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9jd精品玄幻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 鮎魚頭-1094 民主黨的罪人推薦-7g1dq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如果是加州议会议长,租一辆勋爵汽车一年需要多少钱那是公司商业机密不能公布,不过租车多半可以送司机的,开一年要是腻了司机和车还能回来换新的。
如果是加州议会大厦的清洁工——
对不起,没车!
看看人家多公平,不是不租,而是没车,挑都挑不出毛病。
麦克·卡莱尔这么大方当然也是有诉求的,加州工厂现在面临困难,埃里克·雷蒙德作为加州议会议长能够帮上忙,不说加州范围内禁止福特汽车出售,最起码也要帮助加州工厂解除禁令,这对于埃里克·雷蒙德来说并不困难。
关键还是在弗雷德里克身上。
慈善晚宴后的拍卖会上,麦克·卡莱尔花了八万美元购买了一幅弗雷德里克女儿创作的一幅画作。
这幅画让人一言难尽,据说弗雷德里克的女儿是吧画布钉在墙上,然后随意在画布上泼洒颜料,任其在画布上滴流,创造出纵横交错的抽象线条效果。
在作画的过程中,弗雷德里克的女儿还用石块、沙子、铁钉和碎玻璃掺和颜料在画布上摩擦,她摒弃了画家常用的绘画工具,绘画时完全摆脱受制于手腕、肘和肩的传统模式,行动即兴、随意,这种方法被称为行动绘画或抽象表现主义。
听上去很厉害是吧,实际上也很厉害,至少麦克·卡莱尔看不懂弗雷德里克的女儿画的是什么。
不过这并不妨碍麦克·卡莱尔花八万美元拍下这幅画,别说麦克·卡莱尔看不懂,就算弗雷德里克把女儿玩坏了的布娃娃拿过来拍卖,麦克·卡莱尔也会花八万美元直接买下来。
晚宴之后,麦克·卡莱尔终于得到了和弗雷德里克当面详谈的机会。
“那么,你的目的是要解除生产汽车的禁令。”弗雷德里克这时候就不太热情,甚至连一丝表情都欠奉。
政治家也是很累的,晚宴上,不管是谁,弗雷德里克都要送上笑脸,热情洋溢,尽可能争取更多支持。
现在是私人场合,弗雷德里克不需要伪装,他甚至脱掉了西装上衣,扔掉领带,松开衬衣上的扣子,很没形象的直接躺在一张躺椅上。
这个姿势说明弗雷德里克很放松,他已经把麦克·卡莱尔当成自己人,不想在麦克·卡莱尔面前伪装。
“我不仅要解除生产汽车的禁令,我还要费迪南德身败名裂,在他下达禁令的那一刻,他就是我们尼亚萨兰汽车集团的敌人,我们尼亚萨兰人,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敌人。”麦克·卡莱尔声音冷漠,他这种丝毫不留后路的做事方法,倒是很合弗雷德里克的胃口。
“很难做到我的朋友,加利福尼亚不是尼亚萨兰,我们不能肆无忌惮。”弗雷德里克懒洋洋的挥挥手,即便解除禁令,也是弗雷德里克胜选以后的事,美国政客还是很理智的,生意就是生意,不能突破底线。
“那就直接干掉他!”麦克·卡莱尔果断,弗雷德里克被吓了一跳。
“干掉一位在任州长?你不是疯了吧?”弗雷德里克突然感觉刚才的八万美元有点烫手。
“林肯都被他的对手干掉了,干掉一个州长很疯狂?”麦克·卡莱尔冷静,不像是开玩笑。
弗雷德里克终于起身,皱着眉头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把费迪南德干掉,干掉,掉——
“不不不,我的朋友,不能这样,我们要用正常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事情还没有恶化到这种程度。”弗雷德里克终于清醒过来,今天麦克·卡莱尔能干掉费迪南德,那么明天麦克·卡莱尔就能干掉弗雷德里克——
这结论把弗雷德里克吓了一跳,马上就感觉脊背上有点发凉。
“什么样的方法才算是正常范围?”麦克·卡莱尔微笑,不过他的微笑看在弗雷德里克眼里,肯定就是狞笑。
“你的工厂可以向州法院提起诉讼,我和法官的关系不错,到时候我可以帮你说项,只需要裁定费迪南德的禁令无效,那么你的工厂就可以恢复生产。”弗雷德里克积极,不能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
“好吧,那就拜托你了——”麦克·卡莱尔满意,他也不是一定要干掉费迪南德,只是表明态度。
麦克·卡莱尔的团队里有职业律师,回到圣迭戈之后,麦克·卡莱尔让律师正式向加利福尼亚州法院递交诉讼,控诉费迪南德滥用职权,以不当方式干预加州工厂的正常生产。
这一阶段的美国,自由贸易正占据上风,强调政府不能对市场进行行政干预,鼓励市场进行充分竞争。
