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4fy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庶長子-第 767 章 五年推薦-911il

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贾珠病逝的消息很快就在京城之中传开,贾珠作为第一个去世的皇亲国戚,自然受到了高规格的待遇。
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择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三日后开丧送讣闻。一百单八禅僧念超度经,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解冤洗业醮,另有五十高僧、五十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
这还不算,贾珂特地赐下了檀木的棺材,作为贾珠的寿材。
每日里有无数的朝廷官员,达官贵人前来给贾珠上香,这香烟缭绕,直接把整个荣国府都笼罩了。
在贾珠出殡的那一天,贾珂命李德善代表自己,前往荣王府。
在出殡时府门洞开,两边灯笼照如白昼,乱烘烘人来人往,里面哭声摇山振岳。
街上白漫漫人来人往,花簇簇官去官去,临街大门洞开,旋在两边起了鼓乐厅,两班青衣按时奏乐,一对对执事摆的刀斩斧齐。
这也是贾珠最后一次打仪仗,在京城之中招摇过市了。
在出京的路上,一路上都有官员设有路祭,这来送行的官员无边无际,排出去几里地去,可见当时对贾珠的重视。
贾宝玉作为贾珠的弟弟,亲自扶棺,随着贾珠的棺椁,一路出了京城,前往皇族陵寝。
在贾珠去世之后,王太后是一病不起,如果不是宫中的太医实在是能耐不凡,说不好就和她的儿子贾珠一起去了。
而贾珂在贾珠出殡之后的第三天,就给荣王府下旨,“荣王世子贾兰,袭荣亲王爵,不必降等。”
而作为太上皇的贾政,对于贾珠的去世,也是唏嘘了好长一段时间。
说实话,在贾政的几个儿子之中,贾政最看好的还是贾珠。现在贾珠就这么走了,贾政心中的悲伤是别人不能理解的。
贾珠去世所掀起的波澜,很快就在京城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毕竟大家还是要过日子的。
就这样时间匆匆的又过去了五年,一晃就来到了康顺八年。
这几年来朝廷越加的稳固,贾珂的声望也是如日中天,由于贾珂采取了摊丁入母,永不加赋等缓解农民压力的措施,百姓们都把贾珂当成了万古未有的明君。
而由于没有了鞑靼人的骚扰,这几年来边关也越发的平静,百姓们甚至能够出九边,开始开垦荒地。
而贾珂在知道这种趋势之后,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大加的鼓励,所有百姓所开垦的荒地,归个人所有,并且三年之内免除所有的税收。
由于贾珂的积极鼓励政策,百姓们出关开垦土地的热情更加旺盛了。
许多无地少地,或者家中人口庞大的农民,都成群结队的离开本乡本土,跋涉几百里,出九边来到草原之上。
短短几年的功夫,在草原上就开垦出了近1000万亩的良田。
虽然北方草原的土地比较贫瘠,但是种一波还是没有问题的,再加上地广人稀,百姓们所拥有的土地比观内多了许多,所以出关来寻活路的百姓,这几年生活还算是不错。
贾珂现在可以说是美人在怀,事业有成,要说有什么烦恼,那就是所有帝王共同的心事了。
现在贾珂几个快要成年的儿子,斗的和五眼鸡似的。
楚王贾芝和吴王贾茂这两个人甚至有一次在宴会这上动了兵器,如果不是贾珂当场镇压,闹不好这两人恐怕就有一人要丧在当场。
到了最后,贾珂为了让这两个儿子长长记性,直接下令让他们闭门思过半年,半年之内没有旨意,任何人不得探望他们,也不能出东四所一步。
而这时在储秀宫中的贾元春却有一件烦心的事,让他她日夜不得安枕。
原来,随着前朝小皇帝,年龄不停的增长,现在这废帝对贾珂的怨念也越来越深。
有一次母子两个人在御花园中赏花,贾珂突然到来。
贾元春自然带着孩子前去见礼,哪知道贾元春已经给贾珂跪倒施礼了,那孩子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贾珂当时看了那孩子一眼,只是笑着摇摇头,好像并没有任何的生气。
但是贾元春却了解贾珂的狠辣,她们在宫中居住,经常要和贾珂见面的,一次两次贾珂不生气,时间长了难道贾珂就真的没有怨言。
因此贾元春这几天一直在做噩梦,梦到突然有一天贾珂勃然大怒,派出人马将她的儿子抓到法场开刀问斩。
而在梦中,她自己在法场外抱着儿子的人头,只能无奈的痛哭。
就因为这个梦,贾元春这几天几次在梦中惊醒。
这一天贾元春仍然是在梦中被惊醒的,她坐在床上抱着被子瑟瑟发抖。
而这时在贾元春身旁伺候的抱琴,看着贾元春的这样子是心中十分的难受。
