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秀之主 線上看-第304章 收穫(拜謝 壺中日月,袖裏乾坤。大佬的白銀盟!)展示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卡迪莲傻呆呆地看着钟神秀与麦斯力交易。
在交易完成之时,又悍然下手。
‘这人……疯了吧?既然早就决定抢夺,为什么要将羊皮卷交出去?不对……狂乱法师本来就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疯子啊!’
想到这里,她蓦然感觉自己更加可怜了,居然落在一位疯子手里。
卡迪莲弱小地抱着自己,缩在了仓库一角。
麦斯力下意识地抛出秘典,旋即接住了羊皮古卷,那上面传来的气息,告诉他这并非虚假。
对面之人的举动,同样令他十分困惑。
但这个时候,保护住自己总没有错的。
他的黑袍无风鼓动,宛若一面厚厚的盾牌,将他守护在后方,显然是一件神奇物品。
只不过,伴随着钟神秀念完咒语,什么都没有发生。
麦斯力傻呆呆地望着钟神秀慢悠悠捡起《蠕虫之低语》的残页、以及《真血秘典》的手抄本,突然有些气急败坏:“你这个疯子!”
他已经明白了过来,自己不能跟一个疯子讲道理。
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后面粗重的呼吸声。
那是他的两个手下,此时蓦然咆哮一声,头颅裂开,变成了怪物,疯狂地向他撕咬过来。
这一次钟神秀的摩多咒文,是灵魂操纵的类型!
“摩多!”
望着开始内乱起来的逐杯教团之人,钟神秀再次念动咒文。
毕竟,他到目前为止,手头也只有这一条魔咒而已。
轰隆!
这一次,魔咒赫然转变成为了灵压一般的效果。
轻舟万重
可怕的灵压覆盖,令大多数黑袍人都无法动弹。
钟神秀把握机会,掏出一柄左轮手枪,一个个开始点名。
砰砰!
他面容平静,一枪一个,将这些黑袍人爆头。
唯有金杯麦斯力,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兽吼,身躯猛地膨胀,长出黑毛,左右两侧脖颈之处有肉包隆起,蓦然变成两颗凶恶的头颅。
这头颅跟鳄鱼一样,张开血盆大嘴,反而将那两个被钟神秀控制的教徒吞了下去。
砰!
钟神秀面色不变,继续开枪,击中了这怪物的胸膛,炸开大片血花。
在灵压之下,对方的力量与速度已经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根本无法逃离枪口锁定。
麦斯力中间的人类头颅深深望了一眼钟神秀伪装的黑袍人,突然就撞塌一面墙壁,选择了逃离。
毕竟,这次的目的已经达到,何必留下来,与一个很强的疯子死拼?
“他们……都死了?”
卡迪莲呆呆望着这一幕,她走运得没有被咒语波及,也没有被流弹打到。
此时,望着正在一干尸体之上搜罗战利品的钟神秀,心中生出了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那可是金杯麦斯力……渡过了赤红之河的‘升格者’!而且黑血之主的从者们不仅修行无名之术,同样还有一种血肉之术,能改造肉身,像他那样的,被枪械正面击中都没事……能将他逼迫得逃跑,这个疯子,这个疯子……”
她看向望了过来的钟神秀,都快要被吓尿了。
疯子不可怕。
但拥有强横力量的疯子……就太特么吓人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
钟神秀摆摆手,对于今晚的收获十分满意。
拿一份可能是假货的圣杯资料,换到了大量灵性材料、《真血秘典》抄本、还有《蠕虫之低语》的残页,已经是大赚了。
顺带,还将一个麻烦脱手,送给了别人。
“你说什么?你让我走?”
卡迪莲惊讶道。
“不然呢?留着过年么?”
嬌 娘 醫 經
钟神秀微笑道。
伴随着实力渐渐提升,他也不怕传出名声了。
从今日开始,只有别人恐惧他的份!
而且,以他对于这个卡迪莲的理解,对方大概会……
卡迪莲想也不想,直接就跑出仓库,跑没了踪影,她在心里发誓,一辈子都不来拜伦这个破地方了!
“我还想说……可以给你解除毒素的呢……算了,反正伴随着时间,断灵鸡尾酒的效力也会渐渐消失……”
钟神秀撇撇嘴唇,同样消失无踪。
良久之后,才有一个特事局的三级调查员过来,望着满是尸体的仓库,神情无比凝重。
……
梅林大道25号。
琼斯打着哈欠,进入大门,却看到钟神秀优哉游哉地躺在藤椅上晒太阳,旁边还趴着一只黑色的小猫咪。
在他手边,还摆着一些报纸,几张黑色的书页。
报纸是本地的‘拜伦晨报’,头条新闻就是——‘昨夜一工厂发生爆炸,罗伯特市议员已经至现场勘查,再次宣称要严肃废旧工厂的安全巡查制度……’
“回来了?”
钟神秀放下报纸,随口问道。
“嗯……我们的生意好得有些过头了,为什么全市的酒水都要我们供应?”琼斯虽然在抱怨,但很明显,他乐在其中。
“卡梅拉与詹妮弗也起床了,等会我们可以一家人去吃早餐……”
钟神秀拿起几张黑色的残页,对着太阳看了起来。
谁说修炼无名之术就要躲在阴暗的密室之中的?
极品仙师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他感觉一边晒太阳一边阅读神秘典籍,也很有一番味道。
琼斯瞥了一眼,看到了一本古老的手抄本:“看不懂的诡异符号?这是什么书?”
“《真血秘典》,一本讲述如何调制葡萄酒的古老书籍……”
钟神秀随口回答了一句,正在研究《蠕虫之低语》上的几条魔咒。
梦魇无涯 竹君
这几张虽然是残页,但上面也保留了不少好东西,特别是几道血酒配方,令他眼睛一亮。
琼斯感觉有些不对劲,那漆黑的文字,仿佛在勾动他心里的某些渴望。
他喉咙滚动,感觉肚子里在冒酸水。
他想到了鲜红的牛肉,甜美的葡萄酒……嗯,那跟鲜血一样,无比甘甜,令人愉悦的赤红之酒……
‘我是怎么回事?’
琼斯有些吃惊。
旋即,他看到李维将那本书拿了起来,诧异地望了他一眼:“你还愣着干什么,在想早餐要吃什么?”
“是,是的!”
琼斯随口答了一句,有些迟疑。
但转念想,可能真的是自己太饿了,今天早上或许应该加餐?葡萄酒与培根肉就不错……
功夫教父 长毛
他如此想着,走进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