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1ks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討論-第六百三十一章 認真上班相伴-uw5gq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吴良给的不是别的,而是自己坐在飞机上临时赶工出来的品质提升计划,几乎详细到每一个零部件,其中包含有铸造工艺的说明,各个零部件提升的关重点。
在结尾末端,上面画了一个箭头,箭头指向——升功率三年内达到25千瓦。
升功率的概念很好理解,私家车2.0排量,就是指的两升,如果发动机的功率是100千瓦的话,那么搭载的这款发动机的升功率就是50千瓦。
相比汽油机,因燃烧方式不同,转速不同,柴油机的升功率提升有限,从全球范围看,目前柴油发动机的升功率达到40千瓦以上已经不算是什么难事,我们可以把升功率值达到40千瓦当作柴油发动机技术先进与否的一个分水岭。
当然,因为转速的不同,车用柴油机的转速普遍能够达到2800转每分钟,升功率达到40千瓦不算太困难,但是,诸如工程机械用的柴油机,普遍在2400转左右,升功率达到25都是一关,尤其是排量越大,升功率提升越困难。
所以,吴良提出的25千瓦这个数值对于洛柴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洛柴目前的发动机排量在6.5升,升功率做到20千瓦,整机的功率也就是130千瓦,不到180马力,如此一来,功率适配段相应增加,能够配套的机型也有提升,产品的销路自然会好。
但是,如果没有可靠性支撑的话,即使是以现有的零部件组装出来,功率也能够达到130千瓦,但是,工作不到100小时就捣缸,这样的产品谁敢卖?
吴良给出的其实就是发动机强化的路线,比如,发动机机体的材质改为灰铁275牌号的,实现起来不是特别困难,以农机厂下属的铸造分厂的技术实力,实现起来不是太大困难,无非就是公斤价,原先可能9块,新工艺增加到9块5或者十块钱,成本增加不少,但是发动机的销售价格也可以提高,并不吃亏。
总之,这是一个系统化的优化,牵扯到全采购链上的各个厂家的协同攻关,吴良给出的三年时间,实际是绰绰有余,不过吴良考虑到,这些技术的消化吸收还有一个过程,三年时间,彻底掌握,权当是练兵了。
李斌看着吴良的这两张纸感慨万分,“以前是敢想没敢做,现在有吴董做我的后盾,洛柴想不大跨越式的发展都难啊!”
吴良笑笑,“守着农机这一摊,才能挣多少钱,没有和汽车配套终究不算成功啊!”
李斌听得出来吴良话中有话,只是不明觉厉,嘴角浮现苦涩的笑容,“和汽车配套哪里有那么简单,零八年就要实现道路用国三切换了,我们现在国二还在研发当中。”
柴油机领域,分道路和非道路两种,顾名思义,卡车货车是道路车辆,工程机械船机发电机这些叫非道路,两者标准差距十年左右吧。
李斌说的让洛柴的产品进道路领域,再到国三,这才是挑战,比之前的升功率提升似乎还要困难。
吴良摇了摇头,“我只负责战略,大体上就是一句,研发一代,储备一代,生产一代,我考虑的是五年十年甚至十五年之后的事情,阶段性的战略目标必须实现,你如果不行,我就换人。”
这算是下个军令状,李斌闻言沉思片刻,斩钉截铁的回答,“只要吴董有信心,我肯定也有信心。”
吴良点点头,“投资的3个亿用于重型柴油机的量产,其实,农机厂也早都看到重型柴油机的前景,可是两年过去了,也就搞了个样机出来,和同平台的维柴相比,落后的太多了,想尽一切办法补回来,也就是零八年,国三机必须具备批产的能力。”
这个难度更大,不但升功率要到最大,国三技术也是难点,李斌问,“国三采取什么路线?”
