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 線上看-302 畫地爲牢分享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自从体内的桎梏感觉有松动的迹象过后,荣陶陶就一直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在天空中飘着似的。
飘呀飘,摇呀摇……
荣陶陶躺在宿舍床上,双眼迷离,视线模糊的看着不远处的沙发,那里,斯华年正翘着二郎腿、静静的品茶。
斯华年沏了一杯热茶,放到嘴边,轻轻的吹了吹,双唇中吐出了丝丝霜雾,冷却着滚烫的茶水,而后抵在唇边,浅浅的抿了一口。
似乎是感觉到了荣陶陶那充满“智慧”的眼神,斯华年转头望去,也看到了荣陶陶那呆滞的模样,不由得盈盈一笑。
她轻声道:“舒服了?”
荣陶陶并没有回应,他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时而在天空中飘着,时而陷入了棉花糖里,软软的、暖暖的……
他很想在这里撒欢儿打滚,然而却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鬼压床?
呃…总而言之,他就是有一种非常诡异的愉悦感。
身体一动都不能动,但他却并不害怕,反而是身心愉悦。
荣陶陶也曾进阶过大段位,他曾经从魂卒进阶到魂士,但是那个段位的晋级,并没有如此特殊的感觉。
斯华年看着床上瘫软的小智障,不由得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
“虚弱只是暂时的,你体内的魂力在集结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准备突破身体的桎梏,促使你迈入更高一层次的身体强度。”斯华年随口说着,将智障桃儿的照片发给了杨春熙,这才心满意足的收起了手机。
却是见她站起身来,迈步走向了荣陶陶。
斯华年来到荣陶陶床边,俯下身,手指叠起,探到荣陶陶的额头处。
“啪~”
叠在一起的手指轻轻一弹,敲在了荣陶陶的脑门上,斯华年的脸上露出了恶作剧似的笑容,歪头看着软趴趴的荣陶陶:“反抗啊,嗯?老实了?怎么不还嘴?”
荣陶陶:“……”
然而此时在演武馆中,智障并不只有荣陶陶一人。
李子和梨,此时跟桃儿是一模一样的处境,只不过他们在各自寝室,瘫软在自己的床上,没有人给他们留下黑历史。
这一整天,演武馆内都静悄悄的,同学们都没有回寝室,一直在教室中上自习。
如果有必要的话,杨春熙也会给他们另行安排住处。
直至夜晚七点多,斯华年感受到了一股剧烈的魂力波动传来,她急忙走出了寝室,来到男寝门前,一手推开的房门,抬眼看去,也看到了那本该躺在床上的李子毅,此时正坐了起来,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模样。
斯华年满意的点了点头,却是一根手指竖在唇边,做出了噤声的手势:“嘘!”
李子毅面色狂喜,正看着自己的手掌,不断的握紧、松开,似乎是在体验着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的畅快感觉,却在此时听到了斯华年的警告声音。
李子毅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扭头看向了门口处的斯华年。
斯华年却是指了指窗口的位置,轻声道:“出去撒野吧,今天给你假,你可以夜不归寝,但如果想回来,记得10点熄灯。”
“是…是。”李子毅连连点头,翻身下床,刚迈出去一步,身体却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歪歪扭扭的,甚至要扶着桌子才稳住身形。
那种充沛的力量感,甚至让他连走路都要重新学。
李子毅小心翼翼,却也跌跌撞撞的来到了窗口,拉开了宿舍窗户,直接翻窗坠了下去……
看着这一幕,斯华年也是摇头笑了笑。
眼中浮现出了一丝回忆的神采,想起了当年自己进阶魂尉的时候,似乎也是如此的兴奋,也是如此的不堪。
返回办公室的时候,斯华年顺便推开了女寝的门,看到了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樊梨花,斯华年仔细观察了半晌,便关门走回了自己的寝室。
真是没想到,除了高凌薇与赵棠这两个空降选手之外,剩余的八小魂里面,竟然是李子毅最先晋级的。
荣陶陶和高凌薇出去参赛,看来的确耽误了他一些修炼时间。
其实斯华年一直认为,樊梨花会是第一个晋级的,可惜了,她这个第一,没有保持住啊……
有一说一,荣陶陶和高凌薇出去比赛这种事儿,的确是把李子毅刺激的不轻。
两人初中就是同学,眼看着昔日里的同窗在关外大发神威,又在帝都那最高的舞台上称王称霸,他自己却在学校里听课……李子毅怎么可能不受刺激?
