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gwuc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四重分裂-第八百四十四章:達布斯的無奈熱推-uzcm3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完全……没戏吗?
虽然已经猜到事情的发展绝不会顺利到什么程度,但在面前这位美丽到无法用任何词汇来形容的少女斩钉截铁地点头,严肃发出了失败宣言后,墨檀依然无法避免的低落了那么几秒钟,并在少女敛起那自暴自弃的笑脸前重新打起精神,用力拍了拍双手。
“要说放弃的话,现在这个时间点还太早了。”
他对表情消沉的伙伴挑了挑眉,露出了值得依赖的干净笑容:“虽然不想说什么‘总会有办法的’,不过咱们跟狗头人打交道的经验从各种意义上都还算丰富,重新整理好心情慢慢来的话……”
“总会有进展的,我知道。”
季晓鸽耸了耸肩,眉宇间的阴霾立刻宛若幻觉般散去了,尽管刚刚确实消沉到了背后仿佛充斥着大量黑线的程度,但这位在活力程度上仅次于牙牙,永远都重复有朝气的少女依然不服输地攥起了小手,咬牙道:“区区讨好狗头人的才能我还是有的!”
“这种时候就不要玩现在几乎没人知道的生僻梗了吧,而且讨好狗头人的才能什么的,听起来总觉得好可怜的样子啊。”
放下了多余的担心墨檀先是吐了个槽,然后便转向牙牙、贾德卡以及安东尼·达布斯,提议道:“那么,咱们再去试试?”
“汪没汪题,但是汪要先汪饭!”
或许是因为此时此刻的墨檀非常让人感到安心,原本已经耷拉下耳朵的牙牙挺了挺她那曲线颇为魔鬼的前置装甲,重新回到了欢蹦乱跳的状态。
“嗯,吃过早饭之后咱们再过去看看吧。”
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单指倒立的老法师笑了笑,并未在意不远处两个兽人冒险者那惊惧交加的目光,一边进行着‘轻度晨练’一边附议道:“默说的对,任务才刚刚开始,就算要知难而退也不是现在,而且……”
说到这里,老人忽然停顿了两秒钟(晨练没停),然后露出了有点小坏……好吧,其实就是见多识广且极具阅历的,真·老阴辶的笑容。
“别忘了考古家协会只需要一把钥匙就足够了,就算这边的进度始终停滞不前,只要咱们没有消极怠工,负责穴居人那边的人成功了咱们也算是任务成功,任务照样算是完成,钱也照分。”
在中下层冒险者群体中混迹了几十年老法师如是说道。
“真坏呀!”
季晓鸽发出了褒义的感叹。
“话不能这么说,我可没说让大家偷懒混日子。”
贾德卡摇了摇头,笑道:“只是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减轻自己的压力罢了,而且你们以为那些撞到头破血流还坚持跟那些狗头人套近乎的家伙是为什么?是真心想完成这个任务吗?呵呵,要我说啊,就算真有那种人,比例也绝对不会高过三成,否则他们就不会一直死缠烂打那些睁眼都不看他们的狗头人了,去别的方面找找线索和突破口不好吗?”
“真汪啊!”
牙牙也发出了跟季晓鸽相似的感叹,意义不明。
“那么,我们接下来的步调就是一边尽可能地做出贡献,不管是真贡献还是假贡献都行,一边踏实认真地以不混日子为前提跟那些狗头人打交道咯?”
季晓鸽笑盈盈地锤了锤掌心,做出了总结。
“其实就算混日子也没关系,我倒是没什么可抵触的……”
贾德卡换了根手指继续倒立,乐呵呵地说道:“不过按照夜歌和默你们两个的性格,肯定不会就这样心安理得的……呃,怎么说来着,游水吧?”
“是划水啦,就是出工不出力的意思~”
季晓鸽晃着食指纠正了一句,然后把自己团成一个羽毛球转头看向墨檀:“呐,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墨檀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只是眉毛微蹙地看着……眉毛微蹙的达布斯,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想什么呢?是觉得刚才说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啊?”
