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丹武毒尊討論-第兩千七百一十五章 安排讀書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那两个老家伙还在闭关?”摩纠揉了下自己额头,问道。
在情况不明朗之前,摩纠也并不愿意出现在这里,和众人一同商议对敌之策。但是,现在对方的飞行船已经到了他们的地界,不出几日时间,恐怕就会来到他们摩家大院的上空。
到时候可就当真是避无可避,现在就处于退无可退的状况,必须要应对。
现在还有些时间来做计较,如果等到对方杀将到自己眼前,恐怕就没有机会去布置那样的局面。
众人纷纷摇头,他们也曾拖关系,摆脱以前的好友去打听消息,但是最终得到的结果,都是不尽人意。
都市最强兵王 黑暗势力
“现在恐只能靠我们自己的实力去一战,其他两个实力怕是恨不得我们被那三个外界人打的元气大伤,如此才好架空我们,蚕食我等。”摩家的一位老人无奈说道。
其实大家都是有着野心的,同时对于对手,也有着不一样的估量和看法。
都是老狐狸,自然也有着自己的计较。
虽然传言众多,恐怕其他两个势力也不可能觉得仅凭三人,就可以将整个摩家势力都连根拔起。但是,他们之间的一场血战是免不了的!
到时候摩家势力,自然也会因此而损伤不少。
“这些家伙,不知道盲目自信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祸吗?”摩纠说着,更是有些气不过,骂了起来。
神醫 修 龍
其他大能则是面面相觑,他们也不明白,为何家主会如此担忧。这,完全就是没道理的啊。
畏敌如虎,这完全就是扫自己的威风。
的确,对方一人斩杀荀家兄弟,这等实力不容小觑。但说到底,他们也只有三人,有着必要如此应对吗?
如果不是家主有令的话,恐怕他们这一群人,早就拉帮结派的去进行截杀,而不是在这里干等着、干着急。
“既然我们所想所谋无法顺理成章知晓一些信息,也就只能全力放手一搏。”摩邬想了想,道。
摩纠十分欣慰的看着这个后辈,笑了起来。
一直以来,摩邬做事都非常的稳妥,并且也会给自己留退路。虽然说,不论在什么地方,他都不是最为出彩之人。但是,大多数能力,都是处于一个较高的位置。
这让摩邬看上去的确有些完美,但说的不好听一点,也是缺陷,让他显得有些平庸。
一个修士,若是处处都想要顾全,那么这就是最大的缺陷。
大道何其之大,想要面面俱到,怎么可能做到?
不过眼下看来,似乎也就只有这个后辈能够明白他的心意。
“诸位,我想你们现在都对万兽界所发生的事情抱有迟疑态度,所以多有不服气,觉得我老了,胆子也小了。”摩纠笑盈盈的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也不敢言语。
他们心中的确有着诸多怨言,但是那里敢对这个老家伙发作?
这位摩家主,向来都是喜怒无常,若是他们一旦说错话,在这等用人之际自然不会有什么影响,以后难免会被翻旧账啊。
有些事情只要不说破,纵然是心知肚明,那也无妨的。
若是说破,可就要拂面子。
“压抑了你们这么久,也算是够火候了,这一场仗,我们自然要打。那些愿意作为先锋,可敢站出来让我瞧瞧?”摩纠笑盈盈的问道。
这一次,摩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站出来。
摩邬很清楚,这一次是退无可退的状态,作为先锋,恐怕也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战不退。
去做先锋,那就如同送死无异,他可不会做这样的决定。
二 十 四 橋 明月 夜
“摩家主,我愿意前往!”
这一次,蒙扈主动站了出来。上次去境外阻劫,他还没有动手便就被迫撤回,这让蒙扈的心中多有不悦。再加之压抑这么久,既然要开战,他蒙扈愿意一马当先,去完成之前没完成的事情。
摩邬心里则是默然叹息,看着这位以前的老友,纵然到了五阶修为,还是一副火爆脾气,分不清事情的厉害,他也无法可说。
有时候情谊便是那般的脆弱,经历一件事情,便就分崩离析。
玄幻之我能提取万物属性 未曾妄
摩邬也没有多说半句,这时候他去阻止,便是拂逆家主的意思,恐怕只会吃不了兜着走。再者,蒙扈既然不理解自己,那也就算不得朋友,何必提点。
“我也愿去。”有了蒙扈领头,接下来也有着一个看上去较为年轻的修士站了出来,道。
既然有人出头,那些憋屈已久,心中大多不爽之人,也开始纷纷站出来。
他们这么多人同行,对方就算再厉害,恐怕也顶不住多位大能的围攻!
本就是稳操胜券的主场作战,又何须忌惮过多?
有时候过于害怕,那也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
摩纠笑了起来,既然这些大好儿郎不吝啬自己的性命,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可就要好办得多。
“匡珩,以你为首,带着蒙扈等人为先锋!”摩纠道。
顿时众人也开始纷纷附和得令。
最终的决战重要即将到来,众人也感觉有些热血沸腾。
摩邬则是坐在那儿,一言不发,似乎生怕被家主看到,给他安排什么活儿。
不过这先锋的份量,可是一点儿都不轻的。
紧接着,摩纠也开始继续安排,在场的都是四阶以上的修士,乃是他们摩家势力的核心所在。
这一次的安排,摩纠几乎能够仔细到每个人身上!
无限之精彩世界
可见他对这一场的战斗,是何其重视!
……
阴焰界的大势,也随着那飞行船的前进而发生变化。
虽然后面几乎没有战斗,但也仍然让人感觉有着一种风起云涌之感。
飞行船越是深入,便就越是让人期待。
摩家势力会选择在什么地方动手,而他们畏惧不堪的敌人,又到底有着多大能耐。
各个难题,都在他们的心中不断浮现,一些爱好嚼舌根的人,更是乐此不疲,做着各种猜想。
而萧扬则是趴在栏杆上,望着前方的景色,眉头也开始慢慢紧锁。
现在察觉到的气氛,已经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