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催妝》-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讀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想,这又是一个既许子舟、沈怡安之后,称呼她凌小姐的人。
宴轻总不能让人进宫到太后面前告张老夫人的状。
她笑着松开挽着宴轻的手,缓缓摘掉面纱,交给身后的琉璃,对张老夫人屈膝一福,“凌画请老夫人安。”
张老夫人见凌画摘掉面纱,顿时一怔,似乎没料到凌画的容貌这般好,好的比她孙女的样貌来说还要胜一筹,这些年,京城里有人传荣安县主萧青玉貌比天仙,没人传凌家七小姐国色天香,只在她敲登闻鼓扬名后,传她极其厉害,朝中的文武百官,见了她,都绕道走,太子恨她恨的不行,却拿她没办法云云。
没想到,她摘掉了面纱,今日一见,真是花容月貌。就连活了一辈子,见过了不少美人的张老夫人来看,这容貌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
再看宴轻,怕是也只有这副容貌的妻子,才配得上。
张老夫人倾了倾身,摆手,“快免礼,老身听闻凌小姐是陛下钦点的江南漕运掌舵使,老身可当不起你的礼。”
凌画直起身,“当得起,在老夫人面前,我总归是个晚辈。”
张老夫人吩咐人看座看茶。
有伺候的婆子连忙搬来椅子,请二人入座,摆了瓜果茶点。
二人挨着坐下后,没了面纱遮挡,更显样貌般配。
张老夫人心想着,无论两个人是否脾性相投,但就容貌来说,真是再难有更相配的了,她看着凌画问,“你说奉了太后之命,老身不知,太后娘娘怎么想起了老身?”
凌画温婉地说,“大婚之日,太后娘娘本想与老夫人话谈一番,但没见到老夫人去喝喜酒,太后十分遗憾,与我闲聊时便提起来,让我大婚后择选一日,一定过来拜见您。”
她说的一本正经,神情语态真是再真挚不过,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临时被拦在门外时胡诌的搬出太后来扛大旗。
宴轻又偏头瞅了凌画一眼,若非他知道,也还以为她说的是真的了。
小骗子。
宴轻的确是给张家下请帖了,且是亲手写的请帖,也是因为收到了请帖,张老夫人觉得四年过去了,才命人送了贺礼前去。
老将军的临终遗言虽然言犹在耳,但她作为孤寡老妻,心里明白,老将军就是想用他最后吊着的那口气,让宴轻回头而已,并不是真的要与他断了师徒情。
如今四年过去,宴轻依旧在做纨绔,倒也应了他当日不回头的架势。
她今年多病多乏,也不知自己有几日可活了,虽然对于宴轻,有着矛盾,与张老将军一样,又爱又恨,但更多的是看开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张老将军戎马一生,自古多少将军马革裹尸,不能安活到老,张老将军能够安享了多年晚年,病逝家中,已算是寿终正寝了。
晚年教出的徒弟,以为能传承武将之才,没想到,半途就跑去做了纨绔,这大约也是天命。
所以,如今她倒也不怪宴轻临终前都没能让老将军欣慰地咽下一口气,端敬候府的两位老侯爷还是亲祖孙父子呢,不也一样没能在临终前让他回头?
所以,还有什么可在意的。
今日拒见,也是张老夫人卧病在床,不想见他罢了。
张老夫人看着凌画,“老身是有几年没进宫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了,太后娘娘可还好?”
“姑祖母身子骨硬朗。”凌画看着张老夫人,知道曾大夫再等一会儿怕是会不耐烦了,索性借着这个话头又拿太后扛大旗,“姑祖母听说老夫人病了,特意让小侯爷和我带了大夫来,给您瞧瞧。”
张老夫人摆手,“老身这副身子骨,快到入土的年纪,没什么可瞧的,请了大夫也没用,真是劳累太后娘娘惦记了。”
张老夫人倒是没怀疑凌画睁着眼睛说瞎话,有几个人敢冒充太后之命,她是没想到凌画的厉害也体现在这么大的胆子上。
“我带来的这名大夫可不一样,老夫人只管让他瞧,也许您让他瞧过,就能好了。”凌画看向张炎亭和张乐雪,“张公子和张小姐觉得呢?”
