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dgh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超級保安在都市》-第3552章 祕獄分享-094yx

超級保安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級保安在都市
罗军这番话说出来后,雄飞元顿时感到双腿发软。罗军扫了一眼雄飞元,继续道:“还有许多事情是你不知道的,这次你道孤独斜阳为什么会被驱逐吗?事情的经过就是……”
当下,他将事情经过说与雄飞元听了。
“就凭我们手上的这个把柄,你说我杀了你雄飞元,裁决所能不能对我网开一面呢?”罗军再含笑问道。
雄飞元身子颤抖起来,他再也忍不住,双腿一曲一弯,便跪了下去。
罗军本可以阻止他跪下去,但他并没有阻止。
雄飞元嘎声道:“小公子,真的只是误会一场,您要如何才能饶恕我?”
罗军淡淡的打量雄飞元,道:“你若真心实意悔改,我可以给你机会。”
雄飞元忙不迭道:“我绝对是真心实意。”
罗军道:“那好,你站起来说话吧。”
雄飞元便就起身。
罗军道:“祖神宝藏我是真的没有,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我有,也不可能带在身上。因为之前裁决所来审查过我,如果我带在身上,岂不是早就被发现了吗?所以,你帮孤独斜阳是不可能有好结果的。就算我被杀死了,你最后也难逃一死。这一点,无须我多说了吧?”
雄飞元道:“小人很是清楚明白!”
罗军道:“其实你也猜的没错,我不愿意杀你。杀你于我没有太大的好处。不过前提条件是,你要服服帖帖,真心实意的帮我。不然的话,若是杀不死孤独斜阳,我必然要来拿你开刀。”
“您要杀死孤独斜阳?”雄飞元吃了一惊。
罗军冷笑一声,道:“不能杀吗?你现在应该明白,如果孤独斜阳还是裁决所的人,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杀他!”
雄飞元沉声道:“小公子,我已经完全明白了。您说吧,要我怎么配合?”
罗军道:“先拿一些丹药过来,大约一百亿就可以。战斗之中,可能用得上!”
雄飞元道:“好,没有问题!”
罗军继续道:“我之前留住了孤独斜阳的气息,但现在又寻摸不到了。我要你利用你的情报来找到孤独斜阳,并且查出他到底想做什么。”
雄飞元道:“是,小人立刻去办。”
接下来,罗军就住在了城主府里。
雄飞元给他安排了独栋的宅子入住,并且安排了婢女服侍。
这些婢女都是凯瑟人……凯瑟人中也有不少罪人丢了进来。罪人之后就做了这些婢女,仆从。
罗军在房间里静坐参禅,不理外间事。
大约又过了三天,雄飞元才来向罗军禀报:“小公子,我查到了孤独斜阳的行踪。”
罗军抬了抬眉头,道:“是吗?在哪里?”
雄飞元道:“秘狱!”
罗军对此并不觉得意外,甚至早就猜到了。
“秘狱中的那些老魔会帮助孤独斜阳吗?”罗军问道。
雄飞元道:“孤独斜阳以前是裁决所的人,我们这里的消息太过闭塞,便难免会有人被他欺骗和蛊惑。”
罗军沉吟道:“欺骗和蛊惑?可是有用吗?孤独斜阳也不傻,他应该能猜到我会来找你。我找了你,再带你一起前去秘狱。到了那个时候,他的伎俩还管用吗?“
雄飞元道:“应该是不管用!”
罗军道:“既然不管用,他为何还要这么做?”
雄飞元多看了一眼罗军,他不由得再次佩服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思维之恐怖与缜密。当下,他沉思半晌,道:“也许,他是去见血刀老祖!”
罗军道:“血刀老祖是什么人?”
雄飞元道:“血刀老祖已经活了两千余岁了,修为极高,而且还懂秘术!裁决所对他的压制很深,让他在一副水晶棺材里动弹不得!血刀老祖的父亲当年接下来裁决所主人三招。所以,裁决所的主人答应了不杀血刀老祖这些人。但虽然不杀,裁决所的主人却亲自下了封印,并且伤了血刀老祖。”
罗军道:“原来如此!你觉得他去见血刀老祖了?”
雄飞元道:“也许,他是想要找血刀老祖要秘术的方程式,然后来对付你。”
罗军道:“你觉得,他要得到吗?”
雄飞元道:“血刀老祖为人并不大气。”
罗军道:“我觉得他会给,因为方程式可以再行修改。如果孤独斜阳不遵守许诺的东西,他可以收回自己的秘术。我来猜猜孤独斜阳会和血刀老祖许诺什么吧。他会跟血刀老祖说,我宗寒有祖神宝藏。等他得到祖神宝藏之后,就可以重新回裁决所。并且会向裁决所给血刀老祖请功。也许,还可以让血刀老祖也加入裁决所。这样的条件,血刀老祖会心动吗?”
