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50n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ptt-四千三百五十五章 第一次合作(五十九)讀書-qchyy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小說推薦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这顿饭,老薛不出意外的喝多了。
老徐倒是还好。
面对老薛来势汹汹的热情,徐仁杰直接装怂。
没办法,处在他的立场,一方面要顾忌老薛脸面。
人家那么热情招呼你喝酒,说白了,看得起你才跟你喝。
若是瞧不上,谁会跟你喝呢。
另一方面,徐仁杰身为团队指挥,他要保持清醒头脑又是不能多喝。
两相难择之下,他只能选择做戏装怂。
这装怂也没啥丢脸的,为了大局,不得已做戏而已。
好在,团队里洪涛,魏大壮,胡晓东都是酒量非常不错存在。
有他们三人帮忙分担,徐仁杰压力自是小了不少。
饭罢后,全场就属老薛喝的最多。
这人一多了话就多。
要不是薛国招呼两个弟弟给老薛强拉着回房休息……那老徐今个儿就惨了。
以老薛性子加上满肚子酒水他妥妥会跟牛皮糖样死死拉扯徐仁杰,叫他扯东扯西。
给醉酒老薛拉扯走后,薛国冲着徐仁杰无奈道:“不好意思啊老徐,我爸他这人就这样。人是好人,就是有时候过于热情了,叫人有点承受不来。
咋样,没给你整多吧?”
这种时候,人家给脸徐仁杰怎么能不要脸呢?
徐仁杰当即摆手:“我还行,没事儿。”
“嗯,没事儿就好,你们也洗洗上去休息吧。”薛国可没老薛那么缠人。
他可没那么多的话跟老徐说道。
该说的事儿,该安排的计划,他们在来时路上已经车里安静环境沟通过了。
既是如此,他自然是没必要拉扯徐仁杰在客厅跟他大眼瞪小眼。
徐仁杰对此没有多说啥,就算他不累,队员们也需要休息。
就算队员们没事儿,薛国他昨天才从废城赶回,今个儿一早马不停蹄又给队伍带路忙活了一早上。
他无疑是整个别墅内里最为辛苦存在也是最需要休息存在。
更不消说薛国是薛佳核心关键,顶梁柱。
若是给他累垮了,别墅安全系数将会大大降低。
徐仁杰与薛国商讨拟定的后续一系列合作联盟计划也将搁浅。
这绝对是徐仁杰不愿遇见事情!!
“好的,薛国。你也去睡会儿吧。围栏的事儿下午客厅集合?”徐仁杰有意提及了此事。
他是怕薛国不好意思,跟他客气。
事实上,薛国确实也是在犹豫是否要跟徐仁杰提及此事。
说吧,又怕给老徐他们一行人凭添负担,休息不好。
不说吧,这难得机会……错过了可就没了。
不过好在,老徐那边主动提出,这就免去了薛国一桩心事儿。
没啥好考虑的,老徐提及事情那是薛国求知不得的,他当即满口答应:“成,咱在客厅集合。老徐你们也不要给这事儿太当回事儿,该睡就睡,不打紧的。这活儿也不是说一天就能弄完的。”
“嗯,知道,你也是老薛。”
就这么寒暄完毕,薛国并未特别送老徐一行人上楼。
薛国没老薛那么黏糊,在薛国看来,自个儿老爸行为有时候太热情,给人造成了不小负担。
每次老徐他们回屋休息,老薛都得拉扯陪同一起上楼。
真是一分钟都不愿跟老徐他们分开啊。
徐仁杰一行人上楼之后,薛国一个坐在客厅,他长吐了口气,两眼望向天花板。
直到此刻,他算是真正意义放空了思想,舒坦了下来。
过去一段时间,薛国一直是处在高度紧张状态。
回来后,又遇到了家里出了老徐这档子事儿。
不过好在,现在计划得以顺利实施。
虽然说还有很多麻烦事儿需要等着薛国解决,比如家里人对徐仁杰团队的不待见,对联盟合作提议的诸多反对……但是现在,薛国需要好好松弛一下。
尽管他整个明面上表现的很泰然,可是就他内心……今天能够取得如此顺利战果……薛国还是非常激动与兴奋的。
这就如同他在平日里办案经过艰难险阻,最后给案件破获,抓住了凶犯一样叫他激动。
薛佳给餐厅吃喝东西收拾完罢,注意到薛国一个人坐在客厅。
她想了想,在给家里人嘱咐几句后,去掉围裙,朝客厅行去。
“哥~”薛佳在后招呼声。
正四仰八叉仰靠在沙发上舒坦薛国闻及后方薛佳声音传来立马是端正身子。
这做大哥,怎么着也得有个大哥样。
尤其是眼下这个末世环境,薛国作为家里顶梁柱,他还是得保持应有威严和态度。
“佳啊?怎么,有什么事儿吗?”薛国正色问道。
听得大哥一本正经说话,薛佳唇角微微上撇:“没事儿大哥,我就是看你这边一个人带着就过来问问你想啥呢?有什么烦心事儿?”
薛国躺着脑袋是放空的啥也没想。
他本打算给薛佳如实回复没想啥就是单纯躺着休息,可转念一想……他回应道:“我在想你们昨天找我谈的事儿。”
闻及此言,薛佳下意识朝楼梯方向看了眼。
显然,她没想到薛国会在此刻此地跟他谈及昨天的事儿。
尽管薛国适才言辞中并未明确点名昨天的事儿具体指的是那件。
但薛佳不是傻子,他确定薛国所提昨天的事儿就是她与两个弟弟过去薛国房间规劝他放弃与徐仁杰团队联盟合作的事儿。
而薛佳的下意识谨慎动作也是灭有逃过薛国的注意。
薛佳动作是在看啥,担心啥……薛国那是门清。
“放心吧,老爸我叫富,强给架回屋睡觉了。”
“哦。”被薛国点中心思的薛佳面露出些许尴尬。
也难怪啊,他们做的这些事儿都是瞒着老薛私下进行的。
这种事儿自然是见不得光的。
不过呢,薛佳到底是管理出身,她在短暂尴尬后立马恢复。
“哥,你有什么要说的尽管说。”
薛佳径自走到沙发前坐下。
她并不回避这个问题。
或者说,这个问题也不是应该回避的。
昨天过去薛国房间……其实那不是薛佳本意。
更多还是被薛强架着没办法才过去的。
但是谈论结果并不叫人满意。
当然,那样结果也不奇怪,毕竟,昨天双方都不是很理智,谈论内容也颇有些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