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三十七章 巨龍之影熱推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轰!!!
强烈的震撼感袭来,亚戈不由得停下了动作,警惕地望向四周。
但是,很快,亚戈便确认了周围并没有异常。
那么,异常是来自…..
如果这股震感不是周围的状况,那么只能是……
死神群岛?
亚戈正准备前往死神群岛。
之前,前往死神群岛,他是依靠看门人面具才做到的,但是,现在的话…..
他赫然发现,自己想要返回物质界都是一个问题。
是的,他没办法进入物质界。
他现在才了解之前自己一直没怎么关注的,看门人面具…..钥匙的能力。
能够打开“门”的能力。
他现在实际上是在尝试利用戏命师之牌的力量返回物质界。
戏命师之牌的力量,他尽管没有完全搞清楚,但是,能够逆溯概率之线前往目的地这个能力他是明确的。
他也正是在尝试使用这个方法前往死神群岛,尝试能不能在没有看门人钥匙的手段下进入物质界。
但是,就是在他尝试的时候,那股突如其来的震动感,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
亚戈疑惑的“目光”扫向了戏命师之牌。
随着他的视线,戏命师之牌上浮现出了图景。
一只…..巨龙?
戏命师之牌上浮现出的图案,赫然是一只诡异的巨龙。
大体轮廓和亚戈前世中,现代奇幻作品里的西方巨龙形体类似,有着近似蜥蜴的外表和巨大的翅膀。
只不过,这只潮绿色的巨龙身形比较庞大,尤其是上半身。
而细看的话,这只潮绿色巨龙的体表满是无数扭曲纠缠的、仿佛血管但又像是触手般的事物,像是皮肤又像是鳞片。
它的尾巴上,除却无数鳍膜状的事物外,还有密集的血肉触须。
甚至,在这只前后肢爪间生着的膜状血肉,细看上去也是无数仿佛血管、仿佛触手般的畸形血肉组成的。
校草杀手萝莉控 冷、蔷薇
这是?
这形体奇诡的巨龙,亚戈当然不认识。
但是,他知道,什么途径的非凡者,会有这种旧日姿态。
准确地讲,是有这种巨龙般的身姿。
“贵族”途径。
不是什么猜想,也不是什么推测,而是直接看到的事情。
他还记得在红蔷薇市见到的那只双头血龙。
他也能清楚地回忆起自己获取到的众多记忆中,贵族途径非凡者展露的旧日姿态的共通点。
贵族途径的旧日姿态,就是类似巨龙般的身姿。
但是,就在亚戈思索的时候,戏命师之牌上的画面再次发生了变化——
那潮绿色的触手巨龙随着画面转暗而消失,随后,画面上出现了另一幅画面。
因为画面的改变而重新集中注意力的亚戈却发现,画面上什么都没有。
不,还是有的。
一片……海?不,天空?
宰相的脱线秘书 水流江
戏命师之牌上,只有单调的晦暗单色,亚戈也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
但是,就在下个刹那,戏命师之牌忽地一颤。
几乎与此同时,亚戈也感受到了一股强烈无比的沉寂感。
一股让他的意识都要陷入无边无际的安宁寂静的沉寂感。
不过,也是这个时候,戏命师之牌上的画面消失了。
…..
“……无荣誉之人,只认自身为……”
悠长而静谧的低吟声突然中断,吟游诗人微微抬起头,手指压在怀中的小竖琴琴弦上:
“……‘戏命师’吗?”
低语声随之响起。
他的脸上,似乎带着些许诧异:
“不应该啊,以那位的野心来看,不应该会放过‘戏命师’…..”
不过,很快,他似乎想通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原来如此,看来目标和我想的不一样啊…..”
“怪不得,怪不得只收拢了死亡之海的碎片,却没有理会无知之海的碎片,原来目标不是尽头之塔。”
“那么……”
他眯起了眼睛,修长纤细的眼眶中,空洞般的双眼随着头部的动作转向另一侧:
“我还真是忽略了最大的可能呢。”
“就算巫师们的最初计划已经失败,但毫无疑问,这也是投入了最多资源的。”
“就算已经千疮百孔,就算接近崩溃,也是最接近目标的。”
吟游诗人忽然笑了起来:
“看来我这带着复仇想法的冲动行为,误打误撞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还真是‘幸运’呢,既定的‘命运’?哈哈——”
“还能有比这更让人心情振奋的消息了吗?”
这个刹那,他面上的笑意瞬间消弭:
“该不会,你打算把秽壤……把这个镜世界….”
“都说巫师任性妄为,但是,你还真是疯得不一般啊。”
“不过,能够做到这个程度….秽壤…..秽壤…..难道说,那位女士没能够成功醒来吗?”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片又一片凄厉嘶哑的鸣叫声响起,密密麻麻地、一片又一片的黑影从天空中,从那宛如乌云的晦暗深渊中飞了出来。
……
灰烬庄园。
狄璐德子爵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逐渐落下的夕阳,注视着一般人看不到的雾气,不由得低语了一声:
“还是发生了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父亲?”
穿着华丽的蛋糕长裙的女孩,略带疑惑地望着他,一头淡红色的长发随着声音微微偏斜。
“关于旧日姿态的准备,怎么样了?”
女孩闻言一愣,没想到父亲会谈及这个。
她微微思考了一下,然后回应道:
“已经完全记住了。”
女孩,也就是罗莎,带着些许骄傲感地回应着。
“已经记住了吗?”
重生民国娇小姐
狄璐德子爵,那法尔感慨了一句,随即转过身来,一对眼眸逐渐泛起幽红的光辉:
“你应该有兴趣知道蔷薇教会在巴萨托纳遭遇了什么吧?”
这句话,让罗莎不由得一愣。
有兴趣倒是有,但是,为什么突然谈起这个?
蔷薇教会最近有神明动向?
贵族同盟那边的事情?还是巴萨托纳那边的事?
罗莎也不由得在心中猜测起来。
而她的思绪,很快被那法尔,被她父亲的一句话打断了:
“巴萨托纳没有对蔷薇教会做过任何事,蔷薇教会是自己崩溃的。”
这一句话,搅乱了罗莎的认知。
她一直以来,通过各个方面的渠道获得的信息,都说明了一件事,蔷薇教会的分裂,和帝国是脱不了干系的。
但是,她的父亲也没有骗她的理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