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p1v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金色綠茵 ptt-第〇九九章 五百年恩怨糾葛分享-w99hs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两个跨越千年重逢的人,也是两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
羊一大概明白了,圣女就是自己要找的锁,可钥匙又在哪里呢?
圣女是第八代转世,刚出生就被圣女殿抱到了圣山上,她没有名字,没有父母,甚至没有自己,因为从教义上,她和前七代圣女是一个人。
所以,我到底是谁?
相对于羊一,圣女的这个问题似乎更加无解。
在圣女殿的转世密约里,圣女没有父母,只是借用了他们的器官孕育转世,单纯的工具而已。所以一旦转世成功,工具就应该被消失。
自从被带上圣山,这十几年里圣女没有离开过峰顶,甚至很少走出小小的圣女殿。只是在需要的时候,去前边的圣火殿里当一当图腾。
自从她懂事起,生命中唯一的乐趣仿佛只剩下在卧室的后窗眺望景色永远一成不变的雷翥海,偶尔在前呼后拥之下与峰顶积雪中散散步,足以令她回味很长时间。
圣女一生不能结婚、不能生子,必须保持处子之身,只能在至高无上的地方以至高无上的身份等待慢慢老去,然后死亡。
五百年里,已经有了八代圣女,衣食无忧的她们没有拜火教里的男人们长寿。
而她还只是一个花季少女,即便在最低贱的牧人家庭里,也是最应该快乐的年龄。
侍女琳妲忒拉比圣女小三岁,是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孤女,被安排贴身服侍圣女后,她就成了她唯一的朋友,名为主仆,却情同姐妹。
圣女还小的时候,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她便时常在梦中看到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高大而且强壮,她看不清他的脸,但知道他在冲着自己微笑,他的笑很亲切。
他有时会穿着奇怪的衣服,遮不住腿也遮不住胳膊,却在草地上跑得飞快,追逐着一颗圆圆的球。
有时候他会用双手弹奏一个很大、像箱子一样的乐器,他弹出的乐曲动听极了。
她总想记住那些乐曲的曲调,醒来后用日月琴也演奏出来,可她总是记不住,就像怎么也看不清他的样子。
她迷恋上了这个梦,不想从梦里醒来。她把这个梦告诉了琳妲忒拉。
直到遇见了羊一,来自灵魂的烙印马上就感觉到了是他。她又把这个长长的梦境告诉了羊一,他恍然大悟。
圣女在梦中见到的,应该就是自己在原本世界的样子。那个圆圆的球是足球,双手弹奏的乐器是羽管键琴,难怪自己在这个世界,既不会蹴鞠也不会舞弄任何乐器,却天才般发明了足球和羽管键琴。
羊一感叹,自己这五百多年虽然漫长且艰辛,却走遍了这世界每一个角落,经历可称丰富多彩。但她十六年的人生,看似无忧无虑,却只能禁锢在这冰天雪地的峰顶。她的世界太小了,小得令人心疼。
于是,羊一每次来圣女殿‘幽会’,就给她讲山下的世界,讲自己在这个世界经历的故事,小琳妲忒拉也会竖着耳朵听得津津有味。
圣女也会给羊一讲述拜火教内部的隐秘,而且相互交流之后,便发现很多事情是与羊一息息相关的。
霍山老人是拜火教的英雄,更是月族波斯人的英雄,所以他的嘱咐月族执行得最积极。以光明左使和长老院为代表的拜火教月族势力,五百年时间里在中原有过四次努力。
霍山老人有一位黑人亲传弟子,是长老院的长老,而这位黑长老在中原精挑细选收了位徒弟,就是虬髯客张仲坚。
拜火教并不富裕,但仍然挤出了很大的财力与人力,协助张仲坚在中原边陲的地方建立了扶余国。虽然贫瘠,但总算是个开端。
可突然之间,张仲坚就被人杀死了。据他事前传回的模糊消息,应该与长生不老和一个叫杨毅的中原人有关。
张仲坚死后,拜火教鞭长莫及,刚形成雏形的扶余国被高句丽和渤海女直先后摧毁占领,扶余圣火殿里的圣火也被他们熄灭,拜火教第一次努力宣告失败。
几十年后,新一任的光明左使再次做出动作,他和长老院在中原扶持了破落的世家闻喜裴氏,剑圣裴旻的武术在圣山得到了光明左使的亲自指点,而且同样有人力和财力对裴旻的支持。
月族希望裴旻能借助世家的影响力,在中原大唐的军方和朝廷上树立话语权,为拜火教大规模进入中原创造上层条件。
可裴旻也突然被人杀死了,裴家和拜火教有关的隐秘势力也随即被大唐隐云阁连根拔起,只有一个知道内情的裴家人逃回了圣山报信,可长老院又能把大唐怎么样?
是一个叫沐岳的人杀了裴旻,而且他还逃来了西边,可也如同杨毅一样,再也找不见人了。
而赵匡胤与拜火教的渊源,是和一个叫瑽脱的宦官有关。瑽脱是父亲是波斯月族人,母亲是中原人,他们父子都曾是拜火教长老院的长老。
瑽脱奉光明左使之命去中原寻找机会,却时运很不济,被北汉猛将刘继业生擒活捉。刘继业就是后来的杨业,杨家将的杨老令公。
瑽脱被割了那玩意儿成了宦官,但一身武术并没有被埋没,他作为监军被派去打郭威,又被郭威生擒活捉。
瑽脱在郭威这里认识了赵弘殷和赵匡胤父子,那时候还没有赵光义。
赵弘殷武术不错,但他教不出棍王赵匡胤这样的儿子,宋太祖的熟铜棍主要来自瑽脱,他与拜火教的接触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后来瑽脱老死了,赵匡胤却露出了当皇帝的潜质,顿时让拜火教月族如获至宝,一时间他麾下部将猛将如云,只可惜在孟源被羊一杀了不少。
其后的黄袍加身,背后其实都有的长老院的影子。终于发展了一个中央王朝皇帝教徒,拜火教一统天下就在眼前。
可赵匡胤并不是傻子,他已经是皇帝了,偌大一个中原的王者,他只会让拜火教成为自己的一枚棋子,而绝不会听命于区区一个不周山。
赵匡胤要求拜火教奉他为主,他就行走是光明神,而且打算册封圣女为贵妃。
拜火教气得差点吐血染红不周山,但因为自身困境和硬实力上的差距,也只能忍气吞声。他们希望赵官家能出兵远征不周山,帮助拜火教抵抗巴文德王国的进攻。
赵匡胤说:去你奶奶个腿。
巴文德王国是波斯人建立、依附于大食的傀儡政权,执着于和拜火教争夺在波斯人当中的影响力,也始终试图夺取对于拜火教的控制权。
所以拜火教对巴文德王国的恨,还要超过对大食。这很正常,汉奸二鬼子才是最可恶的。
实际上赵匡胤没做什么对不起中原的事情,他的确是个很了不起的皇帝。但他和‘魔教’有染一事被窥视皇权的赵光义知道后,自然不会放过。赵光义以此为借口分化了很多朝中文武重臣,也给了羊一斧光烛影的机会。
那一次拜火教很危险,差点被巴文德王国和大食联军攻上圣山。说实话,总坛放在那里,已经很不安全了,拜火教对此也心知肚明,他们急于寻找一处安稳又可持续发展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