后者先是一愣,反应了两秒钟才干笑着摆手道:“没有,没有没有,我觉得挺好的,贾老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反正咱们问心无愧就行了,只不过……”
羽毛球眨了眨眼,发现这事并不简单:“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这任务我恐怕很难跟大家一起做到最后了。”
达布斯叹了口气,有些纠结地环视着包括安东尼在内表情都变得有些茫然的同伴们,还没等大家开口询问就抢先回答道:“再过几天,我就要去单位那边报道了,虽然已经推辞了很多次,但那边刚才给我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得去。”
“汪?”
牙牙一边啃着墨檀的储备粮,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道:“汪布斯要汪哪里?”
“挺远个地方。”
达布斯揉了揉牙牙的脑袋(结果差点被下意识护食的犬娘咬),耸肩道:“乐观估计的话,可能很长时间都不能跟大家见面了。”
贾德卡一个空翻落地,拍了拍达布斯的胳膊:“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事?”
后者点了点头:“嗯,可以这么说吧。”
“等会儿,那不对吧!”
羽毛球猛地舒展开来,季晓鸽一边抖着险些抽筋的翅膀一边叫道:“咱们那边的事跟达布斯你能不能跟我们一起行动有什么关系啊?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是暑假期间吧,就算你要给人补补习啥的,难不成还能补到晚上十点钟去?”
达布斯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夜歌你说的那么简单。”
“不是简不简单的问题呀,你看默,他每天的在线时间也很惨啊,这不耽误咱们一起玩吧?”
一点都不愿意跟朋友分开的季晓鸽嘟起小嘴,俏脸上写满了不爽:“就算你每天都得半夜才能玩也没关系啊,你跟默又不一样,还有安东尼能跟我们一起行动呢,你不在的时候他可以陪我们啊,有我管饭你也不用怕他不乖,就算弄出点乱子,不是还有默在嘛。”
被少女随随便便推出来的墨檀笑了笑,顺从地点头道:“如果真如夜歌说的,我还是有自信能帮上忙的,更何况安东尼现在已经比原来成长太多了。”
“安东……尼……在。”
吃饱喝足刚从食困中恢复清醒的安东尼咧开大嘴,对墨檀报以看起来有些狰狞的笑容。
基本已经搞明白情况的牙牙也了凑过去,踮着脚拍了拍安东尼的肩膀:“汪要谢谢汪东尼,汪东尼之前有帮汪挡箭!”
虽然不是狂暴状态下那种头脑清明到不行的精神状态,但牙牙对安东尼昨天救过自己一次这件事记得却很清楚。
“牙牙……姐!”
安东尼开心地拍着他那扑扇大小的手,憨笑道:“安东尼……愿意,帮忙,安东尼,比牙牙姐,皮厚!”
“诶嘿!”
开心的犬娘窜到食人魔的肩膀上,用力揪了揪安东尼的耳朵,而后者则下意识地抬起手臂,笨拙地护着根本没可能失足摔落的牙牙。
问题似乎解决了。
季晓鸽也开心地笑了起来,对达布斯比了个剪刀手。
但是……
【似乎,没这么简单啊。】
墨檀看着虽然也有露出笑意,但眼中仍然留有不舍的达布斯,无声地叹了口气。
果然。
“事情没有夜歌妹子你想的那么简单。”
达布斯在安东尼(吃饱状态)的无条件配合下蹲下身子,对面前的少女说道:“我刚才所谓的去单位报到,并不是无罪之界外的现实,而是这个世界里。”
“啊?”
“什么?”
季晓鸽和贾德卡均是一愣,正在跟安东尼玩闹的牙牙也安分了下来,齐刷刷地看着达布斯。
而隐约猜到了什么的墨檀,则面色古怪地开口印证自己的猜想:“达布斯你可不要告诉我,就算是在无罪之界中你也得……”
“学园都市。”
达布斯甚至没等墨檀说完,就对后者的猜测给予了肯定,苦笑着点头道:“你猜的没错,尽管现在是暑假期间,但我所就职的学校在经过了反复的调查研究,甚至还找某位……科学家?具体了解过情况后,终于还是得出了一个虽然正确但十分令人遗憾的结论,那就是在无罪之界这个完全不会对游戏者造成任何精神负担的世界里,完全可以存在一个能够保证学生们就算在睡眠状态下也可以充分学习知识的‘补习班’。”
季晓鸽当时就懵了;“补习班?”
