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帝霸-第4265章一羣中年漢子相伴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大墟乃是得天独厚,天华之地,此时此刻,一群群人在忙碌着,这么一群群的人,只所是上千之众,而且各自忙着各自之事。
按道理来说,一群人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这似乎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是,这里可是葬剑殒域最深处,这里可是号称最为凶险之地。
在这里竟然是天华之地,而且,一群人都在忙碌着,没有想象中的杀伐、没有想象中的凶险,竟然是一群人在忙碌干活,像是普通日子一样,这怎么不让人震惊呢。
如果说出去,在葬剑殒域的最深处,在那大墟之中,有那么一群人在忙碌着干活,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只怕没有任何人会相信。
但是,事实上就是如此。
不过,当看到眼前这样的一群人的时候,所有人都会震撼,这并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是葬剑殒域的最深处,更让人为之震撼的,乃是因为眼前的这一群人,仔细一看都是同一个人。
没错,这里忙碌着的一群人都长得一模一样。
“铛、铛、铛”、“砰、砰、砰”、“沙、沙、沙”……各种种样的忙碌之声响起。
在这一群群的忙碌的人中,有人在冶矿,有人在打铁,有人在磨刃,有人在起火,也有人在鼓风……总得一句话来说,这一群人是在炼剑。
他们在打造出一把又一把神剑,这一群人,每一个人的工作不一样,有的人在鼓风,有的人在打铁,也有的人在磨剑……
在这人群之中,有的人是相互分工,也有一些人是单独干活,自己从始至终,从冶矿到炼剑都是独自完成。
最为最为诡异的是,这一群分工不同或者独自炼剑的人,不管他们是干着什么活,但是,他们都是长得一模一样,甚至可以说,他们是从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论是神态还相貌,都是一模一样,但是,他们所做之事,又不相互冲动,可谓是井然有序。
遥聆迟音似若无 凌凄七
如果有人说,自己亲眼看到一群几千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打铁炼剑,那么,这样的话说出去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最为让人震惊的是,特别是在剑渊之上,见过那位往剑渊扔列剑的中年汉子的话,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那也一定会震惊得无与伦比,没有任何言辞去形容眼前这一幕。
因为眼前这一群几千人就是和剑渊之中那个中年汉子长得一模一样,后来李七夜向中年汉子搭话的时候,中年汉子二话不说,就跳进了剑渊。
眼前中年汉子模样,披头散发,额前的头发垂落,散披于脸,把大半个脸遮住了。
每一个中年汉子,都是穿着一身皂色的衣裳,衣裳很陈旧,已有泛白,这样的一件衣裳,洗了一次又一次,因为洗涤的次数太多了,不仅是褪色,都快要被洗破了。
这么样的中年汉子,看起来有些贫寒,神态又有些落寞,似乎是一个破落户,又或者是一个出身于小门派的穷修士。
眼前所看到的几千个中年汉子,和剑渊出现的中年汉子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这样的一切,看到之后,任何人都会觉得太不可思议,太离谱了,若是有其他人眼前看到眼前这一幕,一定以为这不是真的,一定是障眼法什么的。
多金公子捡到宝
事实上,就算是你打开最强大的天眼,看看眼前这样的一幕,都一样会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障眼法,眼前的中年汉子,的的确确是真实,并非是虚构的幻影。
系统带我飞 哈哈瓜
“铛、铛、铛”的声音不绝于耳,眼前的中年汉子,一个个都是认真地干活,不管是冶矿还是打铁又或者是磨剑,更或者是设计,每一个中年汉子都是全神贯注,一丝不苟,似乎世间没有任何事情任何东西可以让他们发神一样。
而且,在这整个过程之中,不论是哪一个中年汉子,冶矿也好,磨剑也罢,他们都是神态自若,并不是那种机械化一般的动作,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充满着节奏韵律,甚至可以说,他们十分享受自己的每一个动作,十分享受自己每一分的付出。
本来,冶矿打铁,不是什么值得去欣赏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一群群中年汉子所做的事情,却是让人十分享受,却让人觉得特别好看。
