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一十九章 比武招親四讀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你们好了没?现在可以开始了吧?”凰久儿清秀的眉宇微蹙,灵动的大眼里闪过一丝不奈。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可就不是一台戏这么简单了,等他们演完,天估计都要黑了吧。
铁血金雕 岩溶
失策啊,失策。本是想速战速决,没成想自己倒成了那个看戏的人。不过这戏也不好看,还连个椅子都没有,站着累的慌啊。
无趣,看她们还不如看墨妖精,至少秀色可餐。
内讧的一群女人,可真是急红了眼,见人就退,抓到人就挠。也有几个打混摸鱼的在中间躲来躲去,更有几个心思深沉的见凰久儿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借机朝她袭去。
自以为掌握了先机,把握好了时机,出其不意就能一招制胜。
须不知,一切都在凰久儿的掌控之中。
她微微低垂着眉目,却也很好的掩盖掉了美目里闪过的一丝戾气。裙摆无风自动,一躲一踹,一个侧身,再一个转身,轻松将突袭她的几名女子轰下台。
偏她动作优雅,如行云流水般挥洒自如,如鹰翔长空般恣意怅然。
反观,被踹下台的女子,不是屁股着地,就是脸着地…也不知凰久儿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那姿势是既狼狈又怪异。
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时,其她的女子们,纷纷回过神来,齐齐朝凰久儿发起进攻。
卧槽,这才是她们的对手啊。刚刚她们脑抽的是在干什么呀?一定是这个女人使的离间计,让她们自相残杀,自己再坐收渔翁之利。真是好阴险啊,差点就上当了啊。
凰久儿见这些女人终于回过神来了,眸华一亮。很好,赶快解决完事。
几十个女人齐齐朝她攻过来,如被人抢了食的母老虎,凶猛的眼神渗人发寒。
但她仍是不慌不忙,沁着云淡风轻的笑,笑看她们。一袭素白裙衫,如盛开的白莲,出尘不染,半点尘埃不沾。
忽然她动了,素白小手缓缓抬起,手腕轻轻翻转,灵动而气动,一缕强劲的气风,自掌中横扫而出,以势如破竹,力压千钧之势,朝四面八方破空而开。
被这股气风扫到的人,皆气血翻涌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一招,仅仅一招,凰久儿就将她们打败,力量悬殊之大,令大家瞠目结舌。
“哇,久儿,你真是太厉害了,伯母好崇拜你啊。伯母果然没有看错你,你不愧是我儿媳妇,我就认定你了。”墨夫人第一个站起来拍手叫好,简直就是凰久儿的头号迷妹。
婆婆是儿媳的迷妹,要不要这么爽。这简直就是人间理想啊。
墨君羽与有荣焉,得意的朝墨夫人瞧去,心说:这是我媳妇儿。
这暗搓搓的得意没有人发觉,也不知墨大公子这是得意给谁看。
台上的人被城主府的侍卫拉了下去,凰久儿象征性的问了一句,“还有没有人想要上来挑战的?”扫了一圈台下站的众人,又等了一会,见真的没来上来…
正要宣布比武结束,然而这时…
“小美人,我来跟你比一比呀。”一个男声痞笑的响起。
语出惊人的一句,瞬间炸开了。
凰久儿疑惑加震惊的转头望去,果然是一身红衣的冷璃。
回忆星空 龙樱曦
这个人是来消遣的吧,他一个男人来参加墨君羽的比武招亲做什么,难不成他还想嫁给墨君羽?
凰久儿当然是不信的。
墨君羽眯着眼,盯着冷璃,脸上的神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来。
这个娘娘腔还真是什么时候都有他,想借机亲近久儿,想的太美了。
“冷公子,你跑错地方了吧?这里可没有你要找的姑娘。”凰久儿面色有点冷,不想跟这个人多说废话,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往台下走。
“小美人,你要是下去了,可就是你输了哦。”然,冷璃的声音又响起。
坏蛋哥哥放了我 钱小串
凰久儿转头望去,却见冷璃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台上。这家伙居然拿她说过的话来堵她,真是失策。
只是这厮到底想做什么?
“冷公子,你不会是想嫁人了吧?”要不然跑这来做什么?
这话一出,就有人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苏子陌抱歉的看了一眼,朝他睨过来的冷璃。不能怪他呀,实在是久儿姑娘这话太好笑了,这意思不就是说冷公子像个女人嘛。
倒是冷璃一反常态,真真是不正常。
他以往最讨厌别人说他像女人,但是现在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的一脸妖娆,跟凰久儿好声好气的打着商量,“不,小美人,我不是想嫁人,而是想娶人。这样吧,我要是赢了你,你就嫁给我如何?”
凰久儿没好气的甩了他一眼,“你想多了。而且你现在站在的这个台上正好是城主大人的比武招亲,你就算是赢了我,也是要嫁给城主的。难道你真的想嫁给他?”不想就麻溜的滚蛋。
怎料,冷璃那家伙竟还真的认真思考了起来。他摸着下巴,甚是严肃的模样,凝眉思索了一瞬,点头道:“嗯,这个办法也不错,我嫁给了你的男人,那是不是代表着我也是你的男人了。”
卧靠,这是神马逻辑!
凰久儿被他震惊的眼眸睁的大大的,傻愣愣的模样,看着还挺可爱的。但很快反应过来,脸色又是一沉,怒气也蹭蹭蹭的往上抬,想骂人了啊,怎么办?
这话把她当什么了啊,春楼里的姑娘吗,一女侍二夫?我呸,看我今天不打死他。
凰久儿撸起袖子就准备开干。
然而这时,一只大手按下了她蠢蠢欲动的小手,“久儿,你先下去,这里交给我。”
墨君羽将凰久儿护在身后,挡住了某人赤果果的眼神。
觊觎他的女人,死,太便宜他了。
“呀,墨大公子,不,是墨城主,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墨君羽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仿佛他就是个透明人,说了句透明话。
他转过身,低头在凰久儿小嘴上印下一章,一触即离,嗓音柔和的说:“累不累?要不要先下去休息?这里有我。”
墨君羽这一吻太过直接,太过毫不犹豫,连凰久儿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吻就结束了。这是有预谋的,甚至说他是早就想好了的。
没错,墨君羽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久儿已经是他的人了,谁都别想打她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