“多半会心动!”雄飞元脸色顿变。
就在这时,罗军忽然感觉到了危机。
这是他修炼的那灵犀神术所带来的好处。
雄飞元则并没有什么感觉。
“孤独斜阳来了……”罗军迅速以灵犀神术隐藏了自己的气息,然后对雄飞元道:“我要走了,你应付孤独斜阳。我接下来也会去一趟秘狱,你尽量拖着孤独斜阳。”
雄飞元不由骇然,颤声道:“可是,他如今无所顾忌,只怕会杀了小人。”
罗军道:“他还需要利用你来寻找我的踪迹,你用心帮他寻找。不过把时间放慢一些。”
雄飞元稍稍放心,道:“那小人的性命就全靠小公子了。”
罗军点头,随后催动百色无影衣,并穿梭虚空离开了千星城。
孤独斜阳是寻着罗军的气息来到城主府的。
雄飞元已经猜到孤独斜阳是得了秘术的,不然的话,罗军断不会逃走。
在庭院里,雄飞元率领手下们前来恭迎。
孤独斜阳还是老样子,他的脸色一向都是阴冷的。整个人就给人一种阴郁,不舒适的感觉。大约也是他在刑绝司呆久了……
“孤独大人!”雄飞元抱拳。
孤独斜阳冷哼了一声,然后道:“里面说话吧!”
雄飞元便将孤独斜阳带到了密室里。
“宗寒呢?”孤独斜阳坐下后,开门见山。他的语音森冷,身上蕴含杀气。
这让雄飞元有些心惊胆战。
雄飞元不敢隐瞒,道:“他突然感觉到了危险,就走了。”
“去了何处?”孤独斜阳问。
雄飞元道:“他没说,直接就走了。孤独大人,您也知道我如今处境很是尴尬。宗寒前来找我麻烦,我亦不是他的对手。他就是杀了我,我也没地方喊冤。所以,我不得不配合他。”
孤独斜阳冷冷道:“废话少说,他来了你这里多久?”
雄飞元道:“三天前来的。”
孤独斜阳道:“想必他是让你帮忙寻找我的踪迹,你寻到了什么?又跟他说了什么?所有的一切,都要如实交代。我如果回不成裁决所,那么雄飞元,我也不介意杀了你!”
雄飞元苦涩道:“孤独大人,我一向对你尊重有加啊!之前也是你欺骗于我,就算是真相大白后,我也没有伙同宗寒来对付你。你不该杀我啊!再说,你若回不了裁决所,却又杀了我。那对大人你来说,是不是在藐视裁决所呢?到时候……”
孤独斜阳道:“我杀了宗寒,一样麻烦不少。所以,也不介意再多杀你一个。回不了裁决所,我活着也没多少意思。所以,你不要来挑战我的耐心。”
雄飞元无可奈何,道:“您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孤独斜阳道:“你找到我的行踪了吧?”
雄飞元道:“刚找到。”
孤独斜阳淡淡道:“你应该能猜到我去秘狱做什么,对吗?”
“我猜,您是去找血刀老祖,重新习得秘术,对吗?”雄飞元说道。
孤独斜阳道:“你跟宗寒说了?”
雄飞元道:“我说了我的猜测!”
孤独斜阳道:“他听后有说什么吗?”
雄飞元道:“只是问我,您可能习得秘术吗?不过想必现在他也知道您已经习得了秘术。不然的话,他不会逃走。”
孤独斜阳道:“你觉得他现在会做什么?”
雄飞元道:“他只是要找战神杵,但如果找不到,也不会有生死危险。所以,如果稳妥起见,便可以先离开东荒。”
孤独斜阳不由色变,道:“离开?他怎能离开!”
雄飞元忙道:“这只是我的猜测!”
孤独斜阳沉吟起来。
他确实是害怕罗军离开东荒。
出了东荒,就会有更多的麻烦。
而且,他还拿了燕孤鸿的战神杵。如果燕孤鸿寻来,他会很被动。
可是,他又不得不继续找罗军的麻烦。
想回裁决所,必须找到祖神宝藏,这是孤注一掷!
同时,他得这秘术是有代价,有条件的。如果在规定的时间里办不成事情,那血刀老祖就会拿走秘术!
一旦失去秘术,他可就没资格撵在罗军屁股后面追了。
到时候罗军杀个回马枪,他将再无机会。
“去查,查他有没有离开东荒。如果没有离开,就查他到了什么地方。”孤独斜阳命令雄飞元,他顿了顿,说道:“我若是活不成了,雄飞元,你必定是要陪葬的。”
雄飞元手心都是冷汗,道:“是,我知道了,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