试想一下,一群人乐于自己所劳,享于自己所作,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不论是冶矿还是打铁,每一个动作都是充满着快乐,充满着享受。
所以,看着眼前这一群中年汉子在忙碌的时候,会给人一种百看不厌的感觉,似乎每一个中年汉子所做的事情,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你在感观上有着极美妙的享受。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难于去形容,只有亲身去体会了,这才会去真正领悟。
但是,当看着眼前这一个又一个的中年汉子,这就会让人疑惑了,眼前的中年汉子,哪一个才是真身。
虽然说,眼前每一个中年汉子都不是虚幻的,也不是障眼法,但,可以肯定,眼前的每一个中年汉子都是化身,只不过,他已经强大到无与伦比的程度,每一个化身都似乎要远限地接近真身了。
不管化身如何的真,但,终究不是真身,真身就只有一个。
所以,在这么几千个中年汉子的化身之中,而且是一模一样,如何才能寻找出哪一个才是真身来。
事实上,在此时此刻,不管是怎么样的修士强者,不管是拥有怎么强大实力的存在,打开自己的天眼,以最强大的实力去烛照,都无法发现眼前的中年汉子是化身,因为他们实在是太接近于真身了。
所以,世间的强者根本就不能从这一个个强大而又真实的化身之中寻找出真身了,对于许许多多的修士强者而言,眼前的每一个中年汉子,那都是真身。
李七夜含笑,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看着他们冶矿,看着他们打铁,看着他磨剑……
在这一看之下,就是看得好久好久,李七夜好像已经沉醉在了里面了,已经好像是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所以,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站在那里犹如是石化了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似乎已经融入了整个场面之中,好像不知不觉地成为了中年汉子群体中的一位。
所以,在这个时候,天地之间的其他所有声音、所有杂念、所有噪音都消失不见了,在这一刻,只有中年汉子他们打铁的“铛、铛、铛”的声时,只有磨剑的“霍、霍、霍”的声音,在这一刻,李七夜就好像是其中的一员,也跟随着忙碌自己的事情。
李七夜走入了中年汉子的人群之中,而在场的任何中年汉子始终也都没有去看李七夜一眼,好像李七夜就他们其中一员一样,并非是冒失闯进来的陌生人。
泡仙记
最后,李七夜走到一个中年汉子的面前,“霍、霍、霍”的声音起伏传入耳中,此时此刻,这个中年汉子在磨着手中的神剑。
这把神剑比想象中还要坚硬,所以,不管是怎么用力去磨,磨了大半天,那也只是开了一个小口而已。
尽管这把神剑坚硬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但是,这个中年汉子还是那么的坚持,全神贯住,一次又一次地磨着手中的神剑,而且,在打磨的过程之中,还时不是瞄衡了一下神剑的打磨程度。
那怕是每次只能是开锋那么一点点,这位中年汉子依然是全神贯住,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打扰到他一样。
李七夜看着这个中年汉子打磨着手中的长剑,一点点地开锋,似乎,要把这把神剑开锋,乃是需要几千年几万年甚至是更久,但,中年汉子一点都不觉得缓反,也没有一点的不耐烦,反而乐在其中。
“剑无锋,道有锋,可也。”李七夜看着中年汉子打磨着神剑,淡淡地说道。
“沙、沙、沙”中年汉子在打磨着手中的神剑,一次又一次打磨之后,又拿起来瞄了瞄剑锋,随之又继续打磨。
似乎,中年汉子并没有听到李七夜的话一样,李七夜也很有耐心,看着中年汉子打磨着神剑。
如此枯燥无味的动作,而中年汉子却是十分的享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中年汉子才说了一句话:“何需无锋。”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是,从中年汉子口中说出来,却充满了大道韵律,好像是大道之音在耳边久久回荡一样。
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你若有锋,便有锋。”
中年汉子还是沙沙沙打磨着手中的神剑,也未抬头,也未去看李七夜,似乎李七夜并没有站在身边一样。
但是,中年汉子就说道:“我要有锋。”
这句话从中年汉子口中说出来,依然是四个字,但,这四个字一说出来,就好像是世间最锋利的神剑斩下,不管是怎么无敌的神灵,怎么绝世的至尊,在这四个字一斩而下的时候,便是被斩成两半,鲜血淋漓。
但是,李七夜从始至终站在那里,并不受中年汉子的剑锋所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