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6pz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末日之最終戰爭 如水意-第六百零六章 銳不可當讀書-y2j7x

末日之最終戰爭
小說推薦末日之最終戰爭
现在的高远是什么?
现在的高远是绝世猛将,无敌的那种。
当高远全速冲起来,空气从兜鍪的缝隙中高速通过,形成了呜呜的风声。
冲起来就不能停下,因为强行从高速状态强行停止对身体的负荷太大。
但高远也不需要停下,他就像一道光,不,描述错误,他就像一个黑洞,吸收了所有的光。
目光聚焦在了高远身上,只是没人能看得清。
刀身闪亮,划过一道白光,人与枪俱断,飞起一片血浆。
相对而言,死在公羊的枪下好好看一点,因为死在高远的刀下,必定是身体残缺。
高远用一个很夸张的姿态跳上了那个地下防护所的屋顶。
眼睛所能看到的景象好像定格,高远能清晰的看到每一个人脸上惊恐的表情,以及他们如同慢动作回放的反应。
一个士兵下意识的将步枪对住了高远,高远一刀劈下,枪管掉落,然后是防弹衣碎裂,紧接着是一个的身体从胸腔突然斜着向下滑落。
高远的双手快速挥动,当他从五个人的中间掠过时,身后的五个人还没有倒地,但鲜血已经喷到了半空。
一个操作着高射炮的射手翻身滚落到了一旁,高远从他身边掠过时,炮手极力想缩在zu-23-2高射炮的座位一侧,祈求高射炮后的座椅能够挡住刀锋。
但是没用,高远将刀身偏了偏,在快速掠过的同时,手臂还大力甩动了陌刀。
本该坚固的炮座无声无息的断了,连同俯卧在地上的炮手。
锐不可当。
避其锋芒,那也要能够避得开才行。
避无可避,纵使抱头鼠窜,却又怎么可能跑得过。
高远只是一个冲锋就将挡路的敌人一扫而光,高远冲向了那栋地下防护所。
高远开始减速,他的减速方式独特而高效,那就是把速度变成高度。
高远纵身一跃,他跳到了碉堡的顶上,然后他再次奋力一跃,如同出膛的炮弹,直接冲上了半空。
身在半空,高远忍不住再次发出了一声大吼。
纯粹是不受控制,彻底放手,用最原始的方式大杀四方,让高远的灵魂得到了最彻底的释放。
前冲之势已经消失,完成了减速的高远落地,他只是微微弯腰,然后就直接面对了铁制的大门。
钢铁制造的大门一看就非常厚,非常非常的厚,高远跺了一脚,钢铁的大门连晃动都没有。
这是一个碉堡,碉堡上还有射击孔,这说明地面之上部分只是碉堡,而不是真正的防护所,圣柜在里面,但也不在里面。
真正的地下防护所入口在碉堡之内,而不是碉堡本身,想要进入地下防护所得到圣柜,需要先打开碉堡才行。
但是碉堡的钢筋混泥土墙至少在一米以上,而铁门的厚度至少有二十厘米。
高远站在了门口却进不去。
清洁工为什么会把圣柜放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够坚固。
高远回头看了一眼,公羊他们还在稳步推进。
为什么公羊说干掉每一个看到的敌人,而不是让高远冲进去,就因为公羊知道高远打不开防护所的大门。
所以高远也没有停留,更没有想办法自己开门。
转身,高远再次冲向了他所能看到的敌人。
距离不到三百米,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就能解决,那些敌人躲在掩体后面,慑于公羊的威力,敌人不敢露头进行瞄准之后再射击,但只要他们继续存在,那么公羊他们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也就不可能安心的破坏碉堡的大门。
所以外面的敌人必须彻底肃清。
高远再次启动,他挥舞了一下长刀,向着他所能看到的敌人冲了过去。
这一次,布置在屋顶的敌人反应很快,在发现高远是向着他们的方向过去之后,一共十个几人,操作着几挺重机枪,前可压制黑魔鬼他们伪装的撒旦,后可压制公羊他们的五人组的一个重要火力点,包围圈的重要一个节点,毫不犹豫的就立刻溃散了。
有人离开了掩体开始跑,然后被视野大,射程远,而且调整速度快的公羊连续击毙两个。
在公羊所无法直接射击的方向,那是高远可以控制的范围。
高远冲了过去,几秒钟的时间,敌人逃不了多远,甚至无法离开阵地的范围,就被高远冲到了身前。
半截残躯落地,几个绝望的敌人不知所措的站在了原地,在极短时间内受到了连续的心理冲击,而且是颠覆认知的心理冲击后,没人还能保持冷静。
所以都没人向高远开枪,从一开始就没有。
但真正的人杰就是在这种令人绝望的绝境中脱颖而出的。
有人试图顽抗失败了,有人试图逃避也失败了,但是一个士兵,他在极短的时间内,用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做出了抉择,用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完成了自我救赎。
从国旗上撕下的白布迎风飘扬,一个士兵跪在了地上,就在掩体里,他将白色的布条举了起来,然后他左手扔掉了步枪,抓住了飘扬的白旗后端,双手将白布举在了头顶。
这么做很有必要,因为不这么做的话,高远可能看不到他手上的白旗。
现在高远看到了,他的刀将四个人拦腰砍断后,刀锋在那个人的头上掠过,擦着白旗掠过。
投降,敌人选择了投降。
高远停了下来,他知道这时候不能留俘虏,但他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因为他看到了白旗。
不过只是稍加犹豫,高远就再次举起了长刀。
“我知道怎么进入碉堡!”
那个跪地的士兵再次喊出了他一生最快速,最正确,最果断的一句英语。
于是高远的刀停留在了那个跪地的士兵脖子上,而刀锋,已经触碰到了他的皮肤。
收发由心,说停就停。
“有人投降,他说知道怎么进入碉堡,留不留?”
高远决定征求公羊的意见,但是,他的话说完后,却发现耳机里没有任何回应,高远略微一怔,然后他再次在对讲机里道:“收到请回话,完毕。”
耳机里有声音,但只有滋滋声,于是高远立刻就明白了,敌人释放了电磁干扰,通讯中断。
高远扭头看向了就在二百米的公羊,然后他决定过去问清楚再回来,这对别人来说是不可行的,但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俘虏跑不了,谁也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