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x9g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止水逍遙-第二百八十八章:終章相伴-qtp5p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件事——
在过去那个感染者被视为异端的曾经,一位叫做huerying的神灵主导了源石的变革,给予了旧时代的那些以排斥感染者作为政治正确的政权狠狠的以及迎头痛击。
虽然在源石革新最开始的时候,因为源石的突然改变、感染者的治愈,导致整个泰拉有过一段时间的宕机。
但是正所谓破而后立,现在的泰拉,至少在源石方面的道路,已经越发前行的笔直而正确了。
在一个世界最大的隐患被解决了之后,剩下的便是水到渠成的发展了。
不过虽说有合成术与可控源石技术,但是矿石病并未真正的消失,倒也不是说没有消失,应该算是换了一个存在的方式——
感染者仍然是“感染者”,只是稳定的源石不会再与体细胞融合,那些稳定的源石微粒只是流淌在“感染者”的血液中。
同时带给了新时代感染者无与伦比的源石适性,不仅没有丝毫隐患,反而比曾经矿石病带来源石适性要更上一层楼。
不过可惜的是,因为源石的稳定,感染者的数量也越发稀少,就算是从事源石行业的人,生活在源石密度高的环境中,也很难产生体内稳定的源石微粒循环。
大部分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就自然而然的将浓度过高的源石代谢出去了。
感染者在这个全新的时代,早已从一种受到排斥的人下人,成为了一种高贵天赋的象征。
无杖施法,不再会受到排斥与鄙夷,事实上,就算法杖能够增幅施法效率,由曾经那个时代走过来的感染者,却一直热衷于无杖施法。
这或许是一种发泄吧,发泄于曾经受到过的对待,经历的折磨。
赞美感染者的守护神,敬伟大的huerying。
……
炎国-文昌庙
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青年站在神像前,手里拿着一柱香:“文昌老爷子啊!就要高考了,看看孩子!我就不求别的了,就希望您老保佑我超常发挥……”
“到时候我要是考上好的大学了,我一定来拜谢您!到时候我们全家都来给您上香!”
只是正巧来炎国旅游经过文昌庙的华银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不禁感觉有些好笑。
这个世界的人早已经习惯了神明的存在。
“真是有意思啊……神灵与凡人各有所需,互相PY交易,我堂堂huerying怎么就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呢。”他看着周围基本都是来硬核祈福的考生,小声吐槽到。
就像他曾经预料的那样,除了极其少数的几位神明,大部分的神明在凡人眼中已经成为工具人了。
现代社会的人类很清楚那些神灵的限制,于是一步步的试探之下,得出了这种离谱的相处方式。
几位和他关系不错的神灵已经和他吐槽过好几次了:“见鬼,这种交易一般产生的信念居然真的算得上是信仰。”
站的离他近一点的斯卡蒂也是嘴角露出笑容:“毕竟你和那些神灵不一样啊,你可从来没在意过所谓的信仰呢。”
她举了个例子:“上次那个国家不是用信仰威胁你吗?你可是二话不说就让教会打上去了。”
华银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自然不会反驳,只是感慨道:“这高考季啊!文昌又有得烦了……”
叫做文昌帝君的神灵和他还算挺聊得来,而且因为时代的关系,拥有文运权柄的文昌在前不久刚刚成为了主神。
时代在飞速发展着,神人共存的离谱时代就是现今的最佳写照。
……
泰拉核心
世界意识存在于那里,干涉着时代的变化与命运的抉择,那本不应该是任何生灵涉足的地方。
而就是这样一个世界核心之地,华银却毫无自知的蹲在那里,不断的用手戳着光球状的世界意识,嘴里似乎还不断说着些什么:
“嗯嗯,你说的对,我是带恶人,我是搅屎棍,就是我把你既定的时代走向强行扭转了……”
语气极度敷衍,每敷衍一句还要戳一下光球。
毕竟世界意志这种存在,能够有足够的主观意识来骂人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华银也就乐的一听。
不过世界意志要表达的意思华银却是认同的:“是我改变了泰拉啊。”
他来到这个世界,从一开始的普通调查员,窃取神灵权柄,与奈亚一步步的互相斗争,最后封神,并且以此为契机改变了这个畸形的世界。
透过此刻的世界意志,华银能够注视着时代的未来。
一切都稳定了,再没有什么大的变故会发生。
“那休息了那么久,我确实是该干一点正事了。”在无垠的空间中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这么说道。
几乎是说完的瞬间,无数的权柄加之于身,华银的灵魂仿佛都被拽出了身体之外……不,不是仿佛——
他的灵魂真的被无上的力量簇拥着离开了身体。
来自于外神的力量裹挟着灵魂,不断的强化着他的本源——
绝对已知、希望之冠、风与水的永罪、门的继承、以太的脊柱、法术之神、深渊的侵袭者、星空巩固之王、星袍下的世界……
代表着huerying的无数象征在他的灵魂中闪闪发光,彰显着这个神灵的存在。
只是一个瞬间,华银就彻底的化为了外神,紧接着,祂便离开了泰拉。
这个弱小的世界,是承载不了一个完全体的外神的。
不过片刻,世界之外就出现了无穷无尽般庞大的星袍,星袍闪耀着,无可名状的气息渊一般的向外扩散。
仅仅是祂存在于那里,整个空间似乎就要被无上的力量崩毁。
而在距离祂极为遥远的另一个世界,那个叫做《克苏鲁神话》的世界,被改变的铁则隐隐与祂相互呼应着。
所有克苏鲁神系的神灵都能意识到,就在此刻,一位完全体的外神,降临在了虚空中。
当然,没有神灵感觉到惊讶——
犹格的子嗣,门的继承,那个叫做huerying的存在,虽然从未见过,但是祂们还是听说过的。
而华银这边,祂回头看了看这个名为泰拉的世界,随之便调动了时间的力量。
角的维度在正常的维度中浮现,时间的洪流扑面而来,仿佛要将万事万物纳入其中。
星袍中的白雾流动着,掩盖着居于星袍之中无上存在。
随后祂便一步踏入了时间的河流:
“前往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