,她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多少。
来人大嘴一咧,露出森然利齿,很是得意,“莫怕,跟着老祖,很快就可以晋级真仙中期,如果将老祖伺候好了,成就大罗金仙也不是梦想……”
“滚!”
就在此人洋洋得意地炫耀之际,突然姚泽双目一翻,直接冷哼一声,一时间这位大人物怔在那里。
“小子,你……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一念永恒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脸上变得狰狞起来,单手一抬,一张巨手浮现而出,带着滚滚火焰,朝着前方狠狠抓落。
此地出手,连身体外都有火焰燃起,消耗真元竟是平时的数倍,可这位大人物恼羞成怒,已经顾不上那些了。
不过此人也特意控制了,只动用三成真元,想来对付小辈应该足够了。
“砰”的一声,那道蓝色身影竟应声而碎。
巨鳄人见状一怔,毫不迟疑地单手在身前一划,道道规则之力蔓延,一枚枚鳞甲狂涌而出,身体外多出一道黝黑铠甲,同时身形暴闪而退。
此人能够有了今番成就,自然不是侥幸,猜测对方有着某种秘法,先退开再慢慢炮制,只是如此施法,真元似被点燃的蜡油,疯狂燃烧,一时间愈发恼怒。
谁知就在这一刻,一道冷哼声突兀地响起,似乎一根粗大铁杵狠狠地戳进了识海,并且猛地一搅。
一股难以想象的巨疼传来,此人脸色煞白,身形一个踉跄下,心知不妙,狂吼一声,双手幻化成森然利爪,朝着前后同时抓落。
剧烈的空间波动带起滚滚火焰,利爪却落在了空处,巨鳄人有些惊疑不定了,直到现在,自己竟连对方的人影还没有看见,目中凶光一闪,就落在了不远处的青魅身上。
不料就在他还没来及有什么行动,一只手掌竟在眼前不住地放大,随即“啪”的一声脆响,这位大罗金仙身形翻滚而退,一直退到了禁制出口,才难以置信地站定了身形,宽大的脸上清晰地多出五根手印。
自己竟被扇了记耳光!?
从此人抢先出手,到被打耳光,前后不过一息时间,电光石火的功夫,青魅都看的目瞪口呆了。
姚泽从火焰中一步踏出,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呱噪!”
此地难以动用真元,想对付一位大罗金仙,自然极为困难,如果只抽一记耳光,却轻松异常。
那人只觉得怒火冲天,身周的虚空急剧扭曲,波折,却引起滚滚黑火呼啸升腾。
如果再这样下去,根本不用他人动手,这里的焚天阴火就已经将其焚烧成灰,大惊之下,此人急忙散去真元,两只眼睛几乎要凸出了眶外,脸上狰狞扭曲。
“好,好,该死的人类,你不要从这里出来,否则你一定会后悔,后悔自己投胎成人!”
咬牙切齿地说出一番话后,这位大罗金仙才恨恨地转身离去,却直接盘膝坐在了出口。
他早已暗自发誓,哪怕在此地守上一百年,也要亲手将那人撕成碎片……
危机暂时解除,青魅俏目上依旧毫无血色,“姚兄,我们……”
逮捕专属萌宝贝 紫小喵
被这样一位大人物堵住,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无妨,不就一位大罗金仙吗?又不是没有杀过,先看看冥月的情形再说。”没想到姚泽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如此道。
“嗤……”
青魅觉得他在说笑,忍不住娇笑起来,愁眉散去,心情也变得轻松不少。
乱红飞仙
她当然不知道,姚泽所言都是事实,不过在这波折发生的一会功夫,冥月再次变化了模样。
原本数丈长的身躯竟暴涨至十余丈,而且微一扭动下,如同起伏的山丘,朝着火焰深处缓缓移动,巨口不停地吞噬着,对于刚刚的一番打斗,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这样的生灵根本难以想象,眼看着就如同一座巨山,竟还在生长中,不过两人很快有了新的发现。
此妖所过之处,焚天阴火竟变得稀疏了不少。
两人对视了一眼,很快大笑声就在火焰上回荡。
这片空间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因为焚天阴火的缘故,什么生灵也难以进入,说不定里面会有些宝物,比如罕见的火属性矿石、万年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