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xv0优美都市异能 紅樓庶長子 txt-第 766 章 賈珠病逝讀書-zu441

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李德善吩咐完这几个太监之后也不敢怠慢,急匆匆的就出了荣王府,骑着快马直接就回宫去了。
等到李德善回了皇宫,重新回到了贾珂今日安歇的长春宫。
而这时的贾珂刚刚在长春宫中用过早膳。
他见到李得善匆匆忙忙的进来,脸色不好看,就猜出了贾珠恐怕有些麻烦了。
果然不出贾珂所料,李德善在给贾珂跪倒行过礼之后,还没站起来就直接向贾珂禀报:“万岁爷,奴才刚才奉旨前去荣王府,发现荣王爷的身体已经有些不大好了,几个太医束手无策。奴才赶紧回来像万岁爷禀报。”
贾珂听了之后默默的点头,按照前几年那路老太医的说法,贾珠也就是几年的光景,贾珠能够坚持这么多年,也是贾珂用天下的良方和名贵药材给他撑着了。
贾珂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站起来说道:“立刻给朕更衣,李德善你去安排銮驾,朕要亲自去荣王府看一看。”
这一边贾珂匆匆忙忙的换了衣服,刚刚来到了乾清门的附近,就见到王太后乘着銮驾也来到附近。
看来是王太后也得到了贾珠不好的消息,要去荣王府。
贾珂也没有下车去给王太后见礼,只是在车中拱了拱手,两人便不再言语,各自乘御辇出了皇宫,快速的来到了荣王府前。
等到两人进了荣王府下了御辇,便在太监的带领下来到了贾珠的房间。
而这时在房间,荣王妃李执已经是手足无措,只知道哭泣了。而站在旁边的几个太医也是满脸晦气。
这几个人接到贾珂和王太后进来了,赶忙跪倒行君臣之礼,贾珂摆手让他们站起来,然后焦急的问道:“荣王怎么样了?”
其中一个太医,赶紧过来回禀:“回万岁,刚才荣王醒过来一次,但是现在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那你们看荣王的病,可有什么转机?”
那过来回话的太医硬着头皮说道:“微臣等无能,荣王身体已经灯枯油干,臣等实在是无法。”
贾珂对于这个回答早就心中有数,现在听到回答也没有任何的不满。
但是站在一旁的王太后却不答应了,“你们胡说什么?我儿身体好着呢,一定是你们几个没有尽心,我可告诉你们,我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给他陪葬。”
这几个太医听完王太后的话,都赶紧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
贾珂对于王太后的话不置可否?历代的皇氏都没有因为皇室子弟去世而杀过太医的,要是真按王太后这么说,太医院有多少人都不够砍的。
“母后,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咱们还是进去看看二弟吧。”
贾珂说完这句话就当先进了里屋,来到了贾珠的床前,看到现在的贾珠牙关紧咬,脸色刷白,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
而就在贾珂感慨的时候,王太后也进了里屋,看到现在贾珠的样子是悲从中来,立刻就扑到他的身上痛哭留涕。
你还别说,王太后这么一哭,还真把贾珠哭醒了。
贾珠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在坐在自己旁边的贾珂,和已经扑在自己身边哭泣的王太后,知道自己恐怕是命不久矣了。
于是贾珠勉强的抬起手拍了一拍王太后的肩膀,然后用嘶哑低沉的声音说道:“母后不必担心,儿子,我并没有什么大碍。”
贾珠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用眼睛看着贾珂,而眼神中透着一股哀求。
贾珂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对这贾珠点点头,然后吩咐站在一旁的李执,“太后有些悲伤过度,你将太后扶到外边休息一下,有朕在这里看着二弟。”
李执听完之后颤颤巍巍地上前,扶着王太后出了里屋。
贾珂见道他们出去了,这才问:“二弟,有什么话要交代的?”