临近晚上九点的时候,斯华年又出去了一趟,光顾了一下女寝,也抱起了床上刚刚晋级、不知所措的樊梨花,把女孩顺着窗户扔了出去……
而后,斯华年终于不用两边照顾了,舒舒服服的瘫软在自己屋中的沙发上,默默的等着荣陶陶晋级完毕。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
斯华年颇为不耐烦的看着墙上挂着的表,多年以来的生物钟暗暗作祟。
她,困了。
“哈~”斯华年打了个哈欠,很是无奈的看着瘫软在床荣陶陶,最终,她实在是忍不住,动用起了一身的魂力,向荣陶陶的方向涌了过去。
“唔。”荣陶陶的呼吸微微一滞,浓郁的魂力甚至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不出一分钟,他瞪大了眼睛,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斯华年面色一喜,她的确是困了,想要上床睡觉,但她刚刚那样做,也有另外一个顾虑:不是所有魂武者都能晋级成功的!
晋级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甚至更有魂武者突破足足五、六次才能进阶魂尉期……
当然,起码人家最终能突破,还有一堆失败了无数次,最终只能卡在魂士巅峰、一辈子都无法再精进的选手,相比之下,能突破就算是好的了。
多次突破失败,在魂武世界中时常发生,但那都是普通魂武者会面临的情况,像魂班这种最顶级的天才学员,大都一次就能突破成功。
只是,蓄力也是要有时长限制的,蓄了一白天的力,你还没动静,怕是要憋死自己哦?
斯华年眼看着荣陶陶有所反应,不由得加大“剂量”,浓郁的冰雪属性魂力,铺天盖地,一股脑的往荣陶陶体内涌去。
涌着涌着,斯华年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
荣陶陶的身体仿佛是一个无底洞一般,怎么填都填不满。
这不正常!
是不是莲花瓣在作祟?
斯华年获得莲花瓣的时候已经是魂尉期了,不过后来进阶魂校的时候,的确经历了一番波折。
想到这里,斯华年一边往荣陶陶身上灌着魂力,一边走到茶几前,抄起手机,急忙拨通了电话。
不出20秒,杨春熙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二话不说,浓郁的冰雪属性魂力就往荣陶陶身体里灌。
魂力被荣陶陶都吸收走了,但是不可避免的,外在的霜雪表现形式,却是将这办公室改造成了一个的冰屋。
而后,斯华年再次抄起了电话。
这个时候,谁最有可能第一时间到达?
答案是…校医院的松魂四季·冬·董东冬!
“咚~!”房门被撞开,董东冬穿着白大褂,早在进演武馆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巨大的能量波动,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刚撞进门的他,急忙问道:“谁受伤了?伤哪里了?”
斯华年一手对准了荣陶陶,输送着魂力,一边道:“没人受伤,快,给他点魂力。”
庶女策:名门贵后 桃夭
董东冬:???
他也是倒了霉了,他24小时开机,随时随地待命,是因为他是医生,为了治病救人。
董东冬万万没想到,大晚上十点钟接了个电话,他匆匆忙忙、三十秒钟抵达现场,却发现这里并没有伤员,而只有一个智障……
终于,在春、冬和糖的努力之下,荣陶陶炸了!
“呯……”
一股股的气浪翻腾开来,掀翻了屋内的桌椅板凳,电脑、书本、零食散落了一地,甚至将三名教师都向后推开了数步。
“呵…呵……”一阵阵霜雾弥漫之中,荣陶陶躺在那已经塌了的床铺上,看着头顶那寒冰覆盖的天花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斯华年一手挥开脸前弥漫的霜雾,看着混乱不堪的房间,不由得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我只是想准时睡觉,就这么难么?
这小子是故意的吧?
对!他一定是故意的!
斯华年越想越气,迈步长腿大步上前,却是急忙停了下来。
杨春熙也是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迅速向后退去。
三个教师一退再退,而那塌陷的冰霜床铺上,荣陶陶依旧仰躺着,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在他的鼻尖,落着一只青绿色的蝴蝶,此时正轻轻的扇动着翅膀。
一股股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充斥着整座演武馆。
董东冬默默的推了推金丝眼镜,好家伙,原来是斯教未雨绸缪?