她们姑娘原先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被吓成这样。
抱琴一边在床边不停地安慰贾元春,一边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怎么让贾元春脱离这个困境。
她们主子在宫中居住,自然免不了经常要和皇上见面,而小主子的的那个态度,每一次见了皇上好像要吃人一样。
这个样下去迟早要出事,还不如出宫去居住着样,两不相见,也许时间能够抹平他们小主子心中的愤恨。
抱琴想明白之后,就在旁边轻轻的建议,“主子,奴才知道您为什么烦恼。以奴才的意思不如咱们搬出宫中居住,这样咱们老老实实过自己的日子,两不相见,也许能够平安。”
薛宝钗本来在那里瑟瑟发抖,听了抱琴的话就有如拨云见日,这么简单的办法,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
贾元春把抱琴的主意再仔细的过了一遍,越来越觉得是个好办法,在当时她就下定决心,明天一早就去宁寿宫求太皇太后,有她老人家发话,皇上想来不会驳了面子。
贾元春想明白之后,这才再次睡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心中有了办法,贾元春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直到日上三竿,这才起来。
贾元春起床之后穿戴整齐,匆匆的吃了一点早饭,便乘着小轿直奔太皇太后贾母的宁寿宫而去。
而这时候的贾母早就吃过早饭,现在正在宁寿宫中听着宫女儿唱着小曲儿,拿着一杯茶,看着一个几岁的孩子在地上乱爬,嘴角的笑容不停的流露,那幸福的表情旁人也能感到。
原来这个在地上乱爬的孩子,乃是贾宝玉和袭人所生的儿子贾桂,这孩子自从失去母亲之后,贾宝玉又因为林黛玉的事情每天吃斋念佛。太皇太后贾母看这不是个事,在说她在宫中也有些寂寞,便做主将贾桂接到自己宫中抚养。
这已经几年的功夫了,贾母把对贾宝玉的感情都集中到了这个小孩子身上,所以对于贾桂可以说是千般的宠爱。
贾桂现在在宫中的吃穿用度都是头一份的,就连贾珂的儿子都不一定能赶得上他。
贾元春来到了宁寿宫,也不用宫女禀报,就进了侧殿,贾桂正玩得高兴,突然见有个人来了,抬头一看原来是他喜欢的漂亮姑姑。
于是贾桂伸出双手,露出无齿的笑容,想让贾元春抱抱他。
而贾元春也没有让他失望,一弯腰将贾桂抱在怀中,然后三步两步来到了贾母的面前,抱着贾桂给她行了一礼,然后再贾母的示意下坐在了旁边的秀墩上。
贾母看着多日不来的贾元春,突然来到她宫中,就知道她有什么事。的毕竟贾元春,自从贾珂登基之后,就在宫中深居简出,很少在宫中拜访。
“这一次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呀?”
贾元春听了神色有些黯然,转手把怀中的贾桂递了一旁的鸳鸯。
接下来贾元春眼圈就有些发红。
贾母看她的这样子就有些不高兴了,对一旁的鸳鸯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宫中有人给长公主脸色看了?”
鸳鸯对此事从来没有听闻过,贾珂这些年对贾元春还算不错的,所有的用度都是按皇后的礼仪供给的,而宫中更是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去找贾元春麻烦。
“回老佛爷,奴婢不曾听说。”
贾元春赶忙也在一旁解释道:“老佛爷误会了,并没有什么人敢对我无礼。”
贾母一听上下打量了一下贾元春,有些纳闷的问道:“竟然无人对你无礼,怎么见了我就是落泪。”
贾元春最后咬咬牙,突然站起身来,跪倒在贾母面前,磕头如捣蒜。
“孙女有一件事求老太太,老太太念在我对贾家还有些功劳的份上,答应我这一次。”
贾母一见她跪下,赶忙命令鸳鸯:“快,快把元春扶起来。”
鸳鸯赶紧上前去搀扶贾元春,但是贾元春却没有顺势站起来,而是一手甩开的鸳鸯,继续在那里哭诉。
“老太太明鉴,我儿子年纪也渐渐长了,也知道些人事,这两天我看他情绪不对,如果在让他在宫中住下去,弄不好会闯出什么祸事来,我想请老太太和大哥说一声,好歹给他分封个爵位,让我们母子在宫外居住。”
贾母听完贾元春的诉说,这才明白贾元春为什么要到自己面前来哭诉。
贾母并没有马上答应贾元春,而是低头想了一想,说实话,贾母对于这个重外孙并不十分待见,甚至在贾母的心中有些不可告人的想法。
贾元春见贾母闭口不言,赶紧带着哭腔再次苦求。
最后贾母看着贾元春可怜的样子,想起她为贾家也算做过些贡献,于是只能点头说道:“既如此我就和皇上打个招呼,不过成与不成,我可不知道。”
贾元春听了贾母的答复,立刻高兴地连连磕头,“有老佛爷的话,孙女我就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