贾珠还没有说话,泪就不停的流了出来,最后哽咽着勉强说道:“小弟我这一生无才无德,不能够辅助大哥,实在是终身憾事。”
贾珂听到这里也是一阵的感叹,都说是打仗父子兵,上阵亲兄弟。如果贾珠的身体但是能够坚持,现在军机处,就少不了他的一个职位。
贾珠说完上边的话,又喘了一会儿气,这才再一次说道:“臣弟现在无所憾事,只有几件后事要球求大哥答应。”
“贤弟,有什么事只管说来,只要朕能办得到的,绝不推辞。”
贾珠听完贾珂这句话,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小弟我不为别的,只求大哥看在咱们从小长大的份上,将来对我母后多多宽代。”
贾珂听完这句话,也是一阵的心酸。贾珠果然是个道德君子,在弥留之际还为自己的母亲以后打算。
“二弟放心,朕与母后虽然有些误会,但都过去这些年了,朕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从今以后朕定然会为母后养老送终。”
贾珠听完贾珂的承诺,脸上的笑容更甚,“那我就没有什么可安排的了。”
贾珠说完这句话就觉得一阵的头晕目眩,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而贾珂见到这种情况,立刻命令外边的太医进来,而王太后和李执也听到贾珂的叫声,也跟着进了里屋。
太医匆匆的来到贾珠的床前,一摸贾珠的鼻息已经是若有若无了。
太乙们见到这种情况,赶紧拖了贾珠的上衣,拿出银针在贾珠身上不停的用针。
他们这一直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也不见贾珠重新的转醒,而贾珠那若有若无的气息,现在也是完全停止。
到了现在太医们也不再用针了,而是转过身来哭丧着脸跪到贾珂面前。
“万岁爷节哀,荣王爷去了。”
贾珂听了太医们的话,默默的点头,而站在一旁的王太后和李执,却没有贾珂这样的冷静。他们一起扑到贾珠的身上,痛哭流涕。
这时候的贾珠却只觉得魂魄离体,站在床前,看着母亲和妻子在那里悲伤哭泣。
虽然贾珠想要上前劝说,但是无论他说什么别人都听不见。
而这时天空中飞来一员神将,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先荣国公贾代善。
贾代善来到贾珠的面前也不搭话,只是伸手一道金光就将贾珠罩住,然后贾代善便腾空而起,带着贾珠不知去向。
而这时在屋中贾珂却恍惚间看见一道金光落在屋中,接着又快速的消失。
贾珂在那里一阵的愣神,旁边的李德善贾珂神情恍惚,赶紧过来说道:“万岁爷,您还要节哀,荣王已经去了,您的身体可不能出现马虎。”
贾珂被李德善这么一唤,这才清醒过来。
贾珂看着床上已经去世的贾珠,以及趴在床边痛哭流涕的李执和王太后也是感叹,你说这样一个贾珠怎么就去了?要是他能和贾宝玉换一换那该多好。
贾珂在向屋中看了看,竟然没有发现贾兰,“荣王世子在什么地方?他父亲已经病重了,怎么不在床前孝顺?”
李德善听了之后有些哑口无言,这是他哪知道。
而这时趴在贾珠身上哭泣的李执,却开口给贾兰说话了,“万岁,荣王看贾兰还是年幼,害怕他染上什么病,所以没有让他在跟前伺候。”
贾珂一皱眉并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也是贾珠的舔犊之情。
但是一旁的王太后刚刚有丧子之痛,又是她寄予最大希望的贾珠,这时候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她听了李执的话立刻上前来,一巴掌把李执打在了地上。
“胡说八道,我儿绝不会说这句话,要知道我儿最是看重孔孟之道,哪里能拦住他孩子尽孝,是不是你这个狐狸精弄的鬼?”
李执听了王太后的话,吓的是魂飞魄散,如果是这个罪名给她安上了,恐怕不但是她,就连儿子也要跟着受罪。
于是李执赶紧跪倒在地,对着王太后连连的磕头,“母后冤枉,我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假传荣王的旨意,这都是荣王亲口所说,母后如果不信,当时还有许多的太监和宫女,母亲把这些人找来询问,便知真伪。”
贾珂看李执的样子,知道她说的不是假话,同时他按照自己对贾珠的了解,再加上他平日里对贾兰所寄予的厚望,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常情。
于是贾珂对旁边的李德善说道:“太后有些神伤,你派几个宫女把太后送到附近的屋子里歇一歇。”
李德善得了贾珂的旨意,赶忙带着几个宫女扶着王太后去了旁边的屋中休息。
而这是李执感激的看了一眼贾珂,又看了看已经病死在床上的丈夫,更加的悲伤,她丈夫一死,自己就是要受这样的委屈。
贾珂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来到李执的附近,“荣王妃,不必过于悲伤了,我已经答应了荣王,定然会好好照顾你们母子。”
贾珂安慰完李执之后,就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对身旁还在的李贵吩咐道:“你跑一趟礼部,让他们派人来处理荣王的后事。”
贾珂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想再在这里呆了,便上了御辇,回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