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txt-第七百零九章 截殺展示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第二更只写了四百字还没写完,这是上一个章节的重复章节,
看到这一行字等一个小时我上传完刷新一下就好了。
……
种剑术这一门秘术,原本是张清元以种剑术为基础,参照前世某本小说当中,那一株剑斩苍穹的草类大能而来的秘术。
在创造的过程当中,又结合了前世当中的生物知识,细胞结构之类的作为积蓄力量的方式。
于是就有了种剑术的框架。
这是张清元真正按照前世生命知识而创造出来的秘术!
但他张清元也不是神,做不到真正的创造生命,与前世小说当中那一株以叶为剑,剑斩九天的草类绝世存在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一门秘术一开始也只有空壳,
作用只是能够不断地积累力量,
实际上不过是蕴剑方式的进阶版。
然而当年在得到灵器剑丸之后,也不知为何这剑种和剑丸似乎产生了冥冥之间某种不知名的变化!
像是赋予了剑种生命!
最终种剑术的威能大增,
而随着数年来源源不断地积蓄力量,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已经是达到了即便是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地步!
“算起来,距离宗门内门大比上真证爆发种剑术的力量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八年了,这八年来一天天的积累之下,这股力量此刻让我也都是感到心境!”
张清元无意识之间摸了摸胸膛,感受里面蕴养着的某一个剑种,面色也是不由得产生些许的变化。
八年的蕴养,八年的积累,其中的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张清元对敌之时虽然也曾经使用过种剑术,但那只是一种压缩自身真元,借用种剑术释放出去的手段。
那个与剑丸本身结合,在丹田体内蕴养的力量,从未曾动用过!
当日在面对欧阳世弘的追杀的时候,他一颗心并没有过于紧张,就是因为还有着这自己隐藏最深的最后底牌!
当日在面对欧阳世弘的一瞬间,张清元甚至有一种一剑能够将对方重创的感觉!
不过他很快按捺住了那跃跃欲试的心思。
利用息壤的力量从海底遁逃离开。
因为这一剑威力强大,
但代价也是极大!
若是当日对战欧阳世弘真动用了这一个最大的底牌,八年之功也将一朝尽宣泄开去,想要再度积累这般强大的力量需得再花上几年的功夫不可。
这是一次性的底牌!
除非是遇到真正无路可逃的生死危机,不然的话张清元只会一直将其隐藏在心底深处,源源不断蕴养蓄力,
等到必不得已爆发的一瞬间!
不过现在,伴随着草木皆兵这一门束发的出现,情况似乎出现了某些转机。
“这一门秘术,没有那么简单!”
如今的张清元,在金手指的帮助之下消化了大量的典籍,在这修真界当中也算得上是一个学识通博的评价。
是以他的眼力也远比寻常只会循规蹈矩修行术法武技的真元境界修士来的更高。
越是阅读,
越是看到了其中某些不对的地方!
“不会错的,那种感觉……真正的生命和没有生命之间的差距!”
“只是,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子……”
张清元眉头紧皱。
脚步都是不由得缓慢了下来,苦苦思索。
按理来说,
这并不算是一门优秀的术法,因为它的施术准备时间不短,若是在交战当中动用这样的手段,怕不是被人瞬间跨越空间,一击毙杀!
但这一门术法又太奇!
繁复的印式当中,蕴含着某种连张清元也都看不明白的意蕴!
正是这他看不明白的地方,让真元催生幻化出来的树人具有着“生”的可能性!
这种“生”的可能性,
与张清元他自己当年所发现的剑种和剑丸的变化有着一定的相似性!
而这些,
完全是张清元所获得的木系术法武技当中完全没有的!
“这一门术法,或许有什么渊源!”
张清元的脚步停了下来。
这东西,
是他刚刚在一个摊位上和一个黑袍笼罩,遮蔽面容,警惕心极重的女修交易所得。
一开始张清元并不在意,这样的人在黑市里面多的是,基本上每个前来交易的人都会遮上面容,进行易容改装,就算你亲眼看到那个人的样子,也未必是他们的真正容貌。
黑市本身就是出手一些来历不明不好出手的东西的地方。
张清元自然也没有兴趣去了解别人的过往。
交易完就了事离开。
但现在看来,
自己离开似乎有点早了。
张清元转身,沿原路返回,脚下像是缩地成寸一般,明明缓慢的脚步,身影却是如同鬼魅般闪烁消失。
周遭在黑市当中各种奇装异服,穿着打扮古怪的修士,却也是见怪不怪,皆是纷纷让开。
机遇那点事儿
这种速度,
不用说都是真元境以上的强者。
黑市里面鱼龙混杂。
避开不惹事是几乎每一个人的信条。
最多只有一两个闲杂管不住嘴巴的人,在那里窃窃私语,好奇那一位是不是在黑市当中被人骗了,急忙着去找买家之类的话。
然而,
在四散离开的人群当中。
原本在某个摊位上看东西的干瘦身影,随着张清元的身影消失,站起身来,对摊主摆摆手示意不要了,随后入场进入人群当中,没走几步就没入一旁昏暗的巷子里。
在警惕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什么人注意之后。
脚步迅速加快,只在原地里留下一连串的幻影。
转过几个阴暗的角落,离开了黑市的范围,进入到另一个巷道,干瘦的身影如同速度爆发,一闪而逝。
兜兜转转好几次,
最终来到了一处偏僻的院子里面。
这一处黑市,
乃是隐藏在一处城镇之中,城镇里面也生活着平民百姓,以作掩护,因而房子什么的是不缺的。
“老大,那个人跟丢了!”
一进院子,院子当中正聚集着一行人,聚拢在桌子周围似乎在谈论什么。
那干瘦的身影管好院子的大门,眼见周围淡淡的隔音阵法光芒合拢闭合,连忙走向院子当中为首的刀疤恶脸大汉说道。
“跟丢了,到底怎么回事?”
刀疤恶脸大汉眉头一皱,转过头来,
那细小的眼睛当中,如同鹰隼般锋利的眼神像是刀子般刮过,让干瘦男子一瞬间仿佛觉得如同坠入了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