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愛下-第五一零章 真相大白讀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卫璧被大理寺审讯的消息终究也是被卫府知晓,家主被抓,而状告家主的竟是管家卫诚,府中甚至有人已经打听到卫璧已经被大理寺治罪,包括卫诚在内,全都被关进了大狱。
家主和管家都被关进大狱,主母却是浑噩不清,卫府上下一片惊乱。
府中的下人分为两种,一种是雇佣在府里做事,而另一种则是直接被卖到府里,如同牛马一般,卫家有着绝对的所有权。
只是卖身为奴的下人不占多数。
卫府上下有二十多号人,卖身为奴的也不过五六人而已。
大厦将倾,卫璧被关进大牢的消息传到卫府之后,那些受雇的下人恐遭连累,立刻卷了铺盖走人,临走之前,免不了在府中拿些器皿字画,剩下的寥寥数人,只是卖身为奴者。
这些人当然也想走,却不敢离开。
卖身为奴,便没有自由之身,哪怕卫璧获罪,官府查抄家业之时,这些奴仆也都算是卫家的财产,如果擅自逃离,官府必然缉捕,而且还会处以重刑。
只是短短两天,本来还算热闹的卫府便冷冷清清,剩下的家奴只忧心自己是否也会被卫璧牵累,没有一人想着去照顾卫夫人。
好在秋娘还在卫府。
受雇得的下人逃离卫府,秋娘自然看的明白,却也没有资格去拦阻,卫夫人的贴身丫鬟含香也被大理寺传去作了证人,一直没有回来,秋娘只能日夜伴随在卫夫人身边。
她自己下厨给卫夫人熬粥,虽然每日都能给卫夫人喂食一点稀粥,但卫夫人的气色却没有丝毫的好转,反而越来越差。
秋娘忧心不已,看着卫夫人油尽灯枯,守在卫夫人身边直掉泪。
夜色深沉,卫府之内一片死寂,秋娘为卫夫人擦拭干净,转身清洗毛巾,忽听到身后传来夫人的声音:“晚秋…..!”
秋娘一怔,慢慢转过身,见到卫夫人靠坐在床头,一双无神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这是多日来卫夫人第一次叫出自己的名字,秋娘欢喜不已,立刻上前,握住卫夫人的手,激动道:“慧姐姐,你…..你认出我了吗?”
查理九世之黑暗獠牙 花败未开
“多谢你…..!”卫夫人声音绵软无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快要死了,为何…..一直没有看到夫君?他…..他在哪里?”
秋娘当然知道未必已经被关进大理寺监牢,这时候又怎忍心告诉卫夫人实情,勉强笑道:“卫大人有公务在身,他…..他忙完公务就会来看你。”
卫夫人喃喃道:“我只盼他能在……能在我身边,死的时候如果没有他在身边,我…..我走的不安心…..!”
“慧姐姐,你不会死。”秋娘眼圈泛红,紧握着卫夫人的手:“好生调养,很快就会好起来,不要多想。”
卫夫人轻叹一声,扭头向窗外望过去,陡然间发出惊恐尖叫,秋娘吃了一惊,卫夫人,抬头向窗外瞧过去,却见到窗外竟然站着一个身影,披头散发,惨兮兮阴恻恻,诡异非常。
秋娘也是花容失色,颤声道:“你…..你到底是谁?”
“莲翠……!”卫夫人缩在秋娘娇小怀中,浑身颤抖:“是莲翠索命来了,我要死了……!”
“莫怕,有我在,慧姐姐,我不会让她伤害你。”秋娘其实也是微微颤抖,却还是鼓起勇气冲着窗外那身影道:“慧姐姐是好人,你…..你如果真的是翠莲,就不要缠着她,你快走……!”
外面那披头散发的身影非但没有离开的意思,甚至翻上窗户,进了房内,秋娘心下骇然,手头没有东西,竟是伸手拿过茶壶,大叫道:“你走,快走,不要害姐姐……!”
怨灵就站在床边,抬手分开覆盖在脸上的长发,竟是露出一张清秀的脸蛋来,秋娘见到那张脸孔,大吃一惊,失声道:“你…..你真的是莲翠?”
她这些年一直与卫夫人有往来,自然认识莲翠,乍一看去,这张脸与莲翠极其酷似。
“她不是莲翠,而是香兰。”窗外忽然响起一个声音,秋娘心下一凛,循声看去,却见窗外站着一人,赫然便是秦逍。
秋娘又惊又喜,却见到秦逍已经翻窗而入,径自过去打开了房门,从门外便有数人鱼贯而入,当先一人一身锦衣,秋娘见到来人,诧异道:“宋…..宋大人!”