路线就是采用什么技术,进入国三阶段,国际上通用的技术有两种,电控单体泵另外就是高压共轨,当然还有一种叫伪国三,就是国二机械泵通过优化数据,在吸收油耗的前提下,满足排放标准,李斌问的就是这些。
吴良纠结半天,最后还是定了个大框架,“高压共轨吧,先和博世合作,该花钱就花,技术壁垒方面,了不起收购国外一家技术,自己干也行。”
高压共轨技术几乎被国外三家所垄断,德尔福、博世和脚盆电装这三家,但是,国内也并不是没有这样的企业,辽省新风、重(chong)油都有从国外引进的技术,只是技术差强人意,故障率偏高,市场占有率偏低。
但是,还是那句话,有和没有是两个概念,没有的话,博世卖天价,有的话,赚取合理的利润即可,这和芯片的道理是一模一样的。
最主要的,博世是一家零部件公司,并不排斥将自己的产品卖到天朝来,博世不愿意合作,还有电装还有德尔福,虽然每一家都不好打交道,相对来说,德意志的企业似乎好上那么一些——曼公司都能给自己最先进的重卡柴油机技术卖给天朝重汽,即便因为卖掉这一技术,收购曼公司的大众汽车给原曼公司的这些高管全部开除也不解气,终归是,天朝也有了领先二十年的重卡发动机技术。
看看指标就知道了,150万公里的使用寿命,全世界也没多少。
这些都是吴良所垂涎的东西。
所以,吴良说这话也算是有些底气,有钱怕甚,无非就是9个亿——天朝重汽付出总额不到9亿天朝币,就得到了曼D08、D20和D26全系列发动机技术;车桥、分动器和驾驶室等总成;世界最先进的重型卡车之一的TGA整车技术;还有曼在卡车服务和技术提升方面的支持等四大块“肥肉”。
这几乎是半卖半送,无非就是给曼公司入股的一个机会,60亿天朝币持股25%。
既然遇到了,没有理由放过。
吴良遇到合适的人,自然说的多了些,从成立供应商审核体系开始,成立SQE,再讲到销售,立足当前,国内的这些农机生产厂商要牢牢的抓在手心里,攻占一家成一家,持续改进,不成熟的产品坚决不能卖等等,李斌听的是大开眼界,他从来没有想到这还是一个仅仅只有二十四岁的年轻人应该具备的知识。
这一聊,就聊到了晚上十点,最后在阎怡勝接二连三的电话声中,才结束了谈话,然而并没有结束,吴良拉着李斌等人赴宴,把能想起来的几乎都说了一遍。
走的时候,吴良还大着舌头偷偷告诉李斌一个消息,“最晚明年,我收购一个整车厂,发动机这边要是掉链子的话,我唯你是问。”
李斌今天受到的冲击已经够多了,抓着吴良的手,“吴董,您看我表现好了。”
技术干部就这点好,说话直,没那么多弯弯绕,吴良笑着离开。
然而,第二天,李斌拿着手里的供应商名单请吴良过目,吴良一眼就发现问题,“活塞这家,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李斌苦着脸解释,“现有供方蓉城银河也是上市公司,去年新生产线投产,实力很强啊。”
吴良盯着他,若有所思,“你是从研究所出来的?”
研究所是指的农机厂的研究所,农机的基础研究,其中发动机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正常的开发流程,比如,洛柴要上一个新项目,比如增压发动机,研究所设计诸如活塞这些东西,交给专业的生产厂家,厂家依照图纸来加工。
但是,实际上,随着内燃机技术的发展,研究所具体的活塞设计人员也就是给个外形尺寸,详细的结构设计,尤其是活塞裙部的型线设计则是依据各家零部件厂的工艺不同做改变,设计进度以0.01毫米来变化。
因此上,洛柴现有的活塞设计流程是这样,技术人员给外形尺寸,厂家按自己工艺出详细图纸,研究所再给图纸转化为自己的设计用图交给洛柴做生产用图。
也就是说,研究所和蓉城的这家活塞厂合作多年,双方几乎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李斌从研究所出来,自然清楚和这家活塞厂的关系,吴良要指定供方,这一家自然是进了名单。
吴良问李斌的这话就差说一句,“p股坐歪了吧?”