加州工厂对费迪南德诉讼,马上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胡佛也从旧金山打来电话,表达了对这件事的关切。
胡佛正在旧金山进行巡回演讲,他是想参加总统竞选,不过还没有通过民主党的党内初选,正在争取民主党内的参选名额。
不过胡佛的胜算不高,这一任总统选举,呼声较高的是代表共和党参选的候选人沃伦·甘梅利尔·哈定。
美国现任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和胡佛一样都是民主党人,因为美国在世界大战中一无所获,民主党的选情受到牵累,共和党据此对民主党大肆攻击,胡佛因为要参选,也影响到了他在救济和复兴委员会的工作,总之是得不偿失。
“混蛋,该死的英国佬,他怎么敢这样,马上派人去圣迭戈,关闭那个该死的工厂,把那些英国佬统统赶出加利福尼亚——”洛杉矶市郊的一栋别墅内,加州现任州长费迪南德大发雷霆,他已经知道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加州工厂对他的诉讼,现在他在洛杉矶的办公室外挤满了等着采访他的记者。
费迪南德的老朋友,加州检察总长查尔斯·劳里,和民主党籍州议员彼得·沃尔什面面相觑,费迪南德其实并不是要置加州工厂于死地,只是向加州工厂施压,可惜弄巧成拙,将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彻底逼向共和党阵营。
费迪南德口干舌燥,气呼呼的端起水杯一饮而尽,放下杯子依然口沫四溅。
“停,停下吧,费迪南德,发泄不能解决问题,我们必须妥善解决这件事,你知道的,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和我们民主党高层关系很好,我这几天已经接到好几个电话,赫伯特和文森特都在关注这件事,你低估了尼亚萨兰汽车集团的影响力。”彼得·沃尔什叫停,他能看得出费迪南德已经方寸大乱,在选举的关键时期发生这种事,对费迪南德的威望是致命打击。
赫伯特就是胡佛,文森特则是民主党资深国会议员,他们在民主党内都有巨大的影响力。
“你的意思是让我向尼亚萨兰汽车集团认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像那个黄人认输!”费迪南德口不择言,查尔斯·劳里和彼得·沃尔什都表情凝重。
“费迪南德,注意你的话,你口中的那个黄人是大英帝国侯爵,是世界大战期间的英国远征军总司令,你应该知道,你这句话传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彼得·沃尔什沉声提醒,美国虽然已经是一个独立国家,但是英国作为美国的宗主国,在美国依然有巨大的影响力。
美国人对英国的感情很复杂,这和南部非洲人还不太一样,美国人对英国一方面想取而代之,另一方面又充满了孺慕之情,这种感情要到二战之后才会逐渐消失,到那时,美国才会变成一个真正独立的国家。
听到彼得·沃尔什的话,费迪南德总算冷静了一点,气呼呼的在椅子上坐下,低着头暗自生闷气。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尼亚萨兰汽车集团撤销诉讼,如果诉讼持续到选举开始,一定会对我们的选情造成巨大影响,据说麦克·卡莱尔已经向弗雷德里克捐赠了八万美元,费迪南德,你得承认你把一切都搞砸了,这八万美元原本应该属于我们民主党。”查尔斯·劳里是标准的美式老帅哥,银白色的头发,精神矍铄,面部线条硬朗,充满了雕塑感。
“我派汤姆去了尼亚萨兰汽车集团的加州工厂,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表示,不愿意捐哪怕一个美元。”费迪南德余怒未消,他眼里的尼亚萨兰汽车集团是傲慢的,现在这个结果,完全是尼亚萨兰汽车集团的傲慢造成的。
“纵然是他们不愿意为你捐款,他们也总不会给弗雷德里克捐款,不管你承不承认,是你亲手把尼亚萨兰汽车集团逼到共和党阵营,你要想办法尽早解决这件事,否则我们这次选举凶多吉少。”彼得·沃尔什担心的还是选举,随着加州的人口越来越多,加州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如果民主党失去了加州的执政权,那么说不定就会影响到接下来的总统大选。
到那时,费迪南德就会成为民主党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