当先那人,却正是卫夫人的兄长宋士廉。
宋士廉身后,则是跟着丫鬟含香和马夫廖三。
卫夫人也终于抬头,瞧见自家兄长,也是怔了一下,眼角余光瞥见依然站在床边那披头散发的人影,脸上依然是惊恐之色。
“妹子,你看清楚,这不是莲翠。”宋士廉走到窗边,怜爱地看着卫夫人:“她是莲翠的妹妹,你以前见过,她叫香兰。”
香兰已经迅速整理好了头发,卫夫人握着秋娘的手,怯生生地看向香兰,灯火之下,这时候却也看清楚,眼前此人虽然和莲翠十分酷似,却也分明不是投井的莲翠。
“夫人,这几个月来,一直装神弄鬼吓唬你的便是香兰。”秦逍神情肃然:“从来没有什么莲翠的怨灵,而且莲翠也从来没有恨过你。”
香兰却已经噗通跪倒在地,抽泣道:“夫人,都是奴婢的错,奴婢…..奴婢以为姐姐是因你而死,所以对你心存怨恨,又受到卫管家的蛊惑,听他吩咐,假扮成姐姐的怨灵。奴婢一直被卫管家关在马厩里,每到雨夜的时候,就扮成怨灵出现,目的就是想活活吓死夫人。”
封国大汉 筱萸
马夫廖三也跪下道:“夫人,小人可以作证。这几个月,香兰一直都是小人看守,平日里将她关在马厩里,不让任何人靠近,所以府中一直没有人知道。到了雨夜,卫诚就会让香兰在马厩打扮成怨灵的模样,然后再出来吓唬你。”竖起手臂,起誓道:“小人若有半句虚言,愿遭受天打五雷轰!”
电影学习系统 月血风花
卫夫人呆了呆,将信将疑:“为何…..为何夜里关上门窗,她……她还能进屋?”
“都是奴婢做的。”含香也跪在地上:“卫管家给了奴婢一笔银子,让奴婢跟她们一起演戏,若是奴婢不答应,卫管家就会要了奴婢的命,所以…..所以奴婢不敢不听话。雨夜你睡着的时候,我会偷偷打开门,让假冒的怨灵进来,又故意装作没看见,这些都是卫管家一手安排,奴婢几次想告诉你,可是…..可是卫管家威胁奴婢,这事儿若让您知道了,不但要杀死我,连我的家人也不放过。”
屋里一大群人,卫夫人的惊恐之心渐去,宋士廉看着已经瘦成皮包骨头的卫夫人,叹道:“妹子,你现在该明白了,莲翠的怨灵都是人假扮,不是怨灵要害你,而是活生生的人想要害死你。”
“为什么?”卫夫人喃喃道:“卫诚为何要害我?我…..我哪里对不住他?”
“卫诚并不是主谋。”秦逍看着卫夫人,平静道:“真正的主谋,是卫璧……!”
“秦大人,不要再说了。”宋士廉出声阻止。
他知道卫夫人现在无论身体还是精神状态都很不好,如果这时候秦逍将卫璧背后谋划杀妻的真相告知,卫夫人很可能是受不了,不想让卫夫人再受打击,断然阻止秦逍说出真相。
秦逍只是摇摇头,没有因为宋士廉的阻止而隐瞒真相,看着卫夫人道:“一年多前,卫璧就存有谋害夫人之心,只是他担心用其他法子加害夫人,会留下痕迹,到时候宋大人追查夫人的死因,难免会露出破绽。此人心思歹毒,竟是想出以怨灵恐吓夫人的手段,为此精心准备,但一切的事情,都是让卫诚在前面去办。”
“不可能!”卫夫人厉声道:“夫君绝不会害我,你…..你为何要冤枉他?”
“他已经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秦逍神情冷峻:“而且现在和卫诚都已经被拘押下狱,大理寺议罪,卫璧指使卫诚害死莲翠,还有杀妻未遂,罪大恶极,已经决定判处卫璧斩监候。卫诚虽然是受命杀人,确有杀人之实,同样判了斩监候。”
我的极品美女们
卫夫人脸色煞白,不敢置信,缓缓转过头,看向宋士廉。
宋士廉脸色凝重,见卫夫人看着自己,目光中满是询问之色,犹豫了一下,终是颔首道:“妹子,秦大人说的并没有错,卫璧心狠手辣,制造怨灵之事,欲将你置于死地,大理寺审明无误,卫璧也已经自承其罪!”
卫夫人闭上眼睛,猛然间发出一声凄厉嘶叫,随即撕心离肺大哭起来,秋娘立刻过去,抱住卫夫人。
宋士廉挥挥手,示意香兰等人退下,看着悲痛欲绝的卫夫人,心下难受,也是眼圈泛红,走出房门,秦逍跟着出来,两人走到长廊,秦逍道:“宋大人莫要怪罪,这事情今日不说,明日也要说,迟早隐瞒不住。今日将实情原原本本告知夫人,夫人固然悲痛,但对怨灵的恐惧之心也会因此烟消云散。”
宋士廉点头道:“我明白秦大人的意思。秦大人,我非但没有怪你之心,反倒是对你感激不尽,如果不是你,妹子也许真的会没了性命,而且死的还不明不白。”握拳恨声道:“卫璧这丧尽天良的畜生,如果不是宋家,他怎能有今天?他与妹子成亲多年,一日夫妻百日恩,竟然对自己的枕边人下此狠手,此等狼心狗肺的家伙,我恨不得一刀宰了他。”
“卫璧人面兽心,虽然饱读诗书,却是野心勃勃。”秦逍叹道:“他利用你们宋家有了今日,但却还想加官进爵,知道宋家已经无力让他继续向上爬,所以准备另攀高枝了。”
宋士廉皱起眉头,看着秦逍道:“秦大人,这也正是我不解之处。卫璧要谋害结发妻子,其动机何在?妹子这些年对他百依百顺,而且持家有道,两人之间也算是相敬如宾,卫璧是因为什么缘故,非要致妹子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