张炎亭和张乐雪一直忧心祖母病情,近来尤甚,听凌画说带来了不一样的大夫,自然是要劝张老夫人看的。
张炎亭开口,“祖母,既然太后一番恩赐,您就看看吧!”
张乐雪也点头,“祖母,您就瞧瞧,也不枉小侯爷和少夫人辛苦一趟。”
凌画趁机又说,“当年我敲登闻鼓告御状,受了御庭司五十板子,三魂去了七魄,御医看了都摇头,说用无数好药,也就只能够保住我一条命,将来一定会落下体弱的病根,没法还我一个好好的身子骨,但不过半年,我就活蹦乱跳了,陛下将江南漕运交给我,我也未曾让陛下失望,这背后的功劳,都得益于我今日带来的大夫。”
张老夫人自然知道当年之事,闻言仔仔细细看了凌画一眼,还真是不见半丝病态,面皮红润有光泽,气色也好,虽眉眼有些清瘦羸弱,但并不见病弱苍白。
凌画见她打量,笑着说,“我如今有些气虚,是因为在江南漕运忙乱了两个月,为了赶上如期大婚,骑快马赶回来,有些劳累折腾之过,养几日就好了。”
太古鸿蒙 洪荒过客
麻衣神探 御风楼主人
她诚挚地说,“老夫人千万不要讳疾忌医,您多想想张公子与张小姐,难道不想多看顾几年?”
我们如梦的青春 袁云
她素来最会拿捏人心,知道张老夫人一定放不下张府,舍不得两眼一闭撒手而去,最起码,要张炎亭金秋科举高中娶妻生子,张乐雪嫁人,在她身边的这两个最亲的孙子孙女有了着落安置,她才能安心闭眼。
这最后一句话果然管用,张老夫人叹了口气,“既然你这样说,那老身就劳烦这位神医看看吧!”
她知道,能把凌画的身子骨治好的大夫,太医院的太医都做不到,那这可真是民间的神医了。
牵强的笑容你不懂 隐形女
曾大夫被请了进来,这个老头瘦瘦巴巴的,其貌不扬,看不出半点儿神医的风骨,就像是普通的一个老头。
不过既然是被凌画和宴轻带来的,张家人自然不敢怠慢。
张老夫人颤颤巍巍地伸出手,与凌画说了这么一会儿话的空档,就有些支撑不住了,本来她也是咬牙硬撑着起来见他们。
曾大夫给张老夫人把上脉,周身的气息一下子就变了,顿时有了神医的风骨。
张炎亭和张乐雪紧紧盯着曾大夫。
曾大夫给张老夫人把了左手的脉把右手的脉,用了不短的时间,最后撤回手,对张老夫人说,“五年。”
张老夫人一怔,“神医,什么五年?”
“还有五年寿命。”
张老夫人难以置信,“老身这一把老骨头,还能活五年?”
极品公子哥 方恨晚
她觉得,一年都难撑得住。
曾大夫捋着胡子说,“老夫从不说虚言,说你能活五年就是能活五年,不过要按时用老夫给你开的药方子,老夫才能保你活五年。”
张炎亭和张乐雪大喜,他们也以为老夫人活不过今冬了,有的大夫被请来丈夫,都隐晦地让他们准备老夫人的后事吧,毕竟一场风寒,都半个月下不来床了,今日能下床,是咬牙挣扎着才能下来。
本来张炎亭和张乐雪劝老夫人就在病床上见宴轻和凌画,但老夫人非要坚持,说什么也不让他们二人在病床前见他,他说二人新婚,怎么能沾染她病床前的晦气,到底是收拾了妥当才出来。
如今从曾大夫口中断言祖母能活五年,他们自然可以说是惊喜至极了。
张炎亭立即说,“神医,您只管开药方子,我一定督促祖母按时吃药。”
张乐雪也点头,“都听神医的。”
她试探地问曾大夫,“我祖母到底是什么病症?”
曾大夫急着回去看他的珍贵草药,简略地说,“一身杂病,摧枯拉朽,老夫给开个药方子,先每日三顿吃一个月,然后一个月一换药方子,吃个半年,就好了,能保她最少活五年。”
张乐雪连连点头,“多谢神医。”
她连忙吩咐人,“快,准备笔墨,伺候神医开药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