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愛下-第1116章 告誡鑒賞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这天夜里,窦毅在书房里翻看卷宗,似乎想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证明宇文宪跟宇文直的死有关。
可惜,他都当做有罪推定了,结果仍然没有找到证据。甚至窦毅都发现,宇文宪的轨迹,干净得像一张白纸。
不仅没有长安勋贵们身上的臭毛病,而且生活也是深居简出。这样的人,要么就是国之栋梁,要么就是大奸似忠的极度虚伪之辈。
他究竟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位面交易之超级公 潜鱼出海
窦毅不敢赌,因为这件事特别敏感,宇文邕对宇文宪的看法,也是极为复杂的。
“此事,到此为止吧。”
窦毅将卷宗合上,然后准备去睡觉。最近一段时间,长安这口“大锅”,几乎是要沸腾了。朝中高喊着彻查此事的声音不绝于耳。
而且叱奴氏也知道儿子死得莫名其妙,到御书房里找宇文邕哭诉,要求处死宇文宪,让宫里的局势更加紧张。
不得已,宇文邕只好让宇文宪去蜀地为政一方。值得注意的是,与他同去的,还有宇文泰的外甥尉迟迥。
这一次,蜀地都督是由尉迟迥担任,而宇文宪的官职,是负责蜀地的民政,根本不接触军权。
估计……宇文宪在那边会待得很难受。而且这是无妄之灾,他本人也是受害者之一。
“宇文直这混球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窦毅啧啧感慨道,宇文家的内讧,虽然不像北齐高家那么厉害,但也不是铁板一块,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点不假。
“喵!喵!”
书房外面传来了猫叫声,窦毅浑身一个激灵,汗毛都倒数了起来。
真猫叫,跟人学的猫叫声,仔细听的话,那还是相当不一样的。不巧的是,窦毅在娶襄阳公主前,家中一直养了一只猫,养了十几年!
猫晚上怎么叫,窦毅非常清楚。刚才那叫声就是人在学猫叫!
窦毅从书房的墙上摘下佩剑,右手紧紧握住剑柄,然后缓缓推开书房的门。皎洁的明月挂在半空中,洒下一片银色在静寂的院子里。
在院子角落的桃树下,站着一个矮小的黑影。
果然!
窦毅慢慢走近那个人影,掌心都是汗水,又不敢高声叫喊让府里的护卫过来。
“你是谁?”
隔着一丈远的距离,窦毅沉声问道。
“窦将军不必紧张。”
那人转过身来,月光下,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
还不等窦毅发问,那人继续说道:“主公派我来跟窦将军传个话,至于听还是不听,那就看窦将军自己了。”
高伯逸?
虽然来人没说那位“主公”是谁,但想来除了高伯逸以外,不可能有别人了。
周国跟齐国要打仗,不过窦毅知道,高伯逸肯定不会弄死他儿子的未来岳父。所以听听眼前这人说什么,应该没有坏处。
“是什么话,你直接说吧。”
窦毅沉声问道。
“我家主公说了,窦将军不要走南线,要么在国内调度粮草,要么,就从北线,跟着韦孝宽走。”
韦孝宽?
窦毅心中大惊。目前的作战计划都是绝密的,北周要打哪里,要几路出兵,绝不可能告诉高伯逸!
或者说,宇文邕和韦孝宽,对于北齐军力怎么部署,其实心里也是没底的,就是双方都在猜对方怎么行动而已。
从刚才对方的话语透露出来的,高伯逸很可能已经猜到了宇文邕到底怎么打算的。毕竟,每次会议自己都在一旁听着不说话,可耳朵却一直听着在呢。
现在周国的打算,确实就是两路出兵,一路从玉璧城出击,攻打北齐重镇平阳,一直打到汾水关,在鼠雀谷的入口停下来。
另外一路,则是出潼关攻打洛阳。
当然,这本来就是常规套路,高伯逸猜出来,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稀奇的是,他预判韦孝宽要去北路,这就很不简单了。
要知道,眼前这位,从邺城到长安,也不是朝发夕至啊?对方传话的时候,最早也是十天前了。
“为什么?”
窦毅不动声色的问道。
“南线必定惨败,窦将军在大军之中,未必能完好无损的回来。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在下言尽于此,告辞。”
这人说完,转身便要走,结果去被窦毅叫住了。
“窦将军还有事么?”
“宇文直是不是你杀的?”
窦毅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高伯逸让你动手的么?”
“窦将军说是,那就是。窦将军说不是,那就不是。告辞了。”
矮小的身影三下两下就跳出了院墙,不知所踪,看得窦毅一阵目瞪口呆的。
“宇文宪果然是无辜的啊。”
窦毅轻叹了一声,刚才那人已经间接告诉了他答案。只是听了这个所谓的答案,窦毅心中的疑惑却更多了。
既然来暗杀,杀了宇文邕岂不更好?
或者杀宇文宪也行啊,难道杀了宇文直,能改变什么吗?宇文直那么的废柴,他又有什么是碍着高伯逸的事情呢?
窦毅回到书房,摊开大纸,想把刚才的事情都记录下来。结果刚刚磨墨,手就停了下来。
去跟宇文邕说这件事?
宇文邕会很感激,会认为你是国之干城?
呵呵,真是想多了。
宇文邕不但不会觉得你很忠诚,他反而会考虑一个更加拷问灵魂的问题。
“高伯逸为什么要来告诉你呢?你跟他很熟?”
那时候要如何回应?
窦毅发现自己似乎说什么都不是很妥当。最好的办法,就是当自己是哑巴,还有聋子。
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说,然后就万事大吉了。
至于将来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助咒为虐 绿豆刨冰
难道这些也在高伯逸的算计之中么?
窦毅面露苦笑,或许还真是这样。高伯逸告诉了他答案,他却不敢告诉宇文邕,甚至提都不敢去提。
人都是有私心的啊!
如果可以每天上班回家以后就搂着娇妻快活,谁希望被皇帝猜疑,天天找你麻烦呢?
更主要的是,窦毅觉得自己现在事业爱情双丰收,已经没什么动力去建功立业了。哪怕再努力,恐怕也依旧是“妹夫”的角色。
难道你还能去想皇帝屁股下面的那个位置?
凶灵笔记
“不要去南线么……这么说,高伯逸应该一定在南线了。”
窦毅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