“没错,一个不收取任何额外费用,就连报名都全靠学生自觉的补习班,当然了,我们这些授课老师还是有工资拿的,毕竟学校在这方面的预算一直都很充足,许多已经为人父母的家长也始终没有停下过赞助。”
以几乎完美的成绩(两届平均成绩超过重点线23.75%的学生)结束了实习期,顺利成为S市某个重点高校正式教员的达布斯,也就是现实世界中的贾维斯老师叹了口气,摊手道:“这个计划其实几个月前就有了,甚至在六月份的时候已经逐渐成型,但我个人实在不希望占用孩子们的休息时间让他们在游戏里补课,所以虽然被选中成为第一批实验教员,甚至还被校方强行把预算打到卡上买了游戏舱,但我一直在推辞这件事。”
一头雾水的贾德卡总算是听懂了一些,然后好奇地问道:“等下,如果按达布斯你这么说的话,去给传授那些孩子知识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啊,甚至还有报酬可拿。”
“当然没有坏处,而是每上一个课时都有……嗯,相当于大概二十金币的报酬,甚至还能跟陈老师一起共事,对于我这个人来说应该是件大好事才对。”
达布斯用一点都看不出开心的表情如此说着,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但是,身为一个教育者,我无法认同校长先生的看法,毕竟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应该剥夺孩子们原本就并不算充裕的个人时间。”
“呃……等一下……”
季晓鸽忽然用举手发言的姿势打断了达布斯,轻声问道:“那个,刚才达布斯你不是说,要不要报名参加是学生们自愿的吗?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报名的话,那肯定都是……”
“真心希望补课的人?”
达布斯翻了个并无恶意的白眼,瞥了季晓鸽一眼:“夜歌啊……”
“嗯嗯!”
“你的父母应该很溺爱你吧?”
“啊这……虽然不想说是被溺爱,偶尔也会被肚子不舒服的老爸说教,但我觉得爸爸妈妈都是相当疼爱我的!”
“也很尊重你的意见吧?”
“一点都没有。”
“啊?”
“爸爸都不让我进厨房,虽然就算偷偷进去也不会被轰出去,做出了东西拿给他吃他也会吃,但还是觉得没有完全尊重我的意见呢!”
少女气鼓鼓地跺了跺脚,发泄着对父亲的不满。
与此同时,达布斯则与墨檀、贾德卡两人交换了几个眼神。
“这就是溺爱吧?”
“这当然是溺爱啊!”
“是溺爱呢。”
三人一脸疲惫地低声喃喃道,为少女那不知道是哪路神仙的父亲感到胃……呃,心痛。
“什么嘛,这算哪门子的溺爱啊!”
季晓鸽愤愤地看着面前的三个臭男人,怒道:“谁家正常的老爸会严令禁止禁止自家女儿进厨房啊!这对劲吗?”
“冒昧问一下。”
贾德卡平静地看着季晓鸽,眼中无喜无悲:“夜歌你父亲的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吧,大概。”
“你经常给他做饭吃吗?”
“一星期能溜进两三次厨房就不错啦!”
“一星期吃两三次?”
“大概吧,怎么了?”
“他不对劲。”
“……”
“达布斯你继续。”
看着忽然蔫下来的有翼美少女,墨檀示意贾老师可以继续说了。
“真惨……啊?哦,好!”
达布斯摇了摇头,重整思绪继续说道:“那些学生我都有私下问过,十个人里有八个都是家长给报的名,没一个自愿的,剩下那俩也只是想骗个游戏舱而已。”
“所以……”
“我不想去,虽然我喜欢教育事业并未自己的教师身份感到骄傲。”
达布斯目光复杂地低下了头,咬了咬牙:“但要是我不去的话……”
“不去的话?”
“那个新来的就要对陈老师下手了!”
“???”
第八百四十四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