他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向门口处挪去,道:“一会儿你们谁受伤了,出来找我就行,我在门口等着。”
斯华年没好气的瞪了董东冬一眼,这才看向了荣陶陶,道:“淘淘?”
“啊。”荣陶陶懵懵的回应着,此时的他处于斗鸡眼状态,正看着鼻尖上落着的“v”字形莲花瓣。
杨春熙却是如临大敌,面色凝重:“暂时不要轻举妄动,试着先把莲花瓣收进身体里。”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颤声道,“狱莲…有点,不听话。”
杨春熙心中一紧:“什么意思?”
原本是荣陶陶能用共情的方式,引导罪莲来帮他杀敌。
一直以来,狱莲根本就没心思搭理荣陶陶。
现在是什么意思?
进阶魂尉期之后,反倒是狱莲出状况了?
“我感受到了它的渴望。”荣陶陶点头的幅度都很小,似乎生怕打扰了落在鼻尖上的那只蝴蝶。
杨春熙眉头紧皱:“什么渴望?”
荣陶陶小声道:“对…呃,对斯教的渴望。”
斯华年:???
透过这一瓣狱莲,荣陶陶明显感觉到了斯华年身上传来了一丝丝气息。
那是专属于九瓣莲花的气息。
杨春熙急忙询问道:“什么意思?”
荣陶陶:“好想要,她的莲花……”
狱莲想要斯华年的莲花,导致荣陶陶竟然也有点想要了!
狱莲终于与荣陶陶取得了联系,也明明白白的向荣陶陶传递着一个信息:我想要那瓣莲花!我要它跟我在一起!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瓣狱莲,甚至比荣陶陶更想要得到斯华年体内的莲花!
思索间,荣陶陶竟然发现,狱莲不仅为自己指引了斯华年的方位,它更是嗅到了遥远的北方,有数道熟悉的气息。
荣陶陶的瞳孔微微一缩!
这是…其他莲花瓣的位置么?
我滴妈耶,真的假的啊?
你这独特的属性,相当于一个神器自动定位追踪器啊?
“嗯?”下一刻,荣陶陶忍不住疑惑出声。
很多气息都在北边,荣陶陶可以理解,学校的北方,是去往三墙区域的方向,再往外是雪境旋涡,莲花瓣散落在北面的雪境大地,甚至是在旋涡里,这是很正常的。
但是…为什么西方也有一丝这样的气息?
西边?松江魂城往西走的话,那不是前往松柏镇的方向么?
“斯教。”杨春熙看向了斯华年,道,“劳烦您先避一避?”
斯华年却是面色古怪,道:“你想要…我倒是可以给你。”
事实上,斯华年心中早有打算,将莲花瓣转增给荣陶陶,她不止一次这样想过,也曾亲口跟荣陶陶说过。
“斯教说笑了。”杨春熙急忙开口说着。
别看斯华年表面光鲜靓丽、嚣张跋扈,其实她活着很痛苦。
因为莲花瓣的加速修行效果,斯华年一直被按在演武馆,仿佛被囚禁于此,画地为牢,帮助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们训练修行。
她能在这里一手遮天,说一不二,也是松江魂武的愧疚在作祟。
事实上,斯华年已经足够“高尚”了,但凡换做另一个人,也许根本耐不住这份寂寞,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斯华年没有假期,没有年节,更悲伤的是,她甚至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有尽头……
“华年,你先出去转转吧,有什么事,等淘淘稳定下来再说。”董东冬也意识到了什么,轻轻拍了拍斯华年的肩膀。
斯华年沉默片刻,却是哑然失笑。
倒是自己轻率了,花瓣给了淘淘,谁又来守着这座演武馆,守着一届又一届松魂学员呢?
赠莲花瓣这种事,绝对不是自己想怎样,就怎样的啊……
斯华年笑着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迈开脚步,推门走了出去。
一切如坊间传闻,亦如荣陶陶所听所闻:来雪境的魂武者,都是有信仰的人。
斯华年迈步走下了一楼,推开了演武馆的大门,口中吐出了一丝白雾:“呵……”
她仰起头,望着天边那寒雾中时隐时现的明月,仿佛是在怀念着什么人。
抱歉,我有点累了。
不过那个小鬼…真的很可恶啊!
他总是一次次的诱惑我,给我提供了一条退路……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