蓉城活塞是上市公司不假,但不是国内最好的,尤其是在增压活塞的设计和工艺水平上,几乎就是一个配件生产商的水平。
这里不是贬低配件生产商,国内自然也有从配件起家,最终成功的进入行业前三的大能,如果非要用轿车配件市场的术语来形容,蓉城活塞也就是一个“副厂件”的水平。
这还是和吴良前一天给出的洛柴的发展方向一致,三年发动机升功率提高到25千瓦,那么,增压中冷技术是必须要上的,活塞厂的技术达不到,怎么可能实现?
要知道这些可是发动机最关键的零部件,强度不够,产生捣缸,就是一台发动机报废,和上百元一个的活塞相比,一台发动机两万多,就算出一只活塞的事故,都是不可容忍的,所以吴良毫不犹豫指出问题所在。
李斌顿时就有些坐蜡,脸上的汗水也慢慢凝聚,结巴着问了句,“吴董有什么建议?”
吴良没有立刻给出答案,反倒是呵呵一笑,饶有兴趣的发问,“真要让我说?”
李斌语塞,吴良直视他的双眼,似乎是早已洞穿他的内心。
吴良最终叹了一口气,“记住自己的身份,江滨活塞和滨州活塞两家主供,蓉城活塞做配件供应商吧!谁给你提的这方案,你自己动手,如果你不动,那我自己来。”
李斌急忙摆手,“我自己来。”
吴良冷笑,“我只当你身份还没有转变过来,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这种和战略相违背的事情发生了吧?”
他的话说的不可谓不重,国企历来都是在这样的斗争环境中向前发展的,李斌以前身处农机厂大院内,顾忌的多一些吴良能理解,然而,公司都已经在交接当中,自己也很明确的表态,三年的战略,现在居然来了这么一出,吴良心里有些恼火,甚至产生李斌能不能再用的想法。
不过,在新旧交替当中,吴良还需要李斌来帮助自己稳定这样的摊子,适当的敲打敲打应该能好上几个月吧。
李斌闻言,不再说话,吴良的语气缓和了不少,“遇到不可抗力,及时和我联系,或者把事情推到我这里。”
李斌点头,借着吴良这话,顺势提出第二件事,“正好,公司有个员工,家里关系挺硬的,他个人也入股了,只是嫌少,要多占股份,这事儿,您看?”
前文也说过,农机厂建厂时间早,各种关系错综复杂,脑门上顶天线的人不少,李斌都说了,那应该属实,“叫什么名字,我看我认识不?”
“沙莽!”
吴良假意嘀咕一声,“这姓倒是少见,你让他来一趟吧。”
实际上,吴良还真的知道,吴良曾经还找他办过事儿,关系还挺好,算是吴良为数不多的关系,只是这一世,因为工作的变动,还未产生过交集,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下见了面。
李斌直接打电话,吴良坐在沙发上继续看李斌给出的名单,等了大概十来分钟,办公室门响,李斌开门,进来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三十多岁,戴个眼镜,头发剃的很短,显得很精干。
吴良站起身,走上前亲切的问,“来了,坐吧。”
沙莽一愣,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又咽了回去,默不作声的走到沙发旁边坐下。
吴良直指问题核心,“怎么会想着到厂里来工作?”
沙莽看了看李斌发现对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仔细想了想,对吴良这样的发问倒不是很反感,在他看来,吴良有这个资格。
换句话说,就拿呛人这种事儿来说,你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去呛人,对方老实还好,不老实挑起发难,打你一顿还不是白打。
所以沙莽也不纠结,实话实说,“性格不适合在体制内混,老娘也担心我出事,就给踢到国企了。”
这是实情,吴良还是听到熟悉的语气,感觉亲切了些,“入股,对新公司有信心?”
“谁不知道你吴董的本事啊,就冲你的名字我也有信心。”
吴良哈哈一笑,挤兑他,“打算入多少?”
沙莽嘴都不打磕绊,喊出一个数字,“50。”
吴良略微思索一下,“钱倒是不多,但是,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